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对在崇拜中使用形像的论证(1—4)

1.圣经禁止一切神的画像

因人的愚鲁,圣经常以通俗的语言向我们启示;当它区分真神与假神时,也特意把神与偶像作对比。圣经之所以这么做,并不表示它认同哲学家复杂、精细、堂皇的教导,乃是为了更有效地揭露世人的愚昧和疯狂,因他们在寻求神时仍同时紧抓住自己的玄想不放。因此,圣经处处教导的这原则,彻底摧毁了人随己意捏造的神明,因为唯有神才能正确地向我们启示他自己。

既然世人被畜类般的愚昧辖制——即渴望见到神的形像,并因此用木、石、金、银或其他无生命且正在朽烂的物质雕刻神的形像——我们必须坚持这原则:当人们描述神拥有某种形像时,神的荣耀便被这亵渎的谎言败坏了。因此,在律法书中,在神宣称一切属神的荣耀唯独属于他,并教导何为他所喜悦或拒绝的敬拜之后,接着说:“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出20∶4)。神以这教导拦阻我们的悖逆——用任何可见的形像代表他,也扼要地列举了自古以来人因着迷信而将这真理变成谎言的各种形像。我们知道波斯人崇拜太阳神;那些愚昧的异教徒将他们在天上看到的众星塑造成他们的神。而且几乎没有一种动物不被埃及人当作神来敬拜。固然希腊人似乎比其他人更明智,因他们崇拜有人形像的神。但神并不比较这些形像,仿佛某一形像比另一形像更适合,神反而毫无例外地禁止一切的形像、图画,以及其他所有迷信者借以亲近神的标志。

2.每一种代表神的形像都与神的本质敌对

从神禁止我们这样做的理由可以很容易推出:首先,根据摩西所说的,你们当记住“耶和华在何烈山对你们所说的”(申4∶15),你们只听见声音,“却没有看见形像”(4∶12,参阅Comm.)。“所以,你们要分外谨慎”(4∶15),“唯恐你们败坏自己,雕刻偶像”等等(4∶16)。神极其公开地反对一切形像就是在告诉我们,一切寻求神可见形像的人就是在离弃神。在众先知书中我们只需要引用b以赛亚的话,因他特别强调这点。他教导我们,任何有关神不恰当和荒谬的虚构——把非物质的神当作物质,把不可见的神当作一个形像、把神的灵当作无生命的物、将测不透的神当作微不足道的木头、石头或金子——都玷污神的威严(赛40∶18—20和41∶7、29,45∶9,46∶5—7)。使徒保罗也有同样的教导:“我们既是神所生的,就不当以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艺、心思所雕刻的金、银、石。”(徒17∶29 p.)由此可见,人所雕刻来代表神的每一个雕像或所画的形像,不但完全不能取悦神,反而羞辱神的威严。当时圣灵之所以用雷声从天上颁布这律法,原因无他,乃是因为他坚持一切在地上可怜和盲目拜偶像的人要完全顺服这诫命。在奥古斯丁的作品中,我们读到他引用塞涅卡一句著名的抱怨:“他们(异教徒)用最污秽和卑贱的材料来雕刻圣洁、永恒和不可玷污的神,又给这些雕像披上人和野兽的外貌;有些人把它们雕塑成性别混合或介于人兽之间的怪物,而称它们为神。若这些东西真有气息并被我们遇见,我们必定会大声惊呼:‘妖怪!’” 当拜偶像的人宣称说,当时神禁止犹太人用雕像敬拜他是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迷信,但这是毫无根据的,仿佛神根据他永恒的本性和自然的规律启示中所发出的命令只是针对一个种族似的。其实,当保罗驳斥人制造偶像代替神时,他所责备的对象不是犹太人,而是雅典人。

3.即使敬拜神曾用来向人启示的事物,也是不被容许的

的确,神在旧约中有时以一些特殊的象征彰显他的威严,使人能说他们与神面对面。但神所使用的一切象征与他的教导完全吻合,并同时彰显神测不透的本质。虽然云、烟和火(申4∶11)是天上荣耀的象征,但它们就像放在世人身上的缰绳,约束人的思想,免得人深究神隐秘的事。因此,即使连摩西——虽然神向摩西超过向其他人显现(出33∶11)——也无法成功借由祷告而得见神的面;虽然他求神使他得见他的面,但神并未应允,神回答他:人无法承受神如此大的荣光(出33∶20)。圣灵仿佛鸽子向人显现(太3∶16),既然他立刻消失了,难道这瞬间的象征不就是神在告诫信徒:圣灵是看不见的,为的是叫他们满足于他的权能和恩典,并不再为自己寻求任何外在可见的形状来代表神?神有时用人的形状向人显现,这事实是预表基督的降世。因此神严厉地禁止犹太人妄用此为借口,为自己设立人的形状来象征神。

神在旧约里用施恩座彰显他的权能。施恩座的构造表明,当我们的心超越自身仰望神的时候,才能最好地看见神。基路伯展开翅膀遮掩覆盖幔子的施恩座,而施恩座则放置在约柜的隐秘处(出25∶17—21)。显然那些想利用基路伯的例子来为雕刻神和圣徒的形像辩护的人,真是愚蠢至极。那么我请问你,基路伯那些微不足道的微小形像真正代表的意义是什么呢?难道不就是要告诉我们,雕像无法表达神的奥秘吗?因为基路伯的作用是用翅膀遮掩施恩座,为要避免人用眼睛和感官亲近神,并制止人一切的妄行。此外,先知描述说,当撒拉弗在他们的异象中出现时是蒙着脸的(赛6∶2)。这就表示神荣耀的光辉是如此之大,甚至连天使都无法正视,而我们的眼睛也不被允许观看反射在天使脸上的微光。一切对此有正确判断的人,都晓得基路伯是属于旧约律法时代的教导。因此,勉强地将它们运用在新约的福音时代是很荒谬的。因为适合这种训蒙小学的孩童时代(可以说)已经过去了(加4∶3)。世俗的作者对神律法的解释比天主教徒更在行,这是天主教的羞辱。尤维纳利斯(Juvenal)斥责犹太人敬拜天上的云彩和天空。不过当他说当时的犹太人没有神的雕像时,尽管他的话不虔不敬,却比天主教徒讲得更真实,不像天主教徒胡说犹太人中存在某种神的可见形像。这个民族一次又一次突然像水从泉源冲出一样迫切地寻求可拜的偶像。由此可见,人的本性有多倾向偶像崇拜。因此,我们不能单将这全人类共同的罪恶归在犹太人身上,自己却愚蠢地被罪所引诱,沉睡至死。

4.雕像和画像都违背圣经

圣经记载:“外邦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诗135∶15,参阅诗115∶4),也同样教导我们,人的本性极端倾向偶像崇拜。先知之所以提到雕刻这些偶像所使用的材料,是为了证明这些偶像并非神,也理所当然意味着人所杜撰的一切神观都是愚蠢的。先知所提到的是金、银而非土、石所造的偶像,免得人因为金、银的光辉或价值而敬畏偶像。然而他的结论就是,人用任何没有生命的材料雕刻神像都是可憎恶的。他同时也强调,必死之人时时刻刻依靠神获取生命短暂的气息,但他们却胆大妄为地将神所应得的尊荣归给偶像,难道这不是轻率和愚昧吗?人必须承认自己是稍纵即逝的受造物,但人居然坚持将一块金属视为神,虽然它的神性是人所捏造的。难道偶像不是出于人的观念吗?那位外邦诗人对偶像崇拜者的讽刺十分到位:“从前我是一棵小无花果树的枝干,一块毫无用处的木头,然而当木匠在考虑是否要用我做一把椅子时,最后决定用我做神。”这地上的、随时可能气绝身亡的受造之物,竟然依赖自己的聪明将神的名和尊荣归给一段毫无生命的树干!虽然这位伊壁鸠鲁派诗人的嘲讽很幽默,但既然他完全不在乎信仰,我们就无须理会他的巧言妙语以及像他这类人的言语。我们反而要让先知的指责刺痛我们,迫使我们相信,用同一块木头取暖、烧火做饭、烤肉,之后再用它来雕刻一位神,向它跪拜祈求,这是何等愚昧(赛44∶12—17)。因此,他在别处经文中不但指控他们这样做是违背律法,也责备他们没有从神立地的根基中得到教导(赛40∶21)。的确,再也没有比将那无限、测不透的神,贬低为一块五英尺高的木头更可憎的了。然而经验证明,这种明显违背自然的可怕之罪,人竟习以为常。

我们应当留意圣经再三地如此描述各种迷信:偶像是由“人的手所造的”,没有神的权柄(赛2∶8,31∶7,37∶19;何14∶3;弥5∶13);圣经如此记载,是要证明人所构造出的一切膜拜都是可憎的。在一诗篇中先知大发烈怒,因神赏赐人智慧是为了要人明白万物都只能依靠神的大能,但人却求助于毫无生命的物质。人因本性败坏的驱使,每一个种族甚至每一个人都陷入疯狂,最终圣灵以巨雷般可怕的声音威吓、斥责他们:“造它的要和它一样,凡靠它的也要如此。”(诗115∶8,参阅诗113 b∶8,Vg.)b但我们必须留意,神不但禁止“雕刻的偶像”,也禁止手绘的“画像”。这就驳斥了希腊教会愚蠢的顾忌。因他们误以为,只要他们没有雕刻神像,就可以巧妙地逃脱神的审判,所以他们肆无忌惮地放纵自己敬拜画像,比其他国家更甚。然而,主不但禁止雕刻神像,也禁止任何手绘的神像,因为这是错误地描绘神,甚至侮辱神的威严。

圣经及众教父都可以驳斥教皇格列高利在这方面的谬误(5—7)

5.圣经的教导并非如此

教皇格列高利(Pope Gregory)曾说:“形像是文盲的教科书。”这是一句非常古老的话。然而圣灵的教导却非如此;若格列高利在这方面受过圣灵的教训,就不至于说这话。耶利米宣告:“偶像的训诲算什么呢?偶像不过是木头”(耶10∶8,参阅Vg.,顺序不同);哈巴谷教导说:“铸造的偶像,就是虚谎的师傅。”(哈2∶18 p.)从这些经文中我们可以明确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人从偶像那里所学到有关神的任何事情,都是徒然且错误的。若有人反对说,先知在此所斥责的只是那些因自己不虔的迷信而滥用形像的人,我承认这是事实。但我还要补充,众所周知,众先知严厉地诅咒罗马天主教徒所认定的金科玉律,即形像是文盲的教科书。因先知教导,形像与神水火不容,势不两立,这是我上面引用的那些经文所证实的。既然犹太人所敬拜的是独一无二的真神,那么人若捏造可见的形像代表神就是邪恶的,并且一切想从这些形像中寻求对神认识的人,都是可悲地被蛊惑的。简言之,若人从形像身上所获得关于神的一切知识不是错误且虚假的,先知就不会对其如此严厉地咒诅崇拜。至少我可以坚持这点:当我们被教导人用形像捏造神的样式是虚妄和错误的行为时,我们不过是在复述先知的教训。

6.教父的教导也非如此

除此之外,我们应当参阅拉克唐修和优西比乌(Eusebius)讨论这问题的著作,他们直截了当地说,这些偶像都是必死之人的样式。同样地,奥古斯丁也清楚地说,不但拜偶像是错的,制造偶像献给神也是错的。他在此所说的正是埃尔维拉会议(the Council of Elvira)多年前所颁布的谕令,其中第三十六条说:“此令禁止教堂内悬挂任何图像,众信徒所敬拜或尊崇的不得描绘在墙上。”然而特别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奥古斯丁引用瓦罗(Varro)的话,并以他自己的论述肯定这点,即最早引入神的形像者“既夺去人的敬畏,又加增人的谬误”。若仅是瓦罗这样说,就没有什么说服力,然而异教徒在黑暗中摸索却能有这般领悟,明白物质的形像与神的威严不相称,因它们减少了人对神的敬畏并且加增了谬误,这应当叫我们羞愧。事实证明瓦罗的话既智慧又真实。这也是奥古斯丁自己的立场,只不过借用瓦罗的话而已。奥古斯丁一开始便指出,人们关于神的认识的最早谬误并非来自偶像,然而人一旦开始拜偶像,谬误便层出不穷。他接着解释,因为敬拜偶像的愚昧和荒谬使人藐视神,人对神的敬畏就减弱甚至消失了。我们所有的经验都告诉我们,这是真实的!因此,若我们想受到正确的教导,就必须在形像之外寻求。

7.天主教徒所崇拜的偶像完全不被神悦纳

所以,如果天主教徒有任何的羞耻感,就不要再用这逃避的遁词,即形像是文盲的教科书。因为圣经处处都反驳这说法。即使我接受他们的誓辞,也不能帮助他们为偶像辩护。众所周知,他们用这类怪物般的偶像来代替神。他们献给圣徒的雕像和画像,难道不就是他们放纵私欲和猥亵的明证吗?若有任何人效法这些偶像的穿戴,就该受鞭打。事实上,妓院里的妓女所穿的衣裳,都比教堂里的一些童贞女的肖像更为贞洁和保守。b他们所绘殉道者的画像也一样淫秽。他们至少应该将他们的偶像包装得保守、体面一些,好让他们在假称这些教科书是圣洁的时能多少含蓄一点!

若教会尽本分的话,就不会有“文盲的”会众

即便如此,我们仍要说,这不是基督徒在圣洁的场所里受教导的方式。因为神所要教导信徒的教义与这愚昧的垃圾迥然不同。神吩咐我们借着证道和施行圣礼向众人传讲共同的教义。但当那些人凝视偶像,眼睛在那上面打转时,就证明他们没有在这教义上专心。

那些天主教徒视为文盲,以为唯有偶像才能教导的人,他们是谁呢?事实上,主称他们为自己的门徒,他借着赐下属天的启示尊荣他们,想要用他国度救恩的奥秘教导他们。就当前的景况而言,我承认现今有不少人离不开这些所谓的“教科书”。然而,他们之所以愚昧,难道不就是因为天主教夺走了唯一可以教导他们的教义吗?的确,教会的领袖之所以将教导的职分交给偶像,就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尽教导信徒的本分。保罗说当人传扬纯正福音时,“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已经活画在你们眼前”(加3∶1 p.)。如果神的仆人忠心地教导这教义,即基督被钉十字架是要担当我们的咒诅(加3∶13),借着献上他的身体除去我们的罪(来10∶10),用他的宝血洗净我们的罪(启1∶5),简言之,就是要叫我们与父神和好(罗5∶10),那么在教堂里到处悬挂那么多木、石、银或金的十字架有何用呢?从这一事实中,他们所能学到的,超过成千上万木、石做的十字架。或许贪婪之人的心思意念和眼目所专注的,不是神的话语,而是金、银的十字架。

偶像的兴起败坏了对神的敬拜,尽管雕刻和绘画的手艺是神的恩赐(8—16)

8.偶像的兴起:人对一位可见可摸之神的渴望

其次,《所罗门智训》中论到的偶像缘起几乎是大家都公认的,即那些最早开始雕刻偶像者是为他们死去的亲人而雕刻的,为了迷信地记念他们。我相信这邪恶的习俗源远流长,我也不否认它就像火把一样,会点燃人与生俱来敬拜偶像的欲望。然而我并不认为这就是偶像崇拜最早的起源。因为从摩西书卷可知,在人渴望雕刻死人偶像兴起之前,偶像崇拜就已存在了。异教作者也常常论及这一点。当摩西告诉我们拉结偷了她父亲的神像时(创31∶19),他所说的是一种很普遍的罪。由此我们可以推知,人心就像一座生产偶像的工厂。在洪水之后,地球获得某种重生,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人又开始照自己的喜好随意雕刻偶像。而且极有可能在挪亚那圣洁的族长还活着时,他的后裔就放纵自己崇拜偶像,并且他(极为痛心地)亲眼看见神不久前刚借着最可怕的审判所炼净的地球,又被偶像崇拜污染了。因为约书亚见证说(书24∶2),他拉和拿鹤在亚伯拉罕未出生以前就敬拜假神。既然闪的后裔很快就堕落了,更何况含的后裔,因他们已从他们父亲的身上受到神的咒诅。这正是罪人的景况。人心因充满骄傲和任意妄为,就照自己的能力想象一位神;又因迟钝,陷入极大的无知之中,就以虚无缥缈的幽灵代替神。

人企图用形像来表达他心里所构造的那位神,这是罪上加罪。所以,人心幻想出某一位偶像,就用手将之制造出来。以色列人的例子明确地告诉我们,偶像崇拜源于人不相信神与他们同在,除非他以肉身的形式向人显现。“起来!为我们做神像,可以在我们前面引路,因为领我们出埃及地的那个摩西,我们不知道他遭了什么事。”(出32∶1)事实上,以色列众人明明知道,他们在许多神迹上都经历过神的大能,但除非他们亲眼看见神显现的可见记号,作为神统治的见证,否则他们就不相信神与他们同在。所以他们期望看到一位在他们前面行走的形像,好证明神在引领他们。我们的日常经验告诉我们,肉身总是躁动不安的,除非有某种像人一样的形像代替神来安慰我们。自从创立世界以来,几乎每一个时代的人被这种盲目的私欲所驱使,就立了一些神像,因他们相信神会借这些神像向他们显现。

9.在崇拜中使用任何的形像都会导致偶像崇拜

一旦人有这种幻想,接着就会开始崇拜;当他们以为在偶像身上看见神时,他们便把偶像当作神来敬拜。最后的结果便是,所有的人都将他们的心思、意念和眼目放在这些偶像上,变得越来越愚蠢,甚至无法自拔地迷恋这些偶像,仿佛它们真的有神性。人若非接受一些极为愚蠢的观点,就不会轻率地崇拜偶像;这并不是说他们将偶像本身视为神,而是因为他们以为偶像身上有某种神的力量。因此,当你将偶像当成神或受造之物,在它面前跪拜时,你就已经陷入了某种迷信之中。因着这缘故,主不但禁止人立任何雕像代表他自己,也禁止人立任何碑文或石坛献给他,免得人把它们当作敬拜对象(出20∶25)。同样地,律法的第二诫又补充了关于敬拜的规定。因为人一旦为神造可见的形体,就会相信这形体拥有神的权能。人愚昧到相信神就在他们所造的形体上,因此他们就不得不拜这偶像。所以,不管他们所敬拜的是偶像本身还是偶像中的神,都没有两样。当人将神所应得的尊荣归给偶像时,无论他的借口是什么,都是偶像崇拜。因为神不喜悦人迷信地敬拜他,所以,一切归给偶像的尊荣,都是从神那里窃取的。

那些找愚昧借口为可憎的偶像崇拜辩护的人要留意,偶像崇拜在以往许多时代湮没甚至颠覆了真宗教。偶像崇拜者宣称,他们并不是将偶像当作神。在犹太人铸造金牛犊之前(出32∶4),他们也没有愚蠢到忘记是耶和华以他的膀臂将他们领出埃及(利26∶13)。但当亚伦指着金牛犊说这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时,他们就大胆地赞同(出32∶4、8),意即他们希望继续敬拜那释放他们的神,只要他们能够亲眼在这金牛犊身上看见是这神引领他们。我们也不要认为异教徒愚蠢到相信那些他们所拜的木桩和石头就是神。虽然他们随意变换所敬拜的偶像,但在心里却仍敬拜同样的一些神。他们用许多不同的偶像代表一位神,但他们没有为自己捏造与偶像数目一样多的神。他们每日设立新的偶像,却不是在制造新神。奥古斯丁列举他所处时代偶像崇拜者的借口:当他们被人指责时,低俗崇拜者的回答是,他们不是在敬拜可见的偶像,而是在敬拜寓于偶像之内的灵。那些所谓拥有“较纯洁信仰”的人也说:他们不是在拜那偶像,也不是在拜那偶像之内的灵,而是借这可见的形体注视他们所应当敬拜之神的样式。我们当说什么呢?所有的偶像崇拜者,不管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他们的动机就如以上所说的那样。这些人不满足于属灵的领会,反而以为借着偶像就能获得某种更实在、更接近真理的领会。一旦这种以偶像代替神的荒唐做法令他们满足,他们就更入迷,直到被新的花样误导,至终以为神借着偶像彰显他的权能。尽管如此,犹太人仍深信他们借这些形像在敬拜那位天地间永恒独一的真神;而外邦人在敬拜自己的假神时,却误以为是在敬拜天上的神。

10.教堂里的偶像崇拜

那些宣称现今已无人在犯古老偶像崇拜之罪的人是在无耻地说谎。为何人俯伏在这些偶像面前呢?人祷告时为何仰望它们,仿佛这些偶像垂听祷告?的确,奥古斯丁所言不假,即一切仰望偶像祷告或敬拜的人,无一人没有受到这样的影响:他们以为偶像垂听其祷告,希望偶像会应允他们所祈求的一切。他们既然相信这些偶像都代表同一位神,为何还给予不同程度的尊重呢?他们为何不辞劳苦地出远门朝圣,去跪拜一些不过与他们教堂内的偶像类似的偶像呢?a如今他们为何拿起刀枪捍卫这些偶像,就如捍卫神的祭坛或自己的家那样,甚至到了残暴杀人的地步,宁愿丧失独一的真神也不愿让人夺去他们的偶像呢?然而,我并不是想一一列出众人各种愚蠢的错误,因为这些错误不胜枚举,几乎占据所有人的心。我只想指出:在他们被指控敬拜偶像时,他们公开为自己辩护的借口是什么。他们说,我们并不是称它们为“我们的神”。古时的犹太人和异教徒也没有称偶像为他们的神,然而先知们毫不留情且再三指控他们与木石的偶像行邪淫(耶2∶27;结6∶4及以下;参阅赛40∶19—20;哈2∶18—19;申32∶37),而先知们之所以如此指控他们,是因为他们以属血气的心敬拜用木石制成的偶像,就如现今自称为基督徒的人每日所行的一样。

11.天主教徒们愚蠢的借口

我并非不晓得,也不想抹杀这事实,就是他们用更狡猾的区别为借口逃避我们的指控,稍后我会更详细地谈到这点。他们将归给偶像的尊荣视为服侍而不是敬拜偶像。他们教导说,被称为“dulia”(希腊文“服侍”)的这尊荣可以归给雕像和画像而不冒犯神,所以他们认为服侍偶像而没有敬拜它们是无罪的,就好像服侍不如敬拜!尽管他们用一个希腊词来掩饰他们的恶行,然而他们的解释明显自相矛盾,十分幼稚。因为希腊词“λατρεύειν”唯一的意义是“敬拜”,所以他们等于在说:“我们虽然敬拜偶像却不敬拜偶像。”他们也没有根据说我只是在挑他们的语病,事实上,当他们蓄意弄瞎单纯之人的心眼时,就显露他们的愚昧。不论他们如何诡辩,也永远无法以他们的口才证明两件相同的事情是两回事。他们无法证明他们的行为与古时的偶像崇拜有何不同。就像犯奸淫者或杀人者无法用另一个词称呼他所犯的罪来逃避他的罪责,同样地,他们巧妙地新造一个名词来称呼他们的罪,而想要被判无罪,这是极其荒谬的。因他们的行为与连他们自己都不得不责备的偶像崇拜者毫无分别。他们无法证明他们的情形与过去拜偶像之人有何分别。整个罪恶的根源在于不甘落后,荒唐地与过去拜偶像之后争竞,挖空心思制造神的可见形像。

12.艺术的作用和限制

然而,我也不是偏激到认为神禁止一切的雕像和画像。因为雕刻和绘画的才能是神赏赐给人的,所以我们要圣洁和恰当地使用这样的才能,免得主为了他的荣耀和我们的益处而赐给我们的才能因荒唐的滥用而被玷污,至终导致我们的毁灭。我们深信人用可见的形像代表神是错误的,因神亲口禁止这行为(出20∶4),若我们如此做将在某种程度上有损神的荣耀。为了避免他们认为这只是我们自己的观点,我必须说明,只要是对正统神学家著作熟悉的人,都知道他们也都不赞同这行为。既然连用一种物质的形体来代表神都不被允许,更何况将之当作神或以为神附在其中而敬拜它。因此,我们只能雕刻或描绘肉眼可见之物,不可用不合宜的象征来玷污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神的威严。神允许人雕刻和绘制的对象是历史事件和一切可见的形体,前者可用来教导和劝诫;至于后者,除了娱乐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用途。然而直到如今,显然教堂里面几乎所有的雕像和画像都属于后一类。由此可见,人之所以制作这些形像并不是出于审慎的选择,而是出于愚蠢和无知的欲望。我现在不谈这些形像多半是邪恶和猥亵的,也不谈这些画家和雕刻家有多放荡,我在稍早之前曾稍微提过这事。我在此所强调的是,即使这些偶像没有什么害处,它们也没有任何教导的价值。

13.历史证明,当教会相信正统的教义时,便会抵制偶像

现在我们撇开以上的区分,要开始思考在基督教的教堂里究竟有无必要保留任何形像,不论它们代表的是历史事件还是可见的形体。首先,如果我们重视古代教会的权威,就会知道在教会前五百年的历史中,基督教仍很兴旺,教义更纯正,那时教堂内根本没有形像。而当教会开始偏离纯正信仰时,人们就开始用形像装饰教堂。我并不想讨论是什么缘由驱使那些最早用形像装饰教堂的人,然而若研究各代教会历史就会发现,后来的时代在纯正教义方面比教堂里没有形像的时代更衰退。难道我们要以为那些圣洁的教父,听任教会在那么长的时期缺乏这极有帮助的形像吗?显然,他们之所以没有在教堂内设形像,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形像没有什么帮助或帮助甚少,反而会有很大的危险,所以他们在深思熟虑之后拒绝形像,而非因为无知或忽略。奥古斯丁甚至清楚表明:“当人们赋予这些形像很高的地位,并且向它们祷告、祈求及献祭时,尽管这些形像没知觉和生命,却看来好像有生命和知觉。于是这些形像就说服那些软弱的人相信它们真的有生命气息……”在另一处奥古斯丁也说:“偶像可见的形体会产生一种效果,甚至迫使人误以为偶像的身体也有感觉,因为它们看起来和人自己的身体一样。”他接着又说:“偶像有力量叫人心弯曲,却没有力量叫人心正直,因为它们虽然有口、眼、耳、脚,却无法说、看、听或行走。”

这很可能就是使徒约翰警告我们不可敬拜偶像,甚至警告我们要远避偶像(约一5∶21)的原因。世人深陷其中的可怕愚行几乎使敬虔灭绝。许多的经验告诉我们,形像一旦被设立在教堂里面,偶像崇拜的旗帜仿佛同时被树立起来,因为人极其愚昧,不能自拔,很快就会陷入迷信敬拜中。即使没有这么危险,但当我想到教堂的用途时,我个人认为,除了主在他的话语里所吩咐代表他的活泼的象征之外,其他的形像与这圣洁的场所极不相称。我所说的象征指的是洗礼和圣餐,以及其他基督教的仪式。我们要格外敏锐地留意这些圣礼,并让它们深刻地影响我们,而不寻求人凭自己聪明所捏造的形像。

瞧!我们若相信天主教徒,就得像他们一样以为接受形像就能带给人无可替代、无法比拟的福分。

14.天主教在尼西亚会议(主后787年)上幼稚地为形像辩护

我想我已经对这问题做了足够的论述,但因尼西亚会议的缘故,我要多说几句,我说的不是君士坦丁大帝所召开最有名的会议,而是伊琳娜女皇于八百年前召开并主持的会议。这会议不但决议在教堂内要有形像,也命令信徒敬拜它们。不管我说什么,这会议的权威性会说服许多人偏向我仇敌的立场。然而,其实我最在乎的不是这一点,而是让我的读者明白,这些人热衷于形像,甚至到疯狂的地步,而这与基督徒的行为极不相称。首先,我们要反驳尼西亚会议的决议,那些现今为形像辩护的人,宣称他们的主张是根据尼西亚会议的决议。然而,现今仍存在一本反对的书,该书托名查理曼(Charlemagne),反驳这会议的决议,这书的文体证实它就是那个时代的作品。书中谈到参与这会议的众主教的观点,和他们所采用的证据。东方教会的代表约翰引用经文:“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创1∶27),因此他下结论说,我们应该使用形像。他也认为这节经文支持使用形像:“求你容我得见你的面貌……因为你的面貌秀美。”(歌2∶14)另一人为了证明应将形像立在祭坛上而引用了这段经文,“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太5∶15)。还有另一人为了证明瞻仰形像对我们有益,就引用《诗篇》中的一节经文:“求你仰起脸来,光照我们。”(诗4∶7,Vg.,诗4∶6,EV)又有一人用以下的比较来证明:就如族长们效法外邦人的献祭方式,同样基督徒也应当用圣徒们的形像取代外邦人的偶像。他们出于同样的目的扭曲这节经文:“我们必因他圣殿的美福知足了。”(诗25∶5,Vg.,26∶8,EV)但最巧妙的辩护是对这节经文的解释:“我们所听见,所看见。”(约一1∶1 p.)因此,他认为这意味着不但借由听道认识神,也借着瞻仰形像认识神。狄奥多(Theodore)主教也同样敏锐:“神在他的圣徒身上彰显他的荣耀,显为可畏”(诗67∶36,Vg.),以及在别处说到的“论到世上的圣民”(诗15∶3,Vg.,16∶3,EV),这些经文应该指的是形像。简言之,他们的谬论令人作呕,提到它们我都感到羞耻。

15.荒谬地误用圣经经文

当他们谈到“崇拜”时,他们就提出雅各对法老王的崇拜(创47∶10)、约瑟的杖(创47∶31;来11∶21),以及雅各所立的柱子(创28∶18)。

然而他们如此宣称,不但扭曲圣经的真意,而且是在编造一些圣经根本没有记载的话。还有,“敬拜他的脚凳”(诗98∶5,Vg.,诗99∶5,EV)、“在他的圣山下拜”(诗98∶9,Vg.,诗99∶9,EV),以及“群众中的富人向他的面容求告,民中的富足人也必向他求恩”(诗44∶13,Vg.,诗45∶13,EV)。对他们而言,这些经文充分地支持他们的信念。若有人想证明那些支持形像敬拜之人的信念有多荒谬,难道还能举出比上面更荒唐的例子吗?若有人对我们所说的仍然质疑,我要再举最后一个例子:米拉(Mira)的主教狄奥多西(Theodosius)用他副主教所做的梦,肯定人应当敬拜形像,仿佛这是从天上来的圣言。就让那些支持形像的人用这会议的决议来反驳我们吧!这些所谓该被尊敬的教父,他们对圣经如此幼稚或无耻亵渎地强解,难道还值得众信徒信任吗?

16.为形像亵渎与令人震惊的辩护

我现在要谈到他们可怕的亵渎,就是他们竟敢说出这样亵渎的话,实在令人惊讶!然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并非人人起而愤然驳斥之。但公开地揭露这种邪恶愚蠢的行为是极为必要的,至少可以证明形像崇拜并非如天主教所说是从古老时代就开始的。阿摩利阿姆(Amorium)的主教狄奥多西(Theodosius)咒诅一切反对形像崇拜的人。另一位天主教徒说,希腊和东方的国家所遭遇的一切灾祸,都是由于忽略敬拜形像的结果。如此说来,那先知、使徒及众殉道者当受什么样的惩罚呢?因为在他们的时代,形像并不存在。天主教徒又说:如果我们带着乳香和香来到皇帝的像前,那我们就更应该将这样的尊荣归给使徒的像。塞浦路斯的康士坦茨(Constance)主教康士坦丢(Constantius)宣称他十分敬畏这些肖像,甚至将应归给赐人生命之三一真神的敬拜和尊荣也照样归给形像。他居然也咒诅一切拒绝这样敬拜形像的人,并咒骂他们是摩尼教徒和马西昂主义者(Marcionites)。若你以为这只是他个人的观点,那就错了,因为其他的天主教徒也赞同这观点。事实上,东方教会的代表约翰更激昂地宣称:宁愿全城都充满妓院,也不愿禁止人敬拜形像。虽然大家一致公认撒玛利亚人比所有异端更邪恶,然而天主教徒却认为反对形像敬拜的人比撒玛利亚人更邪恶。此外,他们生怕无人对他们的演出鼓掌喝彩,就接着说,让那些拥有基督形像的人向这形像烧香并欢喜快乐吧!但这是否完全与他们一贯用来欺哄神和众人对“敬拜”(latria)和“服侍”(dulia)所做的区分互相矛盾?因为尼西亚会议毫无保留地将永生神所应得的敬拜归给形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