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表是解经的一个重点,但也是相当复杂的题目。在这方面圣经学者往往有不同的意见。可是,豫表能把圣经真理的各方面告诉我们,这些是很有价值的。

豫表的各类有:人物(例如亚当、摩西、以利亚、麦基洗德),事件(例如举起铜蛇、洪水),物品(祭坛、羔羊、香),地方(迦南、耶路撒冷),职位(告知、祭司)。

豫表的定义:是神所安排,先在旧约出现,却是新约某一属灵事实的前影。其中有三个要点。

一、豫表是神安排的。我们必须从圣经中找出证据,确定神指明豫表和如何实现之间的关键。如果新约本身有两者的记载,那就可能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就得小心。碰到这样的情形,两者的关联必须很清楚明白,毫无疑问。旧约和新约圣经之中,许多事情可能都有一点彼此的关系。如果一个人的想象力很丰富,他可以想出别人所想不出的。可是,解经不能光靠想象力,而必须要有凭据,必须彼此的关联很清楚,才可以说有豫表的关系,不可以碰运气。

二、豫表是出现在旧约而完成(称为对范Antitype,即豫表的本体)在新约。这是豫表和表记、比喻不同的地方。表记或比喻在事情发生的当时就有属灵的意义。

三、豫表本身是“影子”。豫表本身可能是实体的东西,例如会幕,可是对于它完成时的属灵实意,豫表只能看作一个“影子”。这好比说,一棵树的照片,有的只是纸的实体或化学药剂的实体,并没有树的实体;可是这张照片是树的像。同样,会幕是真实的存在,有实体和本身的意义,可是又有另一种意义,指向那至终的实体基督,而豫表他是通往父神的道路。

很多时候,一个豫表里面含有一个或多个表记。我们解释这些表记时,不可超出所豫表的范围。例如,大祭司是基督的一个豫表;他身上的内袍有什么表记意义吗(出廿八39;来四14)?新约中讲到他是基督的豫表时好像没有这表记的意义。

关于豫表,头一个——也可能是最主要的问题是,假如新约圣经本身没有指明,我们怎样知道是不是一个豫表呢?圣经学者在这方面有两种极端的看法。有些人说,除非新约圣经指明是豫表,否则 我们不能说任何东西是豫表。这些人说,如果有豫表,神一定会明说,否则就是在想像,而不是解经。可是另外一些人说,圣经中大部分的事物都有豫表的关系,因为事实上旧约里面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指向新约。所以,许多东西都有豫表的意义,虽然我们还没有发现到。

关于解经,有人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圣经里面的意义是找出来的,不是读进去的。”所以,对圣经豫表的取舍问题,最好站在中庸的立场:首先,接受新约圣经有提到的豫表,其次,如果旧约的一个事物和新约中的事实彼此之间有很清楚的关联,清楚到看起来不可能是一种碰巧时,我们也认为是豫表。当然,每一个圣经学者自己应该谨慎判断,两者之间的关联是否确实清楚,这样才不会诊断或挑剔那些和他有不同看法的人。

耶稣会把“凡”旧约圣经上指着他自己的话解释给两个门徒听。他是在一个主日的下午,他们一起走路。主不可能在这么一段时间内把旧约的每一节经文(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告诉他们。所以我们固然不可以强解这节(路廿四27)经文说,旧约圣经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直接的豫表,但是至少旧约圣经是充满了基督。

新约的解释

为了帮助我们认识豫表里面旧约、新约的彼此关联,首先要看看新约圣经怎样解释豫表。

第一个例子:“在旷野举起铜蛇”(约三14-15)。先把民数记廿一章的事实经过列出来,然后把新约圣经里面相关联的真理也列出来一起比较。

民数记廿一章4-9节

约翰福音三章14-19节

百姓怨渎 没有提到
神使火蛇来,咬死许多人 没有提到
百姓承认罪 没有提到
摩西为百姓祷告 没有提到
神命令摩西造一条火蛇 基督被举起
摩西造了铜蛇,挂在杆子上 没有提到铜这个表记
凡望的人就活了 信者得永生

许多旧约圣经的细节,新约圣经都没有提到。这不是说这些细节没有豫表的意义,而是因为新约的解释重点不是这些细节。主要事实是:蛇被举起来,百姓仰望,一望就活了。有些圣经学者说,“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这句话指出那些细节都有豫表上的意义。也许是这样;可是我们要记得,圣经没有告诉我们这些意义。

第二个例子是逾越节:同样,先把豫表本身的内容和在新约圣经中的解释列表出来。

出埃及记十二章3-73节

哥林多前书五章7-8节

杀羔羊献祭,每家一只 基督被杀献祭
第十日取一只无残疾一岁的公山羊羔或绵羊羔,然后要留到第十四日 没有提到
在黄昏的时候宰羊羔 没有提到
把血涂在左右的门框和门楣 没有提到
用火烤羊羔的肉,吃了 没有提到
羊羔、无酵饼和苦菜同吃 基督徒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
不可剩下一点,留下的要用火烧了 没有提到
要赶紧的吃,腰间束带,脚上穿鞋,手中拿杖 没有提到
神一见这血,就越过去 没有提到

注意这里圣经自己的解释:有一些事没有解释,例如所献的祭是公羊;在黄昏时被杀;神越过凡他看见有牲祭血的地方。有些人还找出其他关联的地方;但是圣经本身完全没有提到。

可能,但没有确实指明的豫表

有一些事件,新约圣经虽然没有说是豫表,可是许多圣经学者却认为是。现在我们要来看几个例子,这是很有必要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例子是亚伯拉罕在摩利亚山上献以撒,记载在创世记廿二章。事情的内容我们很熟悉:神吩咐亚伯拉罕到山上去献他的儿子为祭,亚伯拉罕顺服的上了山,造了祭坛,把以撒放在上面,准备杀他,这时候,神阻止了他,并且对他说,他的行为证实了他的顺服。于是神为他准备公羊代替以撒,亚伯拉罕杀了羊来献祭,然后和以撒一起回家去了。整个事件的重点是亚伯拉罕受试验和他的顺服。

新约圣经有再次论到这件事情。希伯来书十一章十七至十九节说亚伯拉罕受试验,因着信把以撒献上,因他相信神使他这个应许的儿子从死里复活,之后他得回以撒,比喻说是众死中得回的。其次,雅各书二章二二节说,亚伯拉罕把以撒献上,以行为称义,而且说他的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这两处经文都没有说这件事和神把他的儿子基督献在十字架上有关。经文的信息主要在亚伯拉罕和神的经历:受试验,他的信心和顺服。虽然在祭坛上献祭时有代替品,可是那是为他儿子的代替品,并不是他儿子代替别人。这是跟基督代罪人受死的“对范”相反。

所以,这件事情只能说可能是基督受死的豫表,而不能完全肯定。而且我们的重点要放在圣经所强调的:创世记和新约的两处经文都是强调亚伯拉罕的试验和顺服。把以撒的牺牲作为基督受死的豫表就和这个重点不符合。我们可以说献儿子是亚伯拉罕的牺牲,可是他受的试验和顺服却和“对范”不符,因为父神不能被试验,他也不必顺服什么,根本没有什么是比他大的。

另外一个著名的故事是关于约瑟的。从他童年到成为埃及的统治者为止,这中间发生的事情有非常多和基督的生平有关联。把这些关联的事情(参创世记三十七至五十章)列成表比较,看看那么多的事情,是不是都是巧合而已、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不是,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说约瑟豫表基督。

加拉太书四章二一至三一节讲及旧约中的一件事,是有属灵或豫表的意义。

有些学者认人为不是豫表而是寓言,可是从夏甲和以实玛利,撒拉和以撒中,可以找到好几点是与后来的事相关。从这个例子得到结论:一个豫表不一定只有一个意义,新约圣经往往是这样解释的。

解经的指引

下面有一些指引可以帮助我们研读豫表

一、除了一些异象是例外以外,通常豫表都是历史上的事件,而对范也都有历史上的依据。例如,逾越节是以色列历史上的一件事,所豫表的基督的受死也是历史上的一件事(这在属灵上有得要意义)。

二、豫表是预指将来属灵事实的真实影像。例如约翰福音三章十四节,肉体上看见蛇豫表着凭信心在灵里看见耶稣。

三、所豫表的本体比豫表本身有更重要的意义。例如约翰福音一章二九节,神的羔羊比起一只羊是何等的高呢!

四、豫表与所豫表的本体两者中有一个关键之处;偶尔有些豫表也有一些次要的点。这一点我们已经在约翰福音三章十四至十五节和哥林多前书五章七至八节的讨论中谈过。

五、豫表在属灵上的完成意义要比豫表本身的意义更往前、更广泛。可是应该有确实相关的根据,不可出于武断和幻想。比如人子比摩西就是例子。下面我们要举起一些例子,看看不照着这个原则时会发生怎样的错误。

关于逾越节的羊羔,有一个人这样写:“注意,羊羔在第十天取来后,要留到第十四天才杀,这件事是豫表说,基督这位永世里面的神在日子到了的时候向我们显明。”这有什么凭据吗?

另外有一个人,他以一些洁净的动物作为豫表(利十一4-6)“反刍动物的咬嚼可能和真实基督徒应有的行为有关。真实的基督徒言语应该要对(会反刍),走路也应该要对(分蹄)。”他进一步解释:“咬嚼反刍的食物是说一个人默想圣经,谈论有关神的事情,讲讨神喜悦的事。这表示一种敬虔的默想,比如诗篇一篇二节等等。假如我们与神同行,而且讲说神的事情,就是“洁净的”的基督徒,蒙神悦纳。”照这种说法,那么猪的“分蹄”却“不倒嚼”(利十一7)是不是说一个人的“言语”不洁净,而所走的“道路”却是洁净的?我们必须知道什么叫做武断的结论。

六、不要单单以颜色、数目字、物质、或形状作为整个豫表的凭据。如果有一个数字的确有种豫表的意思,那很好;可是,最好是除了数目字以外,还有更实在的东西做凭据。

七、假如新约圣经没有明显提到,不要太武断。

下面的经文有些是豫表的,有些不是;要小心读:

  • 创世记二章二至三节,神在这里的安息是不是豫表基督徒在基督里面属灵的安息?
  • 创世记七章一至五节,方舟是不是基督救赎的一种豫表?
  • 出埃及记三十章十七至二一节,洗濯盆是不是豫表洗罪?
  • 利未记第四章,赎罪祭是不是基督代赎的豫表?
  • 申命记十八章十五节,摩西在这里豫表先知的基督?
  • 列王记上十七章十二节,两根柴是不是豫表十字架?
  • 希伯来书九章二四节,会幕是不是豫表基督,即到神面前的路。

豫表和表记

结束本章以前,我们要把豫表和表记的区别简要地写出来。这对我们有帮助,因为两者有些地方重复。

一、豫表本身是实际(历史上)有的事情;表记就不一定。

二、豫表本身发生在旧约时代,完成于新约时代;表记则没有时间限制。

三、豫表是特殊性的(专指一件事情或一件东西);表记的意义可能是普遍性的。

四、豫表除了中心的意义外,可能有一些次要的点;而表记则大多有几个意义,虽然有时候也有一个中心意义。

五、一个豫表里面可能带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