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什么样的事情,总要有一个出发点。就研读圣经而言的出发点是:确信圣经以及研读的正确方法。在这里,我并不打算证明对或错,只是把不同方法列举出来。

有些人说,我们不应该这样做。他们说,我们应该以开放的心来读圣经,不应先带着信念认为圣经是或不是神的话,或者是不是直实的。他们说,我们应该先读圣经,然后让圣经证明它是什么,假使是神的话,圣经本身会证明出来。

我知道这是一种研读圣经的方法,可是在这本书中我不准备使用这个方法。因为,其实上,一个完全开放的心是不可能的。任何人只要认识一点圣经,都会有他的见解。其次,使用这种方法时,我们的篇幅要大为增添;这不是我们的目的。第三,圣经学者已经采取过这种方法,而且完全地、并效地证明了圣经确实是从神来的。

基本的信念

现在,我们要列出一些基本的信念,作为研经基础的开始。其中,有关于圣经是什么的信念,我想所有福音派基督徒都会同意。至于其中有关圣经研读的方法,可能不是所有的人都同意,但是,我盼望能使人看出这些方法是合理的。

一、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乃是神的话。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所以有别于其它的书籍。简单地说,圣经所说的就是神所说的话。如果想真正认识圣经,必须确信圣经就是神的话。借着圣经,神向人类——包括你——说话。你必须肯定相信,圣经所说的是有权威的,而且是可信赖的,可以毫无疑问地倚靠。

这样的信念是我们研读圣经的基础。 而且会影响我们的研经方法。因为研经不仅仅是一种技巧;一个人对圣经的信心,跟他能不能明白圣经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你对这一点有怀疑,应该在开始研经以前先弄清楚。求神启示你这方面的真理。你也可以读一些有关这个题目的书。我推荐这些书:《基督和圣经》,作者是文约翰(Christ and the Bible John Wenham, Inter Varsity Press);《权威》,作者是罗马丁(Authority by Martyn Loyd Jones,Inter Varsity Press);还有《圣经的启示》,作者是宾诺·克拉克。(BIBLICAL Revelation by Clark Pinnock, MoodyPress)

可是,有一点我们要小心,不要把人对圣经的解释都当成是神自己的本意。许多人有愚昧、荒谬的言语。我们不可以因着我们是相信圣经的,就认为自己所有的看法都一定正确无误;或者认为我们对某一特殊经文的了解一定是对的。这就是我们必需谨慎解经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二、借着翻译,人们可以充分地明白圣经。有些基督徒认为,只有读希伯来和希腊原文的圣经才能充分明白圣经的意思。可是,自基督以来,大部分的信徒都是借着读翻译本而明白圣经。即使今天,全世界也只有很少的基督徒,能够读到是圣经原文的学者写出来的东西。圣经注释、经文汇编这一类的工具书不容易得到,因为大部分的国家还没有其它翻译本,就是有也是很昂贵。神难道会做这样子的事,使大多数基督徒无法充分明白祂的话语?不,我们相信,翻译可以把圣经基本的意义传达出来。

这不是说学者的研究是无用的。反而,这些研究是重要而且是有价值的。借着他们的研究,我们得到更多的知识和宝贵的见解——特别是在有关解经的困难问题方面。借着翻译本圣经,你仍然可以真正明白圣经。

圣经的原文不是用大多数人的母语写成的。旧约圣经的原文是希伯来文(除了一小部分是用亚兰文写成),新约圣经则为希腊文。所以,我们用的圣经都是翻译本,不论是英文的,印度文的,坦米尔文的(Tamil),西班牙文的或是中文的,大部分的译本都是由属神的学者,谨慎、敬虔地完成的,所以我们对这些译本有信心。例如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是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大约在主前二百八十年完成。新约圣经引用旧约的经文,常常是引用七十士译本,而不是引用原来希伯来圣经(就引用的话,也是用今日通用的希伯来文)。这样的经文有马太福音十三章14-15节;路加福音三章4-6节;以及罗马书十五章12节等等。

但是,并非所有译本都是谨慎作成的。有些甚至翻译的人都不是完全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因此,要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样的译本。特别是英文译本要小心,因为有好些不同的译本。

三、圣经是前后一致的。就神的启示来说,旧约和新约圣经彼此不抵触,而是彼此相辅:旧约是新约的预备,新约是旧约的完成。

启示是往前的:旧约里面的启示是部分的,而且是以“许多不同的方式”出现;最后的启示则借着基督出现在新约。基督虽然也是旧约圣经的中心,但是祂在旧约中的形像是部分的,片断的。我们要把圣经当作一个整体来读,才能正确明白圣经:基督以及神借着祂施行的救赎计划。(见第二十一章)

四、圣经就是圣经本身的翻译者。这意思是说,一句经文可以照亮另外一句。以经解经是基本的解经方式。简明的经文用来解释难懂的经文;直述的经文解释隐喻的经文;新约里面的故事和教训用来解来旧约的预言。

但是我们必须小心,不可武断。比如,一个人读到“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33)然后,他用另一节经文的命令来比较:“要变买你一切所有的,分给穷人……你还要来跟从我。”(路十八22)于是,他就决定变买他所有的财产,而无视于他太太和五个孩子们的生活。如果他这样做,就无法再照顾他的家庭,必须倚赖他人的救济。这个人的以经解经是肤浅错误的。他没有考虑到下列经文:哥林多前书十六章2节;提摩太前书五章8节及六章17-19节。

五、圣经的语言大部分是一般人通用的语言。曾经有人以为新约圣经所用的是一种天堂的或属灵的希腊文。但是,后来发现,这语言就是主前一世纪所通用的语言。因为受到当时犹太文化的影响,新约圣经中有许多与犹太人有关的词句(即希伯来惯用语,我们在第十七章会说到)。有一些字,是平常的用语,但是圣经赋予特别的意义,例如ecclesis(教会),agapao(爱)。而预言,则有一些特殊的用法,例如以过去式的方式述说将来的事。

但是,大体而言,写圣经的那些人是用一般的语言写的,例如名词、动词等等。甚至许多修辞的方法也和我们所用的一样。比如,我们很容易明白圣经所说的:树木拍掌、小山欢笑。圣经语言的组织结构是我们已知的,因为我们可以借着一般的语言规则来明白。

六、我们愈诚实、智慧且顺服地回应圣经的命令,就愈明白圣经。神赐下祂的话,为要“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三17)明白圣经并不是单单技巧和理论的事。你一旦明白一个真理,就必须有所回应。知识和顺服不能分开。我们是为了实践而学习。除非我们去做,否则不能真正学到什么。

七、要明白圣经,圣灵的教导是必要的。耶稣提到圣灵时说:“祂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约十六13)保罗说,圣灵的事“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圣经的真理要比里面记载的事实和信息多得多。圣经的基本意义是属灵的,因此我们需要借着圣灵的教导才能领会出来。

我认为,以上的七个信念是我们明白圣经所不可缺少的基础。下面我们要开始提到,研读圣经时需要准备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