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丁和伯尔纳都反对人的功劳对称义有所参与,就如圣经的教导一样(1—4)

1.应该和不应该问的问题

我们已经讨论完这主题的关键问题:义若根据善行,这义在神面前必定站立不住,而且人称义完全是出于神的怜悯和与基督的交通,因此完全是因着信心。我们应当留意这就是人称义关键的教导,好避免陷入普遍的谬论中,不只是普罗大众,有学问的人也有此危险。因一开始讨论人因信还是因行律法称义时,他们就立刻翻出那些似乎教导人的行为在神面前有功德的经文,仿佛证明善行对神而言有价值,就等于证明人是因行律法称义!

无疑地,我们以上已证明行律法的义包括行神所有的律法,并且行到完全的程度。由此可见,没有人能因行律法称义,除非他的行为完全到他在万事上无可指责。不过另一个问题也值得我们思考:虽然人无法因行律法称义,但难道这些行为就不值得神喜悦吗?

2.“功德”这术语不合乎圣经,也是危险的!

首先,我要说几句有关“功德”的话:说人的行为在神的审判下有功德的人,就是在攻击真信心。我也希望避免在言语上的争吵,然而但愿基督徒作者总能约束自己,免得没有必要地采用远离圣经的术语,因为这些术语经常害处极大,几乎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想知道我们为何需要采用“功德”这术语,既然我们能安全地采用另一个词来清楚地解释善行的价值?这个词所带来的恶果充分证明它的害处极大。的确,既然这个词充满骄傲,它必定遮蔽神的恩典并邪恶地叫人自高自大。

我承认古时的神学家们经常采用这一词,但愿他们从未用过这一词,就不至于出现如今这样的谬论!其实,有时他们解释自己采用这个词并不是要攻击真理。奥古斯丁曾经说过:“但愿已在亚当里堕落之人的功劳在此闭口,但愿神的恩典在耶稣基督里作王。”“圣徒拒绝将任何称赞归给自己的功德;神啊!他们当将一切的称赞唯独归到你的怜悯之下”;“当人得知他所得到的一切好处都是出于神而不是自己时,他也会知道一切在他里面值得称赞的不是自己的功德,而是神的怜悯。”奥古斯丁在此否认人有行善的能力,也同时否认人有任何的功德。此外,克里索斯托说:“我们在神白白的呼召之后所行的善是我们对神的报答,也是我们欠他的债,但神给我们的是恩典,且是出于他的爱和极大的慷慨。”

但我们现在不再谈功德这术语本身,而要谈它的意义。以上我引用过伯尔纳的这段话:“否定我们有任何功德才是我们的功德,因此没有功德的人在神的审判台前才站立得住。”但为避免有人误解他过于严厉,他接着解释:“所以,你要努力地寻求功德,且当你有功德时,你当知道你的功德是神所赐的。你当盼望结出神怜悯的果子,这样你就能避免贫穷、忘恩负义,以及擅自行事。那有功德而不引以为傲,没有功德都引以为傲的教会是有福的。”之前他解释他用功德这个词是合乎圣经的教导,他说:“为何教会要在乎功德呢?神的美意才是我们夸耀的理由。神不能背乎他自己;神一切所应许的他必成就(参阅提后2∶13)。所以,人没有根据问:‘我们凭什么功德盼望得蒙祝福?’特别是因神说:‘我行这事不是为你们,乃是为我。’(结36∶22、32 p.)只要我们知道自己的功德不足,这就成为我们足够的功德。”

3.善行一切的价值都来自神的恩典

当圣经说人一切的善行充满污秽,且在神面前站立不住时,这就告诉我们,我们的行为所应得的是什么。那么,既然圣经告诉我们,当人做完了神所吩咐的一切,就当将自己视为无用的仆人(路17∶10),所以,即使有任何人能行律法到完全的程度,那他的行为应得的是什么呢?因我们所献给神的一切都是他所要求的,所以我们所做的都是神所应得的,他也无须报答我们。

然而,神仍赏赐我们善行并称之为“我们的”,也见证他不但悦纳这些行为,也将因此奖赏我们。我们因此有责任让这伟大的应许激励我们勇敢地行善而不可丧志(参阅加6∶9;帖后3∶13),并以感恩的心领受神的大祝福。无疑地,我们任何应被称赞的行为都来自神的恩典,所以,我们不应该将任何的善行归给自己。我们若真诚和认真地承认这一点,不但会停止相信自己有功德,功德本身也会失去意义。我们并没有如诡辩家将善行所应得的一部分归给神,另一部分归给人,我们反而将一切的称赞都归给神。至于人,我们说的是:人因自己的不洁污秽了他一切的善行。因为人一切的行为,不管他有多圣洁,都在某种程度上受了玷污。所以,当神审判人最好的行为时,他将看到他自己的义,并同时看到人的羞辱!因此,善行的确蒙神悦纳,也带给行善之人祝福。而且,善行蒙神极大的奖赏,不是因为人配得奖赏,而是因为神的慈爱珍惜这些行为。当人不满意神出于自己的慷慨所赐给他们不配得的奖赏,反而以亵渎神的野心努力地将那来自神慷慨的善行,变成是自己所应得的功德时,这是极其可怕的忘恩负义!

我要请读者理智地回答以下这问题:若有一人因他人的慷慨而拥有某块土地的使用权,但他却宣称那块土地的所有权是属于他自己,难道他不应当因这样的忘恩负义而被剥夺使用权吗?同样地,若一个奴隶被主人释放,之后却宣称他的自由是与生俱来的,难道他不应该再做奴隶吗?因为唯一正确享受祝福的心态是:不要将我们领受的说成是自己的,也不要窃取赐福者所应得的称赞。我们反而应当将赐福者所托付我们的一切,视为仍然在他自己的手中。若我们对待人尚且应当如此,何况我们对待神呢!

4.反驳我们论敌的引证

我知道这些诡辩家滥用一些经文来证明“在神面前的功德”是圣经的教导。他们引用《便西拉智训》(Ecclesiasticus):“神必照人的功德所应得的怜悯他。”他们也引用《希伯来书》的话:“只是不可忘记行善和捐输的事,因为这样的祭是神所喜悦的。”(来13∶16)我现在无须证明《便西拉智训》并非圣经正典。我要说的是他们没有诚实地引用《便西拉智训》中的话,因为希腊文原文是:。“因人一切的行为都需要神的怜悯,所以神以怜悯对待人”(《便西拉智训》16∶14,tr.RV.)。这就是原文,显然拉丁文的翻译是错误的。希腊文原文的文法以及上下文都证明我的翻译是正确的。

他们没有理由根据《希伯来书》中的一个词来误导我们,因为使徒所写的希腊文,意思只是:这样的祭是神所喜悦和悦纳的。

我们若拒绝看重行为过于圣经的教导,就会约束我们悖逆的傲慢。圣经教导我们的善行总是被众多的污秽玷污,且我们因此得罪神,惹他向我们发怒。何谈这些行为能平息神的愤怒或激发他对我们的爱?然而,既然神是照他自己的慈悲而不是他至高的公义检验我们的行为,所以,他能悦纳这些行为,仿佛它们是毫无玷污的,并因这缘故,虽然我们不应得,神却仍以今世和来世无限的福分奖赏我们。我也不同意一些在其他事上聪明和敬虔之人所做的区分,即我们在今世因自己的善行所领受的祝福是应得的,但永恒的救恩唯独借信心而来。因神几乎总是将劳碌所应得的称赞和作战所应得的冠冕归给自己。另一方面,我们若将神恩上加恩的祝福归给人的行为而不是神的恩典,这就与圣经的教导相悖。因为虽然基督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太25∶29;路8∶18),并说那在不多的事上忠心、正直的仆人将被派管理许多事(太25∶21),但他同时也在另一处教导说,信徒蒙福是出于他白白、慈爱的恩赐(参阅约1∶16)。神说:“你们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没有银钱的也可以来。你们都来,买了吃;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也来买酒和奶。”(赛55∶1 p.)因此,敬虔之人今世从神那里所领受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他成圣,就连祝福本身,也完全是出于神的慈爱。但在神的祝福上,并在他如何对待敬虔之人上,神见证他也在乎人的行为。神为了让我们知道他对我们的爱何等大,他不但使我们也使他所赏赐我们的福分都配得尊荣。

拒绝以人的功劳代替基督的功劳(5—8)

5.基督是唯一的根基,他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

若这些事情在先前的时代被适当讨论和处理过,就会避免之后许多的问题和纷争。保罗说我们必须确保基督教教义的大厦是建立在他在哥林多信徒身上所立的b(a)根基上(参阅林前3∶10):“因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林前3∶11)那么,基督是怎样的根基呢?难道他只是我们救恩的起始,而之后我们要靠自己的善行完成这工作吗?难道基督只是给我们开路,而之后我们要靠自己的力量在上面行走吗?断乎不是。保罗在之前一点教导说:当我们相信基督时,神就使他成为我们的义(林前1∶30)。唯有那拥有完全之义的人,他的根基才是立在基督之上,因为保罗并没有说神差派基督帮助我们自己获得义,而是派他成为我们的义(林前1∶30)。事实上,保罗教导说: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并不是照我们的功劳,而是“按着自己的意旨所喜悦的”(弗1∶4—5,参阅Vg.);我们也在他里面“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参阅西1∶14、20);天父也收养我们,使我们与基督一同做他的儿女,一同做后嗣(参阅罗8∶17;加4∶5—7);我们借基督的血得与神和好(罗5∶9—10);神将我们交在基督的手中,救我们脱离灭亡和失脚的危险(约10∶28);我们因已经被嫁接在基督身上(参阅罗11∶19),算是已经享有永生,已经借神所赏赐我们的盼望进入了天国。再者,我们既因在基督里有分,虽然自己是愚昧的人,基督却成为我们在神面前的智慧;我们虽然是罪人,基督却是我们的义;我们虽然不洁,基督却是我们的纯洁;虽然我们是软弱的人,没有军装并暴露在撒旦的攻击之下,但神赐给基督击败撒旦和阴间权势之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同时也交给我们了(太28∶18);我们虽然仍居住在这取死的身体之中,但基督乃是我们的生命。简言之,既然我们在基督里拥有所有的一切,那么我们自己就是一无所有。我们若想要渐渐成为神的圣殿,就必须被建立在基督这根基上(参阅弗2∶21)。

6.罗马天主教的神学减损基督的大能和尊荣

但教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并非如此教导人。他们教导说,人在被嫁接到基督身上之前,能行神所喜悦各式各样的“道德”善行,仿佛圣经教导人没有神儿子就没有生命是在说谎(约一5∶12)!他们若是死的,怎能产生生命的果子呢?仿佛“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罗14∶23)竟然是毫无意义的!仿佛坏树能结好果子(参阅太7∶18;路6∶43)。这些邪恶诡辩家留下什么位置给基督施展他的大能?他们说基督的功德为我们赢得了第一个恩典,即配得蒙恩,但我们不错过蒙恩的机会。这是傲慢和无耻的亵渎!谁能想象以基督为名的人居然想夺去基督的力量,并将他践踏在脚底下呢?圣经上关于基督的见证是信基督的人已经称义了。这些诡辩家反而教导说:基督赏赐人唯一的福分就是为人打开称自己为义的大门。但愿他们能明白这些经文,“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约一5∶12 p.);“信差我来者的……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参阅6∶40);“我们因他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盼望承受永生”(多3∶7;参阅罗5∶1—2);信徒有基督住在里面(约一3∶24),信徒借着基督得与神亲近、分享基督的生命,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2∶6);他们“被迁到他爱子的国里”(西1∶13 p.),并得蒙救恩;众多其他的经文也有同样的教导。这些经文并不教导我们借着相信基督获得称义或得救的能力,而是教导信心和义都是神白白的恩赐。因此,人一旦借信心被嫁接到基督身上,就成为神的儿子、天国的后嗣、拥有义和生命的人,而且信心并不赏赐我们获得功德的机会,而是赏赐我们基督一切的功德,因神借着信心赐给我们基督的功德(这最清楚地反驳他们的谬论)。

7.罗马天主教不明白奥古斯丁和圣经的教导

天主教的索邦神学院(the schools of the Sorbonne)——众谬论之母,从教会手中夺去因信称义这一切敬虔的总纲。其实,他们的教导承认人是因“成形的信心称义”,但之后却将之解释为人的善行从信心获得称义的能力,他们的教导几乎是在取笑信心。他们之所以提到信心,是因这是圣经处处的教导,忽略它将成为他们极大的羞辱。

在称赞人的善行时,他们甚至窃取神的荣耀而将之归给人。因他们知道善行无法高举人,且若善行是神恩典的果实,也不能被称为功德,所以,他们就勉强(就如想从石头中挤出油一样)教导善行来自人的自由意志。他们并不否认善行主要的起因是神的恩典,但他们仍教导自由意志有所参与,且人一切的功德来自自由意志。这不只是他们后代诡辩家的教导,也是他们的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伦巴德的教导,虽然他的教导与他们的相比是冷静和理智的。他经常引用奥古斯丁的话,但这只能证明他极其盲目,因为奥古斯丁非常谨慎,免得教导人能因自己的善行得丝毫荣耀。我们在以上讨论自由意志时,引用过他对这教义的解释,他也在自己的作品中经常提到这教义,譬如:奥古斯丁禁止我们在任何情况下因自己的功德夸口,因连它们都是神的恩赐;他也说我们一切的功德都是出于神的恩典,并不在乎我们自己的能力,唯独在乎恩典。

难怪伦巴德对圣经的教导是盲目的,因他似乎没有受过很好的圣经训练。最适于反驳他和他一切门徒教导的就是保罗的话。在保罗禁止基督徒在任何方面夸口之后,他接着解释为何夸口是错误的:“我们原是他的工作……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弗2∶10,参阅Vg.)既然我们重生之后才能行善,且我们重生唯独在乎神,那我们就毫无根据以任何的善行为傲。

最后,他们虽然不断地劝人行善,但他们的教导却拦阻人确信自己的善行在神面前蒙悦纳。然而,我们虽然教导人没有功德,但这教导却安慰信徒并使他们欢喜,因我们教导信徒的行为讨神喜悦,无疑地也蒙神悦纳。但我们也劝人不要在信心之外做任何事,除非他先确信这行为会讨神喜悦。

8.根据正统教义的劝勉和安慰

所以,我们丝毫不可离开这唯一的根基,因聪明的工头一旦立好这根基,将会在上面有秩、正确地建造。

人若需要教导和劝诫,圣经告诉我们,“神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也说凡从神生的人不能犯罪(约一3∶8—9);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时候已经够了(彼前4∶3);神的选民是蒙怜悯的器皿,也当自洁(提后2∶20—21)。但基督吩咐门徒当舍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他,这是最清楚的教导和劝勉(太16∶24;路9∶23)。舍己的人已经除掉万恶之根,因他不再单顾自己的事。背起十字架的人已经有心理准备忍耐万事,并以温柔待万人。但基督的榜样是舍己和其他一切敬虔与圣洁行为最好的榜样。因基督在父神面前顺服以至于死(腓2∶8)。他完全为了完成神的工作而活(参阅约4∶34;路2∶49);他全心全意地荣耀天父(参阅约8∶50;约7∶16—18);他为自己的弟兄舍命(约10∶15;参阅约15∶13);他善待自己的仇敌并为他们祷告(参阅路6∶27、35;路23∶34)。

若任何信徒需要安慰,以下的经文将成为他极大的安慰:“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8—10 p.);“我们若与基督同死,也必与他同活;我们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提后2∶11—12)。我们这样效法基督的苦难,直到我们得以从死里复活(腓3∶10—11),因为父神已经预定他所拣选的人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做长子(罗8∶29 p.)。因此,“无论是死……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8—39 p.);b万事反而将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以及蒙救恩(参阅罗8∶28)。a读者当留意,我们并非教导人能因行律法在神面前称义,而是说,一切属神的人都是被“重生”(参阅彼前1∶3),成为“新造的人”(林后5∶17),因他们从罪中被迁到义的国度;我们也教导他们以善行的见证使自己所蒙的恩召坚定不移(彼后1∶10),并且就如果树,凭着自己的果子就被认出来(太7∶20,12∶33;路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