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的第五个普遍原则是:用尽我们所能知道的历史、地理和文化背景来解释圣经。圣经所记的事发生在历史上的某些时期,以你和当时的人——主要是犹太人——有文化上的关系。比如,新约圣经就和主后第一世纪的巴勒斯坦文化有关系;也和当时和在这以前的历史有关系。假如我们按照我们现在的文化来解释新约圣经,很容易发生错误。

我们必须知道,虽然是同样的一句话,一个动作或一件事情,但是如果文化背景不同,意思就可能大不相同。例如,在英国,如果说一个女人“homely”,这是对她的恭维,因为在这里的意思是“爱护家庭的”或“朴素、不做作的”。但是在美国,这个字对女人是一种侮辱,意思是说她“丑陋”。又例如,在印度的一些地方,如果你说一个人是“猫头鹰”或“猫头鹰的儿子”,就等于是侮辱他;可是在美国,这却是称赞人的话。印度人认为这话的意思是说他“愚笨”,而美国人认为是说他有“智慧”。

有些话语或句子在某个文化或时期中有它的意义,可是在另外的文化或时期中可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意义会不同,所以我们需按当时的文化背景中来明白圣经的话语。例如,在列王记下二9,以利沙求以利亚说,他想得到两倍于以利亚所有的灵(可能是指圣灵)。可是,其实以利沙是要求得到长子的产业,他想成为以利亚的继承人。

所以要记得,一句经文主要的、真正的意义,是在它那一个历史或文化中的意义,也就是对于当时的人的意义。我们必须尽可能地明白这个意义,因为这是首要的。

路加福音九23是一个良好的例子,耶稣好几次说到,任何想跟从祂的人必须“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我们以为背十字架的意思就是忍受困难、试炼或磨难我们的人。可是在耶稣的时代,一个背十字架的表示他是一个罪犯,正在走向行刑之地。他是背着十字架走向死地。耶稣那个时代的人明白祂这样的意思。他们知道耶稣指的是死亡(身体或者灵性的),而不是一些试炼而已。福音书里面的其他地方——特别是有关耶稣本身的死的经文,更清楚地表明了这样的意思。我们解经必须按照这个意义。

我们知道,我们没有办法把所有的经文的原始意义都找出来。有些经文——可幸不是很多——的原来意思,没有圣经学者能够确切明白。例如出埃及记二十八30的“乌陵和土明”,哥林多前书十五29的“为死人受洗”。但是对于其他大部分的经文,只要按着解经的原则,就能了解原来的意义,然后再解释圣经。我们也知道,我们对圣经早期部分的意义可能比当时代的人所能理解的来的更完全。例如,神第一次说到基督的降临(创三15)时,没有人能完全明白什么是“后裔的”脚跟,什么是“蛇的”头被打伤。又例如,耶稣说撒该是“亚伯拉罕的子孙”(路十九9),那时的人很难像加拉太书三7、29那样地明白完全的意思。所以,虽然有时候一句经文的意义,再后来会有比较完全的启示,可是原始意义仍然是主要的意思。

撒母耳记上十二17是一个例子,我们认识到,了解文化背景可以帮助我们明白圣经。撒母耳说要在收割麦子的时节求神降雨下来。通常从四月到十月是没有雨的,而割麦子的时节是四月中旬到五月中旬,后来神果然降雨下来,显示了神的作为,这样就证明了撒母耳的话确实是出于神。

马可福音十一12-14(参太二十一18-19)记载了基督诅咒无花果树的事。基督诅咒那棵无花果树是因为上面没有无花果子;可是十三节说那时不是收无花果的时候,这样不是有些不公平吗?启示我们要知道,如果是一颗好的无花果树,即使不是季节,也会有一些无花果;所以要在上面找到一些无花果是一件合理的事。而当时竟然一个都没有,这表示那棵树是不结果子的。

从上面这些例子,我们不难明白圣经的背景对于解释经文有重要的关系。我们说得背景包括下列的因素:

一、历史因素。例如但以理书五7、16说到但以理是国中的第三位,因为当时伯沙撒王是和他的父亲共同摄政,所以已经有了两个王。

又例如马太福音二22:历史告诉我们,亚基老王比他的父亲更威胁耶稣的生命。

二、地理因素。例如约翰福音四4说耶稣必须经过撒玛利亚;因为撒玛利亚省位于犹大省和加利利省之间。

又例如约珥书二23:那里有两个主要的雨季,一个是秋雨,就是播种的早雨;另一个是春雨,就是使作物成熟的晚雨。

三、文化因素(社会的,宗教的和物质的)。例如路加福音九59;当时,埋葬父亲是长子的神圣义务,而且如果他的父亲不是已经死了的话,这件事可能要等上好几年的时间。

又如约翰福音十三3-5.在那时候,洗客人的脚是一个仆人的职责,所以,显然没有一个门徒愿意做这件事。

怎么得到圣经的背景

既然必须从圣经的背景来帮助我们解经。那么,我们怎样得到有关圣经背景的知识呢?我们可以从圣经学者的书本得到;例如圣经字典、圣经地理、圣经注释等。假如你有这些书籍,就可以使用,假如你没有,也没有太大关系,因为你可以在圣经里找到一切“基本的”背景资料。我们留意到有一个基本原则,圣经本身是最佳的释经者。对于大部分意义不明显的经文,圣经里面都能找到背景资料。

你要怎么样才能学到这些资料呢?这里有一些步骤可以遵循。

一、熟悉圣经。读、读、读,要再三地读圣经。你越是熟悉圣经,就越能得到背景的资料,帮助你解经。要多读历史书。旧约圣经的历史是旧约和新约的背景。摩西五经包括了圣经其余各卷的大部分文化背景,特别是新约圣经的。有时候,在后的经文可以帮助我们明白在前的经文。多读细读,你可以学习到许多圣经里面的历史和文化资料。

二、读的时候要多做笔记。把有关圣经人物,风俗习惯,地理特征等详细情形记下来,也要把不寻常的事件、字等记下来。然后再去查真正的意思,并且把意思写上去。还要把有关的圣经事实都记录上去。这样可以帮助你以后很容易就找到,而且也可以知道是不是正确。有规律地做笔记很帮助我们明白圣经,帮助我们的记忆,也加添贮存的有用知识。

三、如果你有串珠圣经,应加以使用:有些钦定本和校订本的版本有很好的串珠经文。常常,新约的经文可以参考到旧约的经文。例如约翰福音三14说到摩西举蛇你可以在民数记二十一9查到参考的经文。可是,圣经里面的串珠经文并不是完全的,所以你可以加上自己读到的。当一节经文是你联想到另外一节经文时,就记在空白的地方。

四、利用圣经里头的地图把经文中提到的城市或地方找出来:例如:你读约书亚记的时候,如果在地图上查看所提到的地方,就能明白他的征服计划。比如说,你可以在地图上到约书亚记找到约书亚记九章提到的基遍。

五、如果你有,也可以使用其他的书籍:第一是词典。词典里面,可以查到许多文化的词语。我们在上面已经看了不少有关文化的字,这里再举一些:肉桂、硝石、硫磺、丝弦的乐器。当然,圣经字典和圣经注释里面有许多文化用词的解释,因为这些名词关系到经文的解释。

以背景为帮助解经的三个指引

你有了经文的背景资料,准备开始用来解经时,这里有三个指南很有帮助:

一、仔细查看经文中任何不能或不易明白的地方,试试看能不能用某些背景资料来帮助你明白。

二、了解那节经文对当代和当时的人的意义

三、试着找出那节经文对我们今天的文化有什么意义;试做一个适当的应用。

我们举一个例子来看:士师记十三3-5说神的试着向玛挪亚的妻子显现,告诉她她要怀孕生一个儿子,而这孩子“一出胎就归神作拿细耳人”。这天使所说的“拿细耳人”是什么意思?串珠圣经一定会有参考经文在民数记第六章。如果你没有串珠圣经,那么圣经字典也会有这个字的简单解释,并且会告诉你详细的说明可以在民数记第六章找到。我们从民数记中知道“拿细耳人”就是一个许了特别的愿,说他要离俗归耶和华为圣;为了表明他的许愿,他必须远离日常生活中的三件事:第一,他不喝酒或吃任何和葡萄有关的东西;其次他不可以剃头发;最后,他不可接触到死人的尸体。

我们可以肯定的说,这样的规定有一个重要的意义,就是说如果有人为着一个特殊的目的或工作想要归耶和华卫生,而他又已许了愿的话,就不可以去做一些在一般人认为平常的事。比如说,葡萄,这是巴勒斯坦的主要作物,是以色列人的基本食物和饮料;剃头,对于当时的男人来说,一定是平常的事,否则“不剃头发”就不会是“离俗”的一个特征了;最后,和私人的尸体接触,这在准备葬礼的时候是不能避免的事;当然民数记十九章规定说,摸到死尸的人事后必须洁净自己;利未记二十一章也规定,祭司不可以摸——他的近亲除外——死人的尸体。但是,拿细耳人的禁止是完全的,任何人的死尸都不可以摸。另外,我们可以肯定,拿细耳人也不可以从事大部分的平常职业。圣经没有说明为什么有这些特殊的禁戒规定。

所以,对于当时的人来说,这件事的意义是:如果一个人想要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奉献自己归耶和华为圣,他必须许愿,而为了还这个愿,他必须远离某些正常的行为和义务。这是参孙这个男孩子一出胎就必须履行的条件。当然,当时一定是他的父母亲替他许愿。

我们要怎样把这应用到我们自己身上呢?新约圣经没有这方面的清楚解释。事实上,新约里面没有提到拿细耳人。所以我们只能应用到旧约圣经的原则。今天,如果一个基督徒为着某种特殊的目的,用一个特别的方式想把自己奉献给王,那么他也可以许愿,而且因此远离一些事情;在今天,民数记中规定的事情也许不恰当;这方面表示离俗的事情,他可以寻求神的带领去做。当然他也可以参考属灵长者的意见;这些事是没有硬性规定的。

上面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使我们知道怎样借着背景的帮助来解释圣经。虽然许多经文有比较困难的问题——比如说,在明白圣经背景方面,或者是关于经文在当时的意义方面,或者是在相关的应用方面,但是,你如果更多地研究这些经文,更多遍地读整本圣经,一定会得到更多的亮光,就能更认识神的话。

下面的经文可以供作进一步的研读:列王记上十三章(伯特利对于犹大的重要);列王记下三11;列王记下四1-7(妇人的处境);马太福音八4(給祭司查看);使徒行传十五20,29(这些不可少的事,到底不可少到什么程度?或者说犹太人禁忌这些到什么程度?);哥林多前书十一1-16(女人蒙头有没有文化上的因素?);提摩太后书一8(他的被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