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离正统教义和正当的敬拜,使罗马教会对真教会的自称无效(1-6

1.基本的区分

以上已经解释过,我们应当何等重视圣道的事工和圣礼的施行,我们的敬畏该到什么程度,这两者可以成为我们分辨教会永远的标志。就是说,只要事工保持完整且没有腐败,没有什么道德上的过失或毛病可以阻止她以「教会」这个名字命名。其次,即便有小的过错,也不应视其为非法。而且,我们已经表明,应当赦免那些不会损害信仰教义的错误,即没有破坏众信徒所当共认的信仰条例的错误,以及那些没有废除或推翻神所设立之圣礼的错误。然而,一旦谬论侵袭信仰的堡垒、一系列必要的教义被推翻、圣礼的施行被破坏,教会的灭亡必定随之而来–正如一个人的生命在他的喉咙被刺穿或他的心脏受了致命伤而结束一样。这也是保罗明显的教导。他说教会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教导之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弗2:20)。如果教会的根基是先知和使徒的教导,且这教导要求信徒唯独将自己的救恩建立在基督身上,那么若夺去这教导,这房屋如何能屹立呢?因此,当唯独能支撑教会的信仰死亡时,教会一定倒塌。同样,如果真教会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可以肯定的是,当谎言和谬论占据主导地位的地方,教会就不可能继续存在。

2.罗马教会及其自称

既然条件如此恶劣,人们可以理解那里还保留了多少教会。被谎言充斥的悖逆政府代替了圣道事工, 熄灭和窒息了神纯正的亮光。最肮脏的祭祀代替了主的圣餐。对神的敬拜被各式各样难以忍受的迷信所扭曲。基督教必不可少的教义已经完全被掩埋和驱除了。公众聚会已成为偶像崇拜和不敬虔的学校。拒绝参与如此多的恶行,甚至是致命之罪,就没有任何危险使我们脱离基督的教会。教会的交通不是建立在这样的误区: 使我们陷于偶像崇拜,不敬虔,忽略神,和其它各种邪恶中,而是保守我们对神的敬畏和对真理的顺服。

他们的确在人面前极力赞扬他们的教会,好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教会。于是,就好像问题已经解决了,他们得出结论,一切擅敢背弃他们粉饰教会的顺服,就是分裂者;并称一切反对他们教义的人为异端。然而他们证明自己是真教会的证据是什么呢?他们以一些在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古老的记录为证。他们宣称是源自那些有正统教义的敬虔者建立和兴起教会的,且借着敬虔者的血建立了教会的真义和建在此根基之上的教会。此外,他们也宣称这教会被圣灵的恩赐以及殉道者的血分别为圣,并称他们的教会一直借主教的传承(Succession of bishop)被保守,免遭毁灭。他们甚至宣告爱任纽、特土良、俄利根、奥古斯丁,以及其他人都大大继承了这传承。

然而,我要帮助那些愿意思考这些观点的人和我一起明白,这一切是多么的肤浅和荒谬。的确,如果我有信心通过这样的教导让他们受益,我就会敦促他们也对此给予认真的关注。但是,因为他们的一个目的是不考虑真理而不择手段地捍卫自己理由,我只想说几件事,好人和渴慕真理的人就可以摆脱他们的欺骗。 

首先,我问他们为何不提非洲、埃及以及整个亚洲呢?这是因为在所有这些地区,他们所夸口能保守教会到底的神圣主教传承已经不复存在了。于是他们就逃避说他们的是真教会,因为从一开始,主教的传承从未间断过。但若我质疑他们关于希腊呢?我因此再次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教会在希腊毁灭了,虽然主教的传承(他们所说唯一保守教会继续存在的)在希腊从未间断过。他们就说是希腊人分裂了,凭什么这样说呢?他们说因为希腊人不承认教宗,所以就失去自己的特权。然而我反问:难道他们这些离弃基督的人不应该失去更多吗?由此而得出结论, 这虚假的传承是徒劳的, 除非他们的继承者们保守从父辈领受的纯全的基督真道,并遵循它。

3.假教会尽管自命不凡,却显明它听不见神的话

因此,当今的罗马天主教的借口与旧约时被神的先知指控为瞎眼、不敬虔,以及拜偶像之犹太人所找的借口没有两样。因为像罗马天主教徒一样,他们夸耀圣殿、仪式和祭司的作用,好像这些可以非常令人信服地衡量他们是真教会。因此,罗马天主教徒在某些外在上冒充教会,这些外在的东西常常与教会相距甚远,反而没有,教会可以很好地站立。所以,我们当用先知耶利米所用来驳倒犹太人的话反驳他们:「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耶7:4)因神唯独视传扬以及听从祂真道之处为祂的圣殿。

所以,虽然神的荣耀在会幕里从两个基路伯之间上升(结10:4),且祂应许祂的百姓这是祂长久的居所,只要在祭司以邪恶的迷信败坏祂的敬拜后,神和祂的圣洁就离开那里。如果那个圣殿被奉为上帝永远的居所,就 

既然那分别为圣、预表神永远居所的圣殿可以被神离弃,成为亵渎神的地方,这些人就没有理由对我们虚构神拘泥于人、地方和外在表象, 好像神必不离开那些徒有其名和空有其表的教会(罗9:6)。

这就是保罗在《罗马书》9—12章里的争辩。这是当时软弱的信徒难以接受的事实,即犹太人虽然看起来是神的百姓,他们不仅拒绝福音,甚至也逼迫它。因此,在保罗阐述了教义之后,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否定了那些犹太人是真教会,尽管他们不缺乏任何教会的外在形式。保罗之所以否定他们是教会,是因他们不接受基督。他在加拉太书信中对此有更清楚的解释,他将以实玛利和以撒做比较,陈述有许多在教会里面的人没有神所应许的基业,因他们不是自主之妇人生的(加4:22及以下)。保罗接着比较两种耶路撒冷。因就如神在西乃山上颁布他的律法,同样地,福音从耶路撒冷开始传扬。

因此,许多作奴隶出生和成长的人大言不惭地吹嘘他们是神和教会的儿女。的确,他们高傲地藐视神真正的儿女, 尽管他们自己是私生子。相反,我们既然知道从天上来的宣告:「你把这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我们就应当相信神不改变的预旨,并坚决拒绝他们的无稽之谈。他们若以外在的宣称夸口,那以实玛利也受了割礼了;他们若说自己是最古老的教会,那么以实玛利也是长子,但我们看到他被神弃绝。我们若想知道缘由,保罗指出,唯有那借纯洁之教义的种子所生的才是神的儿女(罗9:6—9)。

由此推理,根据神曾经与他们的父利未立约作祂的使者或教师的事实,神否定祂与邪恶的祭司有关系。事实上,神掩面不理他们用来攻击先知的虚假荣耀,即祭司的尊严应当受到特别的尊重。神乐意承认他们的地位,且宣告神愿意遵守与他们所立的约,但若他们不遵守,他们被弃绝是应当的。看看这个继承有什么价值,除非继承人继续遵守神的约!因为他们一旦从先人对神忠实的光景中堕落,就完全丧失一切原先应得的尊荣(玛2:1-9)。也许因为该亚法是继承了许多虔诚的祭司(的确,从亚伦到他之前的传承未曾间断),那个邪恶的聚会才配得「教会」这个名字!然而,即使世俗的国度也不能容忍加利古拉、尼禄和赫利奥加巴卢斯(Heliogabalus)这样的暴政为合理的存在,仅仅因为他们继承了布鲁图斯(Brutus)、西庇阿(Scipio)和卡米路斯(Camillus)。特别是在教会的组织中,没有什么比仅仅由个人的继承来排斥真道教导更荒谬的了。 

没有什么比圣者的思想(他们错误地强加于我们)更能绝对地证明,好像有了继承权,真教会就存在于有主教继任的地方。但是, 尽管毫无争议,从开始有教会到那个时代教义都没有任何变化,他们采用这一原则捍卫所有的新错误。也就是说,自使徒时代以来,他们坚决地用这个教导和一致的共识反对使徒。因此,他们毫无理由再谎称教会之名——这个我们应当敬畏的称呼。他们对教会所下的定义,不但是泥水所玷污的,甚至是在陷在泥潭中,因他们用卑贱的妓女代替基督圣洁的新娘。为了避免这诡计欺哄我们,让我们思想奥古斯丁的告诫,在谈到教会时,他说:「有时因众多的丑闻,似乎教会已不复存在,又有时教会看起来似乎很平静和自由;也有时教会为患难和诱惑这翻腾的海所动摇。」他提出的例子表明, 最刚强的信徒经常因信仰遭受流放,或藏身在世界各地。

4.教会建立在神的圣道上

现今罗马天主教徒以同样的方式烦扰我们,并以教会的名义胁迫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虽然他们才是基督最大的仇敌。所以,尽管他们推出圣殿、祭司以及其它外在的象征,这虚浮的荣耀能蒙蔽单纯指人的双眼, 却不应该丝毫动摇我们相信教会能在神的真道之外存在。因为这是神给祂选民永恒的印记:「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约18:37)以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约10:14),「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10:27)。他之前这样说:「羊也跟着他,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羊不跟着生人;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必要逃跑。」(约10:4—5)既然基督已赐给我们认出教会的明确无误的记号,我们为何仍疯狂地寻找教会?哪里有这记号,教会就在哪里;哪里没有这记号,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教会。保罗提醒我们,教会并非建立在人的判断之上,也不是祭司和使徒的教导上(弗2:20)。反之,基督以非常不同的方式区分耶路撒冷和巴比伦,基督的教会和撒旦的党派。基督说, 「出于神的必听神的话;你们不听因为你们不是出于神。」(约8:47)

综上所述,因为教会是基督的国度,且基督仅凭他的话语作王,那么若说基督的国度能在他的权杖(即他圣洁的话语)之外存在,这不是明显的谎言(参阅耶7:4)吗?

5.反驳分裂和异端的指控

他们视我们为分离者和异端,因为我们传扬的教义与他们的不同,我们不遵守他们的律法,又举行自己的祷告会、洗礼、圣餐以及其他圣洁的聚会。

这的确是一项很严重的指控,但不需要漫长而费力的辩护。那些借制造分歧来破坏教会交通的人才叫异端和分裂者。现在,这种交通由两个纽带结合在一起,达成一致:共同的教义和弟兄间的爱。因此,奥古斯丁在异端和分裂者之间作出了如此判:异端是以错误的教义败坏纯正的信仰;而分裂者有时甚至有共同的信仰,却破坏了团契的纽带。

然而我们必须指出:这种爱的连接乃依靠信仰的合一,这共同的信仰是相爱的起点和尽头,也是相爱的唯一的准则。因此,让我们记住,每当赞扬教会团结时,包括这两件事情:我们的思想要在基督里一致,以及在基督里彼此相爱。所以, 当保罗敦促我们合而为一时,以此为根基:「一主,一信,一洗。」(弗4:5)的确,每当保罗教导我们要在情感和意志上合而为一时,他都立即加上「在基督里」(腓2:1、5)或「效法基督」(罗15:5)。他的意思是在基督真道之外的合一不是信徒的合一,而是恶人的党派。

6.基督作元首是合一的前提

居普良和保罗一样,都教导教会的合一唯独来自基督元首的职分。之后,他补充说:「教会只有一个,借着繁衍遍及世界各地。就如太阳有许多道光线,却只是一个光;就如树有许多的树枝,却只有一根向下扎根的树干;就如从一个泉源中分出许多支流,不管支流如何广布,但源头却是一个。若从太阳夺去一道光线,它的合一并没有受影响。若从树上锯掉一根树枝,那被锯掉的树枝无法发芽。若支流从源头隔断,过不久就干涸。同样,教会也是如此,她因蒙主的光照,光辉遍及全地,然而光源仍是一个。」没有比这更能恰当地描述基督众肢体之间彼此不可分割的联系了。我们看到居普良不断地呼唤我们回到基督——我们元首。因此居普良宣称:教会异端和分裂者之所以产生, 是因为人没有回到真理的源头,不寻求元首,以及没有遵守我们天上主人的教导。

既然我们离开他们唯一的理由是他们不能承受神纯正的真道,那就任凭他们呼叫我们从教会离开是异端吧!我容忍地说,他们用麻醉剂和咒诅驱逐我们,充分证明我们无罪, 除非他们也想指控使徒为分裂者,因为使徒的情况和我们一样。基督警告他的使徒:人要因他的名把他们赶出会堂(约16:2)。现在,他所说的犹太会堂被认为是合法的教会。显然我们已被赶出去,并且我们准备好证明这是为了基督的缘故。所以在对我们作出任何决定之前,无论如何应该做调查。但如果他们愿意,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他们,我们理当离开他们,我们才能来到基督面前。

将罗马教会与古代以色列在敬拜和管辖上作比较(7-11

7.罗马教会的光景与耶罗波安统治下的以色列相似

但是,若将服从于罗马偶像专制下的教会与先知所描述的古时以色列教会做比较,我们就会更清楚应当如何看待这些教会。当犹太人和以色列人遵守神圣约的律法时,神的真教会就在他们当中。换句话说,出于神的仁慈,他们得到了保守教会合一的一切。他们在律法上有真理的教义; 神的事工在祭司和先知的手中。他们以割礼象征入教,神也给他们其他的圣礼,好造就他们的信心。毫无疑问,神给教会的尊荣头衔指的是他们的团体。之后,他们离弃了神的律法,陷入了偶像崇拜和迷信,部分失去了原来的特权。谁敢从神委托传讲真道和圣礼的人中夺取教会的名呢?再者,谁敢称公开、大胆践踏神真道的聚会为「教会」呢?因为这些人毁坏神的真道,即教会的柱石和灵魂。

8.尽管犹太人敬拜偶像,但他们的教会仍然存在

那么,或许有人会问:当犹太人落入偶像崇拜,教会难道就不复存在了吗?答案很简单。首先,离开神有某些程度。因为我们不会说以色列人和犹大人刚开始离开对神单纯的敬拜时,他们堕落的速度相同。当耶罗波安第一次雕刻牛犊违背神,在神所禁止之处敬拜神时,就完全败坏了以色列人的信仰(王上12:28及以下)。犹大人则是在伪造宗教仪式之前先被邪恶、迷信的风俗玷污。 因为尽管在耶罗波安的统治下他们已经普遍采用了许多变态的仪式,但仍然因为律法的教导、祭司的命令,以及神规定的仪式继续在耶路撒冷存在,所以那里的敬虔者持守的教会勉强合格。至于以色列人,直到亚哈做王,情形一点儿都没有改善,甚至更加恶化。之后的君王,直到以色列国完全被毁,若不是效法亚哈,就是效法耶罗波安。但是所有这些都毫无例外地是不敬虔的合偶像崇拜者。在犹大,不时发生各种变化:有些王以虚假和捏造的迷信扭曲对神的敬拜,而另一些王恢复了颓废的宗教。最后,连祭司本身也用亵渎、可憎的仪式玷污了神的圣殿。

9.教皇制的教会是败坏的,应当被弃绝

现在就让天主教徒来否认,如果他们能够的话——不管他们如何减轻自己的过错——他们年信仰的状况就如耶罗波安时期的以色列国一样腐败和堕落。其实他们的偶像崇拜比那时更严重。 在教义上,他们也没有哪怕一丁点更纯洁,实际上反而是更不洁!神和一切有普通判断力的人都会见证这一点,就连这事实本身也表明我在这里并没有夸张。

所以当他们想强迫我们与他们的教会交通时,他们对我们有两项要求。首先我们应该参加他们所有的祷告、圣礼以及其他的仪式。其次,我们应将基督赋予真教会的的尊荣、权柄,和管辖权都归于他们的教会。

关于第一项要求,我承认即使在教会完全腐败的时代,耶路撒冷的先知也没有私自献祭或离开祷告的聚会。因为神吩咐他们在所罗门的圣殿里聚会(申12:11、13)。虽然他们知道当时的利未人不配被称为神的祭司,但既然他们是神自己所指定施行他圣洁仪式的人(出29:9),且他们尚未被开除,就仍拥有这职分的权柄。但是,作为整个问题的重点——他们并没有被迫进行任何迷信的敬拜;的确,他们遵守神位他们设立的。

但在这些人中——我说的是天主教徒——哪里与以色列人相似之处呢?因为我们几乎无法和他们一起聚会而不让偶像崇拜玷污自己。当然,他们的主要交通纽带就是弥撒,这是我们脾气鄙弃最亵渎的仪式。我们这样做是否正确或鲁莽将稍后证明。现在足以表明,在这方面我们的情况和先知的情况不同。 先知虽然参加了恶人的仪式,但这些仪式本身都是神亲自设立的。

而且,如果我们希望在各个方面有榜样看齐,让我们从以色列王国中借鉴。根据耶罗波安的命令,保留割礼,奉献祭物,遵行神圣的律法,向他们列祖的神呼求, 但因他们同时也有一些错误和神所禁止的敬拜形式,所以神不喜悦甚至咒诅了他们一切的敬拜(王上12:31)。让任何人给我看哪怕一个先知或敬虔人曾经在伯特利敬拜或献祭。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无法用亵渎行为而不玷污他们自己。因此,我们得出结论:教会的相通不应走到一个地步,如果堕落陷入亵渎和败坏的礼仪中,敬虔人不得不紧紧跟随。

10.我们为什么必须与败坏的教会分离?

然而我们更无法接受第二项要求。因我们若这样看待教会,即我们应当尊重她的判决,服从她的权柄,听从她的警告,接受而顺服她的管教,并在各方面竭力地保守与她交通,那么当我们承认某一团体为教会时,就当顺服之。然而,当犹太人和以色列人的光景和现在相当或甚至更好时,我们会愿意承认先知给予犹太人和以色列人的一切。但我们看到,先知再三宣告他们的聚会是亵渎神的(赛1:14),且若内心认同这样的聚会是正常的,就是在否定神。如果那些也算是教会,那么以色列国的先知以利亚、弥迦和犹大国的以赛亚、耶利米,以及何西阿(即当时其他的先知、祭司和众百姓所厌恶、咒诅并视为不如未受割礼之外邦人的)就不属于神的教会了。如果那些也算教会,那么教会就不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而是谎言的房角石;不是永生神的会堂,而是装偶像的容器。因此,当时的先知们不得不离弃与那些聚会的协议,不过是敌对神的邪恶阴谋。

同样地,若任何人承认现在的聚会——被偶像崇拜、迷信以及亵渎的教义所玷污的——是教会,且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须与之交通(甚至相信她的教义),这会是极大的错误。因他们若是教会,那么神所交付教会的钥匙也就在他们手中,然而钥匙与真道是密不可分的,事实是这些人已经败坏了神的真道。此外,他们若是教会,那么基督的应许也属于他们;「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太16:19,18:18;约20:23)但是相反,他们不认一切基督真正的仆人。因此,或基督的应许是徒然的,或这些聚会根本不是教会。最后,他们不但没有传扬神的真道,反而是操练不敬虔的行为以及散播各种谬论的学校。由此可见,若非他们根本不是教会,就是我们根本无法分辨教会或土耳其人的聚会。

11.教会在教皇统治下的残余

在古时的犹太人当中仍有一些真教会特殊的特权。同样地,现今我们也不否认在天主教里仍有一些被毁坏之真教会的余迹。神从前一次与犹太人立约,但不是他们保守这约,而是这约本身与他们的不敬虔作战并得以存留。因此,神与他们所立之约被保守,完全是出于神信实的良善。他们的背叛无法废去神的信实,因此虽然割礼已被他们玷污,但它仍是神与他们立约的记号和圣礼。因此神称他们所生的儿女为自己的儿女(结16:20—21),他们属神,仅仅因为神特殊的祝福。神与他在法国、意大利、德国、西班牙以及英国的选民立约之后也是如此。当这些国家受敌基督专制的压迫时,神用两种方式保守神与他们所立的约不被侵犯。首先,神保守那见证祂盟约的洗礼,既出于神的口,人的不敬虔就无法使它落空。其次,借着神自己的护理之功,神保守其他真教会的余迹,免得真教会完全消失。而且就像拆除建筑物时常发生地那样,留下地基和毁坏物,同样地,神也没有容许祂的教会被敌基督摧毁,也不允许被其夷为平地,虽然为了惩罚藐视祂真道之人的忘恩负义,神容许教会被可怕地震动和破碎,然而即使在这种毁灭之后,神仍愿意存留几乎被摧毁的建筑物。

12.教会的残余并不意味着败坏的教会是真教会

当我们完全否认天主教是神的真教会时,我们却没有因此抨击在他们当中仍有真教会存在。然而,我们只在争辩教会的纯正和合法组成,不仅在圣礼中需要(这是认信的记号),也在教义上需要。但以理(但9:27)以及保罗(帖后2:4)都预言敌基督将坐在神的圣殿里。因此我们视罗马教皇为那邪恶、可憎之国度的元首和继承者。他坐在神的殿中这一事实表示他的统治并不至于抹除基督的名或教会的名。因此我们也不否认在他的专制统治之下教会是真教会。但他对神的亵渎玷污了这些教会,他的非人性的统治折磨了教会,他邪恶、致命的教义败坏甚至摧毁教会,这些教义就如毒药一般。在这些教会中,基督被隐藏了,福音被推翻了,敬虔之人被分散了,对神圣洁的敬拜几乎消失了。简而言之,在这些教会里,我们所能看到的是混乱的巴比伦,而不是神圣洁的城。综上所述,我之所以称他们为教会,是因神仍在他们当中保守祂子民的余数,虽然他们极悲惨地被分散了,但在某种程度上,一些教会的特征仍然保留,特别是那些连魔鬼的诡计或人的堕落都无法摧毁的特征。但另一方面,因为在这些教会中,那些被抹去的特征我们应该特别注意,所以我要说,每一个天主教的教会和天主教本身都缺乏真教会的合法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