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的第六个原则是:以整本圣经的真理来解释每一个别的经文;另外一种说法就是“以经解经。”你虽然尽量按照其他的解经原则去做,可是如果得到的解释和圣经的教训冲突,那你的解释就有问题。圣经本身不会自相矛盾。在本质上,圣经只有一种启示,一种信息,就是告诉我们关于神的事。

我们在前面已经知道,读一节或一段经文时必须跟上下文——也许是前后的几节经文或几段经文,也可能是好几章经文——配合着读。这里,我们可以说,解经的第六个原则就是把整本圣经当做每一节经文的终极上下文。圣经里面每一个特别主题的真正信息,只有读通所有相关的经文才能得到。如果是只读了一部分的经文,可能得不到圣经的真正教训。

假使你现在走在一个森林中,有一条河在你面前,挡住你不能前进;这条河很难越过。如果你完全不熟悉周围的环境,只好想办法越过河再前进;可是如果你知道这条河右边四分之一英里的地方就有一个大转弯,那么你只要沿着那大转弯走过去就可以了。一点点的普通常识常常能使你免去困难、甚至脱离危险。对事情有一个全面的看法是很有益的。

能全面地认识圣经,就不至断章取义;常常我们以为了解了一节经文的意思,可是实际上却误解了圣经的真正教训。例如,我们看到保罗在以弗所书三14:“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我们就武断地说,圣经教导我们要跪着祷告,因为保罗是跪着祷告的。这样的误解是因为我们没有读到圣经的其他经文,那里说祷告的时候或站或卧都是可以的;而且圣经也说,祷告的时候神喜悦我们心里的态度过于我们外表的姿势。

有些异端或假教训看起来好像有圣经根据似的,其实是那些教导的人犯了断章取义的毛病;他们只讲某些经文,把其他的都忽略掉。如果我们常常拿自己对每一节经文的了解来与圣经的整体教训对照,就不会被错误的教训迷惑。我们应该保持谦卑,任何一节经文——除了非我们已经放在整本圣经的教训下思考过,不要做什么最后的或武断的结论。

有些圣经学者只对着片面的经文就做解释或定出教训。例如,他们看到旧约中关于食物的限制,就说今天的基督徒也应该遵守那些规定。又例如,他们看到神在旧约中对那些遵守祂律法的人的应许,就下结论认为旧约时代人可以对着遵守律法在神面前称义;他们是忽略了新约中神关于罪得赦免的教训。

这个原则对某些圣经教训尤其重要;例如,安息日的教训就是其中的一个。但从旧约圣经关于安息日的教训来看,安息日显然是指第七日;但是,如果我们想得到完整的、对于今天有意义的圣经教训,必须同是考虑旧约和新约圣经;需要考虑到旧约新约之间的关系,基督复活的意义,早期教会在这个方面的实行等等。

另外一个方面,也有人单看新约圣经而忽略旧约圣经。虽然他们也读旧约——为了帮助他们了解新约,可是他们认为单从新约就可以得到基督徒需要的所有圣经真理。因为在后面第二十一章我们还要讨论新约圣经彼此的关系,在这里我们只是先简单地说:整本圣经都是神的启示,其中的每一部分必须在整体的光照下才能正确地明白真正的意义。

忽略这个原则的另外一种错误是:只看四福音书和使徒行传的一些真理教导,而偏废了使徒书信中和这些真理有关的教训。例如,有一些基督徒关于圣灵的浸的认识完全局限于使徒行传的教训;其实圣灵的浸是一个很重要的真理,需要考虑到整本新约圣经,才能有清醒的认识。

对应经文

另一个叫我们得到圣经整体教训的方法是读对应经文。对应经文是指在圣经中不同地方,但是所讨论的却是同一件事的那些经文。例如有些关于耶稣的言论和跟祂有关的事件,在两本或两本以上的福音书里头都有记载。撒母耳记和列王记里面的历史也有一部分出现在历代志。又如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罗马书和加拉太书也可以算作——算作不是很明显——对应经文。

读对应经文时,要记住下面的指引:

一、要确定它是不是真的对应经文。即使两节经文都用了同样的字,可是不一定是对应经文(例如士师记十八1,二十44的fall,译者按:中文用的字眼不同。);必须在观念上一致才算。

二、注意两者的异同。最好都写下来,看得比较清楚。注意两者的差别对经文的意思有什么影响,而且要读上下文。

马太福音十34记载耶稣说:“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这句话可以照字面解释吗?而上下文有“仇敌”这个字(36节),看起来是有打仗的样子。

这节经文的对应经文是路加福音十二51。句子几乎一样,但是还是有不同的地方:“刀兵”改成“分争”;两者都是说一家因为分争而分开,但是细节不太一样。两者的上下文相近,所以包含同样的观念。刀剑象征打仗,表示有分争。这里我们可以问说,马太是不是真的说他们用了刀剑?我们读到马太福音十37-38就明白。这里的问题是谁最重要?一个人如果把基督放在生命中第一位,那么他和家人之间一定常常有分争。

并不是每一次都有对应经文,所以上面说的指引不像上下文原则那么重要;虽然如此,多看一些例子还是很有用:1.比较哥林多前书八6和歌罗西书一16;有人认为后者指着属灵的、新的创造而说。2.有一个人把以赛亚书九6-7和撒母耳记上十七40连起来看。注意“五”这个数字。它们之间有没有关联?

认识整本圣经

我们的实际问题是:怎样去得到整本圣经的知识?这里有一个指引:

一、广泛地读经:除了晨更读的一小段圣经,还要做一个计划,规定在一定时间内读完整本圣经。也许你只能一年读一遍;即使是这样,还得花时间和力量。有一个简单的一年读经计划。就是每天读三章,礼拜天读五章。引文每章的长短不一样,所以每天读的量不太一样。你也可以选另外的方式,有许多方式供你选择。借着小心的观察和做笔记,你可以把经节记起来,然后,逐渐地你就可以把经文和经文互相对照。如果不下这样的功夫,你读圣经的进步要慢很多。

二、规律的研经:单单读经是不够的,读经和研经必须相配合;而且应该每天抽出充分的时间来做。你可以做一个计划:“清晨静思主话”(This Morning with God)和“经文探索”(Search for Scriptures)按着第一本书,可以在四年内把圣经全部研读一遍;第二本只要三年。这是为着那些比较忙的人用的,每天只要一小段时间。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觉得灰心,以为永远不能明白整本圣经,或者至少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才可以。就一方面来说这是对的;没有一个人能完全明白圣经——即使是花了几十年的花四溅。但是你有系统地,虔敬地,而且有规律地读经、研经,你对神话语的认识一定会继续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