本剧本根据《重审耶稣》改编。

法庭程序一:开场陈述

法官:“这里是真相还原特别法庭。今天是复活节,本庭专门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就耶稣复活一案召开特别庭审,并邀请全体在座的人作为陪审员。作为陪审员,你们应该确保自己对本案没有成见、态度公正,暂时放下各位的无神论或任何宗教立场,按照事实,用理性公正地审视庭审中的证词和辩论,做出你们自己的判断。下面请控方和辩方律师分别进行开场陈述。”

控方:“各位陪审员,复活节快乐!今天,全加拿大和美国都在庆祝复活节,这是一个快乐的长周末。放假是好事,我们不打算控告这个节日,但是我们要控告教会借这个节日宣传耶稣复活的迷信。受难节和复活节的聚会,严重妨碍了广大基督徒这个长周末的度假、购物计划,严重影响了经济的复苏。众所周知,耶稣只是两千年前传说中的人物,复活更是完全违背我们的科学知识和理性常识。请问:有证据吗?证据经得起考验吗?如果没有,我们建议法庭禁止教会继续宣传迷信,让基督徒们也能融入主流社会,过一个没有耶稣的、轻松的、促进消费的复活节,让我们的经济尽快从危机中复活过来!”

辩方:“各位陪审员,复活节快乐!对于耶稣复活这一事实的质疑,控方律师并不是第一个人。英国的莱昂内尔.勒科胡爵士(Sir Lionel Luckhoo)是一位才华横溢、知识渊博的律师、法官和外交人员,他曾连续使245位谋杀嫌疑犯获得无罪开释,这一惊人的记录在1990年载入《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勒科胡爵士也获得“世界上最成功的律师”的称号。这位世界上最成功的律师对耶稣复活的历史事实进行了前后几年的严格分析,最后宣布:“我可以毫不含糊地说,耶稣基督复活的证据势不可挡,不容你不接受。这些证据全然无懈可击。”同样,今天你们听了各位证人的证词,用逻辑思维和常识审查过这些证据之后,我相信你们也会像世界上最成功的律师一样,发现这些证据是决定性的、无可推诿的:耶稣确实复活了!”

法庭程序二:交叉询问

法官:“下面传唤证人,控方和辩方律师都可以询问每一位证人。在询问过程中,请各位陪审员仔细考虑证人的可靠性,谨慎分辨证词,根据你们的常识和理性审查证据,最后做出自己的裁定。首先请证人克莱格.L.勃鲁姆伯格(Craig. L. Blomberg)博士上庭,他是公认的全美研究四福音耶稣传的权威,曾担任英国剑桥大学资深研究员,国际学者精英团成员,丹佛神学院新约讲座教授。下面请控方和辩方律师对证人进行询问。”

辩论回合1:耶稣的传记内容经得住审查吗?

四福音的作者

控方:“Blomberg博士,在耶稣的同一时代,中国的东汉时期有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叫王充,他写了一本有名的书叫《论衡》,里面说汉朝的淮南王刘安修炼成仙,他吃了仙丹升天以后,剩下的药留在院子里,他的鸡和狗吃了,也都升天了,人们听到他们家的狗啊、鸡啊,都在天上叫来叫去。请问:您会根据这样一本书的记载,相信淮南王刘安真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吗?”

证人:“绝对不会。”

控方:“为什么?”

证人:“首先,作者王充并不是目击证人,他也没有举证说谁是目击证人。第二,王充写这本书的时候距离刘安的时代已经有200多年,关于刘安的故事已经增加了很多传说,真假难辨。最后,更重要的是,历史学家们公认,刘安是被汉武帝以谋反的罪名逼迫自杀的,有很多历史资料可以旁证。”

控方:“很好!作为一位聪明的、能作批判思考的博士,您当然不会因为2000年前王充写的一本《论衡》,真的就相信淮南王刘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那么请问,我们有什么理由只根据四本福音书的记载,就相信耶稣复活了?”

证人:“这两个案例的情况不一样,四福音书不存在我刚才提到的三个问题,可信度完全不同。”

控方:“好吧,让我们来看看这四本福音书。首先,请告诉我,在没有获得今天版权局注册资料证明的情况下,一个聪明的、能作批判思考的人,真的会相信四福音是那四个人写的吗?”

证人:“答案是肯定的。早期教会一致认为,十二门徒之—、税吏马太是《马太福音》的作者,彼得的助手马可是《马可福音》的作者,保罗的同伴路加是《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

控方:“相信他们是作者的想法有多普遍?”

证人:“到现在,还没有人出来争着说他们才是这三部福音的作者,显然并无争论。”

控方:“也许真正的作者早就死了,所以没有出来争辩。难道没有其他人出来指控,说这些人冒称作者,其实他们并没有写这些书?”

证人:“任何人都可以提不同的意见,但是没有任何经得起考验的反对意见。请记住,这几位作者都是些小人物,马可和路加根本就不是使徒。马太是使徒,但他是个税吏,是专门帮罗马帝国向犹太人收税的,人人讨厌,名声很差。我们可以和几百年后虚构的那些假的福音书比较一下,人们选择了一些著名的人物作为这些假福音书冒名的作者,比如腓力、彼得、马利亚、雅各。这些人物的名声远远超过马太、马可与路加,这个道理今天所有的出版商都明白,有名的作者才能打开销路。如果这三个人不是作者,就没有任何理由把作者的名分加到他们身上。”

控方:“别忘了约翰啊!《约翰福音》的作者约翰可是非常有名,据我所知,他不但是十二使徒之一,还是耶稣最喜欢的门徒。”

证人:“是的,他是个例外。但大部分的早期记载都一致承认《约翰福音》的作者是使徒约翰,没有人反面意见。”

四福音的写作时间

辩方:“Blomberg博士,如果我们能确信四本福音书分别是由使徒马太、使徒约翰、使徒彼得的同伴马可,使徒保罗的同伴路加写的,是不是就具备了一个前提条件:他们记录的事件,完全可能是根据当时目击者的证词写的?”

证人:“正是这样,所以福音书的作者是谁很重要。”

辩方:“但是,有人认为福音书是在事情过了后很多年才写成的,就象刚才提到的淮南王刘安鸡犬升天的例子一样,当时的传说已经多了起来,很可能歪曲了事实,把耶稣从一个单纯、智慧的教师变成传说中神的儿子,是这样吗?”

证人:“这个论点站不住脚。耶稣是公元30年代传道的,学术界对福音书写作时间的最保守的推测也是:马可在70年代,马太和路加在80年代,约翰在90年代。请注意,当时很多耶稣事迹的目击者还活着,包括祂的敌人。如果当时福音书里的事实被歪曲了,那么一定会遭到很多人的指责,尤其是耶稣的敌人,他们一定很乐意向当时的信徒指出这点,早期基督教怎么能传播开呢?淮南王刘安可不一样,当时刘安已经死了200年,既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就象今天那些古装电视剧,只要卖座,想怎么编就怎么编。”

控方:“但是,Blomberg博士,你还是承认福音书写于耶稣死后30到60年,你不觉得这太晚了吗?今天的名人、总统们都知道,要趁他们还没有过时的时候,就赶快写回忆录,要不然以后就不好卖钱了。”

证人:“从历史的观点出发,福音书的写作时间其实一点也不晚。我们都知道亚历山大是西方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他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但是,亚历山大大帝最早的两本传记,到亚历山大死后400多年才写成,可历史学家都认为两本传记都是可靠的。福音书写于耶稣受难后30到60年,和亚历山大的400年比起来,简直就是闪电新闻了!”

四福音的准确性

控方:“可是据我所知,被称为三本‘对观福音’的《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在任何段落上都有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四的差异。这些差异怎么解释?难道记忆的错误和传说的发展,不会把耶稣的史实污染得面目全非吗?”。

证人:“我们一定要记住,这是一件发生在2000年前的事件,相当于中国的东汉初年,中国还没有发明造纸术和印刷术,书是很罕见的宝贝。因此,社会上的教育、学术、宗教主要靠口头教导流传,犹太拉比们甚至能背下整部旧约。耶稣的门徒完全能够记住比四福音加在一起还要多的东西,还能正确无误地传递下去。”

控方:“真有这种死记的工夫吗。那怎么可能呢?”

证人:“是啊,今天网络时代的人确实是难以想象,因为我们的背诵能力都退化了。今天北美的小学生大概个个都会玩电脑,可是有几个人会背九九表呢?两千年前是一个口述文化的时代,特别重视背诵的训练。耶稣的话有80%到90%用的是诗的形式,都有格律,句子匀称,还有并行结构,很容易背诵。你提到的三本‘对观福音’的差别,正好说明早期基督徒把耶稣的言行背在脑子里,又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表达出来,所以重点相同,细节有差别。按照两千年前的标准,他们之间已经相当一致了。”

辩方:“那么,反过来说,如果四本福音书之间完全没有差异,反而可以怀疑那些作者事先串通过,研究怎样将故事写得一样,对不对?”

证人:“是的。不同的记者,如果对一个重大事件的报导居然在细节上毫无差异,完全一致,好像都使用了新华社的统一新闻稿,会格外让人怀疑。”

控方:“但是你不能否认这些人热爱耶稣,他们不是客观的记者,完全有可能蓄意改变事实,为耶稣涂脂抹粉!”

证人:“发生这样的事是有可能的。不过,这些门徒们除了受到社会排斥,被逮捕、流放和处死之外,什么都得不到,也没有人给他们付版权税。如果说有外界压力,也只会让他们住嘴,或者否认耶稣、贬低祂的地位。如果说这些人捏造事实,然后为这个捏造的事实吃苦、受难、甚至死亡,我认为是不合逻辑的。”

控方:“如果福音书记载的都是事实,那就不能光说好听的话,肯定不能回避一些使人难堪的事实,一些作者难以解释的事实吧?”

证人:“对。比如《马可福音》6章5节说耶稣不能在拿撒勒行什么神迹,因为那里的人不信,好像在说耶稣的权柄是有限的。《马可福音》13章32节,耶稣说祂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好像说祂并非象神一样全知。另外,耶稣在十字架上大声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如果我可以随便修改福音书的话,我肯定会把这些不容易解释的资料全部删掉,那我就可以省掉许多解释的麻烦。把这些引起太多问题的文字删掉,肯定会更符合作者自己的利益。”

辩方:“请问,在记录门徒的言行方面,有没有类似容易引起问题的记录?”

证人:“有。虽然马可是彼得的助手,但马可对彼得的记载却非常诚实,马可福音里的彼得有勇无谋,喜欢带头顶撞耶稣,只有马可福音提到彼得三次不承认耶稣。福音书里也提到门徒们不断地误解耶稣,在耶稣上十字架之前,雅各和约翰还在争着将来要当耶稣的左右手,耶稣还得向他们讲解怎样做个好仆人。这些门徒大部分时间看起来都像一帮自私自利、头脑简单的家伙,这正说明作者诚实地记录了历史事实。各位,中国的孔子在编撰《春秋》的时候说,要‘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他的这个原则和态度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一直传到今天,各种‘讳’的结果,就把中国历史就变成了P过的明星脸蛋,一丝皱纹都没有,但你们还把它当作真理放在中学课本里,为什么对圣经就这么苛刻呢?”

敌对方证人

控方:“Blomberg博士,当时有没有其他人,发现福音书中有歪曲或伪造的情节,提出过反对意见?我们有没有见过耶稣同代的人控诉福音书记载的错误?”

证人:“当时有许多人想方设法要攻击耶稣。在后来的犹太人著作里,称耶稣为引导以色列误入歧途的巫师,这表明祂确实做过一些神奇的事情,虽然犹太人不相信这神迹的力量来源是上帝,但却证实了福音书的记载:耶稣确实行过神迹。”

辩方:“假如当时耶路撒冷见过耶稣的人知道祂的门徒在夸大或者歪曲祂所做的事,福音还能在耶稣钉死、埋葬过的耶路撒冷扎根吗?”

证人:“当然不能。我们看到的情况是,福音开始传播的时候非常软弱,传到哪里,犹太教的攻击就跟到哪里。如果门徒的教训充满虚假,犹太公会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扼杀福音的。不过,我们却看到福音势不可挡地在罗马帝国传开了。”

辩论回合2:耶稣传记可靠地保存了下来吗?

法官:“下面请第2位证人:布鲁斯.M.梅茨格(Bruce M.Metzger)博士,他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曾担任英国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客座教授,是普林斯顿神学院荣誉退休教授,新修订标准版圣经委员会主席。”

新约和原稿一致吗?

控方:“Metzger博士,具我所知,新约的原稿并没有流传下来。即使耶稣传记的内容在写作的时候是准确的,那么经过2000年的流传,它还那么可靠吗?我非常怀疑,如果我们今天拥有的只是抄本的抄本的抄本,我们怎么能相信,我们今天看到的四福音和最初的原本没有出入?”

证人:“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你可以用这个问题挑战圣经,也可以用这个问题去挑战任何其他古代文献。当我们新约与其他古代文献比较的时候,你会发现新约流传下来的抄本多到难以置信的地步,登记在册的不但有5664本希腊文抄本,还有8000到10000本拉丁文抄本,8000本埃塞俄比亚文、斯拉夫文和阿美尼亚文抄本,加起来现存抄本总共有24,000种。最早的抄本是原书写成后30年。”

辩方:“请解释一下,这么多抄本有什么好处?”

证人:“从古代文献考证的角度,抄本越多,尤其是这些抄本来自不同地区的时候,你越能从多方面反复核实,推断出原来的文本是什么样子的。这么说吧,就算我们今天没有新约的希腊文原稿,把早期译本的材料贯串起来,我们也能复制出新约的内容。退一万步说,我们知道基督徒说话都喜欢引用圣经,即便我们失去了所有新约希腊文原稿和早期译本,我们还是能从早期教父的大量注释、讲道、书信中的引文中,复制出新约的内容。”

辩方:“这听来很吸引人,但如果没有比较,我们还是不能体会这有什么特别。别的古代名著是不是也有这么多抄本呢?”

证人:“除了新约圣经以外,抄本第二多的古代文献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现在能找到的希腊文抄本不到650部,不到新约的3%,而且最早的抄本距离荷马史诗的创作时间有1000年之久!”

控方:“我们不能光强调抄本的数量,抄本的年代距离原书的时间长短,也是衡量古代文献可靠性的重要指标吧?”

证人:“西方最早的历史书是古希腊希罗多德的《历史》,现在找到的最早抄本是在成书1300年以后的8本手抄本。记载新约时代罗马帝国历史最权威的历史书,是李维的《罗马史》和塔西佗的《编年史》。《罗马史》现存最早的版本是成书350年以后,《编年史》是成书1000年以后。相比之下,新约最早的抄本离成书时间才30年。所以,如果把新约的抄本证据和现代学者认为绝对真实的其他古代历史文献比较,新约占有绝对压倒性的优势,两者根本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

控方:“Metzger博士,你不能只看西方的历史文献。我们都知道希腊罗马的文明在欧洲中断了将近一千年,但中国的文明持续了五千年而没有中断,历史文献的可靠性比西方好得多。他们有老子、有孔子,有四书五经,他们的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时候,耶稣还没有出生呢!”

证人:“很可惜,情况差不多,因为烧书是全世界统治者共同的爱好。从秦始皇到宋朝,中国古代大规模烧书出名的一共有10次,所以他们发明了一个专门的历史名词叫“十厄”:中国书籍的十次厄运。后来的人从明朝算到二战,又增加了5次。我们知道中国最早的史书是《尚书》,孔子编撰它的时间大约是公元前500年,但现在能找到最早的《尚书》抄本是隋唐时期的敦煌手卷,距离原书写成的时间有1000年,你怎么相信这中间没有经过篡改?司马迁的《史记》写于公元前100年,但现在能找到的最早的《史记》是2本隋唐时期的版本,距离原书时间已经600年了,你怎么知道中间没有经过南北朝那些外来统治者的修改?在19世纪末发现敦煌石窟之前,中国人想看最早的《尚书》和《史记》文本,只能到日本去找了,实际上日本人比中国更好地保存了中国的历史。”

辩方:“那么,根据各种抄本和原作之间的时间间隔,还有抄本的数量,把新约和别的古代名著比较,你最终的结论是什么?”

证人:“我们可以非常有信心地说,留传下来的这些新约抄本是相当可靠的,尤其是和别的古代文献比较的时候。世界上没有别的古代文献能像新约那样,拥有如此众多的文本上的证据。新约成书之后到最早的抄本之间,时间间隔如此之短,没有任何其他的古代文献能比得上。流传到今天的圣经,基本上和原稿是相同的,没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地方。这么说吧:如果有人怀疑新约文本的可靠性,那么所有人类第一世纪以前的历史记载都是不可信的,有人把这个叫做‘历史虚无主义’。”

抄写错误

控方:“但是,我们知道希腊文字母写起来极其相似,古代没有印刷术,抄写员的工作环境原始简陋,怎么能保证抄写过程中不出现错误呢?”

证人:“确实如此,一些抄本之间有细微的差异存在。”

控方:“既然这样,它们怎么能值得相信呢?”

证人:“值得。一般来说,这种细微的差异并不重要,基督教的教义没有因为这种差别而受到影响。所有的差异都是次要的。今天一本好的圣经会用注释来提醒读者注意哪些重要的抄本差别,但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学者诺曼.基斯勒和威廉.尼克斯得出这样的结论:新约不仅比任何别的古书有更多的抄本流传下来,而且流传下来的形式比任何名著更纯净:有99.5%的纯净’。”

辩论回合3:除了耶稣的传记,还有其他可信的证据吗?

法官:“下面请第3位证人:迈阿密大学的爱德温.M.山内(Edwin M.Yamauchi)博士,他是美籍日本人,全美古代史出色的专家,他研究过二十二种文字,包括阿拉伯文、中文、埃及文、俄文、叙利亚文等等。1968年,山内参加了耶路撒冷圣殿的首次发掘工作。”

控方: “山内博士,你能以史学家的身份告诉我,你对福音书本身历史上的可靠性有什么评价吗?”

证人:“整体来说,福音书是最好的历史资料来源。事实上,它们是关于耶稣值得信赖、完整而可靠的资料来源。其他次要的来源实际上增加不了多少详细资料,但是作为旁证,它们还是有价值的。”

控方:“好极了,这正是我要讨论的事情:旁证。我们不能光听新约圣经一面之词,耶稣同时代的人的旁证也很重要。有部小说叫《神的行动》,书里有个考古学家,他的话反映了许多人的信念:‘教会的主张大半建立于一个默默无闻、但具有救世野心的年轻犹太人的教导上。老实说,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并没有出人头地,罗马人没有提过祂,约瑟夫也没有说过祂什么。’这样说来,除了圣经,耶稣的生平好像没有多少旁证?”

证人:“书里的考古学家完全错了,因为在约瑟夫和塔西佗的著作里,有许多关于耶稣非常、非常重要的参考资料。”

辩方:“请告诉我,约瑟夫的著作里提供了哪些关于耶稣的旁证?”

证人:“约瑟夫是公元第一世纪非常重要的犹太史学家,他记录了一个犹太大祭司要把耶稣的弟弟雅各杀死,是这样记载的:‘他召集犹太公会开会,把一个叫做雅各的人,就是被称为基督的耶稣的弟弟,和某些别的人带到公会。他控告他们违反了法律,把他们交出来用石头打死。’”

控方:“可我听说,这段话是后来基督徒加进去的。”

证人:“我不知道有哪位学者成功地证明了这个说法。如果这是后来由基督徒加进去的,可能会对雅各有更多的赞美。所以你在这里看到的是一则有关耶稣弟弟的参考资料,也是当时有人认为耶稣是基督的旁证。雅各是在耶稣复活显现后才信祂的,所以这也可以成为耶稣复活的旁证。”

控方:“我听说约瑟夫还写过关于耶稣更长的一段文字,那段文字在古代文学中属于争论得最厉害的一类,据说它被基督徒窜改过?”

证人:“没错,它的确引起过争论。然而今天,在犹太教和基督徒学者之间已经有个共识:那段文字整体说是可靠的,但其中有些后来插入的文字。”

控方:“插入的文字?请你说明一下是什么文字?”

证人:“初期基督教的抄写员插入了一些像约瑟夫那样的犹太作家绝对不会写的文字。比如:‘祂是基督’。这很可能是插入的文字,因为约瑟夫不可能在他的著作承认耶稣是基督,就是犹太人盼望的那位弥赛亚救世主。”

辩方:“请问你的结论是什么?”

证人:“虽然可能有插入的话,但约瑟夫的著作证实了关于耶稣的许多重要资料,比如:祂是耶路撒冷教会殉道的领袖,祂是一位有智慧的教师,建立了一个追随祂的团体,祂被彼拉多钉在十字架上。约瑟夫被认为是个相当可靠的史学家,所以如果他提到耶稣,就非常有参考价值。”

辩方:“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关于耶稣和基督教提过什么吗?”

证人:“塔西佗的记录大概是新约以外对耶稣最重要的参考资料,他在公元115年清清楚楚地写明,罗马皇帝尼禄迫害基督徒。这是一个重要的证据,塔西佗对基督教并不同情,但他证实耶稣是被彼拉多钉十字架处死的,同时也报导了几百人坚持他们的信仰,宁死不悔。”

辩方:“据我所知,另外有一个名叫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的罗马人,也在他的著作里提到过基督教。请问他是怎么说的?”

证人:“小普林尼当过土耳其西北部比希尼亚的总督。他写给朋友图拉真(Trajan)皇帝的信件大部分保存到现在,他在这些书信里特别提到他逮捕基督徒并拷问他们的情况。”

辩方:“这份资料有多重要?”

证人:“非常重要。这大概写于公元111年,它证实当时基督教发展非常迅速,它也谈到基督徒崇拜耶稣,就像崇拜上帝那样。”

辩方:“请问,有没有犹太教方面关于耶稣的记载?”

证人:“有。《塔木德》(Talmud)是重要的犹太教古代律法法典,其中有几段文字提到过耶稣,把祂叫做假救世主,施行魔术,罪有应得地被判处死刑。”

辩方:“听起来,这些犹太教的文献是从反面证明了耶稣所行的神迹。”

证人:“是的,犹太传统文献虽然很少谈到耶稣,但却支持了福音书的说法:耶稣是个治病者和奇迹创造者,虽然他们把这些神迹归之于巫术。”

辩方:“其他宗教的创始人也有许多历史记载,为什么耶稣才比较特别呢?”

证人:“关于耶稣这个人,我们比其他任何古代宗教的创始人有更好的历史资料。例如:释迦牟尼生于公元前6世纪,但第一本释迦牟尼传写于公元1世纪,相差700年。穆罕默德死于632年,但他的传记在死后135后才写成。而对耶稣的历史记载却是在祂死后不到50年就出现了,这是独一无二的。”

辩方:“假设撇开新约和其他早期基督教著作,我们从非基督教的历史资料来源,比如约瑟夫、塔西佗、小普林尼和《塔木德》,能得到什么有关耶稣的结论呢?”

证人:“我们能得到大量重要的历史资料,甚至能写出一个耶稣生平的史纲。第一、耶稣是犹太教师;第二、许多人相信祂会治病、施行巫术;第三、有些人相信祂是救世主;第四、犹太人领袖拒绝接纳祂;第五、祂被彼拉多判处钉十字架;第六、尽管祂死得很羞辱,但祂的追随者却相信祂仍然活着,不到30年,罗马帝国境内出现了大批信徒;第七、祂的信徒都尊祂为神。这确实是数量可观的独立旁证。”

辩方:“我知道你参加过圣殿的考古发掘工作,请问,有没有一些考古发现,是和新约的记载抵触的?”

证人:“考古学没有发现过任何与圣经明确矛盾的地方,反而证实了四福音的许多细节,加强了新约的可靠性。已经多有被许多怀疑派学者奉为真理的主张,比如对耶稣诞生时罗马帝国人口调查的质疑、拿撒勒村是否存在的质疑、伯利恒杀婴孩事件的质疑等等,最后都被考古学证明是错误的。至于那些象Discovery频道里耶稣家族坟墓之类的所谓考古发现,实在太业余了,我认为我们可以忽略它们。”

休庭

法官:“好了,现在休庭。请证人下去休息,请各位陪审员思考刚才控辩双方和证词,十分钟后继续开庭。”

辩论回合4:耶稣复活了吗?

辩方:“各位陪审员,现在我们已经清楚地知道,这四本福音书成书很早,如果他们夸大了报导的事实或者弄虚作假,肯定会被当时的敌人揭发出来,早期教会根本无法在耶路撒冷生根发芽、在犹太人社会中迅速传播。从历史文献考证的角度来比较,新约比同时期人类任何历史文献都可靠,考古发现也加强了新约的可信性。请大家想一想:如果新约这么可信,为什么‘耶稣复活’这么重要的事值得怀疑呢?只是因为它超出我们的常识吗?”

控方:“当然值得怀疑!即使新约作者主观上想记录事实,也确实记录了事实,耶稣复活也可能只是个假象,我们可以有很多合理的解释。”

辩方:“请举例!”

昏迷论

控方:“比如说:就象电视剧里的那些英雄人物一样,耶稣只是昏迷在十字架上,后来又醒过来了。今天我们见过很多关于人‘死而复生’的报道,结果都是因为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死,只是昏迷而已。”

辩方:“这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医学专家已经证明,遭受罗马的鞭刑,又钉上十字架,再用长矛扎入心肺中,是没有人可以从十字架上活下来的。”

控方:“让我们猜想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耶稣被钉死后,从裹着自己的麻布里逃出来,用力把坟墓门口的那块巨石推开,从站岗的罗马士兵前面走过……”

辩方:“请等一下!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就算祂能活着,铁钉已经穿透了祂的两只脚、两只手,祂的背上还有巨大的鞭伤,胸部还有长矛所戳的一个洞。象这样一个人,祂怎么有力气推开大石头,再走上11公里的路去以马忤斯呢?最关键的是,请不要忘记,耶稣被捕的时候,门徒们都吓得逃跑了,现在他们可能会收留这位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耶稣,但如果说他们会被耶稣那种可怜又可怕的样子所鼓舞,不顾自己的家庭、事业、前途和生命,到处冒险宣布耶稣是神,祂已经战胜了死亡,而且盼望自己将来也会像耶稣那样有个复活的身体,这才是超出我们常识的事情!”

弃尸论

控方:“好吧,假设耶稣是真的死了,这也不能证明祂复活了。历史告诉我们,罗马帝国被钉的罪犯不是留在十字架上被鸟群吞食,就是被埋入公墓。‘耶稣研究会’的约翰.道米尼克.克罗桑就曾经说过,耶稣的尸体大概是给野狗翻出来吃掉了。按照传统处理遗体的方法,难道不是这样吗?”

辩方:“如果你只看传统习惯,我会同意。但你忽视了这件案子的特殊情况。”

控方:“那就让我们来看看所谓的特殊情况吧:福音书说耶稣的遗体交给了亚利马太的约瑟,此人是判处耶稣死刑的犹太公会的议员。这令人难以置信,是不是?公会投票判处耶稣死刑,公会议员约瑟事后却跑去为耶稣安排体面的葬礼,这合乎逻辑吗?”

辩方:“请别忘了路加福音23章51节里有一个重要的细节:投票时约瑟并不同意,这就说明了问题。更重要的是,早期基督徒很讨厌那些钉死耶稣的犹太公会,如果要他们虚构出一个公会议员,表彰他在耶稣的门徒都害怕逃跑以后,勇敢地给耶稣体面下葬,这合乎逻辑吗?再说,他们为什么要捏造出一个公众人物,让读者都有机会查出这是假的?只能说约瑟是历史上确实存在的人物,他确实埋葬了耶稣。”

坟墓是空的吗?

控方:“四部福音书都说耶稣的空坟墓是由一群追随耶稣的妇女们发现的,这个关系完全可以使人怀疑她们的证词,因为她们不是客观的观察者!”

辩方:“反对!这些妇女当然是耶稣的忠实追随者,可是当你了解当时的犹太社会的时候,你就会吃惊,四福音居然会诚实地记载妇女是发现空坟墓的人。在第一世纪的犹太社会,妇女是没有社会地位的,妇女的见证被认为毫无价值,所以犹太法庭不允许妇女出庭作证。所以,空墓的主要见证人竟是妇女,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如果后来才有人虚构这件事,为什么不把男门徒说成是发现空墓的人,比如说彼得或约翰?福音书根据的是事实,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是妇女们先发现了空墓,所以福音书必须记下是妇女,而不是为了让读者容易相信而改成男人。”

控方:“不管怎么说,这些妇女的见证都不是独立的证据。你还有其他理由能说明空墓是件历史事实吗?”

辩方:“有!犹太人和耶稣的门徒都知道耶稣墓地的所在。如果不是空的,一个以耶稣复活为基础的信仰,是不可能在耶稣被钉和埋葬的耶路撒冷建立起来的。另外,最早的犹太人的辩论,都以空墓的历史真实性为前提。也就是说,没有人说墓里仍然埋有耶稣的尸体。大家是争论尸体到哪里去了。犹太人说是守卫睡着了,这当然不堪一击,但重要的是:这些辩论从开始就假定坟墓是空的!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坟墓就是空的!”

其他可能性

控方:“那些妇女很可能是找错了坟墓,她们走迷了路,一个空墓的看守告诉她们,‘你们找的是拿撒勒的耶稣,祂不在这里’,她们感到害怕便跑开了。这个解释也是可能的。”

辩方:“这个解释是不合理的。如果妇女们走错了地方,犹太当局会很高兴地指出坟墓的正确地点,因为他们要证明耶稣死了。当门徒开始宣扬耶稣已复活时,他们完全可以指出门徒的错误,把耶稣的尸体搬出来给他们看,证明耶稣没有复活。如果门徒们偷走了尸体,然后为了说谎而被捕甚至丧命,这合乎逻辑吗?”

有人看见复活后的耶稣吗?

控方:“好,假设坟墓是空了,那有什么证据证明,有人看见过祂?”

辩方:“四福音和《使徒行传》记载了耶稣对许多不同的人有过几次不同的显现。有些是个人,有些是团体,有时在室内,有时在户外,有的是忠心的人,比如约翰,有的是怀疑的人,比如如多马。有时他们接触耶稣,有时和祂一起吃饭。新约经文里总是说耶稣的身体出现在那里,这样的显现前后进行了40天,这些描写都不带任何神秘的、虚幻的意味。”

控方:“这些只不过是福音书自己的记载,它们怎么能自己证明自己是真的呢?”

辩方:“我想用一点来举例,没有人质疑《哥林多前书》是保罗在公元55到57年之间写给的哥林多教会的信,距离耶稣复活不到25年。保罗在信中宣称曾亲自遇到过复活的基督,哥林多前书15章5-8节说,耶稣复活后‘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

控方:“这完全没有说服力,哥林多前书只是保罗自己写的信,并没有旁证啊!”

辩方:“请允许我解释得更明白一点。保罗说‘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很显然,保罗知道虽然事隔20多年,这五百多人中一大半仍然活着,仍然走来走去,愿意接受访问。请想想看:如果你不是绝对相信这些人会见证他们曾见过复活的耶稣,你怎么会冒险把这句话加进自己的信里,留给人一个攻击的把柄呢?实际上,保罗是在邀请哥林多人自己去查证一下,因为他知道那些还活着的目击证人都会作他的旁证!”

控方:“也许目击者真心诚意地相信他们看见了耶稣,也确实记录了发生的事。可是他们看见的是否只是幻象,以为看见了复活的耶稣,其实祂并没有显现?”

辩方:“心理学家说:幻觉是在个人身上发生的事件,只有一个人能一次看到一个幻觉,绝对不会被一群人同时看到。”

控方:“我们不能排除这可能是‘集体思维’的一个例子!在‘集体思维’里,人们互相劝说、影响,会使大家看到一件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东西。”

辩方:“耶稣复活是门徒信仰的中心,他们不惜以死去护卫这信仰。如果只是‘集体思维’的结果,肯定会有人后来重新思考,觉醒过来,最后悄然离开,但历史告诉我们,十二门徒都坚持信仰到最后一刻。还有耶稣的弟弟雅各,他在耶稣复活前根本不相信耶稣,还有保罗,他曾经是专门迫害耶稣门徒的人,他们怎么会被人劝说影响陷入‘集体思维’呢?”

控方:“虽然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我还是无法接受复活的事实,我们还需要更多、更有力的旁证。”

辩论回合5:有什么事实可以从旁佐证耶稣已复活?

法官:“下面请第4位证人:J.P.默尔兰德(J.P Moreland)博士,他是著名的哲学家,他拥有南加州大学的哲学博士,还拥有米苏里大学的化学学位,现任塔尔博特神学院教授。”

门徒的改变

辩方:“请问你能不能给举我几件旁证,证明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证人:“有不少旁证。首先就是门徒的改变。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祂的门徒都很沮丧,情绪低落。他们很难再相信耶稣是上帝派来的,因为犹太人认为凡是被钉十字架的人,都被上帝咒诅的,他们也很难相信上帝会让弥赛亚救世主死亡,于是他们就四处逃散。

“后来,过了很短一段时间,我们看见他们放下自己的工作和正常的生活,重振旗鼓,献身于传扬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耶稣基督是上帝差来的救世主。祂死在十字架上,但复活了,他们都亲眼见到了。

“他们愿意献出一生为此作见证。从人的观点来看,没有任何物质方面的好处,更没有豪宅在地中海边等他们去享受……在他们面前的只有艰苦的生活。他们常常挨饿,居无定所,被人嘲笑、殴打、坐牢。最后大部分死于酷刑。

“为了什么?他们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因为他们毫无疑惑地坚信,他们看见了死后复活的耶稣。这么特别的一群人,他们大多是普通的渔夫,若没有亲历基督的复活,怎么会有这种坚定的信仰呢?除了耶稣复活,没有别的充份合理的解释。”

控方:“是的,他们愿意为信仰而死,我很感动。但是,穆斯林也是一样啊!耶稣的门徒也许只是狂热份子,这不能证明他们信的是真理。”

证人:“请仔细想想其中的差别。穆斯林可能愿意因为相信穆罕默德是真主最后的先知而死,但这只是因为他们愿意相信,而不是因为他们亲眼看见过真主向穆罕默德显现。

“可是使徒们愿意死,是因为他们曾经亲眼见到、亲手摸到复活的耶稣。他们的立足点很独特,他们不是出于单纯的相信,而是因为确切地知道耶稣已经死而复活。这里有十二个道德高尚的人,全都见证亲眼见到耶稣复活,无利可图,损害却很大,你想用什么理由推翻它,那真的很不容易。”

控方:“即便如此,你还有别的旁证吗?”

死硬派信主

证人:“另一件旁证,是有些死硬怀疑派在耶稣钉十字架前不相信耶稣是弥赛亚救世主,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坚决反对耶稣的教导,但在耶稣死后却转过来信从了祂。除非他们亲眼看见了复活后的基督,否则没有合理的理由可以解释这个现象。”

辩方:“我想你是在说耶稣的弟弟雅各和使徒保罗,你真的有可信的证据,证明雅各曾经不信耶稣吗?”

证人:“是的,福音书告诉我们,耶稣的家人,连同雅各在内,由于耶稣自称是弥赛亚救世主,感到很丢人、很没面子。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相信耶稣,和祂对抗,这是很尴尬的事,如果不是真的,福音书的作者为什么会捏造家人不信耶稣呢?

“后来,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告诉我们,耶稣的弟弟雅各成为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雅各因为相信了他的哥哥,被人用石头打死。雅各的生命为什么会改变呢?哥林多前书15章告诉我们,复活的耶稣向他显现了,没有别的解释。”

辩方:“那么保罗呢?”

证人:“保罗原来是个法利赛人,讨厌一切破坏犹太传统的东西。事实上,他一有机会就迫害耶稣的门徒。突然之间,他不只放过了门徒,还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最后殉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保罗曾经写信给加拉太教会,在信里告诉我们,他怎样做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成为传扬基督信仰的舵手,他说他看见了复活的基督,还听见基督呼召他作门徒。”

辩方:“这是一个很好的旁证。请继续讲下一件。”

犹太社会组织的改变和教会的兴起

证人:“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已经失去独立的国家,被巴比伦、波斯和希腊帝国同化了六百多年,然后又受到罗马帝国的统治,许多犹太人分散在帝国各地,混杂在其他的民族中间生活。可是今天我们仍然能够看到犹太人,却完全看不到当时的赫人、腓尼基人、以东人和当时生活在中东的别的民族。为什么?因为这些民族被别的民族征服以后,互相通婚同化,就不再成为一个独特的民族。为什么犹太人就不会这样?因为使犹太人成为犹太人的那些东西,也就是他们独特的宗教传统,对他们特别地重要。犹太人会把这些宗教传统传给子孙,在每个安息日记念它,用他们的宗教仪式加强它。他们知道,如果不这样做,不久之后就没有犹太人了,他们会被别族同化,在世界上消失。更重要的是,他们相信这些传统是上帝赐给他们的,如果抛弃这些传统,就有死后下地狱的危险。现在有一个名叫耶稣的拉比,来自社会下层,祂传道三年,聚集了一批中下阶层的信徒,跟当局发生冲突而被捕,门徒四散逃走,然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但是在祂被钉死在十字架之后几年内,竟然有几万犹太人跟随祂,宣称祂是上帝,愿意为了祂而修改或放弃传统,而他们从童年起就已经被教导,这些传统对于他们的身家性命极其重要!”

辩方:“是不是这等于说,当时一定是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

证人:“是的,当时一定是发生了非常重大的事情!”

控方:“请说说耶稣的信徒怎样修改或放弃了这些传统的?”

证人:“比如:犹太人小心谨慎地遵守安息日,他们在星期六什么工作也不做,这样才能在上帝面前蒙悦纳,保证家人得救,国泰民安。可在耶稣死后,这个持续了一千五百多年的传统突然改了:好几万犹太人改在星期天礼拜。为什么?因为耶稣在星期天复活。

“又比如,犹太人只相信独一的上帝,可是基督徒却教导三位一体的上帝,圣父、圣子与圣灵三位一体,这听起来好像是三位上帝,和犹太人所信的完全不同。犹太人认为如果说某人是神,同时也是人,这无异是异端中的异端。可是却有几万犹太人在耶稣死后,宣称耶稣是人也是神。

“请问,你如何解释,为什么在很短的时间内,不只是一个犹太人,而是几万人的犹太群体,愿意放弃这些持守了这么多世纪的基本传统?我的解释非常简单:因为他们中间有许多人看见了复活的耶稣!”

控方:“对不起,现在是网络时代,科技、文化、思想和社会每天都在改变,传统对我们并不是那么重要。”

证人:“这一点我承认,但是两千年前的人不一样,他们重视传统,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认为越古的东西越好。事实上,他们认为一个观念如果能被推溯得越早,这个观念就可能越正确,所以他们很难像我们今天这样接受新观念。当时那些门徒对犹太传统产生的改变,并不是随便进行的小小调整,而是一次翻天覆地的社会大地震,而地震没有原因是不会发生的。”

辩方:“我认为这种理解很有道理。”

证人:“好吧,让我们再考虑一下教会的历史。教会从耶稣死后五十天就开始了,发展得非常快,在大约30年之内,就已传到罗马帝国的宫廷。不但如此,教会一面要面对残暴的罗马皇帝的迫害,一面还要面对若干和它竞争的宗教,最终却淹没了整个罗马帝国。假如你穿越到在第一世纪,你认为教会在罗马帝国能生存下去吗?如果要下赌注,你会把宝押在那群没权没势的人身上吗?他们的信心只是来源于一个小村庄里的年轻木匠,祂还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了。可是这个教会居然如此成功,罗马帝国灭亡了,教会还存在,日耳曼蛮族入侵了,结果他们都成了基督徒。到今天教会已经持续了两千多年,除了耶稣复活,还有其他更好的解释吗?”

法庭程序三:总结辩论

控方:“虽然就目前的证据来看,似乎耶稣复活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但是让我因此就相信耶稣死而复活,相信有上帝,理性上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看来,耶稣的复活如果不是有史以来最大、最精密的一场骗局,就是历史上所发生过的最神奇的一件事了。”

辩方:“不错,耶稣复活是地球上所发生过的最奇妙的一件神迹,是福音信仰的核心。耶稣的复活证明耶稣真是神的儿子,祂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 17所说:‘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

法庭程序四:法官指示陪审团

法官:“谢谢4位证人和控方、辩方律师。各位陪审员,现在轮到你们了。本次庭审一开始,我就请各位用理性公正地审视这些证词和辩论,作出你们自己的判断。现在,这件事由你们来定案,也只能由你们自己来定案,别人不能替你们投这一票。

“你们心里可能还有疑问,本庭的辩论还不能完全解决你们心中的那些大问号,你们可以继续请教权威的专家,进行批评思考,可以继续找基督徒辩论,甚至可以直接祷告上帝,求祂让你明白。但我要提醒各位,人的理性是有限的,要想对所有的问题都有100%的明白,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有责任提醒各位:一旦你们了解的资料差不多了,就应该尽快作出你们自己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是你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你们在本案中作出什么样的决定,关系到你们以后将应该怎样学习、工作、结婚、生儿育女,关系到你们一生的幸福,所以这个决定宜早不宜迟,更不能掉以轻心。

“如果耶稣没有复活,那么祂所说的一切就是假的,你们可以继续沿着自己的道路过一辈子,直到终老病死。但我要提醒各位:这意味着你们追求的所有人生目标,都是没有真实意义的玩具,因为人类的历史已经证明,无论你们怎样努力、上对名校、找对工作、事业成功,最后都是过眼云烟,因为人生的终点都是坟墓。

“如果耶稣真的复活了,那么祂所说的一切就是真的,祂就是基督救世主,正如耶稣自己说的:‘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8:24),又如保罗所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罗10:9节)。我要提醒各位:这样你们就应该走耶稣指示的道路渡过一生,你的每个人生目标都是有意义的,因为耶稣承诺这一切都和你将来的永生有关。

“因此,这个决定非常重要,希望你们能积极、认真地思考刚才关于耶稣是否复活的证词和辩论。本次庭审到此结束,请陪审团合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