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神只借圣经赐给我们对祂确实的认识

  神的丰盛和荣美充满天地,并昭然彰显与世人眼前,人若忘恩,实在无法获恕, 正如神已在所有受造物中留下祂的印记,向所有人显明自己,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可以因不认识神脱罪。尽管如此,人还需要额外的帮助,来引领我们认识这位创造宇宙的主。于是,神又赐下祂话语之光,这绝非徒然,许多人藉着神的话得着救恩 – 就是那些可以从神得满足,并愿意与神建立亲密关系的人。神见世人的心绪混乱,狂躁不安,所以在祂拣选犹太人后,便在他们四面围上篱笆护卫,免得他们随同世人陷入虚妄和错谬。神也同样在保守着我们,如此我们才能够守住对祂纯正的认识,否则的话,连那些在人看来站立得稳的也将会跌倒了。试想,若将一本精美的书卷递到那些年老昏花和视力很差的人面前时,即使他们能认出那是些文字,也很难分辨字句。但当他们戴上眼镜,就可以清楚地阅读;同样,圣经将我们原先对神支离破碎, 困惑不清的认识,整合清楚,并击碎我们迟钝的心窍,从而将独一真神清楚地向我们显明。神不单使用无声的启发,更亲自开启圣口教导祂的教会,这是祂特殊的恩赐。祂不但教导祂的选民要仰望一位神,同时也向他们显明祂自己即是他们所当仰望的。按着从起初神对祂的教会的计划,在众多公开显明的证据之外,祂再赐下祂的话语,使人可以藉着圣经中更加直接和确定的指引,得以认识祂。

圣经上有两种对神的认识

  毫无疑问,亚当、挪亚、亚伯拉罕以及圣经中其他的族长,都曾借着神的话得以对神有亲密的认识,并藉此使他们与不信者有别。我暂且不提那点亮人永生盼望的信心的教义。因为,若要出死入生,就要认识到神不但是创造者,也是救赎者。无可置疑,这两种认识都是从圣经而来。但人先要认识谁是那位创造并掌管宇宙的主宰,之后才能进一步懂得关于救赎的真理,从而明白神不但是宇宙的独一设计,创造和掌管者,又亲身作中保成为我们的救赎主。但因我们还没有谈到世人的堕落和受造物的败坏,所以现在也就暂且不谈救赎。所以读者要清楚,我还没有要讨论神与亚伯拉罕立约,以及那借着主耶稣所成就的,区分信与不信者的教义。在这里我要探讨的只是如何从圣经上认识这位创造宇宙的主,使我们可以凭着对神的真认识,分辨众多的假神。之后按着顺序,我们再谈救赎。我们将从新约圣经引用大量的见证,也将从律法和先知书中引用对基督的预表。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阐明,创造宇宙的神在圣经中向我们启示自己,并告诉我们应该如何认识祂,免得我们走弯路,去寻找某种不确定的神。

2.圣经是神的话

  无论众族长是藉着神谕、异象或是人的传讲得以认识神,都是神亲自将真道放在他们的心里,他们又进而传承给后裔。并且毋庸置疑的是,对真道的确信已经刻在他们心中,而且他们深知这真道是从神而来的。神又藉着祂的话,使他们得到永恒不变的信心,高过任何其它认知和见解。最后,为了使真道存留于世,世代传授,神照着祂的心意将交付众族长的圣言公开记录在石版上。如此神的律法被颁布出来,之后又加上了众先知对律法的解释。律法有多方面的功用,稍后我会更清楚地解释,然而神将律法特别交付摩西和其他的先知,是为了教导人与神和好的方法,因此保罗称「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罗10∶4)。我还要再重申:除了那以基督为中保的信和悔改的特殊教义之外,圣经也清楚阐明了宇宙的创造和掌管者的很多特殊的神性和标志,好使得宇宙的独一真神得以与众假神区分开来。人身为宇宙这所华美的剧场的观众,用眼睛注目凝视神的工作是理所当然的,然而若能再用耳聆听神的话,则会获益更多。那些生在黑暗中的人,很少有愿意受教于神的话,照着真理去行的,相反却沉湎于自己的虚妄,难怪他们的心因麻木而愈发刚硬。所以我们若想得真敬虔的光照,就必须 扎根于神的话,若不受圣经的教导,必定无法获得纯正全备的真理。因此我们当存着敬畏之心,接受神藉着圣经对我们的启示,才是智慧的开端。要正确地认识神,以及获得纯全的信心都需要先顺服。就此,神体恤各个世代的人,都有特殊的护理和看顾。

3.在圣经之外人落在谬误里

  只要设想一下人有多容易忘记神、犯罪的倾向有多大、对捏造新兴和虚假宗教的欲望有多强烈,就不难明白把神的真道用文字记载下来,免得被人忘却,被罪毁掉,或被人的僭妄败坏,是多么的必要。因神已预见到,祂藉着宇宙完美的创造对自己的彰显,也不足以使人认识祂,所以神又赐下祂的话语,帮助那些祂有意要教导的人。 我们若真心渴慕神,就当在神的话中奋力前行。我们只有回到神的话语当中,才能从神的作为中,看到对祂真实而生动地描述。圣经中对神的作为的评述,不是以我们已被罪侵蚀的判断为标准,而是按着永恒的真理为准则。正如我以上所说的,若偏离了圣经,即使我们奋力向前,但因为偏离了正轨,也将永远不法到达目的地。神的面光,甚至对保罗而言都是「人不能靠近的」(提前6:16),对我们就更如一座迷宫,由此可推断,若不由神的话语引导,完全无法到达;所以,宁可在真道上蹒跚前行,也远胜过在歧途上疾行奔跑。因此,大卫常教导人应当从地上除掉迷信,好使真道兴旺,并宣告耶和华作王(诗93∶1,96∶10,97∶1,99∶1;以及其他类似之处)。这里所说的“作王”并不是指神被赋予了某种用来掌管整个自然的权力,而是指明神拥有至高无上的的权柄 -这一永恒不变的真理。若要将众谬论自人心根除,必须先将对神正确的认识根植心底。

4.圣经能够教导我们从造物的启示所无法传达的 

  因此,大卫在宣告「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诗19∶1—2 p.)后,立刻提到神话语的启示:「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耶和华的训词正直,能快活人心;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诗18∶8—9,Vg.,19∶7—8,EV)虽然先知在此也提到律法的其它功用,但这里他主要的意思是,仅凭思想神在天地间的作为还不足以呼招万民被回转归向神, 故此神又特别使用圣经来教导祂的儿女。《诗篇》29篇也有同样的教导,先知在其中以打雷(3节)、刮风、暴风雨、旋风和大浪击打地球,使群山摇动(6节)、震破香柏树(5节)来形容神可畏的声音,,最后说「凡在祂殿中的,都称说祂的荣耀」(9—11节)。神的声音响彻天空,可惜不信之人却充耳不闻。同样地,在另一篇中,先知在描述大海可畏的波涛之后,颂赞道,「祢的法度最的确;祢的殿永称为圣,是合宜的。」(诗93∶5 p.)。因此,基督也对撒玛利亚妇人说:她本族和其他民族所拜的他们不知道;唯有犹太人敬拜真神(约4∶22)。人心鲁钝,若没有神话语的帮助便无法认识上帝,因此当时除了犹太人,其他所有族类,因为在神的话语之外寻求神,都难免跌跌撞撞陷入虚妄和错谬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