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在传福音时,非信徒若是对圣经和真理提出质疑,信徒的回应通常是以下两种之一:

  1. 证据护教:代表人物包括麦道卫(Josh McDowell)、盖斯勒(Norman Geisler)、李德尔(Paul Little)、冯秉诚等。他们认为,人的理性并没有完全被罪污染,理性和逻辑分析对于信徒和非信徒都是中立的,理性上的证据和论据都是中立的工具。因此,他们会提出科学、考古或哲学上的「中立」证据或论据,以证明神的存在和圣经的真实性。问题是,这种论证固然可以加强真理的可能性和可信性,但既不能证明神的存在、也不能使人在理性上降服。相反,倚靠理性信主的人,往往难以心意更新而变化。另外,在后现代的今天,这种方式对于存在主义者与后现代主义者常常是无效的。
  2.  预设护教:代表人物包括凯波尔(Abraham Kuyper)、范泰尔(Van Til)、薛华(Francis Shaeffer)、林慈信等。他们认为,圣经本身就是绝对真理,不需要用其它的低等权威来审核,包含错谬的科学和哲学并没有资格审核圣经,所以「不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恐怕你与他一样」(箴26:4)。预设护教认为,人的思想都建立在某些不能证明的预设公理上,所以既不排除使用圣经以外的资料,也不用这些作为衡量圣经的独立准则,而是「心里尊主基督为圣」(彼前 3:15a),挖掘对方的预设,分享自己的预设、揭穿对方预设的后果:「要照愚昧人的愚妄话回答他,免得他自以为有智慧」(箴26:5)。

  预设护教不是被动辩护,而是主动出击、宣讲福音:「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林后10:4-5)。这种方法在逻辑上无懈可击,但前提必须是对方接受信徒的预设。但这并不是问题,因为非信徒若不能接受信徒的预设,信徒可以回答:「那我们可以再谈,也许我的预设会早晚吸引你。现在,让我们继续用我们自己的预设来谈谈其它还没讨论过的题目吧!」然后祷告真正做工的圣灵。

  以下常见福音问题的表面背后,隐藏着非信徒自己都未必意识到的预设。传福音者的任务,就是替对方揭开底牌,迫使他们直面自己的预设的后果,然后仰望圣灵将人的心意夺回。

1、表面问题:科学已经证明圣经没有立足之地了,我相信科学。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科学和科学家都是中立的、客观的,科学家没有预设、没有偏见,科学理论总是建立在事实上。

信徒回应:科学其实在不断地改变,而这种改变受到周围文化的预设影响,因此,科学既不 「中立」,也不 「客观」。每个科学家都被自己的预设和宇宙观、人生观所控制,事实证明,他们不但会犯错、也会造假,许多理论都是猜想,在科学家之间也无法取得一致。在历史上,有些科学家的理论可能与圣经冲突,但从来没有一个科学家能提出推翻圣经的证据。

2、表面问题:基督教的思想太狭窄了。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世上最好的宗教,应该是一个叫人人都快乐、给人人都带来安全感的宗教,应该告诉人世上没有问题,明天会更好。宗教不可冒犯人,不可自称是绝对真理。

信徒回应:所有的宗教都是彼此矛盾的,所以按照逻辑,只有两个可能:一、所有的宗教都是虚假的。二、只有一个宗教是真的。如果宇宙中确有一位真神,那么必然会有一个宗教是真的。所以,这种抗议的思想太「狭窄」了,无法接受独一真神的思想。

3、表面问题:我不能相信一个将人扔在地狱里的神。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神应该很慈祥,不会把人送进地狱。人非常好,不应该被送进地狱。神的思想、情感和行为都与人一样,所以「假如我不会把人送进地狱,神也不会这样做!」

信徒回应:如果一个人承认有神,就应该承认神不是人,祂的思想、感情与作为必然与人截然不同。祂的意念和道路高过人的意念和道路。这个人真正的问题是,他只想要一个按自己的形像造的「神」,一个容忍他继续犯罪、可以与罪人舒服共存的神。事实上,神热爱公义、圣洁到一个地步,甚至造了地狱!如果神是真的,祂必然爱祂自己的本性,爱自己的律法,爱自己造的宇宙和祂的选民;因此,地狱的被造不只是出自神的公义,也出自祂的爱!

4、表面问题:你我信什么都不要紧;只要我们真诚就可以了。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真诚比真理和道德更重要。

信徒回应:这个立场既不合乎逻辑,也不合乎伦理道德,没有人可以按照这个准则生活。谁会说,那些真诚地牺牲婴孩在祭坛上的撒但教徒,他们的恶行是可以接受的?希特勒杀害成千上万的犹太人,他也是真诚地相信犹太人应该被除灭。真诚不能取代真理或伦理,因为一个人可以很真诚,但却是婚外恋;一个人可以很诚恳,但却是完全错误的。

5、表面问题:耶稣是个好人,是一个伟大的教师,祂只是好人而已。 

背后预设:这个人假设:没有人可以否认耶稣是一个伟大的人,但耶稣不是神,祂不是基督(弥赛亚、救世主)。

信徒回应:这个论点不攻自破。耶稣若是一个好人和伟大的教师,那么我们就必须接受耶稣对自己的宣称,也就是耶稣自己说祂是谁。事实上,耶稣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是世人的救主。假如耶稣不是祂所宣称的那位,那么他不是骗子、就是疯子。假如他是骗子或疯子,那么就不是好人,更不是一个伟大的教师了!

6、表面问题:人不是邪恶的,人性本善。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人基本上是好的。他们做坏事,是因为环境影响他们。一旦有了良好的教育、居住环境和就业机会,人就会变好的。

信徒回应:这个论点并不符合事实。历史和生活都告诉我方,人的本性坏透了。没有人需要教导婴孩,他们长大自然就会撒谎、偷窃、欺骗,希特勒的德国是当时世界上教育水平最高的国家。所有的事实证据都支持圣经所说的:「人的心坏透了,谁能测度呢?」 (耶 17:9)

7、表面问题:基督教是一些有心理问题的人的拐杖(寄托)。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人们接受基督教,是因为这个宗教满足了他们一些心理上的需要。因此,基督教就不可能是真的。

信徒回应:正是因为基督教能满足人所有的需要,包括心理上的需要,所以显然是真的。神既然创造了人,祂肯定完全知道人需要些什么。因此最合乎逻辑的假设是:那位创造人类的神所启示的宗教,是最能满足人的需要的。因此,这个立场其实支持了它想要反对的。

8、表面问题:我是无神论者,我不相信宇宙里有神。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无神论者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来支持自己的结论,证明宇宙里没有任何神明。

信徒回应:只有神自己有资格作无神论者。人若要断然地宣称 「宇宙没有神」,必须知道万事,同时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并且有无限的能力。换而言之,这个人必须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那不就是神吗?因此,无神论是一个不攻自破、骄傲自大的荒谬信仰。

9、表面问题:基督教若对你有意义、有帮助,那很好,但请不要来烦我!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每一个人都应该「干自己喜欢的事」,只要不烦别人,爱怎么活就可怎么活。真理和伦理并不重要,只有自己对快乐的追求才重要。

信徒回应:这种人生观,是毫不掩饰的自私自利!其实,基督徒是要 「烦」别人的,享乐主义的生活方式一定自己和别人带来灾难。感觉好并不等于是对的,吸毒者在吸毒时,「感觉上也很好」,所以这个立场是不动脑子的。

10、表面问题:基督教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与现实脱离)。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基督教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只是纸上谈兵、画饼充饥,虚无飘渺地谈论来世的乐园而已。

信徒回应:真正的基督教是非常实际的。圣经关心到人生的每一个层面,不只是要「救人的灵魂」。这个人或者是对基督教一知半解,或者可能接触过假冒的、或者不完整的基督教信仰。

11、表面问题:我们都是神的一部分,我们都是神的儿女。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至终的真相是一个存有」,人是这个「宇宙灵魂」 或「宇宙力量」的一部分。这立场最后带到泛神论:宇宙一切就是神,神就是宇宙的一切。或者带到「泛万物主义」:一切就是「气」,「气」 就是一切。

信徒回应:我们并不是神的一部分。宇宙的真神是一位有位格的、同时也是无限的神,祂创造了这个宇宙。神造世界,不是用自己的本质来造的 ,而是从无有中创造。宇宙的造物主与整个宇宙在质在量上都截然不同。泛神论或者泛万物主义带来的是万物身份的消灭,带来的是绝望。

12、表面问题:我尽量不伤害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遇到有需要的人,我也不会幸灾乐祸,而会尽力帮助人。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神应该按照我们是谁(我们的人格)和我们的表现(行为),来决定是否接纳我们。神审判人类,好象老师将给学生按分数排名次,好行为多过坏行为就可以过关。

信徒回应:这个想法是不是太一厢情愿了,分数线是人定的吗?神接纳罪人,乃是按照耶稣基督是谁(祂圣洁的人格)和耶稣的表现(祂完成了的大工) 。基督教是唯一提供代罪救赎的宗教。我们不可能凭自己的行为进天堂,也不可能通过与别人的行为比较,来决定神是救我们、还是定我们的罪。我们得救,完全是凭神的恩典;完全是藉着信心;完全是因着基督完成的救赎(弗2:8,9)。

13、表面问题:可是,基督徒这么强烈地反对性爱!性有什么不好?性是那么的自然,因此一定是对的!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事实(比如生理的本能)必然是正常的,而正常的必然是对的。因此:事实 (既然)就是对的(应然)。还有:一件事如果能带来好的感觉,就去作吧(想去做就做)。

信徒回应:人因为犯了罪,有了罪孽。因此人不是正常的,世界也不是正常的。人亏缺了正常;世界也反常。事实(就是:目前的人类和宇宙)并不是正常的!我们有一些欲望,对于我们堕落的人性是正常的;但是,对于堕落的人性是正常的事,并不是神原来创造人的时候正常的事。性本身不是罪,但要正常地进行:也就是说,按照在神创造人的时候所计划的方式和条件进行。

14、表面问题:我曾尝试过信基督教,可是没有效果(对我没有用)。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基督教只是情感上的某一种不会持久的「高峰经历」。这个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悔改和相信。因为他的 「信主」不是真的,所以他就假设所有的 「信主」 经历都是假的,这是以自己个人的经验来衡量人类所有的经验。

信徒回应:是的,假的信主经历是很常见的,他所尝试的并不是真的基督教。但是,一次假信主,不等于说所有的信主经历都是假的,这既不合乎逻辑、也不符合事实。

15、表面问题:我不能信神。当我看到希特勒如何对待犹太人,又想到世界上充满着痛苦,我不能相信宇宙里有神。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人不需要绝对的伦理道德标准,就可以作出道德上的判断:如判断希特勒的邪恶。「神」的存在,对人作道德判断并不是必要的条件。

信徒回应:这个立场不符合逻辑。宇宙若没有神,就没有绝对的道德标准,谁有资格来作道德判断呢?因为在希特勒的支持者看来,他们的行为「公义」得很。要解决「为什么有苦难」这个问题,前提必须是有神的存在;正视苦难的问题,并不需要我们否定神的存在。若没有神,就没有绝对的善恶标准,就无所谓「善、恶」,也无所谓「痛苦、快乐」,因为对这人的「恶」,可能是对另一个人的「善」,一个民族的「痛苦」,可能是另一个民族的「快乐」。实际上,人内心的道德律,本身就证明有神(参见《纯粹的基督教》第一卷第1-5章)。

16、表面问题:进化论是真理,我们不能再信圣经了!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进化论是事实、而不是理论,所有的证据都支持进化论,而创造论是没有证据支持的。所有的科学家都相信进化论,没有一个有知识、有学问的人可能对进化论提出异议。进化论是对宇宙万物最好的、最合理的解释,而创造论只不过是一个信仰、一种迷信。

信徒回应:进化论其实是由很多不同的、而且是彼此矛盾的理论所组成的混合品。进化论是某一些科学家提出的某一些理论,这些理论不一定经得起严格的科学审核、或哲学审核。创造论有充份的证据,而进化论只是一个武断的信仰。

17、表面问题:教会里的人都是假冒为善的伪君子!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须是完美的人,若有一次犯错、就是伪君子。又假设自己不是伪君子,教会之外没有伪君子存在。

信徒回应:所有的伪君子都被神定罪(马太福音23:13,33)。这个人既然这么恨伪君子,在教会里容忍伪君子们几十年,不是比和伪君子在地狱里永远相处更划算吗?基督教是为「罪人」 设的福音。认为基督徒必须是完全人,是完全错误的想法。其实,社会上到处都有伪君子。因此:请你仰望耶稣基督,作一个不虚伪的真基督徒吧!基督徒可能让你失望,可是耶稣基督永远不失败,祂是大能的救主!

19、表面问题: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样,条条大路通天堂,所有的宗教都敬奉同一位主宰。因此,说基督教是唯一通往上帝的道路,是非常不友善的。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如果神存在的话,祂并不关心人们如何对待祂,也不关心人应该如何正当地敬拜祂;假设这个所谓的 「神」 从来没有向人类启示自己,也没有向人类启示祂的旨意;假设所有宗教所教导的教义(就是神是谁、罪的本质、世界的来源与将来的结局、人是谁、如何得救等)都是一样的。所以,既然所有的宗教都教导同样的道理,基督教只不过是多种道路中的一条而已。

信徒回应:事实上,神具体地启示了祂的圣洁本性,也吩咐人类如何正当地敬拜祂。基督教所教导的教义与一切其它的宗教截然不同,是绝对独特的。每一个宗教都有自己的 「神」或神灵。基督教的圣经和圣经所教导的信仰,是神所启示的,宣告了唯一通到神那里的道路!耶稣基督是唯一到父神的道路(约 14:6)。告诉别人「1+1只能等于2」,只是以爱心宣告真理,并非不友善。

19、表面问题:基督教不合乎逻辑,不理性。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理性」 或「逻辑」就是自己的常识。他们是一种错误思想的受害者——就是以为自己所想的,就是事物的真相。如果有什么事物对自己来说是不合逻辑、无法理解的,必然是不存在的。

信徒回应:你的思维若以 「理性」或 「一般常识」作出发点(绝对的权威)的话,至终必成为怀疑主义者。通常提出这种异议的人,对基督教有严重的误解:他们在自己脑袋里造了一个假的「基督教」,然后把它攻破。其实,基督教并不违背逻辑,许多书籍都会清楚地指出这点。 (参考: Religion, Reason, and Revelation, by Gordon Clark,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

20、表面问题:那些没有听过福音的异教徒,他们的命运又怎么样?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异教徒从没有从神得到启示,所以我们不应视他们为罪人,因为他们无知,他们是 「高贵的野蛮人」 (一些人类学家的用语) 。人若拒绝基督教,当然会失丧;可是那些人对基督教一无所知,就不应该因为拒绝基督教而失丧!

信徒回应:事实上,异教徒失丧是因为他们是罪人。他们拒绝,抵挡在他们在良心里和大自然里神的普遍启示。他们无可推诿(罗 1:20),是被定罪的人(罗2:12) 。一个人失丧不是因为我们知道什么、或者不知道什么,而是因为我们的本性是堕落的罪人。

21、表面问题:我不是罪人。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罪人的定义是社会弃绝的人,如边缘人士、罪犯等。提这个问题的人自以为义,认为自己是好人、正直的人,道德上高人一等。

信徒回应:世上每一个人都是罪人,虽然犯罪的程度可能不同。一个罪人就是:没有尽所有的本份、和做了神所禁止的事的人。罪就是:在神面前罪名成立。神的要求,就是全人类遵守全部律法,所有的人随时都要百分之百地遵守。不能达到这标准的,就是罪。

22、表面问题:我太邪恶了,基督教不能帮助我,上帝不可能接纳我。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基督教是给那些好人、有地位的人,不是给「罪人」 的。神不可能真正饶恕那些坏透的人。

信徒回应:圣经的教导是:自以为 「好人」 者必下地狱;可是不少 「坏人」将上天堂 !耶稣说:祂来不是召自己认为是「义人」者 ,乃是召罪人悔改。基督教只对那些觉悟自己的罪和不配的人,提供真正的盼望。对这些人,耶稣的邀请是:到我这里来!

23、表面问题:我不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宇宙是一个 「封闭系统」,由自然定律控制。这些定律是绝对的、不能违犯的。基督从死里复活既然是神迹,必定是不可能的事;因为神迹是不可能发生的。

信徒回应:宇宙不是由什么所谓的 「定律」所掌管和维系的。神亲自托住宇宙,主宰宇宙(歌罗西书1:17 ;以弗所书1:11)。神迹并不违反什么们 「定律」。这是因为,所谓 「定律」只不过是人们对神在宇宙中作为的观察而已。人观察神如何无时不在托住宇宙、掌管宇宙。今天,当代科学已经放弃了牛顿时代的机械宇宙人生观——也就是这个人的异议背后的宇宙人生观。

24、表面问题:我不能接受圣经(是神的话)。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人是独立、自主、自法的。人以自己作出发点,自己孤独地存在于宇宙,自己靠自己、不靠任何外来的特殊启示。这个人也假设:在这个情况里,人可能理解自己,理解世界和世界其中所有的相互关系。其实,这正是历代人文主义幻灭的美梦。

信徒回应:哲学历史告诉我们,人的自主、自法必定带来彻底的怀疑主义(意即:没有知识的可能)。我们若以人为出发点,必定导致完全的混乱。除非我们以真神为出发点,才可以对宇宙有真正的认识。这个人的表面异议,并不符合事实。(参考:The God Who Is There, by Francis Schaeffer, Inter Varsity Press.)

25、表面问题:宇宙里一切都是相对的,并没有绝对的真理。 

背后预设:这是假设人是宇宙真理的裁判者,有权力、就有真理。这个人也假设:没有人可以判断别人的道德,人不可能对任何事作道德的判断。

信徒回应:这个立场不攻自破。说 「宇宙一切的事物都是相对的」、或「宇宙没有绝对」, 本身就是作了一个绝对的判断;这是武断的、不可能与相对主义自洽的宣告!这个立场也是不符实际的。因为按照这种说法,希特勒和拐卖儿童者都应该被肯定,因为人不可以作道德的判断!可是事实上,每一个人每天都在作道德的判断。没有人可以回避这个事实;这是生命的一部分。

——本文整理自《护教神学导论》

上图:预设护教学创始人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1895-1987年)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教课,黑板上画出了「二圈思维」。
上图:预设护教学创始人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1895-1987年)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教课,黑板上画出了「二圈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