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是神刺耳的呐喊,为要唤醒蒙召者;瘟疫也是神忿怒的鞭子,为要刑罚沉沦者。请弟兄姊妹参考以下问答,在瘟疫中不要只盯住疫情,而要转身仰望基督,祈求圣灵帮助我们留心聆听神的声音,按照圣经、配合神的心意祷告(罗八26-30)。

问题1:瘟疫是从哪里来的?

答:从神而来。若没有神的允许,任何灾难都不可能发生,所以不论直接间接,当前全球大流行的COVID-19新冠瘟疫(COVID-19 Coronavirus Pandemic)都可以追溯到神那里去:「在祂前面有瘟疫流行;在祂脚下有热症发出」(哈三5)。神使用瘟疫作为工具,可以攻击仇敌(结三十八22)、警告世人(结二十八23);也可以管教百姓(利二十六25),让我们看清这个世界已经病入膏肓,转而「思念上面的事」(西三2)。

问题2:神为什么要创造病毒和细菌?

答:因为神看着甚好。病毒是介于生命体和非生命体之间的类生物,是由蛋白质保护外壳包裹的一段核酸分子(DNA或RNA),利用宿主的细胞系统进行自我复制,自己无法独立繁殖。病毒和细菌一样,都是神奇妙创造的一部分,「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一31)。大多数病毒和细菌都能与宿主和平相处,是生态圈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病毒是地球上数量最大的生物实体,自然界中存在着几百万种病毒,每平方米土地上方的大气中漂浮着约8亿个病毒(Billions of Viruses Are Falling to Earth Right Now,《生命科学》2018年2月7日文章),最终都会落到地上。人体里的细菌和细胞数量相同,而肠道中的病毒数量比细菌更多;这些病毒调节着体内细菌的数量和类型,帮助我们避免被细菌迅速吞噬。同样,海洋也是高浓度的「细菌汤」,每升海水中至少有100亿个微生物和1000亿个病毒(An Ocean of Viruses,《科学家》2013年6月30日文章);这些病毒平衡着细菌的数量,维持着整个生态系统。

但是,自从人类堕落以来,一些变异的病毒摆脱了制衡机制的约束,复制速度也比起初快了许多,所以对宿主非但无益、反而有损。跨物种的病毒尤其凶险,包括流感病毒(Influenza)、冠状病毒(COVID-19、SARS和MERS)和艾滋病毒(HIV)等。所以,真正的零号病人是创世记第三章堕落的始祖,即使新冠疫情过去了,更大的疫情也会层出不穷;即使防住了一种病毒,还有更多防不胜防的病毒;即使瘟疫不在此地爆发,也会在彼地爆发。因此,对于世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追究病毒的发源地,而是追溯灾难真正的根源——罪,并且冷静地反思:世人还能继续「平安稳妥」(帖前五3)地安于现状吗?

问题3:病毒的「进化」证明了进化论吗?

答:恰恰相反,病毒的基因衰退是进化论的反证。病毒的遗传突变,使有益的病毒变成了致病的病毒;但在繁殖的过程中,病毒还会不断撷取新的突变,最终因毒性和传染性的削弱而自行消失。1918年席卷全球的H1N1流感病毒,在2009年最终消失之前,基因组的突变率超过10%,绝大多数都是非适应性的突变,其中许多还是退化性的(A new look at an old virus,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2012年10月12日论文)。显然,自然突变所带来的不是适应性的「进化」,而是遗传的衰退,正如圣经所宣告的:「天地都要像衣服渐渐旧了」(来一11)。

问题4:我们可以求神收回瘟疫吗?

答:不可以。主耶稣早已预言,当祂再来之前,「多处必有饥荒、瘟疫」(路二十一11)。使徒约翰也在异像中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启六8)。COVID-19绝不是最后的、也不是最大的瘟疫。当主再来之前,神不但不会让瘟疫绝迹,还会允许瘟疫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就如妇人的产难一样:「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帖前五3)。降下瘟疫和停止瘟疫,都是神的主权,并不取决于人的祷告或禁食。大卫年间的瘟疫,是神先命令天使住手(代上二十一15),然后大卫才献上祷告(代上二十一15-16)。

问题5:面对瘟疫,信徒当有什么态度?

答:挺身昂首、预备交账。主耶稣说,在末日越来越密、越来越重的灾难面前,「人想起那将要临到世界的事,就都吓得魂不附体」(路二十一26);但信徒不必和没有盼望的世人一样,一心对付病毒、解决难处,而应当「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二十一28)。虽然这场瘟疫还不是最后的末日,但主耶稣吩咐我们随时「警醒」(太二十四42;二十五13),做「忠心有见识的仆人」(太二十四45),趁着白日多做主工(约九4),预备向祂交账(太二十五14-30)。

问题6:我们可以求神让信徒免遭瘟疫、病得医治吗?

答:可以,但神未必按我们的想法应允。神应许「必救你脱离捕鸟人的网罗和毒害的瘟疫」(诗九十一3),让信徒「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间灭人的毒病」(诗九十一6)。但这个应许是有前提的:「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诗九十一1)。我们平时若没有「住在至高者隐密处」,当然也不可能「住在全能者的荫下」。因此,我们当求圣灵帮助弟兄姊妹「住在至高者隐密处」,而不是「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腓三19)。

瘟疫也是主接走信徒的方式,真正「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的信徒,又怎么会害怕见主、舍不得离开世界呢?所以使徒保罗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腓一23)。苦难向我们大声疾呼:这世界并非乐园、也非我家,但许多信徒的祷告心态却是情愿在肉身活着」,先求神放过一马,然后继续浑浑噩噩。因此,我们既要以爱心和同理心为病痛软弱的肢体代祷(雅五14),又不能像希西家王一样强求医治(王下二十1-3)。我们更应当提醒自己:是否我们在世上活得越久,就越像亚玛谢一样荒废时日(代下二十五25),或会像希西家一样晚节不保(王下二十1-21)?

问题7:既然有神的保守、与基督同在又好得无比,信徒还需要防疫吗?

答:需要。主耶稣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太四7)。信徒若不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未必是出于信心,反而可能是出于肉体的自信。不但给社会造成了威胁,失去了「无可指摘」(腓二15)的见证;也是在故意试探神,就像魔鬼撺掇主耶稣:「祢若是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太四6)。

问题8:我们可以求神让非信徒免遭瘟疫、病得医治吗?

答:可以,但主权在神。「亚伯拉罕祷告神,神就医好了亚比米勒和他的妻子(创二十17),让亚伯拉罕体会到「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十二3)的应许是真实的。但医治的主权在于神,因为病得医治和不得医治,同样可以成就神的旨意、使地上的万族得福。神伸手攻击这地,也可以让世人知道祂是耶和华(出七5)。而信徒作为「有君尊的祭司」(彼前二9),首要职责不是为世人求医治、求福利,而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一28)

问题9:我们可以为某国、某城求平安吗?

答:可以,但要先问神的旨意。神固然应许:「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耶二十九7),但这个应许只给被掳巴比伦的百姓。连先知阿摩司以「雅各微弱」(摩七2、5)为由替选民代祷,神也只应允两次(摩七8)。保罗教导提摩太:「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前二1-2),但保罗也教导提摩太:「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三1),这表明祷告的结果并不能保证信徒一直「平安无事地度日」,所以历代殉道者的灵魂都在不住地呼喊「圣洁真实的主啊,祢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启六9)?因此,信徒应当好好思想,是求神「向淫妇讨流仆人血的罪,给他们伸冤」(启十九2),还是两千年后继续为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太十二39;弗五16)求平安呢?

问题10:我们可以求神让某国回转归向神吗?

答:可以,但史上鲜有回转。尼尼微虽然「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拿三8),但仍然敬拜偶像,根本谈不上回转。而在希西家和约西亚王的时候,先知以赛亚、弥迦和耶利米也指出百姓并没有回转,所以被掳的结局已定。同样,基督再来之前,这个世界不会越来越好、只会越来越糟:「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三1-5)。人性既然如此,国家怎么可能回转?虽然神「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二4),但主也宣告结局必然是「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路二十一12)。因此,信徒可以爱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但不能做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腓三20)。当基督再来的时候,「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十一15)。

问题11:「医治他们的地」的应许,适用于这次疫情吗?

答:不完全适用。「我若使天闭塞不下雨,或使蝗虫吃这地的出产,或使瘟疫流行在我民中,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代下七13-14),这是神向旧约选民的应许,可以应用到教会,但却不适用地上的万国。因为万国在本质上都是敌挡神的,「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诗二2)。信徒寄居在地上,犹如罗得寄居于所多玛,纵然「看见听见他们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就天天伤痛」(彼后二8),但也无法使全地寻求神、转离恶行;而今天良莠不齐的普世教会,也如南国灭亡前夕,纵然有约西亚的代求,但也无法避免神「必照着在犹大王面前所读那书上的一切咒诅,降祸与这地和其上的居民」(代下三十四24)。因此,这地需要的是洁净和救赎,而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所以神宣告:「我必使瘟疫进入西顿,使血流在她街上。被杀的必在其中仆倒,四围有刀剑临到她,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二十八23),但「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把不义的人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彼后二9)。

问题12:面对瘟疫带来的经济危机,信徒当有什么态度?

答:欢喜。圣灵呼吁「你们都要因她欢喜,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启十八20)。所以当巴比伦大城倾倒的时候(启十八1-24),天上的众圣徒欢呼:「哈利路亚!救恩、荣耀、权能都属乎我们的神!祂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因祂判断了那用淫行败坏世界的大淫妇,并且向淫妇讨流仆人血的罪,给他们伸冤(启十九1-2)。今天的世界经济,岂不就是巴比伦大城吗?今天世人所建造的,岂不就是高举人、荣耀人的巴别塔吗?我们若要与天上的众圣徒一起欢喜,就要学习过简朴的生活,「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腓四11-13),才能回应神的呼召: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启十八4)。

问题13:既然神早有命定,信徒在瘟疫中还需要彼此帮助吗?

答:需要。主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十三35)。瘟疫为人性的演绎提供了舞台,更能显明信徒的信心和爱心,向世人见证基督的身体:「若是弟兄或是姊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二15-17)。

问题14:既然神早已预定,信徒在瘟疫中还需要帮助非信徒吗?

答:需要。神的预定是我们传福音的把握:哥林多的犹太人抗拒、毁谤使徒保罗(徒十八8),但主在异像中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因为在这城里我有许多的百姓」(徒十八9-10)。因此,保罗就在勇敢地「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将神的道教训他们」(徒十八11)。同样,神的预定也是我们帮助人的把握:虽然许多人还没有认识主,但其中必有神「许多的百姓」。我们不必去猜谁是被拣选的,而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十27);不必去问「谁是我的邻舍」(路十29),而要问自己是不是别人的邻舍(路十36)。因为信徒的生命就是「世上的盐」和「世上的光」(太五13-14),自然会给人带来光明、智慧与和睦。

问题15:在瘟疫中,信徒和非信徒的死是一样的吗?

答:完全不同。神重视祂所创造的生命,更珍惜祂圣民的灵魂,「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太十30)。虽然信徒也会和世人一样经历患难,但我们可以放心,「在耶和华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一百一十六15)。神不会让祂的圣民死得毫无价值、毫无意义,「圣民之死」一定能被神用来成就祂的旨意。我们若知道自己的生死在神眼中「极为宝贵」,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因祢的慈爱比生命更好」(诗六十三3)!「圣民之死」,实际上付代价的是神自己。因为我们灵魂的牧者与我们一同「行过死荫的幽谷」(诗二十三4),和我们一起在船中经历风暴(路八23);当我们陷在「患难愁苦」(诗一百一十六3)当中的时候,祂也与我们一同受苦,「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四15),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上图:加利利海的风暴(The Storm on the Sea of Galilee,Rembrandt van Rijn,伦勃朗1633年油画)。
上图:加利利海的风暴(The Storm on the Sea of Galilee,Rembrandt van Rijn,伦勃朗1633年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