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聚会

  可是那个时候,还有特别的一件事情,就是聚会的地方,我们成了私人聚会。为什么呢,全校就这么一个团契,传福音,讲人人有罪。所以,我们常常冒险出墙报,一个月出一次。一个老弟兄,他写的核桃篆,方块字,那个字写得特别漂亮,我非常后悔没有留下几张,一个月办一次,都不见了,都被别人拿走了,就为那个字,就引诱同学去看看,因为那个字实在太好看了。

  我们头一次争战,就是在爱国公约上签字的问题,要不要用福音聚会的名义签字,因为大学里面的各种团契,就是大团契有二百多个,同时呢,九三学社,民盟,各种的民族组织,挺多的。因为那个时候是抗美援朝的时候,大家都要订爱国公约,可是在我们中间,像宋天婴、宋天真,还有一个就是恩典院的姊妹叫张锡恩,她现在美国。她们都不赞成,我很重视她们,为什么选我当福音团契主席?因为我是个弟兄,弟兄少,有四五个弟兄是当地的学校里面的职员。我们是学生团契,所以他们就不能负责。我刚去的时候,就只有两个男学生,他们非要让我做主席,这些大姐们,特别地爱主,跟我们的妈妈似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真是过了一段彼此相爱的生活。

  1952年,教会控诉运动的时候,他们也要在我们中间发起控诉运动,挑两个人,一个是今天在山西的那个三自主席,一个就是我。可是老发动不起来,结果同学们说,这帮人都爱成一个铁疙瘩了,怎么撬都撬不开。教会重要的见证,第一是相爱,「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约十三34上)在旧约就有很多律法,而在新约,里面都是弟兄彼此相爱的教导。主对我们说,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不是旧命令。为什么祂说是新命令,后来我才明白,在每一种环境里头,都有彼此相爱的内容,在每个时代里头,都有彼此相爱的内容,我们无论做什么,都不能违反彼此相爱的原则。标准是什么,「像我爱你们一样」。这是命令,不允许改变,不允许打折扣。「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你们要谨慎自守,警醒祷告,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四7)为什么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你发动,控诉,但就发动不起来。轮到要控诉那个弟兄的时候,那个弟兄吓得不得了呀,跟弟兄姊妹说话都有点颤。但是弟兄姊妹都清楚他,所以就发动不起来。在别的教会里面,控诉运动做得很厉害。但是在我们那里,就发动不起来,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有彼此相爱。为什么我们能有彼此相爱?有几个相爱的柱石,就是那些大姐,像我们灵明珍大姐,还有好多大姐,李希莉大姐,还有王松林大姐,我们去了以后,她们都相继毕业走了。

  在这三年里面,我遇见了很多事情。真是感谢主,在聚会里头,神就让我和弟兄姊妹交通,如何祷告。就把1948年里神对我的恩典和怜悯,和弟兄姊妹讲。那个时候,是抗美援朝做宣传的时候,同学们就都放假了。我们这些人就自由了,不上课,我们就在一起唱诗、祷告、读经、交通,那个阶段非常的甜蜜。即使以后有很难的事情,也能解决。就是因为常祷告,把这些事情交给主。

要不要在爱国公约上签字?

  所以,当时头一个碰到的问题,就是要不要用福音聚会的名字,在爱国公约上签字。有许多大姐,特别是宋天婴大姐,坚持不能签,你要签,我立即就退出。她们这些大姐,在我心中,不但是我肉体的大姐,也是灵里的大姐,特别是宋天婴、宋天真是宋尚节博士的女儿,我在属灵上很重视她们。所以她们一些话,我都非常尊重的。对于这些问题,我作为一个主席,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好好在神的面前,特别为这件事情祷告。但是我重视这些属灵伟人的后代,她们的意见在我心里非常的宝贵。所以,无论如何,我就不签字,因为我几个大姐不赞成。

  学校开会的时候啊,一个长桌子,坐满了各个团契的代表。陆志伟校长坐在中间主持,就把我这一个人,放在桌子的另一头坐,旁边也没人,很明显是冲着我来的。

  大家都说:「同意的都到这儿签」。

  我说:「对不起,我不能签字。」

  陆志伟校长立即拿眼睛瞪着我,其他同学也都怒目而视:「你们竟敢逆流而动?逆流而动就是反动。」

  我说:「我们不是不爱国,我们每一个同学,都在自己的系里爱国公约上签字了。但是从我们的信仰来看,我们认为我们这个组织(教会)是属天的,是属神的,我们没有权利用聚会的名义来做任何世俗上的事情,这是我们信仰的内容。如果按《共同纲领》上说的信仰是自由的话,我就请各位同学和老师们,尊重我们信仰的自由,好不好?」

  一听这话,大家的眼神都软下来了,最后同意了。所有的人所有的团体都签字了,就是福音聚会没有签字。当初我心里,不知该做什么好,我做什么心里都不通(通不通是我们常用的词),因为这形势很严峻。因为大家一回头,就看我在那里,他们在那里调查研究,说了好多话,批判我,故意把我放在那,让大伙瞪着我。哎呀,真是求主怜悯吧!这个事情,我就觉着打了胜仗,是借着弟兄姊妹祷告的力量。

  圣经里面,跟世界发生关系,这些教训很多,但是都是指着个人说的,没有用教会的名义和世界发生过关系,你在《使徒行传》里头,你看不见这方面的。

  「恶要厌恶,善要亲近」(罗十二9下)、「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总要与众人和睦。(罗十二17-18下)」这是我们处世的一个总的原则,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的领受,是指着个人所说的,好多神的仆人也是这样。凡是基要派信仰的弟兄姊妹,神的仆人是这么传的,我们也是这样领受的。

福音壁报

  我1949年考入燕京大学,加入学校中的福音聚会,这一群蒙爱的基督徒因常在学校中传福音,就被称为福音聚会,在当时特殊的环境中,我们仍然坚持早祷、晚祷、吃饭谢饭,到图书馆看书先看半小时《圣经》。我们与当时在燕京大学中燕京神学院领导下的二百余学生的团契,在信仰上有根本的不同。

  我们的福音聚会每月出一次福音壁报,由文字组同学负责,地点是在「穆楼」大门口的走廊墙壁上。不料,1951年秋,有一天对面几个系的同学以系联名形式、贴出反对福音壁报的声明,因为当时北京正在进行土改工作,他们声称:「福音壁报是反动壁报」。原因是我们传福音说:「人人有罪,需要耶稣宝血洗净我们的罪才得蒙赦免与神和好」是反动的,他们质问到底是地主有罪还是农民有罪,而我们壁报说人人有罪,混淆阶级阵线,阻碍土改工作,因此是反动的。并提出在下一个星期三下午(即全校政治大课时)要和我们展开辩论并欢迎全校同学参加。

  因为我是负责人,学校学生会就派一位大团契(即燕京神学院大团契)负责人之一陈枝南同学,交给我要求辩论的声明(挑战书)。

  当时宋尚节博士的两个女儿宋天婴和宋天真也在我们的团契里,她们两个都很追求。特别是宋天婴,追求特别好,她几乎每天祷告都被圣灵充满。她们常去恩典院,灵修院,到那儿去祷告,星期六去通宵;星期天也通宵,星期一再回到学校来。她们往往就是这样。所以那时候在福音聚会里面,向着主的心最好的。还是这些同学,这些大姐们,还有陈报恩姊妹和灵明珍这位大姐,特别有爱心,就像妈妈一样,所以这几个大姐就把我们的聚会服侍得特别有爱心。所以教会里面就是彼此相爱,切实彼此相爱最重要,那真是能遮掩许多的罪。感谢主!

  收到挑战书后,我说:「你们去。」她们说:「我们不去。」但是她们有些人可能在背后禁食祷告,人家不说的。

  当时全聚会所有肢体都为此有很重的负担,因为从来教会内没有传达过相似的信息,也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类对我们信仰的挑战。

  如果我们拒绝辩论,就等于默认我们的基本信仰:「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以及因信称义的基本信仰(罗三27-28)是反动的,如果辩论失败,也同样地在全校同学老师面前承认:不但我们出福音壁报,传因信称义的福音是反动的,我们基本信仰也是反动的,更连我们福音聚会是否能继续合法存在都是问题。

  面对避免不了的挑战,全体肢体只有切切仰望施恩的神。尤其是我,要代表全体福音聚会弟兄姊妹去与同学辩论,实感责任重大,天天不住地祷告仰望主的恩典,在每天早晚祷告上都征求肢体意见,但一直到周五,大家都无回应,我在早祷会上不得不宣布:我自己要禁食祷告。其实那时我心中着急也吃不下饭,专心求告主,仰望主赐给当说的话,为祂自己的名怜悯我们。同时文字组负责肢体也宣布禁食祷告。我每天恳切向主求,一直没有亮光,众肢体也是一样。星期六,我的这个祷告就更迫切了,但是虽然是迫切了,心却没有向主敞开,我只是在那儿迫切,「主啊,这个怎么办啊?」但是我自己里头有没有安静在主的面前,没有给主对我说话的时间,却只顾自己着急啊。直到周日上午,我五点起来到宗教楼小礼堂跪在主面前,用我一生从来没有过的诚恳的心向主恳求施恩,为主自己的荣耀、为主福音在新时代的见证,我说:「主啊,今天祢无论如何要告诉我。」那时候我和主的关系还不是很深,但是开始摸到点门了。我从五点起仰望恩主直到十点。忽然心中好像一亮,主赐给一个思想:解决什么问题用什么标准。没有想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思想一句句显明在我这个愚昧人的心中。

  首先想到关于盐的例子:

  • 工业用盐0.08元/斤(当时盐价,下同);
  • 食用精盐0.13元/斤;
  • 作化学分析用的最纯的盐2.00元/斤。

  同样是盐,因不同的用途、不同的纯度价钱也就不一样,那么同样的道理:

  • 解决土改就用剥削作标准。地主剥削别人,他就有罪,而被剥削的贫下中农是被剥削者,就没有罪。
  • 我们基督徒不但不反对土改,而且积极支持土改,因为符合神公义的要求。
  • 但我们的福音是解决人和神之间的矛盾。
  • 我们是劝人与神和好(林后五18),而人和神之间有罪分开,这罪是从神的眼里看的,在神看:「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

  在此有一个严酷的事实:就是没有一个人敢把自己的思想内容毫无保留地演成电影叫大家看(宋尚节博士大女儿说过的)。我们基督徒是诚实的,我们凭良心说我们不敢,因为有很多见不得人的思想。而哪位同学敢于如此呢?我们相信没有一个人敢,因为圣经上说:人从小心中怀着恶念(创八21),我们思想中有很多连人都不敢见的内容,难道还敢见神吗?神是监察人肺腑心肠的,神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因为人是神照着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神这样的宣告,还亏待了哪一个人呢?

  神是公义的、圣洁的、更是忌邪的,祂宣告每一个人都犯了罪,而罪的工价乃是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但神是满有慈爱和怜悯的神(出卅四6-7),神为了拯救世人,就将自己的独生爱子耶稣赐给我们,叫祂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担当所有世人的罪,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如果不借着耶稣基督的宝血,我们就达不到神的要求,得不到永生。今天我们的福音壁报就是将这个神救世人的好消息告诉大家,何去何从同学们自己选择吧!

  我把以上从祷告中得到的感动,作为我们福音聚会对同学大字报的回答交上去了。星期一早上上交,星期一下午就下了一个通知,取消辩论。他们无言可答了,当时我心中十分感谢神的恩典。

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

  收到这个通知的那个晚上,弟兄姊妹在一起,我们真是感谢主。取消辩论以后,弟兄姊妹们觉得底气十足了,我有一个感动,要把我们的回答贴出去,可是有些弟兄姊妹担心,要是人家再挑出毛病怎么办呢?我问弟兄姊妹怎么办,绝大多数都说:「算了,算了,别写了,再招事。」我现在回想起来,不应该怕,神自会给你当说的话,如果他们再挑毛病,神还会再给你更多的话,应当相信神,对不对?然而当时我想若不辩论就算了。弟兄姊妹也不让写,我就不写了,我就这样信心软弱了。我不是得胜者。

  后来,圣灵对我的责备很厉害。圣灵怎么感动你,不要跟人商量。我不是说什么事都不要商量,因为这个辩论一定要商量,因为它关乎大家。然而我再贴壁报回答挑战,就是我个人说的,只要我个人负责,不要教会负责,你要辩论,你找我一个人。圣灵感动我写,然而我没有写。

  我们的祷告,如果你贪心向主要十万块钱,你祷告十年,神也不给你。你要说:「主啊,我哪点错了?」当时圣灵就告诉你,这就是我们的神又真又活的地方。因为圣灵的任务,就是让我们走成圣的路,走到什么程度?圣洁没有瑕疵。祂的任务就是这个,祂绝对对自己的任务非常的尽职尽责。

骄傲被对付

  这件事情过去以后,类似的情况越来越多。但是,以后怎么样呢,向着神的心有点向下沉,不像中学那么火热,这件事是以后一切软弱的原因。因为功课忙,我也很少去教会里聚会,这也是第二个,「你们不可停止聚会」(来十25上)。有些时候一忙的话,我就很少到教会里去,有些时候一个礼拜去一次,有时是两个礼拜去一次,有时候一个月去一次。因为功课忙。可是有一样,再忙,我也去锻炼。就一天睡两个钟头,我也要锻炼它半个小时,我就是重视这个肉体

  所以,我追求圣灵充满十七年,圣灵不理睬我。我怎么受圣灵充满呢,让人家拿鞭子抽了三个半钟头,差点抽死了,第二天早晨就被圣灵充满了。这件事以后再讲。

  在那个时候,有一个大团契中的小团契,让我过去给他们作见证,领导这个团契的是我们中间的一个姊妹。我当时一点也不预备,我想:就随便拿我的一点属灵的经历,就够他们吃的了,用不着预备,小菜一碟。去了以后啊,我站起来,一句话都没有。请我的那个姊妹,她跟我有过交通,听着就惊讶了,她用眼睛问我,意思是说:弟兄啊,你怎么了。哎呀,我才知道,让一个骄傲的人为主做见证,做得多尴尬。那次我特别尴尬,因为我觉得这不信派领导之下的这些人,我就做做我得救的见证就行了!我就这样说不出话来,脑子空白一片,站在上面整整不到一刻钟。后来,圣灵才怜悯我,做了一下得救的见证。

  别人可以凭自己的知识在上面说一通,神所爱的人,你要骄傲,神就让你脑子一片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主啊!」我说,「下一次我可真不敢了。」这是神头一次对付我的骄傲,可使我尴尬得很。

感情问题

  就在第二年的时候,爸爸来了一封信,说你应当考虑你的婚姻问题了。你看见哪个姊妹适合,你把她的名字给爸爸,爸爸为她祷告。从前我可不敢用看对象的眼睛看姊妹,因为我觉得是对神的亵渎,她们都是亚伯拉罕的女儿,都是神的儿女,我怎么可以在她们中间,用两性的关系的眼光,仿佛是挑女朋友似的,这是我远避的事情,特别是到苏州以后。

  我特别喜欢音乐,我想弹钢琴,但是每人交两块,那个我交不起。我想拉小提琴,那个小提琴好几十块钱,就便宜的十几块钱,我哪买得起啊。所以,我只好自己攒了钱,买了一个两块多钱的口琴。星期五的时候,用口琴表演小提琴奏法,奏那个《圣母颂》,《圣母颂》我怎么会呢,因为我姐姐喜欢唱歌,她就在那唱《圣母颂》,我就听会了,我就照着她唱的来吹。我在幕后吹,不让人知道,这个吹完了以后,就谢幕,一谢幕,说小提琴、小提琴啊,我说就是这个,使的是口琴。

  在苏州的时候,我们每个礼拜五要学英文诗歌,现在我还会很多英文诗歌,都是那时候学的。另外,就是各个全校师生在那里,一个月一见,我会吹口琴,他们就让我在那里吹口琴。就让我们一个女同学弹钢琴伴奏,她弹得非常好,长得也好,她是很多男同学追求的对象,但是我连想都不敢想这些事情。她是要弹一个序曲,这个我没听过,她弹就一点头,她一点头,我就吹,一直吹下去,吹得那感情和那拍子完全正确,她们说你就照你吹得就行了。所以,她一点头,我就慢了半拍,我们再吹一次,差一点了,就再试一次,到了第三次,我才发现,噢哟,她这个人呢,我就常看她的侧面,我就看她吸引我特别厉害了,吸引力太大了,不行啊,得逃避啊。我一抬脚,就从窗子上跳出去了。把人家一个人就给扔那去了。

  本来我应该这样告诉她:「姊妹啊,我们停止吧,因为我有一个软弱,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思想:「逃避少年人的私欲」,但没有想只追求自己的圣洁,不顾别人的感情,表面上是圣洁,实际是自私得很。但愿有生之年,神能给我机会亲自向她道歉。

  前些年我们开同学会的时候,在北京,请了一些美国来的同学们,这位女同学从美国回来,我特别向她道个歉。当时把她扔在那不管了,她在那里伤心,她的自尊心受了多大的打击。真是求主怜悯,这是个傻瓜才做的事情,没有智慧。

  后来,又是个弹钢琴的姊妹把我的心抓住。因为我特别喜欢音乐,我也希望我将来的妻子是会弹钢琴的。会弹钢琴的有好几个,因为有音乐学院的在那,起码有一个姊妹常给学生会弹钢琴,也给我们弹钢琴。有一个弹钢琴的把我的心抓住了,就好象把我的魂给抓住了。

  这位姊妹的父亲是医生,有一次暑假回上海,和一位弟兄一同到她家里去看望她(因都是燕京大学福音聚会的肢体)。一进门,因为地板很滑,我就滑了一跤,差点摔倒。心中就想,她的环境和我相差太远,我父亲是一个穷牧师,而她的父亲是富有的医生,于是心中就想,不可能生活在一起,因为经济情况相差太大。于是我就放下她不想了。

建国初期的思想混乱

  我们那个时候,思想特别混乱。那时,关于有神无神的争论,无神论思想越来越占上风,尤其是在抗美援朝打了几个胜仗后。另外,我们国家一解放,就没有妓院,三年以后,到1952年就全国都没有性病。这在解放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其他的国家也不可能想象。别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也是我父亲特别佩服新社会的一个原因,他认为这是我们基督教当时做不到的。在这些公义的事情面前,我们不得不看见这是神借人的手来解放这些可怜的妓女,并且让她们都能成家,都有职业,社会上一点也不歧视她们。那些好多妓院的老鸨,她们胁迫那些迫害妓女的事,真是惨不忍睹。但是一解放,这种丑恶的社会现象,一扫而光,这是我们基督徒受到思想上冲击相当大的地方。这也是很多神的仆人,思想上经历的一个大的冲击波。

  1952年的时候,所有的外国人都要离开中国,所有的外国的老师、教授都要离开中国。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学校不让我们再上外语系里的小礼拜堂聚会,以前我们福音聚会自己在那里聚会。系里勒令我们去宗教学院,我们不愿去,我说我宁可在院子里,我们也不愿意去。

  宗教学院的同学来找我们,他们告诉我们:「我们发现我们的信仰,是建立在磐石上的,而吴耀宗的思想,丁光训的思想,是建立在沙土上的。」一个思想改造,二百多个团契的大团契完全解散(全校团契数目很多,那时几个情投意合的同学就可以组成一个团契,有的有信仰,大多都无信仰),整个燕京就只有一个团契福音聚会了,照常早祷,晚祷,照常吃饭谢饭,照常每个人到图书馆的时候,先看半个钟头的《圣经》。同学们若问我们,我们说我们要看《圣经》,因为我们是基督徒,这上面都是神的话,让我们认识神,我们就这样做见证。很多同学,都知道我们都习惯了,都不理我们。

  宗教学院的同学临走之前跟我们说,我们的这个信仰,是建立在沙土上的,一个思想运动,我们所有的大团契都光了,大团契的主席是谁呢,就是丁光训。燕京神学院的那个院长,张士充,我在的时候,是那个教授的助教,现在成了燕京神学院的院长。感谢主啊,我跟弟兄姊妹讲,以后他们思想就完全转过来,完全转向,不要再相信新神学信仰,并且一下就冲到什么呢,耶稣家庭是共产主义,他们就觉得,耶稣家庭的见证是基督教的见证,足可和人的共产主义相篦美。

  后来他们就和我们一起聚会,他们也参加我们的早祷,晚祷,因为他们人数比较少,他们全系,整个神学院不到二十个人。

面对新派作见证

  在这个时候啊,我们作了一个最后的见证,就是当那些神学院的教师们,要离开学校。我们平均分了五个组,还是六个组,我忘了,每个组都有我们的弟兄姊妹作得救的见证。而我在我那个组里头,是一个范教授。那个教授,等我给他做完见证以后,一共是两个,一个是得救的见证,就是我在神面前痛哭流涕认罪的见证,看见自己真的是罪人;以后就是我祷告的那个见证。我足足讲了两个钟头,我们那一组是最晚的,所以这个范教授拉着我的手,使劲地摇,说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的见证,谢谢你给我做了这么好的见证。这些教授都是新派信仰的泰斗,听到我们这些得救的见证后,听到我们和主交通的见证后,使他们惊奇,哎噢,基督教里还有这样的见证。

  所以希望我们的弟兄姊妹知道,现在据说在北京各大礼拜堂,开始讲因爱称义,老早就不许讲主必再来。我告诉弟兄姊妹,有些家庭教会以为他们跟我们没关系,那就错了。那里的弟兄姊妹需要我们去为他们去辩论,帮他们认识清楚,不要让他们上当受骗。求主施恩给我们,反对这些敌挡真理的事,是任何一个时代,被神兴起来服侍主的人,一定要做的争战,不是跟我们没有关系,而是非常有关系。

  上面提到的那次见证,是我在燕京最后一次为主作见证,就说这些人,他们恐怕很少听过真正神的福音,所以神给他们悔改的机会,让属神的人,给他们做见证。所以他们觉得很好,至于态度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他们离开了这个国家,不但他们离开,全国的学生会,各大学的学生会,联合会,每一个大城市几乎都有,那些外国的弟兄姊妹回家了,所以有一个阶段,撒旦就插手做一些事情,这些以后有机会我再和你们做见证,这是我在教会里头亲眼看见的见证。

  求神怜悯我们,我走过这段失败的路,一直到文革的时候,神又把我兴起来。1959年,我就开始放弃信仰,想让人为自己摘帽子。所以,撒旦就把教会里头,神仆人犯罪的事情,教会里相咬相吞等很多很多这样的问题放在我面前,让我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