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现在是控方和辩方律师的辩论时间,从辩方开始。」

  辩方:「各位陪审员,现在我们已经清楚地知道,这四本福音书成书很早,如果他们夸大了报导的事实或者弄虚作假,肯定会被当时的敌人揭发出来,早期教会根本无法在耶路撒冷生根发芽、在犹太人社会中迅速传播。从历史文献考证的角度来比较,新约比同时期人类任何历史文献都可靠,考古发现也加强了新约的可信性。请大家想一想:如果新约这么可信,为什么『耶稣复活』这么重要的事值得怀疑呢?只是因为它超出我们的常识吗?」

  控方:「当然值得怀疑!即使新约作者主观上想记录事实,也确实记录了事实,耶稣复活也可能只是个假象,我们可以有很多合理的解释。」

  辩方:「请举例!」

昏迷论

  控方:「比如说:就象电视剧里的那些英雄人物一样,耶稣只是昏迷在十字架上,后来又醒过来了。今天我们见过很多关于人『死而复生』的报道,结果都是因为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死,只是昏迷而已。」

  辩方:「这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猜测!我这里有一份亚历山大·梅思里尔(Alexander Metherell)博士的证词,你可以自己看一看。我请梅思里尔博士出具证词,是因为他既是迈阿密大学的医学博士、又是布里斯托尔大学的工程博士,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担任信息和计算机科学研究专家,对肌肉收缩机制进行计算机建模,所以有资格在医学和科学上解释耶稣被鞭打和钉十字架的细节。可我又不愿意在这里朗读证词,因为细节太残忍了。这份证词用可怕的事实证明,遭受罗马的鞭刑,又钉上十字架,再用长矛扎入心肺中,是没有人可以从十字架上活下来的。」

  控方:「那就让我们猜想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耶稣从十字架上活下来了,又从裹着自己的麻布里逃出来,用力把坟墓门口的那块巨石推开,从站岗的罗马士兵前面走过……」

  辩方:「请等一下!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就算耶稣还能活着,铁钉已经穿透了祂的两只脚、两只手,祂的背上还有巨大的鞭伤,胸部还有长矛所戳的一个洞。像这样一个人,祂怎么有力气推开大石头,再走上11公里的路去以马忤斯呢?最关键的是,请不要忘记,耶稣被捕的时候,门徒们都吓得逃跑了,现在他们可能会收留这位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耶稣,但如果说他们会被耶稣那种可怜又可怕的样子所鼓舞,不顾自己的家庭、事业、前途和生命,到处冒险宣布耶稣是神,祂已经战胜了死亡,而且盼望自己将来也会像耶稣那样有个复活的身体,这才是超出我们常识的事情!」

弃尸论

  控方:「好吧,假设耶稣是真的死了,这也不能证明祂复活了。历史告诉我们,罗马帝国被钉的罪犯不是留在十字架上被鸟群吞食,就是被埋入公墓。有人指出,耶稣的尸体大概是给野狗翻出来吃掉了。按照传统处理遗体的方法,难道不是这样吗?」

  辩方:「如果你只看传统习惯,我会同意。但你忽视了这件案子的特殊情况。」

  控方:「那就让我们来看看所谓的特殊情况吧:福音书说耶稣的遗体交给了亚利马太的约瑟,此人是判处耶稣死刑的犹太公会的议员。这令人难以置信,是不是?公会投票判处耶稣死刑,公会议员约瑟事后却跑去为耶稣安排体面的葬礼,这合乎逻辑吗?」

  辩方:「请别忘了路加福音23章51节里有一个重要的细节:投票时约瑟并不同意,这就说明了问题。更重要的是,早期基督徒很讨厌那些钉死耶稣的犹太公会,如果要他们虚构出一个公会议员,表彰他在耶稣的门徒都害怕逃跑以后,勇敢地给耶稣体面下葬,这合乎逻辑吗?再说,他们为什么要捏造出一个公众人物,让读者都有机会查出这是假的呢?只能说约瑟是历史上确实存在的人物,他确实埋葬了耶稣。」

坟墓是空的吗?

  控方:「四部福音书都说耶稣的空坟墓是由一群追随耶稣的妇女们发现的,这个关系完全可以使人怀疑她们的证词,因为她们并不是客观的观察者!」

  辩方:「反对!这些妇女当然是耶稣的忠实追随者,可是当你了解当时的犹太社会的时候,你就会吃惊,四福音居然会诚实地记载妇女是发现空坟墓的人。在第一世纪的犹太社会,妇女是没有社会地位的,妇女的见证被认为毫无价值,所以犹太法庭不允许妇女出庭作证。所以,空墓的主要见证人竟是妇女,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如果后来才有人虚构这件事,为什么不把男门徒说成是发现空墓的人,比如说彼得或约翰?福音书根据的是事实,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是妇女们先发现了空墓,所以福音书必须记下是妇女,而不是为了让读者容易相信而改成男人。」

  控方:「不管怎么说,这些妇女的见证都不是独立的证据。你还有其他理由能说明空墓是件历史事实吗?」

  辩方:「有!犹太人和耶稣的门徒都知道耶稣墓地的所在。如果不是空的,一个以耶稣复活为基础的信仰,是不可能在耶稣被钉和埋葬的耶路撒冷建立起来的。另外,最早的犹太人的辩论,都以空墓的历史真实性为前提。也就是说,没有人说墓里仍然埋有耶稣的尸体。大家是争论尸体到哪里去了。犹太人说是守卫睡着了,这当然不堪一击,但重要的是:这些辩论从开始就假定坟墓是空的!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坟墓就是空的!」

其他可能性

  控方:「那些妇女很可能是找错了坟墓,她们走迷了路,一个空墓的看守告诉她们,『你们找的是拿撒勒的耶稣,祂不在这里』,她们感到害怕便跑开了。这个解释也是可能的。」

  辩方:「这个解释是不合理的。如果妇女们走错了地方,犹太当局会很高兴地指出坟墓的正确地点,因为他们要证明耶稣死了。当门徒开始宣扬耶稣已复活时,他们完全可以指出门徒的错误,把耶稣的尸体搬出来给他们看,证明耶稣没有复活。如果门徒们偷走了尸体,然后为了说谎而被捕甚至丧命,这合乎逻辑吗?」

有人看见复活后的耶稣吗?

  控方:「好吧,假设坟墓是空了,那有什么证据证明有人看见过祂呢?」

  辩方:「四福音和《使徒行传》记载了耶稣对许多不同的人有过几次不同的显现。有些是个人,有些是团体,有时在室内,有时在户外,有的是忠心的人,比如约翰,有的是怀疑的人,比如如多马。有时他们接触耶稣,有时和祂一起吃饭。新约经文里总是说耶稣的身体出现在那里,这样的显现前后进行了四十天,这些描写都不带任何神秘的、虚幻的意味。」

  控方:「这些只不过是福音书自己的记载,它们怎么能自己证明自己是真的呢?」

  辩方:「我想用一点来举例,没有人质疑《哥林多前书》是保罗在公元55到57年之间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距离耶稣复活不到25年。保罗在信中宣称,他曾经亲自遇到过复活的基督,《哥林多前书》15章5-8节说,耶稣复活后『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

  控方:「这完全没有说服力,《哥林多前书》只是保罗写的信,并没有旁证啊!」

  辩方:「请允许我解释得更明白一点。保罗说『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很显然,保罗知道虽然事隔二十多年,这五百多人中一大半仍然活着,仍然在地上走来走去,愿意接受访问。请想想看:如果你不是绝对相信这些人会见证他们曾见过复活的耶稣,你怎么会冒险把这句话加进自己的信里,留给人一个攻击的把柄呢?实际上,保罗是在邀请哥林多人自己去查证一下,因为他知道那些还活着的目击证人都会作他的旁证!」

  控方:「也许目击者真心诚意地相信他们看见了耶稣,也确实记录了发生的事。可是他们看见的是否只是幻象,以为看见了复活的耶稣,其实祂并没有显现?」

  辩方:「美国全国心理学家协会会长加里·科林斯博士(Gary R. Collins,1934–2021年)说过:『幻觉是在个人身上发生的事件。由于幻觉的性质,只有一个人能一次看到一个幻觉,绝对不会被一群人同时间看到,一个人也没有可能用任何方法使另一个人产生幻觉。既然幻觉只能存在于个人的主观,显然别人无法眼见。』还有,幻觉通常是由于药物或身体衰弱,在几个星期之内,五百多个背景、脾气、健康状况各不相同的人都经历了同样的幻觉,这是不是太牵强了?」

  控方:「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排除,这可能是『集体思维』的一个例子!在『集体思维』里,人们互相劝说、影响,会使大家看到一件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东西。一个充满宗教热情的人,很可能会看到他或她所要看到的,却不是实际上存在的东西。」

  辩方:「『集体思维』?你知道吗,二十世纪最能辩论的无神论哲学家安东尼·傅卢(Antony Flew,1923–2010年)说过,他不喜欢使用这个别的无神论者使用的论据,因为会两败俱伤。如果你说:『基督徒相信,是因为他们要信。』那么我也可以说:『无神论者不信,是因为他们不要信!』」

  控方:「好吧,我们不必继续辩论『集体思维』。」

  辩方:「事实上,耶稣复活是门徒信仰的中心,他们不惜以死去护卫这信仰。如果只是『集体思维』的结果,肯定会有人后来重新思考,觉醒过来,最后悄然离开。但历史告诉我们,十二门徒都坚持信仰到最后一刻。耶稣的弟弟雅各在耶稣复活前根本不相信耶稣,保罗曾经是专门迫害耶稣门徒的人,他们怎么会被人劝说、影响,陷入『集体思维』呢?」

  控方:「虽然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我还是无法接受复活的事实,我们还需要更多、更有力的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