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里克是5世纪爱尔兰的基督教传教士与主教,他将福音传到爱尔兰,爱尔兰也从此走出了蛮荒时代。他被称为“爱尔兰使徒”。每年3月17日的圣帕特里克节是纪念他逝世的日子,也成为庆祝爱尔兰文化的节日。

帕特里克于386年左右出生于英格兰(亦可能在苏格兰或威尔士地区)。当时基督教(罗马公教,即天主教)在380年刚刚被立为罗马帝国国教,英格兰属于罗马帝国的一部分,爱尔兰则不属于罗马帝国,还处于蛮荒时代,也不信基督教。帕特里克的祖父是一位神甫,他父亲是一位教会执事,但他却从小很叛逆,不信神,也不认真读书。

帕特里克16岁的时候被爱尔兰海盗所掳,带到爱尔兰,成为奴隶,在西海岸地区牧羊,历尽艰辛。但这时候他从小接触到的基督教信仰却在他心里成长,他向神悔改他的罪,开始热切地敬拜神。他在自传中写道:“我到了爱尔兰以后,我曾经每天放羊,那时我每天祷告许多次,神的爱、我对他的敬畏和信心与日俱增,我的灵被感动,白天祷告上百次,晚上也是如此。我也曾到树林里和山上去,在天亮以前起来祷告,在雪地里,在冰寒中,在雨中,我却不生病,也不懈怠,我现在知道,那是因为圣灵在我里面燃烧。”

他被掳后过了六年,有一天他在睡梦中听见声音说“你很快就要回到你的祖国了。看啊,你的船已经准备好了”。他于是逃跑了。在两百英里外的海边,果然有一只船要往英格兰去!但回家的路非常坎坷。一开始船员拒绝带他,后来才又突然改变主意。渡海上岸后,他经历了更多的艰险,饥饿、疾病、囚禁,危机四伏、险象环生,几个月后才终于回到了家。家人喜出望外,热切地迎接这位失而复得的儿子,庆幸从此可以家人团聚,再也不要分开。

但是他却听到神呼召要他回爱尔兰去,他在自传中写道:“有一天晚上,我在异像中看见一个名叫维多利格的人走过来,带来许多从爱尔兰来的信,他递给我其中一封,信的开头写着‘爱尔兰的声音’。我读到这里的时候,仿佛听见爱尔兰西海岸的树林中有一些声音,同声向我呼求:‘我们恳求你,圣洁的青年,请你来,与我们同行。’我心中刺痛,不能再读,醒了过来。感谢神,许多年后,神按着他们所呼求赐予了他们。”

但是他没有立刻回到爱尔兰,而是在教会服事中经历了很多磨练,更加成熟以后才去。他在自传中写道:“我没有按着自己的意愿马上去爱尔兰,而是直到我都几乎要放弃了。在这个过程中,神让我改正,也预备了我,以致今天我与过去判若两人,让我在别人的得救上有分,而在那时候我只是想着自己。”

后来他毅然再次离家,与亲人分离,回到爱尔兰,走遍了爱尔兰各个角落,一生传扬基督教信仰。他经受了许多的磨难。他在自传中写道:“每一天我都有可能被杀、被围、被奴、或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发生,但因为有天国的应许,我就坦然无惧”。不仅如此,他效法耶稣,为那些逼迫他的人祷告。有一次许多基督徒被一位克罗提克属下的士兵杀害,他写了一封公开信斥责这些人的残酷,信是这样结尾的:“让这封信在所有人面前宣读,特别是在克罗提克面前。假如能这样,愿神感动他们归回认识神,愿他们能悔改杀害我主的弟兄们的大罪,愿他们能释放被他们囚禁的妇女们,这样他们可以在上帝那里得生命,成为完全,直到永远。愿平安归于父、子、圣灵。阿门”。

帕特里克是一位很有恩赐的传道人。他自己给几千人施过洗,上到贵族,下到奴隶。他很有策略。他积极建立教会,栽培传道人。他非常谦卑,他说“是神的恩典使我能够一生以真理和谦卑服事各族的人,直到末了”。他没有什么文化,称自己是“简单的乡下人、逃犯、无知的人”。他的自传是用粗糙的拉丁文写的,但却非常自如地引用圣经,显然他对圣经非常熟悉,也非常推崇别人对法律和圣经的研究。他成为爱尔兰区主教,奠定了爱尔兰的基督教信仰基础。
据估计帕特里克在461年逝世。在后面的几个世纪里,爱尔兰的修道院非常兴盛,修士们仔细抄写和研读圣经,也保存了古典时期的学术著作,出了许多神学家、学者、宣教士,推动了文化的发展,与欧洲大陆在野蛮人的攻打下文化没落、渐渐进入黑暗时代成为鲜明的对比。爱尔兰教会秉承帕特里克的传统,非常重视宣教,反过来影响了欧洲大陆。追根溯源,帕特里克,当然还有同时期的其他宣教士,都功不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