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哪些信仰可以选择?

人不可能没有信仰,因为什么都不信也是一种信仰。信仰决定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影响人的一生,选对信仰非常重要。根据世界上各种信仰对神的观念,可以画成以下「信仰光谱」:

信仰光谱

左派:是哲学,最主要的罪是骄傲,除了自己谁都不信,其实质是以自己为神。极端的哲学太自高、太实际、太入世、太哲学,从极左到中间有虚无论、无神论、怀疑论、不可知论、自然神论。

  • 虚无论(Nihilism):认为神和物质世界都不存在。包括正统佛教、存在主义。
  • 无神论(Atheism):认为没有神,只有物质世界,没有神关心物质世界。包括共产主义、人文主义。
  • 不可知论(Agnosticism):认为即使有神,人也不能知道。包括自然主义、唯物主义、理性主义。
  • 怀疑论(Skepticism):怀疑一切,特别是怀疑神。其中实证主义(Positivism)只相信经过实验室检验过的理论,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则认为没有普遍真理。
  • 自然神论(Deism):相信有神,有物质世界,神不关心物质世界。包括儒教、美国主义。

右派:是宗教,最主要的罪是自私,见谁拜谁,求福免祸。极端的宗教太自卑、太神秘、太属灵、太宗教,从极右到中间有泛神论、多神论、魔教、邪教。

  • 邪教(Cult):产生于有神论的主要宗教,但与主要宗教基要教义不同。中文「邪教」指邪恶的宗教,而英文的Cult可以指从主要宗教生长(cultivate)出来的,有基要性(fundamental)区别的宗教,比如自称基督教的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一神普救论。Cult还有一个意思是崇拜仪式,因此我们可能在学术著作中看见The cult of ancient Israel,并不是说邪教。
  • 神秘学(Occult):在宗教信仰系统之外与灵界相交,研究玄学、占卜、巫术、修炼和打坐等形而上学知识,不介意吸纳各种不同的思想流派。包括诺斯底主义、卡巴拉、炼金术、共济会、撒旦教等。
  • 多神论(Polytheism):相信有许多神,有世界,神与世界有联系。包括大多数民间宗教、神话传说,道教和拜火教是多神论中的二元论(善恶、阴阳、光明与黑暗)。摩门教因为相信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神,事实上是多神论。
  • 泛神论(Pantheism):相信万物皆是神,神就在人里面。泛神论(一元论)的代表是印度教和新纪元运动(New Age Movement),气功、瑜伽、冥想、通灵等在思想上都属于这一类。基督教科学会(Christian Science)属于新纪元运动的一个支流。

中间派:是一神论。

  • 一神论(Monotheism):相信有神,有物质世界,神关心物质世界。主要有三大宗教:犹太教(Judaism)、广义基督教(Christianity)、伊斯兰教(Islam)。巴哈伊教(Baha’i)源于伊斯兰教的什叶派。

左派和右派信仰存在的问题

左派是哲学,右派是宗教。哲学的挑战在于不能自恰(self-consistent),即按照其自身的逻辑推演,自己不能证明自己不是矛盾或错误的。宗教的挑战在于缺证据,可以脑洞大开,但是没有证据。

借用黑盒子实验的语言来描述左、中、右三派信仰关于神的观念:当我们研究摇动一个黑盒子发出的声音的时候,如果假设其中有一个球不能解释实验结果,就可以假设里面有两个球、三个球或更多的球。左派是当假设只有一个球与观察结果不一致的时候,仍然坚持简化论(Reductionism),不肯假设有两个以上的球,而期待将来的观察数据改变。右派是假设有许多球,希望当假设多了,总可以解释少数的观察事实。中间派是不排斥增添假设存在不可见的球,以解释非此不能解释的观察事实,但是也坚持简化论,不增加不必要的球。

无神论者都是从左派开始。但是当深入思考以后,就会发现科学不足以回答宇宙的起源、生命的起源、人格的起源、善恶的标准、生命的意义、智慧的来源等等问题,而假设上帝的存在就能解释这一切。这时人可以转向有神论的世界观,从而信上帝;也可以选择坚持无神论,把盼望寄托在科学将来可以发展到能解释这一切的时候。这两者都是出于对未见之物的信心。

右派(世界宗教)总能解释眼前的事,因为很多假设总可以解释少数现象。但是这种倒三角形的理论体系很可能不是真理,因为一个假设错了,整个结构就垮了。真理的结构应该是正三角形的:假设越少越好、逻辑必须自恰,凡能验证的地方都能与事实相符即可。奥卡姆剃刀(Occam’s Razor)是学术界用来对付没必要的理论假设的工具,如果假设其中有一个球不能解释实验结果,但假设有两个球就可以解释,就不要假设有三个球。因此,某人信神可能是因为没有神他就不能解释宇宙的规律、人格的来源,而假设有神就能解释。但如果假设一位神就够了,信多神论对于他就是违背奥卡姆剃刀。

中间信仰的选择

广义基督教又分为三大分支:天主教(Roman Catholic)、基督教(或称新教、更正教,Protestant)和东正教(Orthodox)。新教又分为三大思想流派:自由派(Liberal)、福音派(Evangelical)、灵恩派(Charismatic)。

正统基督教有三重标准:1、独一真神,2、三位一体,3、因信称义。这三个层次每一个建立在前一个之上,给出从宽到窄的三个范围,称为信仰边界。在里面的称为正统(orthodox),在外边的称为异教(paganism)和异端(heresy)。异端指思想,邪教(cult)指组织,很多cult都自称是基督教。

在第一个层次(一神论)上不同的属于异教。左边有无神论/虚无论,不可知论/怀疑论,右边有多神论和泛神论。

在第二个层次(三位一体)上出界的有异教,如犹太教、伊斯兰教、巴哈伊教;有异端,如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一神一位论者(Unitarian)。他们都不信耶稣基督是神,有的说祂是天使长米迦勒,有的说祂只是人,一个道德教师。

在第三个层次上出界的天主教和东正教,以及一切新教各宗派中叫人在信心之外要加上任何行为或礼仪(如受洗或领圣餐)才能得救或保持救恩的教会,还有必须要忠于某一个人(假基督,如统一教的文鲜明)才能得救的邪教。

作为中国人,「要信就应该信佛教」吗?

民间佛教(Popular Buddhism)是多神论,并没有什么理论系统的民间迷信,可以把观音、玉皇大帝、孙悟空和关公放在一起拜,不足以信。而正统佛教(Original Buddhism)是虚无论。

佛教对世界的诊断是对的,药方是错的。世界的确是诸行无常、有漏皆苦。但是诸法无我是极端虚无论的形而上学猜测,而涅槃寂静是消极而无效的对付手段。佛教认定除去欲念就有平安和永空,但食色性也,谁能全然无欲?禅宗寻求内力和顿悟,净土宗需求外力拯救。若内力不能净欲,而按照虚无论的正统佛教不存在可以拯救的外力,因为正统佛教并没有超自然的神,佛只是悟道者,菩萨只是寻道者,道乃以上所引之四法印),所以实乃无解。

基督教拒绝虚无论(含无神论),接受实在论(含有神论)。有形世界(含我们)是实在的,创造世界的无形的神也是实在的。初造的世界是好的,堕落后的世界才是虚空的,因为死亡把人在地上获得的一切成就、所得都最后变成一场空。但是神差爱子耶稣为人赎罪,信者被称为义,有在基督再来时复活得荣耀的盼望,今世有圣灵赐能力胜过罪恶和诱惑。这个世界观应该是没有偏见的理智之人经过缜密考察之后的智慧选择。

关于天和地狱

耶稣基督按照圣经的预言,在逾越节那天作为替人赎罪的羔羊受死、埋葬;又按照圣经的预言,在三日以后的初熟节那一天复活,是第一个从死里复活得荣耀之身的人。按照圣经,天有三重:1、空气(Sky),2、星空(Space),3、天堂。地狱也有三重:1、阴间(Hades);2、无底坑(Abyss, bottomless pit, Tartarus);3、火湖(Lake of Fire, Gehenna)。阴间是死人灵魂等待审判之处。无底坑是鬼魔(Demons,堕落的天使)的监狱。火湖是永久的地狱,给最后审判后的人和鬼魔。阴间按照路加福音16章财主和拉撒路的比喻所示,有两个部分,一个是乐园(Paradise)或亚伯拉罕的怀抱(Abraham’s Bosom),一个叫监狱(Prison),中间有深渊相隔,但是可以彼此看见和谈话。 耶稣在十字架上对与他同钉而信了祂的强盗说:今日你和我要同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23:43),就是指去阴间的乐园(亚伯拉罕的怀抱)。在那里的三天时间内他曾向那监狱里的灵传道(彼前书3:19)。「传道」用的是希腊文proviso, 英文proclaim,是宣告得胜。因此「按着定命,人人皆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 耶稣受苦都是在地上,十字架上。祂是一个没有罪的人,不应该死,因为死是「罪的工价」。但是祂自愿受死,所以我们这些该死的人可以因为信祂而罪得赦免,有永生。

既然人用自由意志犯罪,神为什么还要给人自由意志,让人能自由思考?

基督教因为信一个有位格的神(Personal God),而且祂要建立的是与人的爱的关系,而爱要求有自由意志,祂就必须给人自由意志,因为强迫或机械的爱都不是真爱。所以基督教一贯尊重个人选择,鼓励自由思考。这不排除神向人启示祂的圣洁和公义,并告诉人道德底线,因为一旦给了自由意志,就可能被滥用,不接受反而拒绝神的爱,因此就有了堕落、犯罪、受苦,死亡。但是神预知这些,在创世之先就预备了自己的独生子作赎罪的羔羊,好借着祂的死把众人救活,同为神的儿女。犯过罪、受过苦、被赦免的人会十分感恩,不再犯罪。因此永生在天堂里的将是自由却不犯罪的人,与神在爱和圣洁中永远同在。因此神造有可能犯罪的有自由意志的人绝非偶然。

神造万物,谁造了神?

从哲学逻辑上讲,只有有开端的事物才需要创造者,既然神是永在的,就不需要创造者。不过连罗素都在他的「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基督徒」中犯了这个逻辑上的低级错误。

如果人有罪,那是否神也有罪?人是存在的一部分,神是全部存在,人不可能存在于神这一全部存在之外吧? 

人当然不可能在神的创造以外存在。所以罪当然是存在于神的创造之中。但圣经断然否定罪也是神创造的,而且罪在创造中的存在也不是永远的。

神是否是罪的创造者?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奥古斯丁也问过这个问题。在他粗浅理解的时候,认为神若是万物的创造者,一定也是罪的创造者,那么一定神里面也有罪。因此他决定不信基督教的神(全善),而去信摩尼教的神(善恶两性共有)。

后来奥古斯丁通过读罗马书而重生得救之后重新思考,理解神是全善的绝对存在,因此神所直接创造的必定都是善的。罪是善的缺失(如同狄拉克说正电子是电子海中的空穴),不是神的直接创造,而是被造物滥用神赐的自由意志的结果。

神的创造是为了扩展三位一体的爱到被造物,因此必须赐给自由意志(因为机器人不会爱)。神知道自由意志会被滥用而产生罪(偏离神本性的思想和行为),罪被用来伤害人,就成为恶。

神允许罪和恶的存在,是为了善的大计划。 人在犯罪之后会在罪恶的世界中遇到苦难,会或者选择加入恶,享受其中暂时的快乐;或者远离恶、寻求善、以致认识神。前者是自然的,后者是神拣选和作工的结果。

因此,神允许罪恶在世上暂时掌权,目的是为了拯救灵魂。在要救的数目满了之后就会除掉罪恶,进入全善的永恒态未来。基督的救赎彻底解决了罪和死的问题,尽管基督徒在人生中还需要与罪争战,还在「成圣」的路上,但将来的新天新地里罪和死都将最终被消灭。

我能追求特异功能吗?

「耳朵识字」等所谓「人体特异功能」,以及其他超自然能力不是来自于人,而是这些人交鬼的结果。

关于「信神不信教」

所谓信神不信教,就是已经发现自然主义世界观不能解释世界,但是还没有决定添加什么新要素到自己的世界观里。回到黑盒子的比喻:知道了假设有一个球不能解释听到的摇动的声音,但是不确定要添加几个。

神的名字是什么?

耶和华是神的名字,与Yahweh和Jehovah等价。希伯来文圣经只记载了辅音YHWH。犹太人因为十分尊重摩西律法,尤其是十诫的第三条「不可妄称神的名」,所以他们只让大祭司在一年一次的赎罪日上说出这个名字。主后70年第二圣殿被毁之后地上再无大祭司,所以人们每当看见YHWH,就说「主」,希伯来文Adonai,英文the LORD,全大写。圣名的原来发音被遗忘。因为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I am who I am),而希伯来文的to be=yihyi,所以Yahweh可能十分接近原来的发音。拉丁文Jehovah发音是yahovah,到英文发音成了zhehovah,但中文发音耶和华与希伯来文相近。这些都是正当的翻译,意思是永在者,因此祂记得住祂远古以前的应许,每当提这名字的时候是为了表明祂是信实的。

耶稣「是人还是神」?

广义基督教不但相信一神论,而且相信三位一体。就是说:拿撒勒人耶稣不但是旧约预言的弥赛亚/基督,而且祂的本质是神,是永在者,与圣父和圣灵本质相同,地位平等,角色不同。基督完全是神,也完全是人。

科学和神学的关系

神用两种方式启示:大自然是神的创造物和普遍启示,圣经是神的话语和特殊启示。人类对大自然的理解是科学,人类对圣经的理解是神学。科学和神学可能会有表面的矛盾,但那若不是科学错误理解自然,就是神学错误理解圣经。当错误被改正了,就能协调。人只有认识科学才知道神如何运转世界,人只有认识神学才知道神为何创造世界,两者全有才有理性的真理。

关于一神普救论

一神普救派(Unity Church or Unitarian Universalist)不属于基督教正统。他们认为神存在,但是只有爱没有公义,一切人都会上天堂。他们认为神不仅只有一个,而且只有一位,而不是三位一体,所以耶稣和圣灵不是神。传统的一神一位论(Unitarian)是一神论的,从哈佛大学起源,把那个本来是正统牧师培训学院变成世俗大学。普世得救论(Universalist)也认为这一位神只有良善,但不行公义。现在的Unity教会可能受了新纪元主义(New Age Movement)影响,加进了通灵主义(Spiritualist),因此有往泛神论发展的迹象。一旦人越出圣经,自己发明自己的神学,就可以无边无沿地变化。

关于摩门教

摩门教是一个奇怪的产物。约瑟斯密接受摩门经,是往已经完成的圣经添加新东西,肯定不是从神而来的,一度实行多妻制,也不敬䖍。他们认为人与神都在进化,人可以有朝一日成为神,神一度曾是人。这绝对是多神论。他们还认为耶稣不是永在者,而是神与马利亚有肉体关系生下来的,而且是撒旦的兄弟。他们认为女人不能自己得救,只能通过嫁给得救的男人。他们认为死人可以通过活的亲戚替他们受洗而得救。十分奇怪,甚至邪恶。但是外表上看他们十分敬䖍。在政治和社会观点上与福音派基督徒无异。而且如今已经发展成两亿人,是一个独立的大宗教了。

关于爱因斯坦的信仰

爱因斯坦自己说他信的是斯宾诺莎的神,就是一个一元论/西方泛神论,但是他自己并不一致。泛神论的神应该是没有位格的「规律」,但是爱因斯坦屡次用似乎有位格的语言来描述神,如「上帝不掷骰子」。

能用高维模型来解释神吗?

有人说神是「比人高维度的存在」,这是一个可以使用的描述神的模型。但由于没有任何受造物可以比拟神,所以一切模型都会有错误之处。

关于按字义解释圣经

圣经里面有许多种文学体裁(genre),有些是要按字义(literal)解的,如论说文和叙事文;有些不能按字义解,如诗歌和智慧文学。

关于自然的无意识和人的有意识

神如果和自然一样是无意识/无位格的,那么人的意识和位格从哪里来?常识告诉我们,创造者大于被造物。如果神无意识,就造不出有意识的人来,必须从有到有。

怎么理解神的默示和人的写作

圣经是神通过人写的。圣灵默示就像大风中的船,形状是自己的,方向是风吹的。因此圣经既是神的话,也是作者自己的特点。神的启示使用了那个时代的语言和理解能力,但是神的性情是永远不变的,神在旧约、新约里都是一样的既公义又怜悯。

关于一夫一妻

神在起初照祂的形象造男造女,给第一对夫妻证婚。从亚当的肋骨造夏娃,让男人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让女人尊重丈夫如同顺服主,这都是给以后的家庭建立先例。虽然旧约记载了一些人实行多妻制,但神并不赞许他们这么作。事实上圣经记载的多妻制家庭几乎都受到由此带来的不佳后果,这也是反面教材。

关于救赎

耶稣要救的人是罪人,无论原先的罪有多大,都能因信祂的救赎得赦免。原来罪越大的,感恩也越大。但是基督总是说:不要再犯罪了!也就是说,接受祂的恩典之后生命要有改变,否则就是滥用恩典,不是真得救。旧约和新约时代的人都一样,都被赐给自由意志,后来却因堕落而不再自由,被罪捆绑。但是在基督救赎之后,圣灵在圣父拣选的人身上做工,让他们再次得自由,能对爱他们、为他们死而复活的基督示爱说I do!,这是世上最大的爱情故事。因感恩而为主活,是最恰当的爱的回应。

人类思想史及思想家的思想起源

人类思想史/哲学史有四个发展阶段,与人类注重经验、理性、信心这三种认识途径的哪一种有关。

  • 经典时代(前500-500年):人们相信理性,寻求信仰。
  • 中古时代(500-1500年):人们有基督教信仰,寻求用理性统一神哲科学。
  • 现代(1500-2000年):人们抛弃基督教信仰,试图让经验和理性合作(科学时代)。
  • 后现代(2000-现在):人们对现代人用来试图替代基督教世界观的意识形态感到厌烦,认定不存在绝对/普世真理,既无信仰也不信理性,而只信个人经验。

孔子、佛祖、琐罗阿斯德(Zoroaster)和最早的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理斯多德)几乎同时出现于主前500-400年。这是旧约以色列历史终结时,神决定让外邦人兴起,管教以色列直到末期。因此神赐给这些思想家们各有一些见解,借此发展出经典时代、中古时代、现代和后现代的世界思想史和文明史。这些思想家主要都是思考和规范人与人的关系。

关于大灾难

神是积极而有计划的神。旧约时期建立神的可见的国(Visible Kingdom),新约/教会时期建立属灵的国(Spiritual Kingdom),基督再来之后建立完全的国(Full Kingdom),既属灵又可见。在基督再来之前会有7年大灾难。教会很可能是在大灾难之前被提,直接与主同在。全以色列将在大灾难七期间信耶稣得救,但是全世界人口将在大灾难期间减少一半以上。

我是怎么选择信仰的

由果及树,基督徒有逆境催化的,也有主动寻求的。我的故事很长,简单地说是两样都有。先有要寻求真理的动机,经历了文学、哲学、自然科学(物理学)、社会科学(经济学)和一度涉及政治之后一度失望,在美国遇见基督教是新开端。

理性层次」,我听见人问我如何解释秩序的存在与热力学第二定律,经过一段思考后,我觉得有神论比无神论的解释更合理。这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

感情层次」,我逃不出作为中国人的爱国心态,但是在花时间读了一些西方经典思想家之后,发觉中国所最需要的自由、民主、共和、博爱等概念只是在基督教里才综合起来,就越过了原来对基督教的讨厌(因为与文革的近似),而转变成喜爱这个文化和思想体系。可以说我这时成为一个文化基督徒,心里喜欢的是果子(基督教)而不是树(基督),这花了大约一年时间。

意志层次」,我经历了三次大困难,一次与政治有关,一次与家庭有关,一次与健康(生死)有关,迫使我不得不向更高的力量祷告,并答应一旦蒙恩必定回报。每一次我都得到了我需要的,但是前两次我忘记了自己的应许。事不过三,最后一次我实在对自己觉得羞愧、不好意思,才决定信主。我绝对是顽固的厕所里的石头。但是神爱我,不放弃我,最后我是无可推诿。

第三个层次「意志」的决定,是我成为重生的基督徒的转变点。这个过程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我重生和妻子基本同时,那以后似乎天也更蓝,水也更甜。我们享受作为神儿女的喜乐平安,但是对人有时说我们信主,有时说不,怕被拒绝。约半年之后受洗,以后就都说自己是基督徒了。不是说基督徒就不再受苦难,恰恰相反,这是他们必会遇到的。但是神让万事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这是信主后成长的见证了,别处再谈。

谢谢你们听我的故事。我觉得我的经历不能强求大家认同,如果能在平安时在火边听讲、阅读、思考,然后达到那个「阿哈!」的瞬间就信主蒙福,能少受许多苦难。愿大家是如此有福之人。

本文根据袁岱青牧师见证整理:袁牧师1962年生于北京,1980-87年在北大物理系读学士和硕士,曾任北大物理系研究生会主席。1988-96年在北德克萨斯大学读物理学博士,1990年信主,1993年蒙召,1996-2009年被派往中国宣教,讲授《圣经牧训》,其中后期在美国同时读神学。2006年获得达拉斯神学院神学硕士,正在作达拉斯神学院神学博士候选人。2009年开始担任德州Abilene Bible Church主任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