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正统的基督教信仰使我们专靠神并承认他是独一真神

此外,我们从一开始就教导:认识神不在乎冷漠的思辨,因为认识神也包括尊荣神。在前面我们也提过如何正确地敬拜神,之后还要详尽地谈论这主题。现在我只要简单地重复一下:每当圣经宣告只有一位真神时,它不但是宣告神的名号,也是禁止将神的任何属性归给假神。从这里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知道纯正的基督教与迷信有何不同之处。希腊文单词εύσε′βεια的意思是“宗教”,也包含合宜的敬畏。因为连在黑暗里摸索的心盲之人,也可以感觉到必须遵守正确的准则,避免错误地敬拜神。博学的西塞罗认为“宗教”这一词是源于拉丁文relegere,此看法是正确的,但他对拉丁人为何使用这词的解释却有些附会牵强——即诚实的敬拜者不断阅读并殷勤思考什么是真理。其实我认为这个词的意思与放纵的自由相反,因为大多数世人,不假思索地接受他所遇见的任何信仰,甚至变来变去,然而真敬虔的人为了在信仰上站稳,会约束自己在正当的范围内。同样地,迷信之所以被称为迷信,是因为人不满足于理性所规定的方式和秩序,而是累积了一大堆虚幻、无知的行为。

但不管这些单词代表什么,所有的时代都公认,虚假和谬误已经败坏和扭曲了真宗教。由此我们也可以推论,出于轻率的热忱所引的一切,尽管用迷信之人假托的借口来辩护,也是站不住脚的。虽然人们口头上都承认这一点,却仍表现出可耻的愚昧,因为我们之前已教导过的,他们既不依靠独一的神,也不喜悦尊荣他。但神在宣告他的权利时说他是忌邪的神,并且他将严厉报应那些将他与假神混为一谈的人(参阅出20∶5)。接着他为正当的敬拜下定义,为了使世人顺服。这些都已含括在他的律法中:他首先宣告他是众信徒唯一的立法者,为了使他们服从,同时他也设立了准则,叫人按照他的旨意正当地尊荣他。就律法而论,既然它的用途和目的是多方面的,我会在恰当的时候讨论。我现在只要稍微谈到这点,即律法约束人,为了使他们避免陷入邪恶的崇拜仪式中。然而你们要留意我前面所教导的:我们若不将神性所独有的一切都归给独一真神,就是窃取神的尊荣,亵渎对他的敬拜。

现在我们要进一步留意,迷信为了吸引人相信它而使用的各种诡计。迷信虽然引诱人敬拜假神,却同时使人看起来似乎既没有离弃至高的神,也没有将神贬低到与假神同等的地位。然而,即使迷信仍将神放在最高的地位上,但同时以众多地位较低的假神围绕他,并将属神的职事分给假神。上帝神性的荣耀被肢解(虽然是以狡诈、隐秘的方式),结果他完整的荣耀不再单属于他。古时的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把众多的神放在至高父神之下。众神中的每一位都按照它们地位的高低与至高神一同掌管天地。于是前几个世纪去世的圣徒都被提高到与神同受尊荣的地位,甚至代替神受人颂赞和祈求。的确,虽然这大大地贬抑和消灭神的威荣,所存留的只是对他大能的一些空洞概念罢了,但是我们以为这样严重的亵渎不会使神的威荣失色。e同时我们被这些伪装所蒙蔽,去随从假神。

2.无差别的区分

事实上,他们对“敬拜”和“服侍”所做的区分是蓄意捏造的,好让他们能安全地将唯独属神的尊荣归给天使和死人。显然,天主教徒所归给圣徒的尊荣和他们所归给神的尊荣其实毫无分别。事实上,他们对神和圣徒的敬拜毫无差别,只是当他们被质问时,极力想用这借口摆脱:“我们毫无玷污地将神所应得的荣耀归给他,因为我们把敬拜(latria)留给神。”但既然我们所谈论的是事实本身而非字面意义,岂能容许他们轻视这所有事情当中最重要的问题呢?他们的区分最后可简化为:将cultus(尊荣)唯独归给神,却将servitium(服侍)归给其他的敬拜对象。因为希腊文中的λατρεία与拉丁文中的cultus意思相同;δουλετ′α正确的意思是 servitus,但在圣经上这两个单词的意思有时是相同的。然而假设这两个单词在圣经中有绝对不同的意思,我们就得对这两个单词下定义:δουλετ′α是指服侍;λατρεία则是指尊荣。但没有人会怀疑服侍比敬拜的层次更高。因为若甘心服侍某人,不可能不同时尊敬此人,因此将层次高的尊荣归给圣徒而将层次低的归给神是不应当的。我知道有好几位早期的教父都主张这种区分,然而,若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区分是不合理且愚蠢的,难道我们仍要接受这些教父的主张吗?

3.尊荣偶像就不尊荣神

让我们不再理会他们的钻牛角尖而去查看事实。当保罗提醒加拉太信徒他们未曾认识神之前的光景时,他说,他们“是给那些本来不是神的作奴仆(dulia)”(加4∶8 p.)。当时他没有称之为latria,难道这就成为他们迷信的借口吗?事实上,保罗将邪恶的迷信称为dulia时,他对它的咒诅并不比使用另一个词(latria)要少。并且当基督说:“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太4∶10)时,为了抵挡撒旦的试探,他也没有用latria这个词。因为撒旦只要求基督在他面前恭敬地下跪。还有,当约翰在天使面前下跪时,天使也指责他(启19∶10,22∶8—9)。我们不要以为约翰愚昧到想要将唯独属神的尊荣归给一位天使,他之所以被天使指责,是因为任何与宗教有关的敬畏行动不可能不带有敬拜的味道,所以他不可能向天使“跪拜”而不窃取神的荣耀。其实,历史常常记载人受他人的仰慕,但这种仰慕的行为只是社会上的尊重。然而在宗教上却并非如此,人一旦将敬畏的行动与宗教联结,就免不了亵渎神的尊荣。

我们可在哥尼流身上看到这点(徒10∶25)。他至少敬虔到明白当将最高的尊荣归给神。因此,当他俯伏在彼得面前时,虽然他并无意将彼得当作神来敬拜,彼得仍急切地禁止他这样做。为何彼得不许他这么做呢?因为无论人能多么清楚地辨别神或受造物该得的尊荣,人仍会不由自主地将唯独属神的尊荣归给受造物。所以,若我们真的主张一神论,就当留意我们不可窃取神丝毫的荣耀,一切的荣耀都要归给独一真神。因此当撒迦利亚预言教会的复兴时,不但极具说服力地宣告:“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也宣告“他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亚14∶9 p.),这无疑是要证明神与偶像势不两立。我们将在恰当的时候教导,神要人如何尊荣他。因神喜悦借他的律法吩咐众人何为善、何为义,并且用这可靠的准则约束人,免得人任意妄为并随己意捏造任何敬拜他的方式。由于我不想同时将许多的主题硬塞给读者,因此就不再多谈这一主题。我们只要明白一点,即当我们举行任何宗教仪式时,若我们的对象不是独一的真神,我们就是在亵渎神。人首先迷信地将属神的尊荣归给太阳、星星或偶像,之后人又出于野心,将属神的荣耀归在人身上,因此玷污了一切圣洁的事物。虽然人在心里仍存留当敬拜至高者的观念,然而人已习惯毫不分辨地献祭给守护神——地位较低的神或已死的英雄。我们非常容易犯这样的罪,甚至将神唯独为自己存留的尊荣分给众多的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