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旅甲

  坡旅甲(Polycarpus of Smgrna, ca. 69-156)生在耶路撒冷的圣殿遭拆毁的那年,标识着基督教的完全离开犹太教独立;使徒以后,他是教会史上首先详细记录的殉道者。

   生于基督教家庭,坡旅甲受教于使徒约翰,后来为士每拿主教。

   罗马皇帝奥若流(Marcus Aurelius, 121-180),虽然是一个学者,哲学家,也能绘画;但生性严肃,待人公义;只是由于对传统假神虔诚,而对基督教素无好感。当时的人,因为基督徒不拜偶像,又不属于官方认可的犹太教,把他们算为是邪恶的无神主义者;他们理论:如果拒绝崇拜假神,就是“无法无天”,绝不能宽容。皇帝以下的官吏,因此就借端对基督徒残酷的迫害,刑逼拷打,无所不用其极。

   罗马的执法官,搜捕基督徒,乐于鼓励他们叛离信仰,恫吓引诱,只要他们肯当众表明背道。有的妥协了。有的志愿寻求殉道的光荣。有一个少年人日曼尼加(Germanicus),信念坚定,全无惧怕,并且挑激迫害者,尽快让野兽来撕裂他,让他早到乐园。观众喊着说:“带他们的教师坡旅甲来!

   士每拿的主教坡旅甲,坚守他的冈位,不愿逃避,成为仇敌攻击的显著目标。

   有一天,夜里祷告,似在睡中,他见头下的枕头着火,立刻烧毁。醒来后,告诉同他亲近的人,预言他将要为基督的缘故,被焚烧在火刑柱上。

   三天后,逮捕他的人来了。他愿意就捕;但教会勉强他避到附近一个农家。逮捕的人拿住两个男孩子,拷打他们;其中一个供出坡旅甲藏身的地方。礼拜五夜间,他在楼上,远处传来杂沓的马蹄声,知道是逮捕的人近了。有人劝他躲到别处,因为仍然有逃脱的时间;坡旅甲拒绝了,他说:“愿主的旨意成就!

   坡旅甲从楼上下来,同他们谈话,态度喜乐安详;逮捕的人从来不知道坡旅甲,现在看到他庄严稳重的举止神态,觉得希奇:为什么当局要那么紧张的捉一位老人?

   坡旅甲立刻叫人预备饮食,劝请逮捕的人尽情吃喝,求他们给他时间作祷告,不要打扰。他们同意了。他上去祷告,满有神的恩典,使听到的人惊奇:他提名为关心的人祷告,从小到大,不分贵贱,全世界教会。出发的时候到了,他们给他骑上驴,带他到城里。在那里,护民官律(Herod)和他的父亲耐塞悌(Nicetes)让他同坐上车,劝他说:“你称‘凯撒是主’并献祭,有甚要紧?那是保全你性命之道。”他起初静默不言;他们继续催促,他说:“我绝不照你劝说的去作。”他们见他不能劝诱,就说威胁的恶言,推他下车,擦伤他的小腿。

   他如同全然无事,欢欢喜喜的随押解的人进入运动场。在那里,许多人聚集,众声噪杂;从天上有声音对他说:“坡旅甲,要坚强,作大丈夫!”没有谁看见他讲话;但许多人听见那声音。

   当他被带到审判座前,群众知道坡旅甲被捕了。总督问他说:“你是坡旅甲吗?”坡旅甲应是。总督劝他否认基督说:“想清楚些,可怜你自己偌大年纪!”并且用那套话说:“悔改吧,向凯撒宣誓,说:‘打倒无神者’。”因为基督徒拒绝拜偶像,被称为“无神者”。

   坡旅甲看着全场的群众,态度庄严,向他们挥手,深深叹一口气,举目望天说:“打倒无神者!”

   总督对他说:“宣誓,辱骂基督,我就释放你。”

   坡旅甲回答说:“这八十六年来,我事奉祂,祂从未亏负过我;我怎能够亵渎拯救我的王?”

   总督再劝促他:“向凯撒宣誓。”

   坡旅甲回答:“你一直要我向凯撒宣誓,是徒然的;这表示你不知道我真实的品格,现在听我公开宣告:我是基督徒,如果你想学基督的教训,定个日子,你可以听。”

   总督说:“我有成群的野兽;如果你不悔改,我要把你丢给野兽。”

   坡旅甲说:“唤野兽来。如要果我从好转换成为恶,是坏的事,我不作;如果离恶向善,是好的事。”

   总督说:“除非你悔改;你不怕野兽,我要用火烧你。”

   坡旅甲说:“你用火来吓我,火只能烧一会儿,然后就熄灭了;但你不知道,将来审判的时候,不敬畏神的,要受永远刑罚的火。为什么迟延?随你怎样作。”

   总督派人在场中央连喊三次:“坡旅甲自认是基督徒。”话声才落,场中的群众,在士每拿的外邦人和犹太人,愤怒的大喊:“这是亚西亚的教师,基督徒的领袖,毁坏我们的神,教训许多人不要献祭崇拜。”他们叫那管狮子的人,把狮子放出来;管野兽的人拒绝,推说表演的时间已过,狮子吃饱了。他们齐声喊着,把他活活烧死。因为坡旅甲祷告时所见焚烧枕头的异象,必定要应验。

   群众立即去,从公众浴池和工作间,收聚木柴和别的干物来;恶意的犹太人,特别乐意踊跃服务。

   他们要把坡旅甲钉在木桩上;他说:“不必如此;那位赐我力量忍受烈火的,不必你们用钉子,也能使我不畏缩。”因此,他们只把他绑在柱上,而没用钉子。

   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算我配在殉道者中间有分。”他刚说完“阿们”,火就点着了。

   火焰形成一个拱门,形状像风帆一样,如同墙壁围绕,不挨近殉道者的身体;他不曾被烧,却如同金银在炼炉中被炼。在场的人,也闻到没药或别的馨香气味。

   最后,那些恶人见火焰无效,叫掌刑的人用刀刺入他的身体。有大量的血涌出来,把火焰熄灭了。坡旅甲的灵魂升到乐园去了。这一天是主后155年2月23日

   有些人找耐塞悌,去见总督,不要让基督徒收坡旅甲的尸体;说:“恐怕基督徒不拜那钉十字架者,而去拜他。”这是由于犹太人的怂恿。百夫长看到犹太人的恶意,把尸体放在火中焚烧。基督徒收集坡旅甲的骨头,视如精金珍宝,庄严的安葬了。有许多圣徒,跟随坡旅甲的脚踪,前仆后继,坚定不移的见证复活的主和所信的道。

  坡旅甲对真理坚定,诚实谦卑。他写信给腓立比教会说:我,或和我相似的人,都不能同蒙福和荣耀的保罗相提并论;他曾在你们中间,正确坚定的教导真道,并写信给你们,建立你们,是一切真理之母,使人有盼望,爱神和基督,并爱邻舍…有爱的,就远离一切的罪。

  约在150或155年,坡旅甲到罗马去。他与罗马的信徒在记念复活节上意见不同;坡旅甲以为该在尼散月十四日逾越节后记念主受难并复活。虽然各持己见,但仍表现真实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