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棚中遭毒打后被圣灵充满

  后来就把我送到牛棚里,到了牛棚里头以后,神真的开始恩待我,为什么呢?在这之前,我求主求了一个礼拜,求祂让我死,那个就不说了。在牛棚的时候,一进去,就有个人问我,你是否「四个无限」做到了,我说做到了,无限信仰,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总共有四个,我忘了。他说,「你有没有信教。」我说,「我信,信的教是基督教。」他说,「那你更做不到无限信仰,你无限信仰你还信基督教啊,你信基督教还无限信仰主席啊。」我说,「就是这样的话,我也能做到无限热爱啊。」我说,「妈妈爱她的孩子,是不是无限的热爱?」「可她无限信仰她孩子吗?」他说,「无限信仰你做不到,其他几个无限你根本做不到。」我说,「照你这么说,那么照你这么说,我就做不到了。」

  所以,过了一天,就把我调出去了,调到那个洗衣房,我看到五个人站了一圈,就把我站在中间,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橡皮管子,我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往那一站,噼里叭啦地就打,你躲到哪里,都有人打你。

  一帮人问你,说谁叫你参加革命以后还有信仰。我说,我退了,因为有些人说,你要不参加革命的话,将来你自己的罪你自己洗吧。

  你不站在主席这边,站在反对主席的中间,那你说行吗?

  我说,那我就参加了,后来,我觉得我不配,我就不参加了。

  左一句,右一句,问得乱七八糟,但主要的是说,我们知道你是什么变的?我不明白,什么叫什么变的?他们说,原来你是基督徒,你四个无限做不到,是这个问题。所以就打,从10点半一直打到2点半,三个半钟头还多。我身体很壮的,到最后我眼一黑,冒着火星,我就站不住了,头晕得不得了,我就一下子坐到地上。他们不打了,我就回去了,我慢慢支撑着,扶着墙慢慢地走了。我下台阶的时候要慢慢的下,那个人在看着我,说,闹了半天,你自己装着呢。他们也不敢再打了,怕打死了。那个时候,打死了,就打死了,地右反坏,打死就打死了。

  感谢主,第二天早晨吃早饭的时候,我们同屋的那些牛鬼蛇神,就非得探讨我的身体怎么样了?他们看了以后,没声,安静的不得了,一点声儿都没有,他们正吃着饭呢。我说怎么没声了,我都吃了半天了呢,每个人都张着嘴,瞪着眼,汗都流到身上去了。我说,你们都怎么了。他们说,你不知道,从你的脖子那一直到你的腰那地方,起来一个不到二寸的黑颜色的锅盖在那。

  这是皮下出血,幸亏没破,要破一个口,那血就「哗」地都流出来了。因为是橡皮管砸,砸不破的。以后啊,在批斗会上,「找靶子」,「找靶子」就是推一个「活靶子」(主要批斗的人),开会批判的这个人站中间,旁边其他受批斗的的人就站在「活靶子」旁边,弯着腰,坐飞机似的,弯着腰在旁边,那个最难受。我们最长是七个半钟头,那个腰疼得像那个刀割的似的。如果你一扶那个腿,后面就揣你一脚,甚至脱下鞋来打你,因用手打人,打人的手很疼的。就这样,白天受罪,晚上也受罪,革命群众提问起你的时候,他就不管你回答怎么样,就是问一句打一下,专门打你的骨头节,能把你骨头节打的最疼。

  可是第二天,那几个当过活靶子的人都提走了,而把我留在那里。我一夜一直疼,疼到差不多有两个礼拜,头三天根本没法睡觉,都是水烧火燎的,是把手指头放在火里的那个疼法,疼极了。哎呀,那个可是厉害。平常人的小拳头,我可以夸口,让他们随便打,棍子打折几个,我也不知道,踢我的肚子我不怕,因为我的腹肌很厚。

  这时候立时我就想起一件事情。我说,主啊,你上十字架之前,被抽了一顿鞭子,那鞭子是灌了铅的,打得皮开肉绽。我们都知道裹尸布的故事?裹尸布在那个修道院里头说是那时候,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了,亚利马太的约瑟,和尼哥底母两个人,拿着裹尸布,一百斤的没药,把祂裹起来,里头那个就是好多血迹。他们说这是耶稣的裹尸布,好多人都拜那个,尊重那个布。到底布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后来美国派了一些科学家去研究,大概三十多个,他们拿着那个激光去探测,结果照那个血迹,就有立体的人出现了,从头到脚都是充满血,你要知道,那一顿鞭子啊,抽得是皮开肉绽,头上又戴那个荆棘冠冕,血都从头上流下来了,两个肩膀都肿了,怎么回事?从该亚法的院子里就开始捶,一直捶到希律,捶到彼拉多那,脚还踢,脚腿上也是肿的,这两胁的皮血都烂了,拿鞭子抽的,就是这样。是我们的主,上十字架之前,抽一顿鞭子打成这样,但是人家不让祂休息。我还不是这样的,人家还让我在那趴着,我可以趴一夜。我们的主为我们受了鞭伤之后,祂得背着自己的十字架,一直到钉死为止。所以,一想到这个,我就掉眼泪,我受的这些算什么呢,我就一边想一边掉眼泪。

  没想到跟我一块留下的那个牛鬼蛇神。他现在很走红的。他就跑过来,说你能不能原谅我,我说,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呢,他说,你受的这些都是我给你的。我说,你怎么回事,我挨着这鞭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他说,你忘了你到这,说什么来着?你说你无限做不到,我就给你报告了。所以,第二天就打你,就是为着这件事。我说,我不是为着这掉眼泪,你放心,我能饶恕你,我是个基督徒,我完全饶恕你,不是为这个问题,你别难受。哎哟,他就说,我太坏了,太坏了,他良心发现。以后他就自己在地上滚,一边滚一边打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一个能力临到我身上,很强的能力,象大水向外涌一样,使我的浑身肌肉都发抖,我就知道是圣灵充满。我说主啊,这不是地方啊,这是牛棚啊,不行啊,在这儿不能跳也不能赞美啊,求主祢让我安静下来,安静下来,我浑身抖,把那个力量压下去了。压下去了,里头就烧起来了,像火烧一样,烧得我站不住,我就站起来走,我走到门岗那里,「砰砰」地敲,为什么敲,我也不知道,我就敲那个门。一敲门,人家打开门了,我里头说话了:「请告诉革命同志,不要再为我的信仰来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了,抓革命促生产。我中毒太深,我今天在这坐着,神就把我抓着了。我能说没有神吗?我根本不可能相信没有神。神对我来讲,是确凿的,是批判不了的。愿意枪毙就枪毙,愿意缉捕就缉捕,随你们的便!用不着再批斗了。

  因为那个时候,我成了批斗的中心,每次批斗都打得鼻青脸肿的,那个疼忍受得了。就这个鞭子,我真是服了,因为鞭子抽在身上比什么都疼。

圣灵充满与属灵争战

  我求圣灵充满17年,神不理我。我最后一次在燕京大学上学的时候,我到恩典院求圣灵充满,大概是花了一天时间。下午回来的时候,经过一个地方,是贝尔药厂的总工程师的家,他在王明道先生那里聚会,我就到他家去看看。

  他说,你干什么去了。我说求圣灵充满去了,他说,在哪?我说在恩典院。他说,不应当求圣灵充满,你看我这里被圣灵充满的,真耶稣教会,他们充满以后,照样犯罪,成为十字架上的仇敌。他就各种理由说了半天。

  我说,大爷,你说完了吗?他说,你听见了吗?我说,都听见了,你说的差不多一个多钟头了,我说你说的都是对的,只有两个错了。他说,哪两个错了?

  我说,一位是耶稣,一位是天父。耶稣得荣耀,求天父赐下圣灵,圣灵五旬节就降下来了,就降在门徒身上。从此以后门徒都变了。从前怕犹太人,关起门来祷告,现在哪里人多,就往那里作耶稣复活的见证,什么都不怕,你杀了他要做,你捉住他要做,人完全变了。我说圣灵充满,是耶稣基督得荣耀以后,求天父的,天父批准赐下来的。耶稣求错了,天父也批准错了,就我的大爷对了。

  他说,那怎么是我对呢?怎么能说耶稣错了呢。我说,你说一个半钟头不就是说耶稣错了吗?我今天求圣灵充满了,今天得求啊,《路加福音》里头说,你们有谁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给他蛇呢,你们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你们的天父岂不将圣灵赐给凡求告祂的人吗?

  他说,圣灵充满用不着求。我和他谈话后就祷告,并且求圣灵充满,不久就接到他的信,他要请客作见证,但我还没有被圣灵充满,就没有参加。

  弟兄姊妹,圣灵充满是过约旦河,我们得救重生是过红海。红海是红海先开,人走干地过去,你相信就能得着,用不着付代价,但过约旦河得祭司抬着约柜站在水里头,凭着信心站,然后在极远的地方,神才给你开路,就看水越来越少,然后才能过去,这是信心!用信心来求,才能成就的。这是两个不同的祝福。圣灵充满,圣经说:「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弗五18)
《以弗所书》3章14节到19节,那是保罗带领弟兄姊妹追求圣灵充满的一条路。「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求祂按着祂丰盛的荣耀,借着祂的灵,叫你们心里的人刚强起来,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基督已经住在你里面,为什么还要住呢,这一次的「住」,和我们那个得救重生的可不一样。你相信,你就重生了,但这个「住」,基督借着祂丰盛的荣耀,重新再住一遍,那个就是爱的能力。「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并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满的,充满了你们。」

  这是圣灵充满,所以追求圣灵充满不一定是灵恩派。圣灵充满给你什么恩赐,你就得什么恩赐,不要强求,恩赐是圣灵随自己的意思给各人的,让这人能说方言,让那人能翻方言,让那个能医病,让那个能赶鬼。赶鬼不是恩赐,是我们所有圣徒的权柄。只要神的儿女,都有权柄赶鬼,因为你们里头都有圣灵。

  所以,我说了以后,三天后我收到一封信,这个大爷,这个总工程师给我一封信。他说,你走了以后,我就认罪,还没认完呢,圣灵就降在我身上了,我就被圣灵充满了。所以,我要请大家的客,头一个就请你,你哪天到这儿来,我请客。

  我一说,人家就被圣灵充满了,我求了半天,圣灵不充满我。我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都认了,就是圣灵不理我,你说怎么办?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在牛棚里,那天我可明白怎么回事了。

  为什么缘故呢?因为我要拿这个身子荣耀神。我就拿我那个从初二就开始锻炼的强壮的身体,我喜欢穿弹力衫,白大褂不系扣,我就喜欢穿短袖的,我那胳膊4、5寸那么粗,是英寸啊。文革时有几个小流氓,劲大,到我们单位来捣乱,那里有预制的通板,水泥的。他们说,你搬得动吗?我一搬搬起来了,那个重量只够我力量的一半,因为我知道,我手底下有五百斤的力量,把抬大杠的给压下去了,搬了四次,结果搬完了,我手却流血了,把我皮肤割破了。哎呀,那帮流氓啊,碰我一下都不敢,所以感谢主,我常常从那些流氓的手里,把那些大夫和护士救出来,我只要往那一站他们就不敢动了,因为我强壮的身体把他们都给震住了。

  但是,我这个强壮的身体是对圣灵充满的拦阻,因为我是拿血气的东西自夸。但被鞭子抽了三个半钟头后我才知道我已经经不起,再不敢拿肉体夸口了。感谢主啊,我就是这样被圣灵充满的,以后特别有些特殊的情况,常常被圣灵充满。

  后来我曾经在三自里面,有一次,我称之为大哥的陈牧师和我握手,说:「哎呀杨弟兄,从此以后,咱们一起同工吧。」他这么一说,我「呼」地一下,身上就烧起来了,跟从前压下的一样,口里话就出来了,跟个小钢炮一样:「我说陈大哥,你真是我的属灵的前辈,你应当当牧师,我也阿们。但是为什么教会里出现和圣经上唱反调的事你不说话?和耶稣唱反调的事你也不说话?和神唱反调的事你也不说话?你不说话也罢了,我们起来为主说话,为主争战,你后头说一声『阿们』也可以,你就在我旁边坐着,我怎么听不见你说阿们呢?」

  他说,「我是破烂不堪的,我是破烂不堪的,因为我被胆怯抓住了,我不敢说那些话。」

  这是个诚实的弟兄,他是个真弟兄。我就给弟兄说,我说弟兄啊,你曾经被圣灵充满过,现在唯有再次被圣灵充满,让你打破这个胆怯的心,不被圣灵充满的人,想冲破胆怯是不可能的。

  现在很多牧师成了因怕死而做奴仆的人,他不敢为神做见证,该做见证,他就没有力量了,他害怕。人家讲不许讲这个,他说噢不讲那个,人家说不许那样,他就噢噢,不那样了,就成这样的人了,不敢为神做见证。

  第二次,他又来了,哎哟,我心中又烧起来了。他很热情地对我说:「我们同工吧。」我立时就烧了,我问了几个问号说,你到底是什么牧师?你看我都成了流弹炮了,我说你看你有好多话,你都说错了,你到底是个牧师还是个什么?后来人家不让我登台。

  后来一个弟兄提醒我,你真是神保守啊,因为你跟他们以同工名义握手,就在这样的罪行上有份了。神真是保守我,祂也不允我参加三自的大会。头一次我妈的腿断了,我一看就知道神不让我去,80多岁的人,大腿骨折,两个月才好。因为断的那个地方,是容易长的地方。真是感谢主啊,我知道主不让我去。来了两个电报,三封信催我,让我去两个钟头,再上去说说话就行了。结果我说,我的母亲腿断了,我没有力量请别人,只有我自己来侍候,但是他们把我的发言稿发表了,我的发言稿是我一次在交通聚会上交通的内容。

  现在,丁光训在那里说,我们要打五十年代的仗,他这人说这话不考虑,老了!80岁了,毛主席犯错误,他也该犯错误了,因为到这个年龄人的大脑皮层萎缩了。今天的中国教会不是五十年代的教会,尤其是家庭教会的弟兄和姊妹,哪个真正的家庭教会的领袖没有坐过监,没有挨过打,没有为主受过苦的?今天你用这种大的压力,你能把谁压住啊?尤其是纯正的家庭教会,没有一个害怕的。他这几句话,只能吓唬那几个神经衰弱的人,真正跟随主的人,没有一个神经衰弱。所以,真是求神怜悯他,让他有悔改的一天。神没让他死,给他悔改的机会,如果他不抓住这个机会悔改,他的结果很悲惨,有很多神的仆人被神击打的很厉害。

  寇世远曾经到这里来,出去外面说过一句话,「中国的家庭教会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给政府捣乱」。为什么我们信主,不参加三自呢,我们要顺服人间的制度,但是你要看的是,三自在头的问题上出了问题,灵的问题上有问题,组织原则上也有问题,不符合圣经啊。因为这三个缘故,因为信仰的缘故,我们不能接受这个原则。所以,家庭教会这件事情,寇世远说错了。刚一说错,没到两天,就喷血了,胃也出血了,肺也出血了,心脏也破裂,没法治。所以弟兄姊妹,有好多国外的弟兄姊妹认为他说了这句话,蒙神的击打,弟兄姊妹,我们不是说,我们是家庭教会,就是神所膏抹的,不是,而是要更加谦卑。因为很多其他的弟兄姊妹,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多半是因为惧怕,不敢离开三自,一生因怕死而不敢离开,真是这样。

  我曾经经历几次大的争战,几次教会大的争战,对面都是有权柄的、政府的人,是很厉害的一个争战。因为世人不明白神,他们也不信神,就说很多错话。错的我们不能「阿们」,但是这些人是默默祷告,不敢说话。我是一个特别蒙怜悯的一个人,常常有弟兄姊妹托住我,所以神怜悯我,让我有被圣灵充满的机会。当时我按感动说,一开口,一句话跟一句话,就从里面涌流而出,真是「你的仇敌驳不倒挡不住的」,这是见证神的荣耀。

  你们将来要碰到类似的问题,该怎样为神做见证。你们得救在乎什么?在乎安息,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不要看人,圣灵感动你,你就开口,你不要想以后的话,因为不是你在说,是住在你里头的神的灵在说。我经历这个可不止一次两次。没有这个经历的人,他可能想象不到,人说话不由自主,又由你自己,又不由你自己,明白了吗?你说的不是你里面的话,临时就出了,一句跟着一句,讲道也是如此,你看我的笔记本,和我预备的一样吗?但是预备还是要好好的预备,一边祷告,一边好好的预备,但是今天预备的不见得是今天讲的。

挨打其实是管教

  在那次被圣灵充满以后,每天早晨,全院13个厕所,我包了六个。在小儿科外头的女厕所外,我在那儿涮墩布,那就是我祷告的时候。我一祷告,圣灵的能力就来,神的爱就浇灌下来,常常是含着眼泪,一边流泪一边感谢,力量大的很。拿着那个礅布啊,一点也不解恨,我就拿两个大礅布,一个将近有20多斤,两个四、五十斤,把内科所有的病房到头早上擦一遍,下午擦一遍。后来不解恨,把小儿科别的牛鬼蛇神的,我也包了。我就在那擦,擦完了以后,我就把6个厕所擦的干干净净,我劲可大了,弟兄姊妹啊,不但有喜乐,可是满有荣光的大能。

  那个时候,引诱我说无限信仰做不到的那个人常引诱我自杀。因为什么呢,以后我就被这个鞭子抽了11次,最长的三个半,将近四个钟头。每个礼拜五他都要抽我一次,就是这一个人。抽之前,先让你跪下,然后把那个脚踩在你头上,往地上先撞,撞完了就揉,揉完了,就拿鞭子抽一顿。

  有一次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抽我,就这一问,他噼里叭啦又一顿打。吓得我就不敢说了,你愿意怎么抽就怎么抽吧。

  很奇怪的事,每次我问为什么用鞭子抽我,神都给我光照:这次是为你里面属灵的骄傲,下次是为什么?为论断的舌头,这次是为什么?为你指责的指头。这次是为什么?为了业务上的骄傲,这次是为什么?11次,每一次我都有对神提问,你不问则已,你问祂就告诉你。所以,弟兄姊妹,你们要是碰见倒霉的事情,不要说话,因为万事都是为我们服务的。你问问主,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主会告诉你的。傻子才不问呢!我告诉你,挨了鞭子,还不知道为了什么缘故,那是最傻的孩子!越问你里面的圣灵感动你,主的杆主的杖都安慰我;越问你越爱主,越问你就会说:主啊,祢打得好,我这个人就需要这么打,就需要这么教训,别的办法还真的不行。

  为什么呢,这业务上,可以算业务上我是出色的,在身体上我也是出色的。你不让我看病,你让我劳动,我还是这样的。让我挖沟的时候,在街上下那个管子,下水道管子,三米深,我就不是捣一下捣一下,我根本不捣,我浑身是泥,我拿着小锹,那泥带着声就出去了,绕过电线杆子,掉在马路中间。你让我劳动,我就这么个劳动法,我让你们看看!一会儿警察来了,说:「哥们儿啊,小点劲儿,阻碍交通了!」就是这么狂,弟兄姊妹,我就是那个狂人。我有30年的工龄,但是劳动啊,恐怕起码占15年。可是在劳动里头,我真是高兴得不得了,那是我最得力的时候。所以到最后,我这个力量多大,我也不知道,我成了野牛了。所以自己要拿身子荣耀神,是如此的荣耀神。为什么缘故呢,男同志看见我,哎呀,你这个大夫真棒,很少有人身体象你这么强壮的。我吃饭买饭,旁边有一个很漂亮的护士,冲着我耳朵说:「你可真棒啊!」我告诉你,心里的这个高兴啊,是更加高兴。

  哎呀,主不饶人啊,主有一天光照我,这叫什么罪啊,不是骄傲,这是「邪荡」。《加拉太书》第5章19节说的:「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邪荡是什么呢,就是你穿的那个衣服,你的那个姿势,你的那个态度,引诱异性有淫乱的思想,那就作邪荡!所以这个邪荡是罪,可是现在好多人不把这个当罪,反而当作时髦,特别是女同志引起邪荡的这个衣服太多了。

为我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

  一个弟兄告诉我,说我现在走到街上,不敢睁眼睛。为什么呢?我就看那女人穿的裤子跟没穿一样,在我眼前扭来扭去,他说我怎么能不犯罪呢?就这样,我说你求神拯救你!给你造一个「正直的灵,清洁的心」。你每天早晨先求神,给你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你就喊,没有这个正直的感觉,你就一直在求,弟兄姊妹啊,你发现喊不到三遍,你就被正直的灵充满了。你再一看见这个,你不但是恶心,你还厌恶它。那个就叫挖眼睛、砍手:「若是你的右眼让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若是右手让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下入地狱。」(马太福音5章29至30节)这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奸淫的罪。「你们听见有话说:『不可奸淫。』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所以右眼让你跌倒,你就把剜掉,这叫什么?恨到把手、眼都不要了。就是一定要恨这个罪。

  大卫是一个属神的人认罪的榜样。大卫犯的罪可厉害了,但是他对所犯的罪悔改得特别彻底,从此以后,大卫就成了神人了。大卫死的时候70岁,70岁就没情欲了?照样有!可是那个时候啊,他的臣子为了让他暖被窝,那个时候也没什么空调,也没什么电热毯什么的,所以就给他找了一个书念的绝色处女,放在王的怀里,王却没有亲近她!圣洁到这种程度,他曾经在这上面失败过,后来神就给他造一颗清洁的心,一个正直的灵,把那么一个绝色的美女,放到他怀里,他都不亲近,结果他就成了神人,神人大卫。

  他不但为敬拜神立了很多规矩,同时,会幕是摩西在神里面领受的,所罗门建的圣殿,是神人大卫天天求神用指头划给他的,他和神的关系就这么亲近。

  所以,大卫不是不犯罪,但是大卫会悔改,他最宝贵的话就是,「神啊,求祢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诗五十一10)。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祷告,你不但为你的罪忧伤、痛苦、后悔,还得求神为你里面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不然的话,你还会再犯同样的罪,再继续得罪神。

  特别是我在很多培训班的时候,讲完了罪,曾经有过三个小姊妹来找我,说叔叔,我们要找你谈话。我说我不跟你们单独谈,找一个伴来。三个都是告诉我,我们都很圣洁,天天祷告读经,回到家,一看到我们的对象,就情不自禁要犯淫乱的罪,你说怎么办呢?一来罪我就举白旗,我都没办法自制了。我说,你认的罪,痛苦不痛苦?她说,我常常哭着认罪。我说,你有没有求主,为你造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你没有恨这个罪,恨到挖眼睛、砍手的程度?圣灵是帮助你的,应当求啊。

  我现在70岁了,也得常求,求主让我活在正直的灵里面。我们对那个邪荡要厌恶。看电视有个舞蹈竞赛的镜头,两个人跳舞,那个女的穿的东西多少啊,就在那扭来扭去。这时我们要在正直里面,你心里就说:「你看这个人干什么呢,都还觉得挺美的呢,多可恨啊,多无耻啊。」你要是没有清洁的心,正直的灵,你就跟着她扭起来了。这是一个老人劝你们得胜啊。大卫怎么能得胜呢?他就是如此得胜;你们怎么得胜呢?你们也是如此得胜。

  所以诗篇51篇对我的帮助最大,对你们的帮助也会最大。因为治死我们肉体的恶行,是要靠圣灵的,不是靠我们自己,千万要注意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