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若在教会中看到一些姊妹用头巾或小帽蒙头,可能会觉得有点特别;若看到外国姊妹用薄纱蒙头,可能会当作异邦风俗。实际上,基督徒蒙头礼(Christian head covering)并非某地的风俗,而是使徒保罗的教导:「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林前11:5-10)。蒙头是谦卑和顺服的记号,不但蒙在姊妹的头上,也蒙在弟兄的心里;不但教导女人应当顺服,也提醒男人应当谦卑。

  但是,当我们读完《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以后,更多的疑问却接踵而来:

  • 既然是使徒保罗的教导,为什么许多教会遵行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后半章的圣餐礼,却把前半章的蒙头礼当作可有可无的宗派传统?
  • 蒙头只是一时一地的文化风俗吗?是否真如有人教导的:「我们既不是哥林多时代的人,就不用随着哥林多人的风俗蒙起头来。这是见笑于人的」?
  • 在教会的历史上,是否真如有人断言的:「第1世纪之后,历代教会绝大部分都没有蒙头。马丁路德更正教之后的教会,都没有蒙头的事。19世纪大复兴之后,司布真、慕迪、芬尼等神所重用的人,他们的教会都没有蒙头的事」?
  • 我们若根据读经的感动蒙头,是否会如有人所指责的:「单凭字句读经不是亮光,难道几千年来读经的人都读不出亮光,而你初信几个月,直看表面就是亮光」?
上图:创作于1846-1850年的英国妇女肖像(画家Károly Brocky,1808-1855年)。在二十世纪人本主义和女权运动盛行之前,蒙头一直是基督徒妇女的标志。
上图:创作于1846-1850年的英国妇女肖像(画家Károly Brocky,1808-1855年)。在二十世纪人本主义和女权运动盛行之前,蒙头一直是基督徒妇女的标志。

蒙头的历史:主流怎么成了非主流?

  实际上,在教会两千年的历史里,有一千九百年都在遵行蒙头礼,人本主义和女权运动盛行之后,才出现了反对蒙头的潮流。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教会对于使徒保罗的教导并无疑惑,蒙头始终都是教会的主流

上图:历代主流神学家关于蒙头教导的选摘,包括:使徒保罗、亚历山大的革利免、特土良、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马丁·路德、约翰·班扬、查尔斯·司布真、R.C.史普罗。
上图:历代主流神学家关于蒙头的教导选摘,包括:使徒保罗、亚历山大的革利免、特土良、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马丁·路德、约翰·班扬、查尔斯·司布真、R.C.史普罗。
1、初期教会

  教会从使徒时代开始,妇女一直都用蒙头来表示谦卑和顺服。主后530年左右的教会文献指出,第一任罗马主教利奴(提后4:21)根据使徒彼得的指示,命令妇女必须蒙头才能进入教会(《教宗名录 Liber Pontificalis》卷1第6页)。这表明,蒙头并非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个别建议,也是罗马教会遵循使徒彼得的要求所颁布的命令。正如保罗所说的:「若有人想要辩驳,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林前11:16)

  初期教会的史料表明,爱任纽(130-202年)、亚历山大的革利免(150-215年)、特土良(155-240年)、罗马的希坡律陀(170-235年)、俄利根(185-254年)、该撒利亚的巴西流(330-379)、安波罗修(340-397年)、屈梭多模(350-407年)、耶柔米(340-420年)、奥古斯丁(354-430年)、狄奥多勒(393-457年)等早期教父都从不同的角度阐述过蒙头的意义。主后380年左右安提阿教会的礼仪手册更是明文规定,在教会聚会、尤其是圣餐时,妇女应当蒙头(《使徒宪章 Apostolic Constitutions》卷2第7章)。这证明罗马、小亚细亚、叙利亚和北非在整个初期教会时代都普遍实行蒙头礼,并非第一世纪或哥林多教会的个别文化现象。

上图:主后三世纪的百基拉墓穴壁画,描绘早期教会的妇女在祷告时蒙头。罗马的百基拉地下墓穴(catacomb of priscilla)在第二世纪后期到第四世纪被用于基督徒的葬礼。
上图:主后三世纪的百基拉墓穴壁画,描绘早期教会的妇女在祷告时蒙头。罗马的百基拉地下墓穴(catacomb of priscilla)在第二世纪后期到第四世纪被用于基督徒的葬礼。
2、罗马大公教会

  从使徒时代一直到1983年,罗马教会(Roman Catholic Church)一直遵行蒙头礼,历代教宗最推崇的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1225-1274年)对此有专门论述。1983年以后,虽然梵蒂冈在各种属灵原则上日益迎合世俗,但许多信徒和教会仍然坚持蒙头

上图:2017年5月,美国总统川普夫人梅拉尼娅和女儿伊万卡在访问梵蒂冈时用Mantilla薄纱蒙头。过去,美国总统肯尼迪、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的夫人访问梵蒂冈时,都用Mantilla薄纱蒙头,以示尊重传统。
上图:2017年5月,美国总统川普夫人梅拉尼娅和女儿伊万卡在访问梵蒂冈时用Mantilla薄纱蒙头。过去,美国总统肯尼迪、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的夫人访问梵蒂冈时,都用Mantilla薄纱蒙头,以示尊重传统。
上图:遵守蒙头礼的现代天主教妇女。
上图:遵守蒙头礼的现代天主教妇女。
3、东方教会

  东方教会(Eastern Christianity,如东正教会 Eastern Orthodox Church、东方正统教会 Oriental Orthodoxy、东方亚述教会 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继承了初期教会的蒙头礼,俄罗斯、乌克兰、罗马尼亚、叙利亚、亚美尼亚、埃及、埃塞俄比亚等国的基督徒妇女在教会普遍蒙头。

上图:2013年,俄罗斯总理夫人斯韦特兰娜在莫斯科基督救主大教堂的复活节仪式上带着头巾蒙头。
上图:2013年,俄罗斯总理夫人斯韦特兰娜在莫斯科基督救主大教堂的复活节仪式上带着头巾蒙头。
上图:一位用头巾蒙头的乌克兰东正教妇女。
上图:一位用头巾蒙头的乌克兰东正教妇女。
4、新教众教会

  1517年宗教改革以后,许多重要的新教领袖都呼吁妇女在公共敬拜中蒙头,包括:马丁·路德(1483-1546年)、威廉·丁道尔(1494-1536年)、约翰·加尔文(1509-1564年)、约翰·诺克斯(1514-1572年)、约翰·班扬(1628-1688年)、约翰·卫斯理(1703-1791年)、约翰·达秘(1800-1882年)、查尔斯·司布真(1834-1892年)等等。1530年的《奥格斯堡信条》明确宣告信义宗遵行蒙头礼(The Augsburg Confession, Article28:54-55),改革宗、圣公会、长老会、摩拉维亚弟兄会和循道会也都遵行蒙头礼,许多重洗派(如弟兄会、胡特尔派、门诺会、阿米什人)的妇女连日常生活中都用头纱蒙头。

上图:一幅描绘1561年马丁·路德讲道和圣餐的画作,现藏于丹麦哥本哈根国家博物馆。在这幅画中,可以看到听道的妇女都是蒙头的。
上图:一幅描绘1561年马丁·路德讲道和圣餐的画作,现藏于丹麦哥本哈根国家博物馆。在这幅画中,可以看到听道的妇女都是蒙头的。
上图:美国Bethania摩拉维亚教会的复活节爱宴,负责分面包的姊妹们都有蒙头。
上图:美国Bethania摩拉维亚教会的复活节爱宴,负责分面包的姊妹们都有蒙头。
上图:一群阿米什妇女在美国弗吉尼亚州Chincoteague的海滩上,她们在日常生活中都带着蒙头。阿米什人(Amish)是重洗派门诺会中的一个分支,他们拒绝接纳电力和汽车,保留了19世纪中期北美基督徒的生活方式。
上图:一群阿米什妇女在美国弗吉尼亚州Chincoteague的海滩上,她们在日常生活中都带着蒙头。阿米什人(Amish)是重洗派门诺会中的一个分支,他们拒绝接纳电力和汽车,保留了19世纪中期北美基督徒的生活方式。
5、十八世纪的基督教世界

  到了十八世纪,欧洲、美洲、中东和北非的基督徒妇女普遍在公共场合和教会蒙头,样式则因地而异。由于基督教信仰是社会的主流,蒙头礼逐渐从教会的规矩发展成社会习俗。在公开场合没有蒙头的妇女会被当作妓女或淫妇,欧洲甚至有法律把已婚妇女露头当作不忠的证据。

上图:英国画家Maria Spilsbury(1776-1820年)创作的油画,描绘约翰·卫斯理(1703-1791年)1789年在爱尔兰讲道,画中的妇女都带着帽子或头巾蒙头。
上图:英国画家Maria Spilsbury(1776-1820年)创作的油画,描绘约翰·卫斯理(1703-1791年)1789年在爱尔兰讲道,画中的妇女都带着帽子或头巾蒙头。
6、十九世纪的新潮解经

  进入十九世纪以后,人本主义兴起,一些新派学者好像比初期教父更了解使徒时代的文化背景,推测保罗的教导只是针对古代哥林多文化,与现代女性无关。尽管如此,一直到十九世纪末,基督徒妇女仍然普遍蒙头Dictionary of Christian Antiquities,卷1第761页,1880年出版)。但随着工业革命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妇女头饰的意义逐渐发生了变化。到了十九世纪后期,欧美中产阶级和上层妇女流行的头饰从代表谦卑的头纱变成炫耀身分的华丽花帽(Ornate Bonnets),而许多普通信徒则在教会逐渐用帽子代替头纱蒙头。

上图: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上层妇女用于乡村游览的服装,代表谦卑的头纱逐渐变成华丽的帽子和头饰。印刷于1875年。
上图: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上层妇女用于乡村游览的服装,代表谦卑的头纱逐渐变成华丽的帽子和头饰。印刷于1875年。
上图:西班牙画家何塞·加列戈斯·阿诺萨(José Gallegos y Arnosa,1857-1917年)于1902年所画的《El Rosario》,描绘当时教堂里的妇女用薄纱蒙头。
上图:西班牙画家何塞·加列戈斯·阿诺萨(José Gallegos y Arnosa,1857-1917年)于1902年所画的《El Rosario》,描绘当时教堂里的妇女用薄纱蒙头。
7、二十世纪的西方文化日益反对蒙头

  进入二十世纪以后,人本主义成为西欧和北美文化的主流,西方社会开始反对妇女在教会里蒙头,认为蒙头是歧视、压迫女性,新派神学也推波助澜。一战以后,女士帽(Ladies’ Hats)成为1920-1960年代的流行时尚,从顺服的象征变成了时尚配饰。二战前后,西欧和北美教会的蒙头立场随着社会的潮流和人事的变迁,越退越后:

  • 1903年,一位美国历史学家记载,尽管时尚多变,但妇女却从未违反过蒙头的圣经命令(Two Centuries of Costume in America,卷2第582页,1903年出版)。
  • 1917年,罗马大公教会首次把蒙头礼写入了教会法(1917 Code of Canon Law)。
  • 1920年,一位英国作家记载,圣保罗的蒙头令至今还在教会执行(Studies in the Psychology of Sex,卷1第56页,1920年出版)。
  • 1935年,一位加拿大牧师登报宣告:自己的教会开始允许妇女不戴帽子(The Montreal Gazette,1935年10月26日报纸)。
  • 1942年,英国圣公会宣布不再要求妇女戴帽子进入教会。
  • 1950年代,西欧和北美的妇女越来越厌倦在敬拜时戴帽子。
  • 1969年,罗马大公教会郑重重申蒙头礼。
  • 1976年出版的解经书指出:保罗的教导已经激起了一些女性、尤其是女性解放运动的愤怒(The Anchor Bile,卷32第262页,1976年出版)。
  • 1976年,罗马大公教会改称保罗的教导只与古代哥林多文化有关。
  • 1983年,罗马大公教会新版的教会法1983 Code of Canon Law里取消了蒙头礼的条款。
  • 2001年,北美改革派长老教会成为最后放弃蒙头礼的北美宗派。
上图:1922年的美国女士帽(Ladies' Hats)广告,帽子的意义已经从谦卑的蒙头变为时尚的装饰品。
上图:1922年的美国女士帽(Ladies’ Hats)广告,帽子的意义已经从谦卑的蒙头变为时尚的装饰品。

现代西方教会放弃蒙头礼的原因

  二战以后,蒙头的问题在西方(西欧和北美)教会引起了25-50年的争论。六十年代是最大的转折点,随着第二波女权运动(Second-wave feminism,1960-1980年代)的发展,社会风气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里发生了巨大的逆转,大部分西方教会都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下放弃了蒙头礼,同时也在各种属灵原则上不断妥协、退让。

  十九世纪之前的教会对于蒙头的教导从来都不疑惑:蒙头是表示谦卑和顺服的标志,也是提醒弟兄的见证。而十九世纪开始的新潮解经,却充满了自由神学的色彩,实质是高举人的荣耀、迎合人本主义的思潮。1999年,当代美国神学家小史普罗(R. C. Sproul Jr)指出:「教会在过去三十或四十年里已经拒绝了蒙头礼,不是因为新的解经亮光,而是因为世界的压力」Covered Or Uncovered,前言)。2012年,他更加尖锐地指出:「直到五十年前,每位妇女在每个教会都蒙头……在过去五十年里发生了什么?是女权运动!」Should Christians Only Sing Psalms in Local Churches?

上图:虽然大部分西欧和北美的教会在二十世纪末都放弃了蒙头礼,但许多信徒仍然坚持蒙头,许多东欧、非洲、南亚和韩国的教会也坚持蒙头。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一些基督徒发起了跨教会的蒙头运动,如:www.headcoveringmovement.com,www.coveredglory.com。
上图:虽然大部分西欧和北美的教会在二十世纪末都放弃了蒙头礼,但许多信徒仍然坚持蒙头,许多东欧、非洲、南亚和韩国的教会也坚持蒙头。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一些基督徒发起了跨教会的蒙头运动,如:www.headcoveringmovement.com,www.coveredglory.com。

华人教会忽视蒙头礼的原因

  二战以后西方教会逐渐放弃蒙头礼的过程,反映了教会在世界的压力之下灵性软弱、妥协退让。但华人教会普遍忽视蒙头礼,却另有复杂原因:

  1. 中国的本土教会是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的,正赶上西方人本主义和自由神学泛滥的时期,教会思想混乱。所以倪柝声建立的基督徒聚会处蒙头,而宋尚节、王明道建立的教会则不蒙头。许多华人教会不太了解教会一千九百年来的历史传承,反而把一战以后的不正常当作了正常,把使徒的命令当作了一时一地的风俗习惯。
  2. 有些颇有影响力的牧者在强调心灵和诚实的时候,矫枉过正、以为心中顺服就行,完全抹杀了形式和仪文的重要性。
  3. 有些人高举蒙头,把蒙头礼灵意化;有些人因蒙头夸口、纷争;有些异端也跟着蒙头,加深了信徒对蒙头的误解。
  4. 有些人受到人本主义和女权运动的影响,认为蒙头是不平等的象征,代表女性屈从男性权威,已经过时,所以反对蒙头。
  5. 有些解经资料抄袭新派学者的说法,缺乏严谨考证,导致信徒对蒙头的认识混乱,比如:
    • 有人认为,哥林多城的庙妓不蒙头,所以姊妹必须蒙头才不致让人误会。但这种猜测并没有考古和文献的证据,也与初期教会的普遍实践冲突。保罗援引创造的秩序、本性的见证和天使的堕落来教导蒙头的道理,本身就证明这个教导有超越时代和文化的属灵理由。
    • 有人认为,蒙头是为了避免姊妹与当地的文化习俗发生冲突。但保罗命令男人祷告时不要蒙头、允许女人蒙头后可以讲道,本身就是移风易俗的教导。若为迎合风俗才教导姊妹蒙头,这种说法是自相矛盾的。
    • 有人认为,只有已婚姊妹才需要蒙头。但初期教父特土良(155-240年)见证,他看到哥林多教会所有的女人都蒙头,因为他们理解保罗的要求就是如此(On The Veiling of Virgins,第8章)。
    • 有人认为,「我称赞你们,因你们凡事记念我,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林前11:2)原文后面还有「传统 παράδοσις」,保罗曾用这个字来代表人的「遗传」(加1:14;西2:8),所以蒙头只是地方性、时代性的传统。但这种解释是片面的,因为保罗也用这个字来表达真理的「教训」(帖后2:15;3:6)。
    • 有人认为,蒙头不是使徒的命令,而是基督徒的自由,因为保罗允许信徒自己作出选择:「你们自己审察,女人祷告神,不蒙着头是合宜的吗」(林前11:13)。但这只是保罗惯用的反问修辞(林前1:13;11:22;12:29-30),答案是显然反面的,并不需要读者回答。
    • 有人认为,长发是给姊妹作盖头的(林前11:15),所以有长发的姊妹就不必蒙头。但这种解释却与林前11:6冲突,而且「蒙头 κατακαλύπτω」和「盖头 περιβόλαιον」原文并不相同,保罗特意使用了两个不同的罕见字。初期教父罗马的希坡律陀(170 – 236年)见证,当时所有女人的头都被不透明的布覆盖(The Apostolic Tradition of Hippolytus,Part II – Number 18)。
    • 有人认为,今天可以用其他的文化符号或「属灵的蒙头」来代表顺服,比如戒指、以丈夫为「属灵遮盖」。按照这个逻辑,洗礼是否也可以用其它的符号代替(如救世军用在军旗下宣誓代替用水施洗)?圣餐是否也可以用「心里的默想」代替?
上图:古罗马浮雕上的一系列妇女形象,表明当时希腊罗马妇女并非都必须蒙头,所谓「哥林多只有妓女不蒙头」、「已婚妇女必须蒙头」的说法并没有考古或文献根据。左一是婚礼的场面,其中新娘蒙头,伴娘不蒙头;左二是一位蒙头的已婚妇女;左三是一位不蒙头的哺乳母亲;左四是一群不蒙头的玩耍女孩。
上图:古罗马浮雕上的一系列妇女形象,表明当时希腊罗马妇女并非都必须蒙头,所谓「哥林多只有妓女不蒙头」、「已婚妇女必须蒙头」的说法并没有考古或文献根据。左一是婚礼的场面,其中新娘蒙头,伴娘不蒙头;左二是一位蒙头的已婚妇女;左三是一位不蒙头的哺乳母亲;左四是一群不蒙头的玩耍女孩。

二十一世纪的姊妹究竟要不要蒙头?

  主耶稣严厉责备没有心灵和诚实的行为和礼仪,但却肯定十诫、圣礼以及所有仁爱公义、圣洁光明的律法,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难道教会可以因为存在假冒为善、有名无实的现象,就因噎废食,干脆摔碎十诫石版、废弃圣礼纪律?姊妹若对蒙头之礼尚有疑虑,请认真、深入地思索以下问题​:

  1. 有人说:蒙头不等于顺服,真实的顺服比蒙头的形式更加重要。但是,姊妹若连头都不肯蒙,心里真有顺服吗?连外面的石版都摔碎了,里面还剩心版吗?
  2. 有人说:蒙头只是外表的记号,属灵的实际比宗教的仪文更加重要。但是,放弃一千九百年蒙头礼的现代西方教会,真的比前人更加属灵、解经更有亮光吗?寻找各种理由拒绝蒙头,真能带起更加真实的顺服和生命吗?
  3. 有人说:神看内心,不看外表。但是,请问如何判断哥林多前书11章后半章的圣餐可以表达内心,却断定前半章的蒙头只有外表呢?
  4. 有人说:应当聚焦于爱神爱人、拓展神国,何必拘泥于蒙头这种小事,把难负的轭放在信徒的颈项上呢?但是,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路16:10),姊妹若连蒙头这种小事都以为重轭、百般推脱,真的能为主做大事
  5. 有人说:蒙头如同彼此洗脚(约13:14)、亲嘴问安(彼前5:14),只是传统习惯、次要真理,存在争议,与得救无关。但是,现代西方教会放弃蒙头礼的过程,到底是社会风俗的变化、圣灵启示的光照,还是属灵争战的失败呢?
上图:2015年4月,一群逃离叙利亚的东方亚述教会难民在贝鲁特郊区的圣乔治教堂举行复活节敬拜。这些姊妹在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逼迫下仍然遵行蒙头礼,谁敢自诩自己心里的顺服比她们外表的蒙头更有属灵的实际呢?
上图:2015年4月,一群逃离叙利亚的东方亚述教会难民在贝鲁特郊区的圣乔治教堂举行复活节敬拜。这些姊妹在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逼迫下仍然遵行蒙头礼,谁敢自诩自己心里的顺服比她们外表的蒙头更有属灵的实际呢?
上图:2019年复活节,美国马萨诸塞州Watertown圣司提反亚美尼亚使徒教会举行敬拜,许多姊妹继续遵行蒙头礼。亚美尼亚使徒教会(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是东方正统教会(Oriental Orthodoxy)的一部分。
上图:2019年复活节,美国马萨诸塞州Watertown圣司提反亚美尼亚使徒教会举行敬拜,许多姊妹继续遵行蒙头礼。亚美尼亚使徒教会(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是东方正统教会(Oriental Orthodoxy)的一部分。

教会当有的反思

  今天,末世的乱相越来越明显,苦甜光暗、善恶是非越来越混乱,包括男女的角色、尊卑的观念、处境的神学等等,以致许多牧者都不敢忠于圣经的教导,反倒为不肯遵守经训的人提供许多网开一面的解释。信徒近百年来到底为何开始拒绝蒙头的教导?教会是否「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启2:5)笔者的指导牧师(Mentor Pastor​)提醒信徒思考以下问题:

  1. 究竟信徒在林前11:17-34的圣餐礼和林前11:2-16的蒙头礼之间,是否都存在各人选择的余地?
  2. 究竟使徒保罗关于蒙头的教导,是否单单为了针对当时当地的风俗和文化而已?
  3. 究竟两千年来教会有关蒙头的历史传承,是否都模棱两可、莫衷一是,毫不明确?
  4. 究竟保罗有关蒙头的教导,重点是否在于信徒外在的礼仪和形式?
  5. 究竟姊妹不蒙头或有名无实的蒙头,是否关系她们在主面前信仰和生命上本质性的大事?
  6. 究竟蒙头是否单单为了教导姊妹,对弟兄而言,完全无关宏旨?
  7. 究竟教会历史在传承蒙头的过程中时强时弱,是因为教会信仰的问题、社会文化的问题、时局艰难的问题,还是因为其他更为深入的问题?
  8. 究竟信徒和教会对圣经和神学有着更为深厚的认识,是否当然就必更能从心灵到言行,有效到位地信守包括蒙头在内的圣经教训?
  9. 究竟身陷各时代政治准确、社会准确、教会准确、服事准确等情况下的信徒和教会,是否都也只能无奈地因自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事实而望洋兴叹?
  10. 究竟在神的定旨和定规中,信徒应该根据什么原则、秉承什么心志、持守什么教导,才能符合并活出主的心意?成为主的见证?
上图:《Headcovering Throughout Christian History》一书详细回顾了基督徒蒙头的历史,以及历代神学家、教会领袖对蒙头意义的阐述。
上图:《Headcovering Throughout Christian History》一书详细回顾了基督徒蒙头的历史,以及历代神学家、教会领袖对蒙头意义的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