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学者已经思考过,研究过,而且也写了大量有关解释圣经的书本。这种工作是有需要的,因为正确的解经是一件要紧的事。

许多经文的意思,我们不那么清楚。我们一次、再一次、又再一次的读,可是仍不清楚。我们看到,好像有两个(或更多)可能的意思。我们说:“它的意思可能是这样,也可能是那样。”甚至,有些经文实在太难懂了,我们连一个可能的意思都找不出来。这两种情形叫我们认识到,我们需要有解经的书,帮助我们清楚这些经文的意思。

艰深难解的经文

举例来说,看看这节经文:“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林后六14)。这节经文的意思是什么?轭,乃是一根横木,可以放在两头驮兽(例如牛)的肩膀上,把祂们连结起来,一起做工用的;比如说拉犂。那么这节经文是不是说,一个信徒不应该和一个非基督徒在这样的一根横木下相处?这是胡说八道。

那么是不是指一个信的人不可以和一个不信的人结婚呢?或者是禁止一个信的人和一个不信的人共同在经营事业呢?又或者说,禁止一个基督徒加入像同济社或扶轮社?这些社团,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可以参加。“不相称的轭”指什么呢?我们怎么知道呢?

诗篇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死人不能赞美主”?(诗一一五17)难道信徒不是在死了以后也敬拜神吗?我们清楚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吗?

这两句经文,还有许多其他的,都需要解释。但是,我们如何得到真正的意思呢?我们在思考一节经文时,不同的想法会进到我们的脑中。而且,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想法,我们怎么知道那一个是正确的呢?这是解经的问题。

彼此沟通

我们使用语言来彼此沟通。一个人要和另一个人沟通,借着讲话、书信,歌唱或动作来把他的意思表达清楚。除了最后一种方式之外,都要用到文字。如果别人能正确的了解你使用的语言,你们就能够彼此沟通。

可是我们常常彼此误会。我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你在拉我的腿”时,我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我以为他在说些什么不好的事情。现在我知道,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它的意思就是:“你在开玩笑。”所以,为了彼此了解,也为了明白圣经,我们需要懂得语言。

要懂得语言,需要遵循一些原则。许多这些原则应用在研读圣经上。但是关于圣经语言,另外有一些特殊原则要顾及。不论是那一种知识,都需要知道它的理论和实际应用,圣经的解释也是这样。关于解释原则之研究称为释经学(Hermeneutics)。这些原则的应用称为注释(Exegesis经文解释,指根据科学处理方法,按经文原意解释经文)或解释(Interpretation)。一个人把他所作的解释告诉别人,称为解明(Exposition)。本书中,我们首先要看原则,然后再看原则的实际应用。

正确解经原则之重要性

假设有一个人读使徒行传十五章28-29节,他注意到,这里讨论的是有关拯救的事。他读到教会领袖送信给安提阿初信主的非犹太人基督徒,其中提到“几件不可少的事”,“就是禁戒祭偶像的物、和血、并勒死的牲畜。”我们假定说,读这经的人因此认为,一个人只要禁戒这些事情就可以得救。

如果他又读到雅各书说:“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雅二24)因此,他就更加认为他可以靠着行为得救。所以,他就照着这样的看见去生活。这样,他就误解了神的话以及救恩的方法。我们可以说,人的命运系于他是否能正确地解释这些经文。我们也许以为,这只是某一个人所犯的错误,事实上有许多人犯这种错误。

我们必须使用正确的解释原则,才能正确地解释圣经。不可以自己发明一个原则,也不可以照自己的喜好随便选择一个。那么,我们怎样得到正确的原则呢?有一个方法是去研究新约如何解释旧约。另外一个方法是(因为圣经是用人的语言写的)去研究语法,也就是能正确的了解语言的原则。

例如,如果有一个人说:“我的朋友老是被三振出局。”那么,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事情,而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他所用的字,以为他正在谈论一场棒球比赛。假如他在这句话以前,先提到说他的朋友在生意上老是碰到困难,那么听的人就知道他是用生动的比喻说出他朋友的困境,而不以为他在谈论运动的事。我们须要借他所说的其他的话,才能明白那句话的意思。这在语言规则上叫作“上下文的前后呼应”。这是解经的一个基本原则。

有几个解经的原则和一般的语言规则完全一样。圣经里面就有好几个明显的例子。例如耶稣要祂的门徒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太十六6-12),门徒照着字面解释而误解了耶稣的意思,因此祂解释说,祂所说的“酵”乃是法利赛人的“教训”。这种修辞的说法叫作“隐喻”(Metaphor)。耶稣用同样的方式说到:“拆毁这殿”(约二19-22),“殿”乃是指祂自己的身体。

因此,虽然每一个信徒都有权解释圣经,但是他不可以按私意解经。不可以因着自己认为“房子”是“市场”,每一次人家说“房子”的时候,都认为是“市场”。这样会破坏语言的沟通目的。圣灵是按着人类的语言的方式默示圣经的,所以借着语法的规则,我们可以明白圣经。特别是圣经本身就有这样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