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约拿单·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1703-1758年)是美国最重要的神学家,他是十八世纪北美「第一次大觉醒 The First Great Awakening」的领导者、加尔文主义者、美国哲学思想的开拓者,曾经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

《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Sinners in the Hands of an Angry God》,是爱德华滋最著名的讲道(英文原文:文字版朗读版)。他首先在北安普敦自己的教会宣讲,并没有关于听众特别反应的报道,然后又用于康涅狄格州恩菲尔德的布道会。当时,大觉醒的复兴之火已经燃遍了整个新英格兰地区,但恩菲尔德的居民却无动于衷,他们因为抵挡神的工作而声名狼藉。

1741年7月8日,新英格兰的巡回布道牧师团在恩菲尔德举行了一次布道会,据说爱德华滋只是替补讲员。当牧师们进入会场的时候,被会众的轻浮态度吓了一跳:那些人对神的事情毫无兴趣,更不用说热情了,连正常的庄重举止都没有。整个会场毫无心灵已经预备好的严肃气氛,也没有正常人礼貌性的专心。

当爱德华滋开始讲道的时候,既没有使用任何手势,也没有大喊大叫,而是站在那里,把左手肘搁在讲台上,左手拿着讲章,用平静而充满感情的声音宣讲这篇信息。信息的主题来自《申命记》三十二章35节:「他们失脚的时候近了」(英文KJV译本)。

神用非同寻常的方式祝福了这篇信息,也许从来没有任何讲道产生过这种效果:会众不由自主地哭泣,爱德华滋多次被会众的呻吟和哭喊打断:「我该怎样做才能得救?」有些人在地板上打滚,有些人紧紧地抱住教堂的柱子和栏杆,显然是感到自己的脚正在滑跌、马上就要坠入地狱。这篇信息并没有被讲完,喊声和哭声变得越来越大,甚至把讲员的声音都淹没了,以致爱德华滋不得不停止了讲道。牧师们走到人群中间,和他们一起分组祷告,那一天有许多人得着了基督的救恩。

这篇震撼人心的信息并没有使用高言大智,也没有教导复杂的神学,更没有「耶稣爱你」的脉脉温情,而是像主耶稣宣讲的福音那样简单直接:「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四17)!但这篇信息也像基督的福音那样大有能力,圣灵大大动工,用这篇信息唤醒了成千上万被神拣选的人,让他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林后七10),「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多二11)。

上图:康涅狄格州恩菲尔德的一座纪念碑,纪念约拿单·爱德华滋《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Sinners in the Hands of an Angry God》布道的地点。
上图:康涅狄格州恩菲尔德的一座纪念碑,纪念约拿单·爱德华滋《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Sinners in the Hands of an Angry God》布道的地点。

中文译文:

「他们失脚的时候近了。」——申命记三十二35(英文KJV译本)

这节经文是神所发出的警告:祂将报应那些败坏、不信的以色列人。他们都是神在地上的百姓,活在神的恩典之下;但是,虽然经历了神对他们一切的奇妙作为,他们却「毫无计谋,心中没有聪明」(申三十二28)。正如这节经文的前两节所描述的:他们接受了属天的栽培,却结出了苦毒的果子(申三十二33-34)。「他们失脚的时候近了」,这节经文让我看到,败坏的以色列人面临着以下刑罚和沉沦的危险:

一、他们总有沉沦的危险。就象一个人在滑地上站立或行走,总是有跌倒的可能。这里用「失脚」来代表灭亡、沉沦,他们总有沉沦的危险,正如《诗篇》所描述的:「祢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诗七十三18)

二、这节经文也表明,他们总有突然沉沦的危险。就像一个人在滑地上行走,随时都可能跌倒。他无法预测下一步是站稳还是跌倒,一旦滑跌,就毫无预警地立刻跌倒。这也正如《诗篇》所描述的:「祢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诗七十三18-19)

三、这节经文还表明,他们是自己跌倒,而不是被别人推倒。就像一个人在滑地上站立或行走,不需要任何外力,自身的重量就可以把自己摔倒。

四、他们至今还没有跌倒,只是因为神命定的时间还没有到。经上说,神所定的时候到了,他们就要失脚。那时,他们将被任凭跌倒,因为自己的重量而倾倒。神不会继续在滑地扶住他们,而会任凭他们滑跌;那时,就在一刹那间,他们就会坠入沉沦之中——就像人站在火坑边缘又斜又滑的地方,根本没法自己站住,一旦被松手,就会立刻跌下火坑、彻底失落。

现在,我要坚持从这些话语中观察到的真理——「除了神的美意之外,没有什么可以把恶人留在地狱之外片刻」——所谓神的美意,我是指祂凭自己的主权所定的至高无上的旨意:这旨意不受任何义务约束,不会被任何困难阻拦。除了神的美意之外,没有什么可以在任何程度、任何方面让恶人多活片刻——这个真理可以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神并不缺乏能力将恶人随时投入地狱。一旦神起来,人的双手就不再强壮。最强壮的人也没有能力抵挡祂,没有人能从神的手中逃脱。——祂不但能将恶人投入地狱,而且可以轻而易举地做成这事。有时反叛者防御坚固、跟随者众多,世上的君王很难征服他们。但在神却不然,没有任何堡垒能够抵挡神的大能。即使成千上万神的仇敌手牵手地联合起来,也会被轻易打得粉碎;他们只是旋风中一大堆轻飘飘的糠秕,烈火上一大捆干透了的碎秸。正如人可以轻易踩死一只地上蠕动的小虫,剪断一根挂东西的细线,照样,神若定意,祂可以轻易地把祂的仇敌投入地狱。祂一斥责,地就震动,磐石在祂面前也将倾倒!我们是什么,竟敢图谋抗拒祂?

二、他们应该被投入地狱。神的公义从来也不会阻止、更不会反对祂随时施展大能来毁灭他们。相反,神的公义大声疾呼对罪的永远刑罚,向那结出所多玛葡萄的坏树宣告:「把它砍了吧,何必白占地土呢?」(路十三7)公义之剑时刻挥舞在他们头顶,唯有神的美意和怜悯的手,才能止住那剑。

三、他们已经被判决下地狱。他们不但应该被投入地狱,而且神的律法、也就是神在祂与人中间所立永不改变的公义法则,已经定了他们的罪,宣判他们将下地狱:「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三18)。所以,凡没有悔改得救的人都属于地狱,那是他的地方,他是从那里来的。经上说:「你们是从下头来的」(约八23),他必往那里去,这是神的公义、圣道和永不改变的律法裁定他该去的地方。

四、他们现在就是神所忿怒的对象,这忿怒将来要表现为地狱中的刑罚。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刻就下地狱,并不是因为掌管他们的神对他们的忿怒还没到对那些正在地狱中忍受神烈怒的痛苦之人一样。诚然,许多人现在还活着,许多人现在还悠然自得地参加这个聚会;但是,毫无疑问,神对他们的忿怒,比对那些正在地狱烈火中煎熬的人更加猛烈!——因此,神没有立刻伸手将他们除掉,并不是因为祂忽略了他们的罪,也不是因为祂不憎恶他们的罪。人不能用自己的臆想去揣测神。神的忿怒一直向他们熊熊燃烧,对他们的咒诅从来都没有打盹:火坑已经备妥了,火焰已经点燃了,火炉已经烧热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接收他们。那狂暴的火焰已经炽热,那闪亮的剑已经磨快,已经放到了他们的头上,火坑已经在他们的脚下张开了大口!

五、魔鬼随时准备袭击他们,一旦得神允许,就会立刻把他们掳为己有。他们属于魔鬼,他们的灵魂是魔鬼的财产,被魔鬼辖制,经上称他们为「牠所有的」(路十一21)。邪灵常在他们身边,窥探他们、等着扑向他们,就像贪婪饥饿的狮子盯着猎物、准备掳掠,只是暂时受到拦阻。一旦神撤回拦阻的手,邪灵就会立刻扑向他们可怜的灵魂。那古蛇正等着吞噬他们,地狱正张开大口等着他们;只要神允许,他们就会立刻被吞噬而灭亡。

六、地狱的恶念在恶人的灵魂中掌权,若不是被神约束,早已冒出地狱的火焰。地狱刑罚的根源深植于人的天然本性里,这些辖制人的败坏恶念,就是地狱之火的种子。这些恶念在人的本性里活跃而强烈,若不是被神的手所约束,它们早已爆发、燃烧起来,就像那些受咒诅者心中所有的败坏和仇恨一样,也会在他们里面产生同样的痛苦。圣经把恶人的灵魂比作「翻腾的海」(赛五十七20),现在,神以大能约束他们的恶,好像祂制止海中的狂浪说:「到此止步,不可往前」;但神若撤去约束的力量,狂浪就会立刻席卷一切。罪是灵魂的毁坏和痛苦,它的本性就是毁坏;一旦神松开约束,不必再加添什么,罪就会使人的灵魂陷入彻底的痛苦之中。人心败坏的可怕后果是无节制、无止境的;恶人活在世上,就像烈火被神约束,一旦放任自由,立刻就会燎原;既然人心是个罪坑,罪若不被约束,就会立刻将灵魂变成炽热的硫磺火炉。

七、即使恶人还没有看到死亡临到,也没有片刻的保障。一个属血气的人,即使现在身体健康,看不出有什么意外,想不到有什么危险,也还是没有保障。古往今来,无数的经验告诉我们,这并不能证明一个人还没来到今生的边缘、不会在下一步就踏入另一个世界。那些看不出、想不到、能让人突然离开世界的种种情形,是人数算不尽、难以置信的。还没悔改的人就像走在地狱火坑的朽坏顶棚之上,这顶棚有无数看不见的薄弱之处,已经无法承受他们的重量。死亡之箭会在正午飞来,即使最犀利的眼睛也不能辨认它们。神有无数我们想不到的方法,可以让恶人离开世界、进入地狱,不需要施行神迹,也不需要特别的手段,就可以随时除灭恶人。一切叫罪人离开世界的方法,都掌握在神的手中,完全取决于神的权能和决定;罪人是否立刻坠入地狱,完全是根据神的旨意。

八、属血气的人无论是靠自己的谨慎和爱惜,还是倚靠别人的照顾来保全自己的性命,都不能给他们片刻的保障。天意和普世经验都证明了这一点。人的聪明显然不能保障自己脱离死亡,否则世界上那些智慧人、精明人就不会和别人一样遇到早死或意外。但实际上是什么情形呢?「可叹智慧人死亡,与愚昧人无异。」(传二16)

九、恶人若继续抗拒基督、继续行恶,他们所有逃避地狱的努力和计谋,都不能片刻保障他们远离地狱。几乎每个属血气的人在听到地狱时,都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不会下地狱,可以倚靠自己得保安全,用他过去所做的、现在正做的、或者将来打算做的来麻醉自己。人人心中都有一套逃避地狱的策略,自夸筹算得当、方案绝不落空。虽然他们已经听到:得救的人很少,大多数死去的人都下了地狱;但人人都觉得自己的策略比别人的强。他一点也不想下到那个痛苦的地方,所以自己勉励自己:一定要采取有效措施,为自己安排得当、绝不失败。

但这些自以为是、对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充满自信的愚昧之子可悲地蒙骗了自己,他们所信靠的只是个幻影。大部分在同样的恩典之下活过、如今已经死去的人,都毫无疑问地下了地狱;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今天的人聪明,也不是因为他们逃避地狱的筹算不够周全。如果我们能够和他们说话,一个一个地问他们:他们生前听到地狱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会落到地狱里:我们肯定会听见每个人都回答,「不!我从来没有想到要来这里。我原来另有打算,要为自己好好筹划:我觉得自己的方案还蛮不错的。我本来打算采取有效的措施,不料竟然到了这里。我没料到是那个时候、那种方式,死亡就像盗贼一样突然出现,一把抓住了我:神的忿怒向我来得太快了。哦,那可诅可咒的愚蠢!我竟然哄骗自己,为来世虚幻的美梦自鸣得意;可正当我说平安稳妥的时候,沉沦就忽然临到了我的身上!」

十、神没有义务、也没有应许拯救属血气的人片刻脱离地狱。神绝没有应许任何其他人得着永生、或者救拔他们脱离永死,这些应许都是恩典之约里、由基督所赐的,在祂里面一切的应许都是是的、阿门的。但凡不是立约之子、不相信这些应许、又与这约的中保无分的人,当然也与恩典之约的应许无分无关。

所以,不管人怎样臆想或假装,以为属血气的人只要诚恳地寻求、叩门,就可以得着应许,真理还是简单明了:属血气的人在宗教上无论怎样努力、无论怎样祷告,在他信靠基督之前,神并没有任何义务让他片刻脱离永远的沉沦。

所以,属血气的人都被神捏在手中,悬在地狱的火坑之上。他们应该下火坑,而且已经被判定下火坑。神已经被他们惹怒,神对他们的忿怒就像对那些正在地狱中受煎熬的人一样。但他们却丝毫没有努力去平息或减轻神的忿怒,神也丝毫没有应许继续拦住他们片刻。魔鬼正在等着他们,地狱正向他们张口,烈焰要扑过来吞噬他们,而他们心中所藏的欲火也挣扎着要冒出来。他们与中保无分无关,周围抓不到任何东西可以当作保障。总之,他们既没有避难所,也没有救命稻草;现在暂时保全他们性命的,只是神的美意和宽容。而这位神已经被他们大大得罪,祂的宽容既不是根据盟约、也不是因为义务,随时都可以收回!

上图:属血气的人都被神捏在手中,悬在地狱的火坑之上。
上图:属血气的人都被神捏在手中,悬于地狱的火坑之上。

应用

今天这个可怕的题目,是为了唤醒这个聚会里还没有悔改得救的人。你们刚才所听见的,就是你们当中每一个基督之外的人的光景。——那痛苦的世界,那烧着硫磺的火湖,正在你们的脚下铺开!那里有神的忿怒熊熊燃烧的可怕火坑,那里有地狱张开的大口,你没有地方可站,也没有东西可扶,你和地狱之间所隔的只有一层空气,只因神的权能与美意才拦住你没有掉下去!

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看见自己还没有下地狱,却没有看见神的手在拦住你,反而盯着别的什么东西,比如你的身体健康,你对人生的筹划,或者是你用来保护自己的各种方法。其实,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只要神收回祂的手,它们对你的作用还不如那层薄薄的空气,根本不能拦住你不坠入地狱!

你的罪恶使你沉重如铅,巨大的重量和压力使你往地狱下垂。只要神任凭你,你就会立刻坠落,迅速坠入无底的深渊。你的健康身体、你的悉心保养、你的谨慎筹划、你所有的善行,都不能阻挡你坠入地狱,就像蜘蛛网不能阻挡滚下的巨石。若不是因为神至高的美意,地球绝不会托住你们片刻,因为你们对于地球是一个负担;受造之物因你们叹息,不愿被你们的败坏所捆绑;太阳不愿提供光明让你们事奉罪和撒但,土地不愿提供出产来满足你们的情欲,世界不愿作你们表演罪恶的舞台,连空气也不愿被你们呼吸维持生命、浪费一生去事奉神的仇敌!神所造的万物都是好的,是为了人事奉神而造的,并不愿意服务于别的目的;但如今却呻吟叹息,因为被人滥用、违背了它们的本性与被造的目的。若不是神的权能之手使世界在盼望中顺服,它早就把你们吐出去了。神忿怒的黑云正悬挂在你们的头顶,充满了可怕的风暴和巨大的雷声;若不是被神的手所约束,它早就劈在你们的头上了。现在,神至高的美意暂时收住了祂的狂风,否则它早已猛烈袭来,你们的沉沦将如旋风刮到,你们的下场将和夏天打谷场上的糠秕一样。

神的忿怒好像河里的洪水,现在暂时被堤坝堵住;这洪水不断增长,越涨越高,直到找到一个出口。当洪水得着释放的时候,被堵得越久,奔腾得也就越急。诚然,对你恶行的审判至今还没有施行,神报应的洪水暂时被拦住;但与此同时,你的罪孽却不断增加,每天都在积蓄更多的忿怒。洪水持续增涨,水势越来越大;除了神的美意之外,再没有什么可以堵住那桀骜不驯的咆哮洪水。只要神把手从水闸收回,它就会立刻大开,神的烈怒将像洪水一般,用难以想象的狂涛骇浪把巨大的力量加到你身上。即使你的能力增长一万倍,甚至比地狱中最凶猛、最强暴的恶魔还要再强一万倍,也无力抵挡或承受。

神的忿怒之弓已经拉紧,箭已经放在弦上,公义已经把箭对准了你的心。除了神的美意之外,再没有什么能片刻阻止那箭来饮你的血,而这位忿怒之神并没有应许、也没有义务继续阻挡这箭。所以,你们这些从来没有被圣灵大能改变心灵的人,你们这些从来没有重生成为新造的人,你们这些从来没有从罪中死而复活、进入全新的光明与生命的人,你们都落在忿怒之神的手中了。虽然,你们可能在某些方面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也可能有了些宗教的热忱,还可能在你们的家庭、密室和神的殿里遵守了宗教的形式;但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唯有神的美意,才能叫你们此刻不被永远的沉沦吞灭。虽然,你们现在可能不相信所听到的真理,但不久以后,你们将会完全相信。那些在你们同样光景中死去的人已经看到了,正当他们说着「平安、稳妥」的时候,沉沦出人意料地突然临到;如今他们已经看见,他们从前赖以得平安和稳妥的东西,只不过是稀薄的空气和虚空的影子而已。

神把你悬在地狱的火坑之上,就像捏着一只蜘蛛,或者其它可憎的虫子。祂憎恶你,被你大大地惹怒:祂对你的忿怒如同烈火燃烧,你在祂的眼里一钱不值,只配被丢到火中;祂圣洁的眼睛不愿看你,你在祂的眼里,比我们眼中最可恨的毒蛇还要可憎一万倍。你对神的得罪,比最顽梗的叛逆者对他君王的得罪还要过分无数倍,但此刻却是祂的手在拦住你,使你没有坠入火坑!你昨晚没有下地狱,闭眼睡去,还能再醒过来回到这个世界,不是因为别的原因;你今早起来,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坠入地狱,也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因为神的手拦住了你。你坐在神的殿中,带着邪恶的态度参加祂庄严的崇拜、触怒祂圣洁的眼目,却还没有下地狱,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是的,你现在没有立刻坠入地狱,真的再也找不到别的原因了!

哦,罪人!想想你的处境是何等可怕、危险:那是一个又大、又宽、又看不到底的火炉,里面充满了忿怒之火,而你被神的手捏着、悬在上面。祂对你的忿怒已经被你惹动,这忿怒就像对那些在地狱中受刑的人一样。你被悬在一根细线之上,神的怒火熊熊扑来,它随时可能被烧焦,化成碎片;而你却与中保无分无关,抓不到任何救命稻草,什么都不能使你脱离这忿怒之火:无论是你所有的,你曾做过的,你所能做的,没有一样能使神饶恕你片刻。——你应当好好想想下面几点:

一、这是谁的忿怒:这是无限之神的忿怒。如果这只是人的忿怒,即使是最有权势的君王,也没有那么要紧。君王的愤怒、尤其是专制君王的愤怒,乃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他们全然掌控百姓的生命财产,凭己意处置。「王的威吓如同狮子吼叫;惹动他怒的,是自害己命」(箴二十2),凡是激怒专制君王的,难免要受到人所能发明、人力所能执行的最严峻的刑罚。但是,即使是地上最威严、最有力、最愤怒的君王,在全能的创造者、天地之王的面前,只不过是尘土中软弱无能的虫子而已。当他们被大大激怒、在狂暴中所能做的,完全算不得什么。地上一切的君王在神面前只不过是蚱蜢,他们都是虚空,甚至连虚空都不如,他们的爱与恨都无足轻重。万王之王的忿怒比他们不知道可畏多少倍,祂的威严是何等伟大:「我的朋友,我对你们说,那杀身体以后不能再做什么的,不要怕他们。我要指示你们当怕的是谁:当怕那杀了以后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正要怕祂。」(路十二4-5)

二、你所面临的,乃是神的烈怒。我们常常读到神的恼怒,比如:「祂必按人的行为施报,恼怒祂的敌人,报复祂的仇敌」(赛五十九18),又如:「看哪,耶和华必在火中降临;祂的车辇像旋风,以烈怒施行报应,以火焰施行责罚」(赛六十六15),还有其它多处经文。因此,当我们读到「全能神烈怒的酒榨」(启十九15),就知道这种措辞是极其可怕的。如果只说「神的忿怒」,已经暗示了无限的可畏,但这里却进一步说「神的烈怒」。神的忿怒!耶和华的烈怒!哦,那是何等可畏!谁能描述或想象这种措辞所蕴含的意义呢!何况这还是「全能神的烈怒」,仿佛在说:神的全能必要在祂的烈怒中大大地彰显;仿佛在说:神的全能被人惹动、好像人在暴怒中肆意发挥他们的能力一样。哦,那后果多么可怕啊!那可怜的虫子怎样才能承受呢?谁的手还能有力量呢?谁的心还能够忍受呢?那些必要承受这烈怒的可怜虫,要落到何等可怕、无法形容、难以想象的悲惨深渊啊!

好好想想吧!你们这些今天在场的人,你们这些还没有悔改重生的人。神要发烈怒,意味着祂将毫无怜悯地施行刑罚。当神看着你陷入无法形容的绝境之中,看着你遭受你的力量所无法承受的煎熬,又看着你可怜的灵魂被压得粉碎、沉到无穷的黑暗之中,祂绝不会同情你,也不会止息祂的忿怒,丝毫也不会放松祂的手。那时,神不再有宽恕和怜悯,也绝不会止住那狂风;祂既不会顾念你的幸福,也不会关心你是否受苦太多,因为你所受的绝不会超过严格的公义所要求的。神不会因为你难以承受而松手,正如经上所说:「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顾惜,也不可怜他们;他们虽向我耳中大声呼求,我还是不听」(结八18)。现在,神准备怜悯你,这是一个怜恤的日子,你现在可以呼求,也许可以得着神的怜恤。但是,当怜恤的日子过了,你最可怜、最哀伤的哭喊和尖叫都将是徒然的,你将全然失丧、被神弃绝,神全然不顾你的幸福。那时,你在神面前没有任何用处,只配去受苦,你的痛苦将永无止境,因为你将是一个盛满忿怒、只配被毁灭的器皿,并没有别的用处,只是用来盛满神的忿怒。当你向祂哭号的时候,祂绝不可怜你,而像经上所说,只有「发笑」和「嗤笑」(箴一26)。

神的这些话是何等可怕啊:「我发怒将他们踹下,发烈怒将他们践踏。他们的血溅在我衣服上,并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赛六十三3)。恐怕谁也不能再想出别的话来表达更多的蔑视、忿恨和恼怒了。如果你呼求神可怜你,祂绝不会可怜你那悲哀的光景,也不会向你表达丝毫的关心或怜悯,反倒要将你践踏在脚下。虽然祂知道你无法承受全能者的践踏之重,但祂却毫不理会,反而毫无怜恤地将你踹在脚下,榨出你的血,四处飞溅,溅在祂的衣服上,并且污染了祂一切的衣裳。将来祂不只是憎恶你,而且是极其鄙视你:既然没有什么地方适合你,祂只好将你踩在脚下,好像践踏街上的污泥。

三、你所面临的痛苦,是因为神要显明什么是耶和华的忿怒。神存心要向天使和世人显明,祂的爱心是何等奇妙,而祂的忿怒又是何等可怕。有时,地上的君王也想表明他们的愤怒是多么可怕,就用极刑来对付那些激怒他们的人。当迦勒底帝国威严、傲慢的尼布甲尼撒王决定向激怒他的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表明他的暴怒时,就吩咐人将火窑烧热,比平时更热七倍。毫无疑问,这已经是人力所能的极点。当伟大的神要显明祂的忿怒时,也借着使祂的仇敌遭受极刑来彰显祂可畏的威严与大能,「倘若神要显明祂的忿怒,彰显祂的权能,就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罗九22)。只要这是神的计划、是祂定意要行的事,即使是必须显明耶和华的忿怒是何等可怕、凶猛,祂也一定要行出来,好让人见证祂所行的是何等可畏。当忿怒的神起来,在可怜的罪人身上施行祂可畏的报应、使罪人亲身经历到祂忿怒的无限沉重和大能的时候,那时,神将呼唤整个宇宙来观看祂可畏的威严和大能:「列邦必像已烧的石灰,像已割的荆棘在火中焚烧。你们远方的人当听我所行的;你们近处的人当承认我的大能。锡安中的罪人都惧怕;不敬虔的人被战兢抓住。」(赛三十三12-14)

你这还没悔改的人,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结局必然也是如此:全能之神无限的威严、大能与可畏,必然要在你将遭受的难以形容的痛苦上彰显出来。你必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受苦刑;而当你受刑的时候,天上荣耀的居民必要出来观看这可畏的场面,好见证什么是全能者的烈怒。当他们看见了,就会由衷地俯伏敬拜那位大有权能与威严的神:「每逢月朔、安息日,凡有血气的必来在我面前下拜。这是耶和华说的。他们必出去观看那些违背我人的尸首;因为他们的虫是不死的;他们的火是不灭的;凡有血气的都必憎恶他们。」(赛六十六23-24)

四、这是永久的忿怒。片刻忍受全能之神的烈怒已经够可怕了,但你却要永远地承受它。这种极端可怕的痛苦是没有尽头的,当你向前观看,前面是无边无际的时间旷野,它会吞灭你的思绪、惊吓你的灵魂,你绝对看不到任何得救、终止、舒缓或休息的盼望。你将清楚地知道,你不得不在全能者无情的报应里苦苦挣扎亿万年;然而,当你忍受完这段漫长岁月的煎熬之后,你才发现已过的岁月只不过是剩余无尽苦刑中的一个小点。所以,你的刑罚实在是无穷无尽。哦,谁能描述一个灵魂在这种情况下的光景呢!我们所能说的,只能稍微地、模糊地形容一点点,那是无法表达、难以置信的:因为「谁能知道神忿怒的权能呢?」

那些日夜处于这个巨大的忿怒和无尽的痛苦中的人,他们的光景何等可怕啊!但是,今天这个聚会里还没有重生的人,不管你们自以为怎样高尚、严谨、冷静,或者敬虔,等待你们的都是这种凄凉的光景。哦,不管你年轻还是年老,都好好想想吧!我们很有理由相信,今天许多正在听这篇信息的人,将来一定会亲身经历这种永远的痛苦。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坐在哪个位置上,他们现在是怎么想的。也许他们现在心中泰然自若,听了也无动于衷,反倒庆幸自己不是这种人,相信自己绝对不会下地狱。假如我们知道今天这个聚会里有一个人必然要承受这种痛苦,想想都觉得可怕啊!假如我们知道他是谁,你看着他会用怎样可怕的目光啊?全会众可能都会为他嚎啕痛哭啊!但是,哦,将来可不是只有一个人,有多少人会在地狱里回忆这篇信息呢?如果今天在座的人当中,没有一些人会在短期内、甚至在年底之前就下地狱,这才是奇迹呢。如果今天有些人坐在这里,看上去无病无灾、平安无事,但在明天早晨之前就下了地狱,这反而不足为奇!你们中间那些不肯悔改的人,不管活得多久,最终也会转眼就下地狱!对你们的咒诅从来都没有打盹,它很快就会来到,而且很可能是突然临到你们许多人的身上。你们应当奇怪自己居然还没有下地狱。在你所见过、所知道的人当中,一定有一些人并不比你们更应该下地狱,照理说他们也可以和你们一样活着。但他们却已经毫无希望地在极端的痛苦和绝望中哭号,而你们却仍然活着坐在神的殿里,还有一次得救的机会。那些在地狱中可怜的、绝望的灵魂,一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得到今天你们享有的这个机会!

现在你们有一个特别的机会,这是一个基督大开恩门的日子,祂向可怜的罪人大声疾呼;这是一个许多人投奔祂的日子,他们努力要进入神的国。每天都有许多人从东、从西、从南、从北而来,他们中间的好多人,不久前还和你们一样处在痛苦的光景里,现在却满心欢喜,心中对那位爱他们、用自己的血洗净他们罪恶的基督充满了爱,欢欢喜喜地盼望神的荣耀。如果在这样一个日子被弃绝,那真是太可怕了!你们眼睁睁地看着许多人去赴筵,自己却日益消瘦灭亡!你们眼睁睁地看着许多人因为心中喜乐而欢喜歌唱,自己却因着心中懊悔、精神烦恼而嚎啕悲哀!你们怎么能安心地在这种光景里再多呆一秒呢?隔壁苏菲尔德镇的人每天都在奔向基督,难道你们的灵魂不如他们的灵魂宝贵吗?

这里岂不是有许多人在世上活了很久,至今却还没有重生吗?你们岂不都是与神的恩典无关的局外人、有生以来所做的只是为那忿怒的日子积蓄忿怒吗?哦,各位朋友!你们的情形实在太危险了,你们的心肠实在太刚硬了!你们难道没有见到许多你们的同龄人,如今都被弃绝、白白错过了神用怜悯赐下的奇妙赦免吗?你们应当从梦中醒来,仔细想想:你们怎么能够承担神的无限忿怒呢?——还有你们!你们这些年轻人,许多你们的同龄人已经离弃了一切少年人的虚荣、奔向基督,你们却要忽略现在享有的这个宝贵机会吗?现在你们有一个特别的机会,如果你们忽略这个机会,很快你们就会和那些人一样,把宝贵的青春荒废在罪恶里,以致在瞎眼和顽梗中陷入那可怕的境地。——还有你们!你们这些还没悔改的孩子,你们不知道自己正在走向地狱、将要承受神可怕的忿怒吗?你们不知道神日夜都在向你们发怒吗?这里已经有许多其他的儿童已经悔改,成了万王之王圣洁喜乐的孩子,难道你们仍然愿意做魔鬼的小孩吗?

凡是还没有归入基督,还悬在地狱火坑之上的人,无论你是老年人、中年人、年轻人,还是小孩子,现在都来倾听神的道对你的大声疾呼吧!现在是主悦纳人的禧年,这对一些人是赐大恩的日子,而对另一些人却毫无疑问是报应的日子。人若不关心自己的灵魂,这一天心会变得刚硬、罪会迅速增多。既然已经被任凭瞎眼、硬心,他们的光景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危险。现在看来,神正在各地速速地召聚祂的选民,可能大部分预定得救的成年人,现在都要在短时间内蒙召,就像使徒时代圣灵大大浇灌在犹太人身上一样:蒙拣选的将要得着圣灵,其余的却要变成瞎眼。如果你也这样瞎了眼,你会永远咒诅这一天,也咒诅让你生下来看着圣灵大大浇灌、自己却被弃绝的那一天,你会希望自己还不如在这天之前就已经死了下地狱。毫无疑问,现在就和施洗约翰的日子一样,「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太三10

所以,你们这些还没有归入基督的人,现在都醒过来吧!赶快逃离那即将要来的忿怒。全能之神的忿怒,现在正毋庸置疑地悬在你们大部分会众的头上。大家要赶快逃出所多玛:「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创十九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