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家在学习《约伯记》,正如一个姊妹在分享中指出的,《约伯记》讲神人关系。我想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传统文化所讲的天人合一的境界,和约伯最终追寻的与神之间的密友之情是极其相似的。天人合一的天,无疑就是创造万有的上帝。保罗说「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以弗所书》1:10), 那么「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是如何实现的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答案。今天上行之诗132篇就会给我们一个完美的回答。

  在诗中我们可以看到大卫一这个「合神心意」的人,是如何向耶和华起誓、向雅各的大能者许愿,神在听到大卫的许愿起誓后,就欣然应允,与他立约。

  大卫祷告:「耶和华啊,求祢兴起,和祢有能力的约柜同入安息之所!」,神随即同意「这是我永远安息之所;我要住在这里,因为是我所愿意的」,随后更有恩典:「我要使其中的粮食丰满,使其中的穷人饱足」。

  大卫求神:「求祢因祢仆人大卫的缘故,不要厌弃祢的受膏者!」,神就答应:「我要使你所生的坐在你宝座上」,并且「你的众子若守我的约和我所教训他们的法度,他们的子孙必永远坐在你的宝座上。」

  在这里,为什么大卫求什么,神就给什么,而且给的更多?因为神爱大卫。神为什么爱大卫?是因为大卫没有过犯,行为完全吗?读过《撒母耳记》的都知道大卫犯过很多严重错误。《撒母耳记》里称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为什么?因为当大卫知道错时,就愿意悔改。每次他知道错时,就回转到神的心意中。大卫「合神心意」,就是他愿意在凡事上遵行神的旨意,无论大事小事,都求问耶和华,寻求神的旨意和带领,完全信靠神。大卫不仅凡事都信靠神,而且大卫爱神。大卫是怎么爱神的?当大卫为自己造好了宫殿,却不肯安息,因为耶和华的约柜还没有进入圣城,还没有得着安息之所。诗中说:「我必不进我的帐幕,也不上我的床榻;我不容我的眼睛睡觉,也不容我的眼目打盹;直等我为耶和华寻得所在,为雅各的大能者寻得居所」。大卫爱神,大卫急切地要寻找神,「我们听说约柜在以法他,我们在基列耶琳就寻见了」。凡寻找神的,神就被他寻见;你叩门,祂就开门。当约柜被利未人抬进耶路撒冷时,大卫欢喜得无以言表,他脱下王服,在神面前手舞足蹈。你说,这样的大卫,怎能不讨神的喜悦呢?所以神与大卫立约:「我要叫大卫的角、在那里发生。我为我的受膏者、预备明灯。 我要使他的仇敌、披上羞耻.但他的冠冕、要在头上发光。」

  上行之诗132篇就是一篇人和神彼此相爱相约的颂诗。今天,我们每一个信徒都可以借着主耶稣所赐的义袍而拥有祭司的职分,可以放胆来到神的面前,以神的儿女的身份,向祂祈求,大声欢呼,「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因为这是神万年不变的应许。

——Mingjian

  一个人为了神,为了神国的事工彻夜不眠,寝食难安,受尽劳苦。当弟兄姊妹们看到这幅画面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立即哈利路亚,称谢赞美上帝和祂忠心的仆人呢?我们要不要反思一下全能创造天地的神,需不需要我们为了祂彻夜不眠,寝食难安,受尽劳苦?就像《约伯记》中上帝反问约伯的话语那样,神手创造天地的时候,人在哪里呢?全能的神需要的是什么呢?

  我也在反思自己在事奉过程中,有「雄心壮志」,「图谋大事」,也有委屈,难处,甚至敢求神「记念所受的一切苦难」。可是当我把本篇跟上一篇诗篇联系起来。我就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心不狂傲」, 「眼不高大」,没有觉得自己 「不敢行」。当我还依靠自己事奉上帝的时候,做得好就骄傲自满,做不好就会觉得没有面子,然后就想推卸责任,同时也有很多跟弟兄姊妹的嫉妒纷争,这些所谓的「苦难」 恐怕都是我肉体出头,自讨苦吃。跟本篇诗篇开头,诗人所说的求神记念所受的一切苦难是截然不同的。在这里,我看到的是诗人谦卑顺服到一定程度,神就把自己的心意放在人的心中,人贴合神的心意,顺应神的心意,从神支取力量,把神放在首位。神要定义拣选锡安,神要表明与人同在,人顺着神的心意,才能找到约柜,建造圣殿。最后我们才能体会到什么是本于祂,依靠祂,归于祂。

——Shanzhao

  本篇诗篇描述大卫的生命以敬拜神为乐,体贴神的心意,一切所成就的都是神的意思,而神也悦纳大卫的敬拜,心满意足并回应:「这是我永远安息之所;我要住在这里,因为是我所愿意的」。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啊,有什么比成为合神心意的人更值得高兴呢?有什么比我们为神所做的被神悦纳而更值得欢喜呢?

  提到悦纳,我们可能会立刻想到圣经上人类第一次献东西给神,即该隐与亚伯的献祭,一个得神悦纳,另一个却不被神所喜悦?我们怎样才能让我们的事奉,祷告像亚伯而不是该隐呢?神给该隐的答案是:「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创4:7),那么什么是「行得好」呢?《罗马书》教导我们「因信称义」,而《雅各书》告诉我们外在行为是内在信心的体现,回看大卫,他的一生是被神破碎和重建的一生,在神的面前,他如此说:「耶和华我的磐石,我的救赎主啊,愿我口中的言语,心里的意念,在祢面前蒙悦纳。」(诗19:14),他的祷告是先说到口中的言语,然后说到心里的意念;他不光是求他外面的话语能蒙神悦纳,他也是求他里面的意念能蒙神悦纳。我们的行为都是由心所发出来的,所以我们要把自己的心交给神对付,经过神的换心手术,才能慢慢「行得好」。

  今天,似乎人为主献上的,可以很多,有人献上热心,有人献上财物,有人献上能力,但是神从来要的都是献祭的人,而不是祭品。「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 (撒上15:22),神喜悦人信靠祂,敬爱祂,顺服祂,喜爱敬畏祂和盼望祂慈爱的人。如果我们献上的心不正,往往即使我们表现的似乎是讨神喜悦,但实则是把神当作可以收买的偶像, 是在用奉献和事奉来贿赂神,用祷告来命令神。近来身体多恙,在折磨中为了尽快减轻痛苦,我祷告时往往会说:「主啊!我现在临到病痛的折磨,真的很痛苦,求祢把病痛挪去吧!我好了,我就一定好好写读经笔记,周末还有许多事奉。主啊,求祢帮助我。」这不仅是跟神讨价还价,更是要求神按照我的意愿行事,哪里能得到神的喜悦呢?以如下经文自省,求神赦免:

「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我岂可为自己的罪过献我的长子吗?为心中的罪恶献我身所生的吗?」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六7-8)

——Way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