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神只借圣经赐给我们对他确实的认识

神为了叫全人类一同伏在审判下,就在他的作为上毫无例外地向众人彰显自己,然而神或在天或在地向众人所照耀的光辉,只是定人忘恩负义的罪,所以,人必须有另一个方法引领他正确地认识那创造宇宙的神。因此,神赐下他话语的光好让人认识他而得救,并且把他所喜悦与他们建立更亲密关系的人视为配得这特权的人。因神见人的心如翻腾的海不得平静,所以在他拣选犹太人作为自己的羊群之后,他以围栏护卫他们,免得他们像其他人那样迷失。他不无道理地以同样的方式保守我们对他有纯正的认识,不然连那些看来比他人站立得稳的人也会立即跌倒。就像那些年老昏花和视力很差的人,如果你给他们一本很有价值的书籍阅读,即使他们能认出是某人的作品,也很难辨认其中的字迹。但当他们戴上眼镜,就可以清楚地阅读;同样地,圣经使我们迟钝的心开窍,并使我们原先对神模糊的认识变得清晰,而能正确地认识独一真神。这是神特殊的恩赐——即他为了教导教会,不仅使用无声的老师,甚至亲自开启圣口教导他的教会。他不但教导他的选民要仰望一位神,同时也教导他们所当仰望的神就是他自己。这是他从起初对他教会的计划,因此,他不但赐给我们证明他存在的一般证据,而且赏赐我们他的话语,因为就认识他而言,他的话语是更直接、更确实的证据。

圣经上有两种对神的认识

毫无疑问,亚当、挪亚、亚伯拉罕以及其他的族长,都借着神话语的帮助得以深刻地认识神,并借此在某种程度上与非信徒有别。我现在所谈的还不是那光照及赐他们永生盼望之信心的教义。因为,若要出死入生,他们不但要认识神为创造者,也要认识他是救赎者,无疑地,这两种认识都是从圣经来的。首先,人先得以明白创造、掌管宇宙之主宰是谁,之后神又使人获得叫人灵魂复苏之内在的认识。这种认识不但使人明白神创立并掌管宇宙万物,也使我们认识他以中保的身份做救赎主。但因我们还没有谈到世人的堕落和受造物的败坏,所以现在我也不打算讨论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读者们,要记住我还没有讨论到神收养亚伯拉罕后裔的恩典之约,或使信徒和非信徒有别的教义,因为这教义是以基督为根基的。在这里我要探讨的只是如何从圣经上知道,区分创造宇宙的神与众多的假神的确切记号是什么。这就引领我们谈到救赎之工。我们现在要运用许多新约圣经以及律法和先知书中清楚提到基督的见证。我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说明创造世界的神已在圣经中向我们启示自己,并且圣经也清楚地阐明了神的属性,免得我们走弯路,去寻找某种不确定的神。

2.圣经是神的话

不管神是借着圣言、异象或人的传教事工使众族长认识他,他们都确实知道神要他们传给他们后裔的真道是什么。无论如何,神将对真道的确信刻在他们心中,以至于他们深信他们所领受的教义是来自神的。因为神借着他的话语赏赐人永远明晰的信仰,并使这信仰远超过任何人的见解。最后,为了确定真道会在世上世世代代被传扬,神便乐于将他交付众族长的圣言记录下来,如同记录在公众的法版上一样。这就是神为何颁布律法,之后又差遣先知解释他的律法。神将律法特别交付摩西和其他的先知,是为了教导人如何能与神和好,因此保罗称“基督是律法的总结”(罗10∶4),稍后我们会更清楚地解释律法在其他多方面的用途。我再次重申:除了基督做中保好拯救我们的特殊启示(包括信心和悔改的教义)之外,圣经也借着神创造和管理宇宙的启示清楚地分辨真神与众假神。因此,虽然人迫切需要认真思考神创造的作为(神将人安置在这个宇宙剧场中做神奇妙作为的观众),但人更需要留心听神的道,好使自己获得更大的益处。难怪那些生在黑暗里的人变得越来越麻木、刚硬,因为很少人愿意约束自己,对神的话语存一颗受教的心,反而夸耀自己的虚妄。所以我们若想领受真正的基督教信仰,就必须相信这信仰是根基于天上的教义,除非我们研究圣经,否则就丝毫不能明白纯正的教义。抱着敬畏的心接受神在圣经中乐于向我们启示的关于他自己的真理,才是智慧的开端。顺服不仅是全备和完美的信心的根源,任何对神正确的认识都离不开它。而历代以来,神借着赏赐他话语这特殊的护理(Providence),使人能够顺服他。

3.在圣经之外人落在谬误里

只要我们想到人有多容易忘记神、对犯各种罪的倾向有多大、对捏造新兴和虚假宗教的欲望有多强烈,我们就能明白人何等迫切地需要神将天上的教义记载下来,免得这教义因人的健忘而枯萎,或因人的罪而消失,或因人的骄傲被败坏。可见,神赏赐圣经给一切他所喜悦教导的人,因他知道即使宇宙中最美丽的受造物也不能使人认识他。如果我们真的想认识神,就必须行走在圣经指引的真道上。我们必须研究圣经,因为圣经正确地描述神的作为并启示他的属性,这样才能避免用我们堕落的思想去评断神的作为,而用神永恒的真理做准则。正如我以上所说的,我们若偏离圣经,即使我们急速前行,也不能到达目的地,因为已经偏离了正路。我们应当这样想,保罗所形容人“不能靠近”的神的荣光(提前6∶16),对我们而言,除非圣经引领我们,否则,这荣光是我们无法走出的迷宫。所以在圣经的真道上跛行,也远胜过在歧途上疾行奔跑好。因此,大卫王常常教导人应当除掉世上的一切迷信,好让真宗教兴旺,他是在告诉世人神作王(诗93∶1,96∶10,97∶1,99∶1;以及其他类似之处)。他所说的神“作王”并不是指神的能力,也不是指他用来掌管整个自然的能力,而是指神宣告他合法主权的教义。除非对神正确的认识根植于人心,否则众谬论皆无法自人心根除。

4.圣经能够教导我们受造之物所无法启示的

因此,大卫在宣告“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诗19∶1—2 p.)后,立刻提到神话语的启示:“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耶和华的训词正直,能快活人心;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诗18∶8—9,Vg.,19∶7—8,EV)虽然先知在此也包含律法的其他功用,但他在这里主要的意思是,既然神让人观看天地的作为不足以呼召万民归向他,故圣经才是他儿女的教科书。《诗篇》29篇也有同样的教导,先知在里面形容神可畏的声音,以打雷(3节)、刮风、暴风雨、旋风和大浪击打地球,使大山摇动(6节)、使香柏树脱落净光(5节),最后说唯有在会幕里神的名才被称颂,因为不信之人对于自然的一切充耳不闻(9—11节)。同样地,在另一篇中,先知在描述大海可畏的波涛之后,颂赞神的法度,“他的法度最的确;他的殿永称为圣,是合宜的”(诗93∶5 p.)。因此,基督也对撒玛利亚妇人说:你的同胞和世上的人所拜的他们不知道;唯有犹太人敬拜真神(约4∶22)。人心因软弱无法认识神,除非得蒙神圣洁话语的帮助,否则当时所有的人——除了犹太人以外——因在神的话语之外寻求神,必定会在虚空和错误中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