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预定论的人不会任意妄为,也不会不敢教导这教义(1—4)

1.神拣选的必要性和它所带来的益处;对此教义好奇的危险

实际上,生命的约并不是传给所有的人,且听到这信息的人也不都会有同样的反应,而这不同的反应彰显神深奥的智慧,这差别就证明神永恒的拣选。然而,若神只将救恩提供给一些人,而其他的人没有得救的机会,是完全根据他的美意,我们立刻就必须面对既大又难回答的问题。然而,只有当我们(敬虔的人)坚定相信神的拣选和预定,我们才能回答这些问题。e对许多人而言,这是令人感到困惑的问题,因他们认为在全人类当中,神预定一些人得救,却预定其他人灭亡,这是互相矛盾的。然而,我们以下就能看清他们在这教义上错误的辩论。此外,虽然这教义使他们感到困惑,但我们却能看见这教义的大功用,也能看见它所结的美好果子。除非我们先了解神永恒的拣选,否则我们无法像我们应当确信那般,确信我们的救恩是出于神白白的怜悯,神的拣选以此对比阐明了他的恩典:神并没有将救恩的盼望赐给所有的人,而是只赐给一些人,不赐给其他人。

众所周知,对这教义的无知极大地减损了神的荣耀,拦阻人学会真正的谦卑。然而,保罗告诉我们,虽然人很需要知道这教义,但除非神完全在人的行为之外拣选人,否则人无法明白。保罗说:“如今也是这样,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罗11∶5—6)既然为了证明救恩完全出于神的怜悯,我们必须重新思考神的拣选,所以,那些拒绝相信这教义的人,是在竭力恶意地抹去人应当引以为荣和大声宣告的教义,也同时在拔除谦卑。保罗清楚地教导,当圣经说神所留的余数,是照着拣选的恩典时,我们才明白神出于他自己的美意,拯救他所喜悦的人,而且这不是他所欠人的债,因神不可能欠人什么。

那些故意不给别人机会听到这教义的人,不但得罪神,也是得罪人。因除此教义外,没有任何事物能使我们谦卑,或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我们有多亏欠神。并且就如基督所教导的那般,这也是得救确据的唯一根基。基督应许我们父神所交托他看管的每一位必定安全(约10∶28—29),是要我们在许多的危险、陷阱和威胁我们性命的争战中不至惧怕,并使我们至终得胜。我们以此推论,一切不晓得自己是否属神的人,不但在惧怕中,而且是悲惨的。因此,那些因对我们以上所列举的三种福分盲目而企图拆毁我们救恩根基的人,不但害众信徒,也害自己。难道拣选这教义不就是教会的源头吗?伯尔纳正确地教导:“教会的源头不可能来自任何受造物,因神将这源头隐藏在他预定得永生和预定遭灭亡的人中。”

但在我开始讨论这教义之前,我要先描述两种人。

人的好奇使预定论这本身不那么容易明白的教义变得令人困惑,甚至危险。没有人能约束这好奇心,使它不偏离正路,去探究神所禁止的范围。若被许可,人的好奇也将设法探究神最大的奥秘。当我们看到许多在其他方面敬虔的人,却到处迫不及待地忙着这大胆、邪恶的事,我们必须提醒他们,神在这事上所要人尽的本分。

首先,他们应当牢记当他们出于好奇询问关于预定论的事,就是在擅闯神智慧的至圣所。若任何人擅自闯入,他的好奇心绝得不到满足,反而就如误入找不到出口的迷宫。因神不许人毫无节制地询问他喜悦隐藏在自己里面的事物,也不许我们擅自描述他永恒至高的智慧。神要我们敬畏这智慧,却不喜悦我们详细探究他不打算向我们启示的,因他也要我们在这事上相信他是奥妙的。神已在他的话语上启示他喜悦我们明白关于他美意的奥秘。他决定向我们启示这些奥秘,因他知道这些奥秘与我们有关,也对我们有帮助。

2.唯有圣经教导预定论

奥古斯丁说:“我们既然已经上了信心的道路,就当在这道路上坚忍到底。这道路引领我们到君王的宝库,在那里藏着一切智慧和知识。当主基督告诉他拣选的伟大门徒:‘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约16∶12)时,他并不是轻看他们。我们必须行走、必须前进、必须成长,好让自己的心之后能明白我们现在无法测透的事。在最后之日前夕,我们若仍有不明白的,到了最后之日我们将明白。”只要我们确信唯有神的道,才能引领我们明白一切神许可我们知道关于基督的事,以及这道是唯一光照我们认识基督的亮光,这就会保守我们避免一切的轻率。因这样我们就会知道自己一旦离开神话语的范围,就行走在黑暗中,也必在这黑暗中摸索、滑倒。我们应当牢记这真理:任何在神真道之外寻求关于预定论的知识都是荒谬的,就如人决定在荒废、无路之地漂流(参阅伯12∶24),或确信自己在黑暗中能看见一样荒谬。我们也无须以对这事无知为耻,因这也算是我们的智慧。我们反而要自愿约束自己想获得这种知识的欲望,因为这样的私欲既愚昧又危险,甚至是致命的。但我们若被某种放荡不羁的好奇心所搅扰,就当用这思想约束自己:就如吃蜜过多是不好的,同样地,考究自己的荣耀也不是我们的荣耀(箴25∶27,参阅Vg.)。我们有极好的理由远离这样的任意妄为,因为至终它只会使我们灭亡。

3.第二种人:因过分谨慎而闭口不谈拣选的教义

又有一些人为了避免过分好奇的罪,几乎对预定论只字不提;事实上,他们教导人避免讨论这教义,就如航行的船尽量避免触礁一般。虽然他们在这事上的节制应得称赞,因他们深信人当谨慎讨论这些奥秘,但因他们几乎都不谈,就无法有效地影响好奇之人的思想,因为这种好奇是不容易被约束的。所以,为了在这教义上有正确的平衡,我们必须查考神的道,因它是思想的正确原则。圣经是圣灵的学校。圣经没有省略任何人需要知道并对人有益的事,同样地,它一切的教导都是我们应该知道的。所以,我们必须避免忽略教导信徒任何圣经已启示关于预定论的事,免得我们邪恶地拦阻他们受神喜悦赐给他们的祝福,或指控和嘲笑圣灵启示一些对人不利的事。

我们应当允许信徒接受神向我们启示的一切,只要是神所没有启示的,他也不再探究。最理智的自制就是在学习中总是跟随神的带领,但当神停止教导时,我们也应当停止学习。我们不应该因人认为神的一些启示对人不利,就不看重神的圣言。所罗门的这句话是众所周知的:“将事隐秘,乃神的荣耀。”(箴25∶2,Vg.)然而,敬虔和常识都告诉我们这句话不是绝对的。我们必须做区分,免得在谨慎和节制的伪装下,满足于愚蠢的无知。摩西清楚简要地教导这一点:“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申29∶29,参阅Vg.)由此可见,摩西在此唯一劝诫百姓学律法的根据是:这是天上的预旨,是神喜悦向我们启示的话语;摩西也以这话语约束百姓,因为人不被允许探究神隐秘的事。

4.反驳这教义对人不利的说法

我承认不敬虔的人特别喜欢批评、咒骂、吼叫或嘲笑预定论。但若我们因他们的无耻就犹豫传讲这教义,那我们就得对其他基督教基要的教义闭口不谈了,因为这些教义大部分也是他们和他们的党类所亵渎的。悖逆的人听到在神的本质里有三个位格,与听到当神创造人时,他预先知道一切将发生在人身上的事时,也有同样傲慢、咒骂的反应。且当他们听到自从神创造宇宙至今只有五千年的历史,他们也一样会嘲笑,因他们想知道神为何拖延那么久才开始发挥自己的大能。总之,圣经所教导的每一个教义都被他们嘲笑。难道为了阻止他们所说的一切亵渎的话,我们就要停止教导圣子和圣灵的神性,或停止教导神对宇宙的创造吗?绝不!神的道在这教义和所有的教义上都是全能的,也因此无须惧怕恶人的毁谤。

这与奥古斯丁在他的作品《坚忍的恩赐》(The Gift of Perseverance)中所坚持的教导一样。在新约时代,假使徒无法因侮辱和控告保罗正统的教义使保罗感到羞耻。我们的仇敌说这整个教义对敬虔之人有害,因这教义拦阻我们劝勉人,动摇人的信心,也搅扰人的心使人感到恐惧。然而,这是胡说八道!奥古斯丁说,人经常因同样的缘故指控他太开放地教导预定论,但他却轻而易举地反驳他们的指控。既然许多人对此教义有各式各样荒谬的指控,我们将在恰当的时候一一反驳。我在此只要承认我们不应当好奇地探究神的隐秘事,并同时不忽略他已向我们启示的事,好避免过分的好奇心或忘恩负义。奥古斯丁也精妙地表达同样的含义:我们能毫不胆怯地学习圣经,因圣经对我们的教导就如母亲按照小孩的理解力教导他一般。至于那些谨慎或惧怕伤害信心软弱的信徒而对预定论绝口不提的人,他们要用什么掩饰自己的骄傲,因他们这样就间接指控神是愚昧、无深虑的,仿佛神没有预测到他们自以为有智慧所看见的这危险。如此看来,咒骂预定论的人就是公开侮辱神,仿佛神不谨慎地教导了对教会有害的教义。

预定论的定义以及它与以色列国和各人的关系(5—7)

5.预定论和神的预知;神对以色列的拣选

没有任何希望被看待成敬虔的人敢直接否定预定论,即神赏赐一些人永生的盼望,而判其他的人永死。然而,我们的仇敌(特别是那些主张神的预知是预定论起因的人)对这教义有许多吹毛求疵的异议。我们承认这两个教义都是神所教导的,但若说预定论是根据预知,这是荒谬的!

当我们提到神的预知时,我们的意思是,万物从永远到永远都在神眼前,所以对他的知识而言,没有未来也没有过去,反而万事都是现在进行式。且这意思是神不但用意念思考万事,就如我们思考我们所记住的事一般,他也看万事就如这一切正在他眼前,且这预知包括全宇宙的每一个受造物。我们称预定论为神自己决定各人一生将如何的永恒预旨,因神不是以同样的目的创造万人,他预定一些人得永生,且预定其他的人永远灭亡。因此,既然每一个人都是为了这两种目的其中之一被创造,所以我们说他被预定得生命或受死。

神启示他的预定包括所有的人,也以亚伯拉罕的整个后裔作比方,证明各国的未来都是他决定的:“至高者将地业赐给列邦,将世人分开……耶和华的份,本是他的百姓;他的产业,本是雅各。”(申32∶8—9 p.,参阅Vg.)这分开是显而易见的,在亚伯拉罕身上,就如神选择了已枯萎的树干,他特别拣选了一个种族,而拒绝了其他种族。他没有启示其理由,只是摩西教导以色列之所以与众不同,完全是出于神白白的慈爱,免得亚伯拉罕的后裔自夸。他宣告神拯救他们的原因是:神爱族长,“所以拣选他们的后裔”(申4∶37)。

他在另一章中更详细地教导说:“耶和华专爱你们,拣选你们,并非因你们的人数多于别民……只因耶和华爱你们。”(申7∶7—8 p.,参阅Vg.)摩西经常重复同样的教导说:“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属耶和华你的神。耶和华但喜悦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他们的后裔,就是你们。”(申10∶14—15,参阅Vg.)同样,摩西在另一处劝他们成圣,因神拣选他们做他的子民(申7∶6)。在另一处经文中,他又宣告神保护他们是出于他的爱(申23∶5)。信徒也都一生宣告这真理:“他为我们选择产业,就是他所爱之雅各的荣耀。”(诗47∶4,参阅Comm.)所有神赏赐属灵恩赐的人都承认这些恩赐是出于神白白的爱,因他们知道这一切不是他们应得的,也知道连雅各这圣洁的族长自己的美德仍不配神赏赐他和他的后裔这崇高的尊荣。神自己也说他们完全不应得这福分,因他们是顽梗、硬着颈项的百姓(出32∶9;参阅申9∶6),他这样说是为了更有效地根除他们的骄傲。此外,先知经常提醒犹太人他们是神的选民,为要提醒他们:他们已从这拣选上堕落了(参阅摩3∶2),虽然这激怒犹太人。

无论如何,我要请一切主张神的拣选是人的善行所应得的人留意,既然圣经记载神爱一国胜过其他国,也记载神所拣选的是卑贱,甚至邪恶、顽梗的人,难道他们要因神喜悦彰显自己的怜悯而指控他吗?但他们的咆哮必不能拦阻神的事工,他们对天怒骂也无法使神的公正受玷污。这些辱骂反而将落在他们自己身上!此外,当神要以色列人感谢他,或盼望来世的永生时,他就提醒他们这白白所赐盟约的原则。先知说:“我们是他造的,并不是自己造的;我们是他的民,也是他草场的羊。”(诗100∶3,参阅Comm.,诗99∶3,Vg.)他加上“不是自己造的”并不是多余的,因这不但教导我们神是他们一切丰盛福分的来源,也告诉我们他善待他们的理由在于他自己,因他们完全不应得这大尊荣。

先知也以这句话劝他们以神白白的恩赐为足:“他仆人亚伯拉罕的后裔,他所拣选雅各的子孙。”(诗105∶6,诗104∶6,Vg.)并且当先知记载神不断的祝福是他拣选的果实后,他的结论是神如此慷慨,“都因他记念他的圣言”(诗105∶42)。教会所唱的诗也与这教义完全一致:“因为他们不是靠自己的刀剑得地土,也不是靠自己的膀臂得胜,乃是靠你的右手、你的膀臂和你脸上的亮光,因为你喜悦他们。”(诗44∶3)我们应当留意“地土”是某种象征,代表神将他们分别为圣,收养他们。大卫在另一处也一样劝百姓感谢神:“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2)撒母耳也以此教义劝他们盼望神:“耶和华既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撒上12∶22 p.)当大卫的信心受攻击时,他也以这教义与魔鬼作战:“你所拣选的人……必住在你的院中。”(诗65∶4,参阅Comm.,64∶5,Vg.)此外,因神的拣选(这奥秘是以色列人从埃及和巴比伦被释放以及神对他们一切的祝福所证实的)以赛亚这样运用“拣选”这个词:“耶和华要怜恤雅各,必再拣选以色列。”(赛14∶1 p.,参阅Vg.)在描述以色列的未来时,以赛亚宣告:虽然神似乎撇弃了以色列人,但他却要将剩下的余数聚集归一,且这将证明他的拣选必不落空,虽然当时这拣选看起来是落空了。当神在另一处说:“我拣选你,并不弃绝你”(赛41∶9),神在强调他一直以父亲般的爱不断慷慨地恩待以色列人。《撒迦利亚书》中的天使更清楚地表明这真理:“耶和华……也必再拣选耶路撒冷。”(2∶12)这就如在说,神更严厉的管教证明他弃绝了以色列,或以色列被掳中断了神对他们的拣选。但神的选召是没有后悔的,虽然我们有时看不见他拣选的证据。

6.神对个别以色列人的拣选和弃绝

我们现在要解释第二种更为狭窄的神的拣选,或那更显示出神特殊恩典的拣选,即神从同一个亚伯拉罕的种族中弃绝了一些人,却叫其他人做他的儿女,聚集他们到他的教会里。以实玛利在一开始与他的兄弟以撒有同等的地位,因神同样以割礼做他立约的印记。以实玛利之后被弃绝,再后来是以扫,最后是无数的群众,甚至几乎整个以色列都被弃绝了。从以撒生的才被称为神的后裔,这呼召也同样在雅各身上继续。神也在扫罗的身上彰显他的弃绝。《诗篇》奇妙地宣告这真理:“他弃掉约瑟的帐棚,不拣选以法莲支派,却拣选犹大支派。”(诗78∶67—68,参阅LXX,诗77∶67—68,Vg.和Comm.)圣经多次记载这真理,好让我们在这区分中更清楚地明白神的恩典——这奇妙的奥秘。我承认以实玛利、以扫和其他被遗弃的人是因自己的过错和罪恶无法得儿子的名分。因神所设立的条件是要忠心谨守神的约,但他们却不信地违背了。但这并不影响神祝福他从万国中特选的以色列国,就如《诗篇》所记载的:“别国他都没有这样待过;至于他的典章,他们向来没有知道。”(诗147∶20,参阅LXX)

我们有极好的理由在此留意两种拣选。神拣选全以色列国时,就证明他的慷慨是自由的,不受任何辖制,免得我们毫无根据地要求神同样恩待每一个人。神之所以不同等恩待每一个人,就证明神的恩典是自由的。因这缘故,玛拉基强调以色列人的忘恩负义,因神不但从万国中拣选他们,也从亚伯拉罕圣洁的家族中特选他们做自己的百姓,但他们却不忠实,甚至亵渎地藐视神——他们慈爱的父。“以扫不是雅各的哥哥吗?我却爱雅各,恶以扫。”(玛1∶2—3;罗9∶13)神在此认为他们既都是同一位敬虔之父所生,都是他盟约的后嗣,简言之,是同一棵圣洁之树的两根树枝,所以雅各之子受这样大的祝福也就负更大的责任是理所当然的,但当神拒绝了长子以扫,而拣选了他们的父雅各做后嗣(虽然他生来的位分是较卑微的)之后,神指控他们加倍地忘恩负义,因他们弃绝了神双重的拣选。

7.个人的拣选才是真实的拣选

虽然我们迄今已确实明白神以他隐秘的计划照自己所喜悦的白白拣选某些人,而弃绝其他的人,但在我们解释个人的拣选之前,我们对神拣选的解释仍不完整。神不但提供他们救恩,而且为他们安排妥当,使救恩的结果确定无疑,这些人是保罗所说的神应许的后裔(参阅罗9∶7—8;加3∶16及以下)。神赐亚伯拉罕儿子的名分,虽然他许多的后裔被弃绝就如腐烂的枝子,然而为了证明神的拣选是有效和永久的,我们必须留意神所拣选的元首——主耶稣基督,因为父神在基督里将他的选民聚集归一,并以无法被破坏的联合使他们与自己和好。所以,虽然神慷慨地恩待亚伯拉罕的后裔,而拒绝恩待其他人,但在基督的肢体上,我们却看见神全能的恩典,因为基督的肢体一旦被嫁接在元首身上,就永远不会失去救恩。因此,保罗用以上《玛拉基书》中的经文极为巧妙地推论:神虽然建立永生之约并呼召以色列人归向自己,但他用了特别拣选的方式呼召他们中的一些人,就证明他不是以同等的恩典有效地拣选全部的以色列人(罗9∶13)。虽然他说:“我爱雅各”(玛1∶2)是指这族长所有的后裔,因为先知在此将他们与以扫的后裔区分开来,但这与神在雅各身上预表他有效的拣选并无冲突。保罗称这些人为“剩下的余数”(罗9∶27;11∶5;参阅赛10∶22—23)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我们的经验也告诉我们,在神所呼召的众多人当中,有许多人至终堕落,而剩下的余数才是神真正的选民。

要解释为何神对以色列人一般的拣选不一定是坚定和有效的并不困难。神与以色列人立约,却没有赐给每一个以色列人重生的圣灵,使他们在这盟约中坚忍到底。外在的邀请,没有使他们得蒙保守的内在恩典,介乎弃绝全人类与拣选少数信徒之间。虽然圣经称整个以色列国为“神的产业”(申32∶9;王上8∶51;诗28∶9,33∶12;等等),然而当中有许多是外邦人。神应许以色列做他们的父和救赎者,虽然许多以色列人离弃了他。但神与他们立的约却不是徒然的,因为在他们当中,神保守了一些人做他真正的选民,这证明他的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11∶29)。神之所以不断地从亚伯拉罕的后裔中,而不是从外邦国家中有效地将自己的教会呼召出来,是根据他的盟约。虽然大多数的以色列人违背了这约,但他却保守了剩下的余数,免得这盟约至终落空。简言之,神对亚伯拉罕整个后裔的收养,从一方来说是具体预表神对他们当中少数人更大的祝福。此即为何保罗很仔细地将亚伯拉罕肉身所生的儿女与他属灵的儿女,就是以以撒为代表的选民区分开来(加4∶28)的原因。这并不是说做亚伯拉罕的后裔是徒然、无益的,若这样说就是侮辱神的盟约!但神不改变的计划,就是他照自己的美意预定人归向他的计划,唯独在乎这些属灵的后裔。但在我引用许多经文充分证明这观点之前,请读者们不要先匆促做决定。

拣选教义的总结

圣经明确地教导,神根据他永恒不改变的计划拣选了他预定赏赐救恩的人,以及遗弃他预定灭亡的人。我们深信对神的选民而言,这计划是根据他白白的怜悯,而不是人的价值。但神以他公正、无可指责却测不透的审判向他所预定灭亡的人关了永生的门。就神的选民而论,神的呼召证明他们被拣选。我们也深信他们的称义是另一个证据,直到他们得荣耀,就是这拣选的完成。然而,就如神借着他的呼召和称义见证他的选民,同样地,他拒绝使他所弃绝的人认识自己,或借着圣灵成圣,也据此彰显他们将受怎样的审判。我在此略而不谈许多愚昧者为了推翻预定论的教义所捏造的幻想。我们无须反驳这些幻想,因为它们本身就充分证明它们的错误。我只要稍微讨论知识分子攻击预定论的谬论,或可能绊倒单纯之人的谬论,或不敬虔之人用来攻击神公义的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