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来亚的工作完成后,一九三九年一月十三日早上六点一刻,尚节坐飞机到了印尼爪哇岛东部的泗水。这时他生平第一次坐飞机。当天晚上,奋兴会就开始了。一帮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华侨,都拥到礼拜堂去听他们仰慕已久的宋博士讲道。那里华侨使用的方言复杂,不得不用两个译员,尚节讲兴化家乡话,翻译成厦门话和马来话。听道者多为身体软弱、心灵痛苦者。当天有六百五十二人蒙恩,组织五十四队布道队,选举郑则义先生为总团长。

  第一晚的讲道,尚节讲《路加福音》第十五章。讲道以前,尚节先领会众唱诗,那首他自己编的短歌「归家吧」,很快就被会众唱熟了。唱诗以后,尚节叫各人开声祷告,但他们都不习惯,所以没有响应。尚节就叫他们跟着祷告,他说一句,大家就跟着说一句。祷告以后,开始讲道。许多人以前听过尚节讲道,以为又要再听一次耳熟能详的浪子故事了。殊不知虽然尚节特别喜欢这个题目,但每次讲的都不同,每次有新的内容、新的力量。这回讲得特别起劲,讲完以后,尚节就请愿意信耶稣基督的举手表示。起初是慢慢的,后来越来越多,台下蔚成手林。于是他就叫人跪下认罪,又吁请听众参加所有安排的聚会,一次也不可缺席,因为他准备把全部福音在二十二次的布道会中一气讲完。如果缺席一次,就不能全得神所赐的全备救恩了。

  当地华侨对尚节说,大家虽然都乐于参加下午和晚上的集会,早上就恐怕没有人参加了,因为人人在那时都要工作。尚节不同意,他认为全部信息必须在一星期之内讲完,因为他只能留在泗水一个星期,而从主来的信息又绝对不能减少。事实证明,尚节的意见是对的,许多华侨宁愿不开店门、不做生意,自己和家人员工也要全去听道!

  第二次的讲章是基督宝血的能力。尚节把耶稣钉十架的故事讲得那么真切、生动、深入,使全场寂静无声,针落可闻。各人不但听见基督代替自己死的信息,也看见基督为他们的罪受罚受刑的行动!

  此后,尚节又讲活水、天堂与地狱、信心生活、悔罪重生、献身工作、耶稣再来……使听者觉得每篇都是不可忘、不能忘的讲章。其中使人印象最深的,是尚节讲《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神的爱」时,先说自己的简史,以证明人如何自大自夸,与主的谦卑沉默恰成对照;人如何自私自利,与主忘我无私恰成对照;人如何自尊自义,与主之愿与罪人同列恰成对照——的确,人如此败坏,是应该在十字架上钉死而百词莫辩,但慈悲仁爱的主却替我们在十字架上死了!

  神的话像这样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人人都看见自己的罪;同时也给人力量,使人人都想把自己的罪清除。尚节在每次讲道以后,总给人们认罪和接受基督为自己救主的机会,尚节也答应为些彻底悔罪而渴慕灵力的人按手祷告。荷兰宣教士芭贝描写会场的景象:听众的欢乐与热情,简直像大海波涛之汹涌澎湃!

  这样的泱泱千顷之波,是不能任其旋生旋灭的,应当成为地上扩充天国的力量。于是,一会儿就组织了几十队三人一队的布道队。许许多多的队员,手持画着十字的三角旗,在学校、医院、泗水的街头巷角传讲主耶稣基督。他们做见证以后,还要回来开会做工作报告,这样一来,爪哇的第一个布道团就成立了。尚节说,等爪哇各地的布道成立以后,他还要回来开一个为其十日的训练班,训练爪哇全境的布道团团员。如果现在的堂会面积不够大,容不下这么多的团员,就会另行盖造宽广的建筑物来容纳他们!

  在马来亚时,尚节身体极弱。泗水却天天下雨、天气凉快,他的身体就健壮起来。离开泗水前,尚节宣布要为病人举行祷告会。凡参加这会的,要有牧师证明曾参加听道三天以上。那天上午,到会的病人非常拥挤,尚节讲《雅各书》第五章十四、十六两节,叫听众知道治病者乃是主自己,不是油、也不是抹油的人,抹油的人不过是主的仆人罢了。讲后,病人陆续上前,尚节便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三百七十七位病人抹油,同时吩咐病痛离开他们。凡是好了的,那天下午都来开会,在会后作见证。其中之一人是芭贝教士的同乡,她的病庆危笃的,但是一经抹油就痊愈了,以后成了一位福音的使者。接待尚节的陈全璧师母的孩子,也蒙了医治。

  凡是参加国尚节在爪哇首次聚会的人,见了他孜孜不倦、热爱灵魂的真诚,没有不大为感动的。在讲道和听者间,产生了一种属灵的亲情,尚节好像父亲,在福音里生了他们,在心灵里疼爱他们。尚节离开以后,他们便立志活出基督的样式,心里充满喜乐和圣灵。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经验过的生活!

  一月二十七日到二月三日,尚节在马吉朗领会。第一天晚上有三百人赴会,全体悔改。有一位荷兰女宣教士反对奋兴会,后来亲眼看到生下来就不会走路软腿小孩,一经代祷后就蒙主医治,于是就谦卑悔改。她的蒙恩促使很多人悔改。有一位华侨反对奋兴会,说了许多毁谤话,但圣灵工作,使他满身刺疼,后来就悔改了。尚节在马吉朗组织了二十多队布道队,选举高太太作总团长,每礼拜出发作工。

  二月四日到十一日,尚节在梭罗领会,住在一座大屋里,建筑费六万元,地上铺的是大理石。家主的儿子死了,母亲用二万元为儿子铸铜像,后来母亲也死了。人人都传说此屋有鬼,布道团却将这座大屋变成会场,各屋都坐满了人。蒙恩者三百一十七人,非常爱主。

上图:一九三九年,宋尚节(第二排左四)与印尼中爪哇梭罗市的弟兄姊妹合影。
上图:一九三九年,宋尚节(第二排左四)与印尼中爪哇梭罗市的弟兄姊妹合影。

  二月十二日至十九日在万隆领会,有位荷兰牧师起先反对尚节,经马吉朗那位荷兰女宣教士向他作见证,这位荷兰牧师也悔改了,最后被选为万隆布道团总团长。二百八十九人蒙恩悔改。

  二月二十日到三月二日,在荷兰东印度殖民政府的首都马巴达维亚、即今日之雅加达领会。华侨通称为八打威,简称巴城。这里有八百多人悔改,其中有二、三百荷兰人,组织了四十六个布道队。

  最后一次,又是为病人祷告,到会者千余人。有一位荷兰女子,年约十五六岁,身体肥胖,两腿不能行走,被两位朋友抬到会场,其中之一是牧师。到了尚节面前以后,那些抬她的朋友先走了,可能因为语言不通、不能听道。许多人都感到惊讶,因为万一医不好,谁抬她回去呢?尚节祷告后,照例叫人走开,因为人多,不能停留。结果,这位荷兰女子果然在祷告之后自己走开了!

  三月三日,尚节坐船回新加坡,六日晚上在长老会加东礼拜堂开奋兴会。有几区的布道团员真心渴慕,特雇大货车前来听道。晚上有近千人来听道,有新蒙恩者三百三十九人,为一百六十一位病人祷告。其中有盲女眼睛得明,哑吧小孩说话,抽大烟的老人除掉恶习,长大麻风者得洁净。此后,尚节回到上海,休息了一段时间。

上图:一九三九年,宋尚节与印尼布道团团员合影。
上图:一九三九年,宋尚节与印尼布道团团员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