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的第二个原则是:要按着字的正确意义来解经。

所以,我们的问题是:怎样找出字的正确意义。为着这个目的,我们必须知道——就一般来说——“字”是什么?它的意义是什么?字是思想、语言和沟通的组成单位,经过有意义的组合,可以组成为语言。语言是人类沟通的最原始方式,神在圣经中也使用语言——绝大部分是普通的语言——来和人类沟通。

一个“字”是语言的一个单位,本身有自己的意义。但是,因为大部分的字有不止一个的意义,所以单单看这个字本身,很少能知道真正的意义。如果我只说“箱子”这个字,那么你没有办法知道,我是指一个放衣服的“箱子”,或是一个放鞋子的,或是车子里面放行李的“箱子”。又比如你只听到“光”这个字,你也不知道,到底它是说“黑暗”的相反词呢?或是说一种“淡”的颜色呢?或是指“轻”的重量呢?在这些例子里头,你需要靠着其他的字,才能明白正确的意义。

启示录五5的“狮子”是指“基督”,但是彼得前书五8,是指“魔鬼”。这两个地方的经文,都是靠着经文中其他的字,才能清楚所指的意思。下面我们会看到有关于“字”的各个方面,同时也会看到上下文的重要性。

一、有些字的意义,在一段时间以后会改变。人们会用新的方式来使用。例如prevent这个字,在翻译钦定本圣经的时代,它的意思是“先走”,这和圣经原文的意义相近。但是三百七十年后的今天,这个字的意义变成“阻止”、“使停止”。在钦定本圣经,帖撒罗尼迦前书四15的翻译是:“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prevent)。”我们不能“阻止”他们,这是真的;但是,这并不是保罗的意思。1611年时候的人们知道“shall not prevent them”的意思是“will not precede them”。第十六节证实这样的意义:“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

如果我们按着字的正确意义解经,必须要先确定:这些字现在的意义和以前翻译时的意义是一样的。

二、不同的字有相同、或相似的意义。有些学者说,两个不同的字的意义,不可能是完全一样的。但是,有时候,因为差别那么少,所以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例如,你问朋友说:“你好吗?”;那么不论他说:“好的很呢!”或“我觉得很好。”意思都是一样。你晓得他的意思是:“我现在的健康情形良好。”如果,你想要一个人走“快一点”或“迅速一点”,那么不论他是在“慢慢地”走、或“悠哉、悠哉地”走,对你来说意思是一样的。所以很多时候,不同的字并不一定有很不同的意思。常常,我们用同义字,只是为了避免重复使用一个字。圣经也是一样。不要以为圣经里面每一个不同的字都有不同的意义。例如马太福音二十21所用的“国”、马可福音十三37的“荣耀”、以及马太福音十八9和马可福音九47节所说的“永生”和“神的国”,虽然是几个不同的字,但是所指的同一件事情。

可是另外一方面,我们用不同的字来表达不同的意义。比如,为了更强或更肯定地表达一个意思,我们会用另外的字。原来的字也许诗歌同义字;可是它们彼此还是还是有差别的。圣经的作者也使用这个方法。加拉太书六2、5是一个好例子。钦定本在两处都翻作“重担”;但是校订本第五节翻成“担子”。从上下文可以看出二者之间的差别:个人必担负自己的责任,但是,同是也要帮助别人、解决他们的重担。另外,在提摩太前书二1所用的几个“祷告”的同义字;到底是表示不同的祷告方式呢?或者,只是重复地使用,为着加重他的劝解。

三、圣经里面有许多事情和世界上的一般思想不同。同样的一个字,用在咖啡店的谈话和用在圣经上,意义可能不一样。举个例子,如果你听到一个人说,某人是正直的人,你晓得他是说那个人是公平交易的人,不会欺骗人。在圣经里说到神是公义的时候,意思也是这样。可是,当圣经说到一个基督徒在神面前是“义的”时,意思就不同了。神已经宣告说,信徒在祂看来是“义的”。因为耶稣的死,作为罪的赎买,所以信祂的人可以站立得住。这个字just的意思和通常的意思不一样。

四、同一个字可能有不同的意思。有的时候,甚至在同一段经文,一个字都有不同的意思。通常;这样的不同是因为“照字面”或“照比喻”解释造成的。以西结书四十四5、6有一个很好的例子。“house”这个字在第五节是照它字面的意思,翻作“殿”。校订本也是这么翻。可是在第六节,“house”这个字,是指一个国家。这两节连续的经文里面,同时出现了“照字面”和“照比喻”解释两种情形。以赛亚书四十九6里面,有一个和这类似的例子,就是“光”字。

有一些字的意义——特别是所谓“宗教的”字,在新约比在旧约来得完全和肯定。例如“righteousness”这个字,诗篇的作者说到他自己的“公义”时,意思是说他在道德上的诚实品性(诗十八20);但是,在整本新约里面,却是指基督的“义”,而一个人信靠基督为他的救主,神就把这个“义”看作是他的(罗五17,腓三9)。另外一个字是“盼望”。对于旧约中信神的人来说,他们的“盼望”不过是一种泛泛的期望,认为神会因着慈爱而祝福他们的来世。但是对于现在新约中的基督徒,他的“盼望”就是基督的再拉身体得赎向祂(约一 三2-3)。

如何做字的研究

我们从上面的例子知道,如果要明白圣经,需要先明白其中的字,需要小心地读。我们很容易把一个不明白的字略过去,可是,这样就不能明白整节或整段经文的完全意思。我们不可以似懂非懂地把一个字存在脑中而继续读下去,应该停下来,把这个字查清楚以后,再往前读。神的话实在太重要了,千万不可以这样掉以轻心。那么,我们要怎样去明白圣经里面的字呢?

一、查字典。对于只有一种意思的字来说,查字典是最方便的。例如“野牛”(unicorn数二十三22;诗九十二10),“芸香”(rue,路十一42),“每班四个人”(quaternion,徒十二4)。有一些有关情感方面的比喻用字,查字典也很方便。例如钦定本里面的(莎士比亚也常用)“肺腑”、“心肠”(诗七9;腓一8,二1;启二23)。在校订本或其他现代版本的圣经里面,这些字通常会有解释。

但是,和以上专门用语不同的普通用语,字典就会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有时候多到好几个的解释。这是因为有不同的用法。字典通常不会告诉我们哪一个是圣经的用法。我们需要在这几个解释中,把合适的那一个找出来。因为字典不能替我们做决定,需要参考其他地方。所以,对于一般性的字来说,字典的帮助是有限制的。

二、读上下文:撒母耳记下二14说:“押尼珥对约押说“让少年人起来,在我们面前戏耍罢。””看起来,押尼珥不过是发起一个游戏而已;可是读了上下文,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牵涉到两个彼此为敌的王,和他们两边军队的领袖。第十六节告诉我们,他们事实上用刀刺肋。看了上下文,我们知道,这里的“戏耍”带着残忍、冷酷的意味。

诗篇一6宣讲:“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单单看到这里,我们可能以为意思只是说:因为神是无所不知的,所以祂知道义人在做什么。可是,当我们读了它的下半节,就知道这里的“知道”有更强的意思。有一条道路是神知道的,另外一条却必减亡。从上下文,我们看出这里的“知道”包含神的保守和眷顾。圣经上还有其他的地方,讲道神这种含有深一层意义的“知道”(创十八19)。

再举一个例子:“简单的人什么都信,”(译者按:这句话英文是:The simple believes everything,中文圣经翻译为愚蒙人是话都信。箴言十四15)。这好像是正面肯定一个信徒的信心,说他不怀疑地以单纯的信心安息在神里面。可是,上下文告诉我们真正意思,作者在这里把简单的人和通达的人做一个对比。简单的人(这节经文的意思来说)易受欺骗,愚昧,容易上当。他的简单是一个弱点。什么都信并不是智慧,而是愚昧。

圣经里面充满了这样的字,要看上下文才能清楚它的意思。如果你碰到一个字不是很清楚,停下里,考虑一下那一段经文,是否必要再读一遍。通常可以找出真正的意思。

三、利用经文汇编:哦我们已经在前面第五章说过什么是经文汇编,也讨论过它的用途。有一些字常常出现在圣经中,有一些字就比较少。要明白圣经里头所用的字,有一个理想的方法是:读所有出现有这个字的每一处经文。可是,小的经文汇编并没有把每一个处都列出来,大本的又列的太多,怎么办?

串珠圣经可以帮助你。这种圣经会把出现有重要的字的一些经节注明出来。你如果常读圣经,到后来自己可以扩大这些串珠经文的范围。当然,就像我们以前说过的,一个字常常有好几个不同的意义,所以这些相关的经文并不是每次都能帮助我们的。

例如提多书三5说:“神便救了我们”;不论是从经文本身,或是从上下文来看,我们都知道这是指着属灵的,从罪里面的拯救。可是,路加说:“我们的指望就都绝了”(徒二十七20),我们晓得他指的不是属灵的得救,而是免于沉船的得救。当然这个例子并不好,因为差别非常显著。可是圣经里头有许多地方差别并不显著,所以我们参考其他经节时要非常小心。比如说马太福音二十四13,怎么样?

从以上所看到的,我们知道字的意义实在重要,必须小心读。下面有一些字可以给你作进一步的研读:“恶道”(evil)(耶十八11)(出现两次,意思是一样吗?)(译者按:在中文圣经中,另外一次翻译成“灾祸”。)“常常”“常”(continually)(利二十四2和代上十六6);“狗”“犬类”(dogs)(王下九10和诗二十二16);“体”(body)(弗三6,查看以弗所书中所有这个字的地方);“果子”(fruit)(约十五2、4、5、8、16,参看加五22、23和罗一13);“弟兄”(brethren)(太二十五40);“万民”(nations)(太二十五32);“冠冕”(crowns)(诗一百零三4);“应许”(promise)(弗三6,同样,请查看全卷有这个字的经文);“得救”(saved through)(提前二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