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我们好像做梦的人。」
「我们满口喜笑、满舌欢呼的时候,外邦中就有人说: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耶和华果然为我们行了大事,我们就欢喜。」

  神是信实而慈爱的神,如同《列王纪》中所启示的,无论百姓怎样悖逆,神并没有忘记自己所立的大卫之约,所罗门之约,被管教的百姓只需要安静等候,就能等到神刑罚巴比伦、带领百姓回归【耶二十五12;二十九10】,当年应许之地沦为波斯帝国的行省时,外邦人冷嘲热讽地说:「你们的神在哪里?」【诗篇一百一十五2】,而现在却不得不承认耶和华为他们行了大事!」,神的百姓如何不「满口喜笑、满舌欢呼」呢?

「耶和华啊,求祢使我们被掳的人归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复流。」

  每一个上行之人都曾经被罪掳去,在世界这个大巴比伦中作名利的奴隶,是神用耶稣的宝血把我们一个一个的赎回,赐给我们真自由,更让我们可以回到祂的身边。我们有没有为此每日数算神的恩典,为此「喜笑欢呼」呢?在上行之路上,我们的属灵生命必然会经历无数次的被掳与回归,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被掳的时候仰望神,悔改,顺服神的管教,甘心接受圣灵来对付我们的肉体。那时,神就应许我们:「你们要呼求我,祷告我,我就应允你们。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二十九12-13】。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
「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此处「那带种流泪出去的」ESV版直译是「那带着种子流泪出去播种的」,所以「撒种的」和「带种的」 都是指的被掳的神的百姓。「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这是神赐给我们的极大应许。在我们属灵生命成长中,常常面对被自己肉体掳去的状况,或是在困境中信心软弱,或是眼看着自己的刚信主时候的热情慢慢冷却却无可奈何,或是在因为疫情隔离在家的时候发现自己与神也慢慢隔离,内疚难过虽不至于到流泪的地步,但也是在信心中苦苦挣扎。感谢神赐下这段经文,让我在无助之际有所指望,求祢帮助我学会坚忍的功课,求你帮助我所行的是出于祢,忍耐之中倚靠祢,收割果效归于祢。引用雅各的劝勉共勉:「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看哪,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 【雅5:7-8】

—— By Wayne

  「流泪撒种」,「带种流泪出去的」。当我第一次读到这些语句的时候,我不禁疑惑:为什么播种的时候会流泪呢?难道不应该饱含希望与热情吗?像歌中唱到的那样:我们的未来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后来我或许明白了,因为播种的人在被掳之地播种。但,这又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播洒汗水,辛勤劳作,转为他人做嫁衣;它意味着居无定所,饥寒交迫,受尽凌辱。好像今天的我们,我们每天忙碌操劳,无非也不过是资本帝国之中一个个被掳之人,我们撒种的意义何在呢?我们最后又有什么收获呢?世人慌慌张张,不过碎银几两,这种情形是让人绝望的,可是,更令人绝望的是,我们无力改变身陷囹圄的境况,认清了事实,却又无力扭转,我们怎么能不流泪呢?

  如果没有神,我们就会在落在这绝望的谷底!所以,我们要看到后半句,「欢呼收割」,「欢欢乐乐地回来」。神把我们从仇敌的掳掠之中释放出来,把我们从绝望的谷底拯救出来,让我们感受到罪被释放的喜乐,看到耶稣基督里面的盼望。最让我感动的是,这些美好的愿望貌似并没有实现,诗人却在本篇诗篇中表达出了坚定的对神的切望等候,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他做梦也会笑醒。这是与神多么亲密的交通,多么依赖的关系!

—— By Shanzhao

  诗人讲到,终于百姓归回的时候了,百姓欢呼雀跃,外邦人看到了也连连称赞,神似乎因为以色列百姓的见证了大有荣耀,殊不知这全都是神的作为。允许魔鬼试探约伯的是神,把大卫扔向旷野的是神,但引导约伯幡然醒悟的也是神,把大卫膏立为王的更是神。我们都知道,每个人都要经历神的破碎和造就,可是真要轮到我们头上的时候,我们还是像那些被掳走的以色列一样,哭哭啼啼,满脸不愿,甚至像约伯一样大呼求死。我们都会祷告,神啊,请带领我,但是神真的来带领的时候,又有谁心甘情愿的接受神的破碎?我们只是求神不要把我扔在旷野,不要把我困在亚杜兰洞中,不要离弃我,谁又会祷告,请暴风雨来的更猛?我们都是软弱的人,靠自己无法抛弃肉体,靠神又怕太疼;属灵生命强的时候,我们似乎是神的精兵,可真到了试探中,激情退去,谁又能做到无可厚非?

  靠着肉体去抛弃肉体,逻辑上就自相矛盾,我们唯有靠着神。我们是犹豫不决,自惭形秽的人,但是还好,神就是神。神会怎么做?其实很简单,任我们哭哭啼啼,祂还是把我们留在旷野中;但神负责破碎,神也负责造就,神让我们在罪里面备受煎熬,最后神也会把我们捞起来,降下灾祸的神,引导我们走向得胜的更是神。愿我们终有一天能走出这属灵的征战,在神无尽荣耀中安息。

—— By Ga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