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加尔文致读者信

1559年

本书第一版时,我完全没有料到它会因着主无限的恩慈而如此成功。因此,大体上我像平常的短文那样,只对主题进行概略论述。但是,当我知道此书受到几乎所有敬虔之人的喜爱的时候,我深感自己的不配,这是我先前丝毫不敢奢望的。所以,我认为我应当竭尽绵薄之力来报答这种热情的赏识,这赏识催促我更加努力。我不仅在第二版,也在之后此书的每次重印时,都努力往里面充实一些内容。虽然我对所花的劳力并不后悔,但却从来都无法满意,直到本书以目前呈现的顺序编排。现在,我相信我已经提供了诸位能接受的东西。

无论如何,我可以清楚地见证我为神的教会执行这项任务的热忱和努力。去年冬天,当我以为三日疟即将召我离世的时候(注:指加尔文在1558年10月至1559年5月患了疟疾 quartan fever,他在患病期间完成了《基督教要义》和《以赛亚书注释》的最后修订),病情越重、我就越不顾惜自己,直到我能留下一本书,多少可以回报那些敬虔之人对我的宽厚期望。的确,我原希望能早点完成,但如果要保证质量,这已经算够快了(注:这是引用古罗马历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 Suetonius的话)。此外,若本书此时问世对神的教会比已往更有裨益,就可算是正当其时了。这是我唯一的祷告。除非我单单以神的称许为满足,并且轻看无知之人愚蠢、扭曲的判断,以及邪恶之人错误、恶意的看法,否则一切都会搅扰我。神使我满腔热忱地拓展祂的国度、促进大众的益处。我的良心也很清楚,并且有神和众天使作见证:自从我在教会担任教师的职分以来,我唯一的目的就是通过维护纯正的敬虔教义而使教会受益。但我想,没有人比我受到更多不实指控的攻击、刺痛和伤害。

当本信付印之时,我得知在奥格斯堡的帝国诸侯会议中(注:指1559年春天在 Augsburg举行的神圣罗马帝国会议 Imperial Diet),到处谣传我变节归向罗马教皇,而各个王侯宫廷迫不及待地听信这些谣言。这就是那些熟知我忠贞不贰之证据的人对我的感激!这些证据驳斥了如此卑鄙的毁谤,本也应当在所有公平、仁慈的法官面前维护我免受其害。但魔鬼和它的全军若认为,只要用恶毒的谎言压倒我,就会使我更加软弱或屈从,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我相信,神出于祂无限的恩慈,将允许我以坚定不移的忍耐持守在祂神圣呼召的道路上。在这一版中,我为敬虔的读者提供了这一事实的新证明。

此外,我这项工作的目的始终包括预备和指导神学生研读神的话语,使他们不但能轻松开始,而且能顺利进深。因为我相信,我已经涵盖了敬虔生活各方面的所有内容,并且按这种顺序编排,以致任何人只要正确掌握了它,便不难确定他应当在圣经中特别寻求什么,找到的内容又应当联系到何种目的。当这条道路铺好之后,我将出版圣经注释(注:加尔文一共写了22卷圣经注释)。这些注释将会精简浓缩,因为不再需要长篇的教义讨论,也不必岔入老生常谈。这样,敬虔的读者可以免受许多烦恼和厌倦,只要他装备本书的知识,以此作为研读圣经必要的工具。但由于这个指导计划在我所有的圣经注释里都有清楚的反映,我情愿让此书本身宣告自己的目的,强过用语言来描述。

再见了,亲爱的读者。如果你因我的工作受益,请在我们的父神面前用你的祷告来帮助我。(注:加尔文写完本信五年后去世)

1559年8月1日于日内瓦

我本想用一本小册子为他们辩护,
他们的学习热忱却造成了一部巨著。
(注:这句话原文是一句诗)

奥古斯丁,书信七

「我把自己视为边学习边写作、边写作边学习的人之一。」(注:这句话实际上来自奥古斯丁的书信143.2)

本书的主旨

1560年法文版

为了让我的读者能从本书更好地受益,我想简要指出他们从中可以得着什么益处。因为,我将向他们指出在阅读本书时,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何处。虽然圣经包含了完整的教义,无人可再加添什么,因为我们主的旨意是将祂智慧的无限宝藏展现在其中;但一个不太熟悉读经的人,也有充分的理由寻求指导和方向,好明白应该在圣经中寻找什么,这样就不至于四处徘徊,而能走在正路上,始终朝着圣灵呼召他的方向努力。也许那些从神得着比别人更全面亮光之人的责任,就是在这一点上帮助初学者,并且助他们一臂之力,以便引导和帮助他们找到神在祂的话语中所要教导的总纲。现在,没有什么比通过圣经来讨论基督教哲学首要及重要问题更好的方法了(注:基督教哲学这个概念可见于希腊和拉丁教父、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指不但被理性规范,而且在基督里被更新、并被圣灵引导的生活)。因为明白这些原则的人,在神的学校里一天,将比在别处三个月受益更多——尤其当他充分了解每个句子所指的是什么,并以此规则去体会他所读到的一切的时候。

以这种方式去帮助那些渴慕在救恩的教义中受教的人,是非常有必要的。因此,我不得不照主所赐的能力,承担了这个任务。这就是我撰写本书的目的。最初,我用拉丁文写成本书,以便服侍所有的学习者,无论他属于哪个民族(注:当时大批欧洲各国的改教难民聚集到日内瓦,成为加尔文的学生);后来,为了传播可能为我们法兰西民族结出果子的教导,我就将它翻译成我的母语。关于此书,我不敢有太多的自夸,也不敢宣称阅读此书会有多大收益,因为我不愿意高估自己的作品。但是,至少我可以保证,它可以成为所有神的儿女打开良好与正确理解圣经之路的一把钥匙。因此,若今后我们主给我条件和机会写一些注释书,我将尽量简洁,因为我已经在这里认真讨论了几乎所有的基督教信条,所以不再需要冗长的题外话。既然我们必须承认,所有的真理和正确的教义都来自神,我就坦然无惧地申明我对本书的看法;我承认它更多是属于神、而不是属于我。实际上,一切对本书的称赞都必须归给祂。

因此,我劝勉一切敬畏主话语的人,如果他们希望首先掌握基督教教义的总纲,然后获得从阅读新约和旧约中大得益处的方法,请阅读此书、并殷勤牢记在心。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将会从经验中承认,我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若有人无法理解所有的内容,他决不可因此灰心,而要继续坚持,盼望另一个段落会带给他更清楚的解释。最重要的是,我必须敦促他用圣经来权衡我从圣经中得出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