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借患难减少我们对今世过度的爱(1—2)

1.今世的虚空

不管我们遭受何种患难,我们必须明白这样的目的:借此训练自己轻看今世,并因此被驱使默想永世。因为神既然最知道我们生来何等喜爱这世界,他就用最恰当的方式拦阻我们,并借此除掉我们的懒惰,免得我们过于贪爱这世界。我们每一个信徒都盼望一生仰望和寻求天上的永生。我们若不如禽兽是极为可耻的,但如若我们没有死后永生的盼望,那么我们的光景与禽兽没有两样。然而,你若检视人的计划、努力和一切行为,你会发现都是属世的。我们的心被世间的名利和权力所迷惑,而盲目到看不见别的,这就证明我们的愚昧。我们也因充满贪心、野心和淫欲,无法感受到世俗之外的事。总之,人的整个灵魂因受肉体诱惑的吸引,完全在世上寻求快乐。为了抵挡这邪恶,神不断地证明世界的悲惨,好教导信徒今世的虚空。为了免得他们在心里期望在世上获得永久满足他们的平安,神使他们常常遭遇战争、纷争、抢劫,或其他灾难。神为了约束他们迫不及待地追求转眼即逝的钱财,或依靠自己拥有的财富,就使他们被放逐、遭饥荒、遇火灾,或以其他方式,使他们落在贫困中,或至少拦阻他们发财。为了避免他们过度地享受婚姻所带来的幸福,神就以堕落的妻子、悖逆的儿女,或丧亲的痛苦试炼他们。然而,如果神在这一切的事上比较慷慨地对待他们,但为了避免他们因骄傲或自信而自高自大,神就借疾病和灾难使他们看到今世的好处如昙花一现,转眼成空。

唯有当我们发现今世在各方面充满患难、困苦,以及许多令我们不快乐的事,没有任何方面是幸福的;今世所带来的幸福是不可靠、转眼即逝、虚空的,同时带给我们各式各样的害处,我们才从十字架的苦炼中真正获益。由此可见,我们在今世只能期待争战,也应当提醒自己:我们的冠冕在天上。总之,我们要深信:除非人在心里开始轻看今世,否则他绝不会认真地寻求和默想永世。

2.我们的倾向是忽略今世的虚空

显然,这世界对我们而言若非毫无价值,便会吸引我们过度地爱它,不会有第三种可能。因此,我们若对永恒有起码的关心,就必须殷勤设法甩掉这些世界的锁链。既然今生有许多吸引我们的诱惑,还有许多哄骗我们的快乐、恩惠和甘甜,所以,十字架的苦炼对我们很重要,免得我们沉迷于这些诱惑。若各种苦难不断地提醒我们,我们仍然无法正确地判断今世的悲惨,那么我们若一直享受财富和快乐,我们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呢?

人生如烟(参阅诗102∶3)或如影(参阅诗102∶11)不只是有学问的人才知道的,就连凡夫俗子也无人不知。且既然他们认为这事实对人而言是极为有益的,所以他们的格言也表达此意。然而,几乎没有任何事物比这更容易被人忽略或忘记。因我们行万事就如自己打算在今世建立永恒,但我们若看到尸体被埋葬,或我们在坟地中行走,因直接面对死亡,就会很有哲理地说今世是虚空的。然而,我们在这事上也是前后不一致的,因为这一切的事经常对我们毫无影响。当我们谈完之后,很快就忘记了,我们的哲学如烟转眼消散,之后,就如在戏院里的掌声,这些言谈很快就消失了。我们不但忘记死亡,甚至也忘记自己必死的事实,且就如我们从未面对过这事实,就又归回到我们在地上永远不死的确信里去了。若有人在任何时候,口里冒出这谚语:“人生如朝露”,我们的确会承认这事实,却不会留意,以至在地上不死的概念仍旧锁住我们的心。因此,人们无法否认神用各种经历说服我们今世的悲惨对我们有极大的益处。事实上,即使在我们被说服之后,我们也几乎无法停止邪恶并愚昧地赞扬我们在世上的人生,就如这人生包含了我们一切的好处。但既然神喜悦这样教导我们,我们就有责任留心听,好使我们离弃自己的懒惰,并因轻看这世界就全心全意地默想永生。

对这转眼即逝、不能满足我们之今世正确的判断,使我们默想永世(3—6)

3.对今世的感恩!

我劝信徒养成轻看今世的习惯,尽管不是恨恶今世或对神忘恩负义。事实上,今世虽然充满无限的悲惨,我们仍然有责任将之视为从神而来不可拒绝的福分。其实,我们若在今世看不到神任何的祝福,就已经在心里犯了严重的忘恩负义之罪。特别对信徒而言,今世应当向他们见证神的良善,全然是为了促进他们的救恩。因在神使他的百姓确信他们在荣耀中有永远的产业之前,他首先采用较小的证据向我们证明他是我们的天父。这些就是他天天赏赐我们的福分。既然今世使我们明白神的良善,难道我们应当藐视它,仿佛它对我们毫无益处吗?所以,我们必须习惯将今世视为来自神慷慨的福分之一,绝不应当拒绝。圣经对这事实有既丰富又清楚的证据。但即使圣经没有这样的启示,就连大自然本身也劝我们感谢神,因他赏赐我们生命,允许我们使用这世界,并供应我们一切所需要的,以保守这生命。

而且,当为今世感谢神之更大的理由是:我们这一辈子是在预备享受天国的荣耀。因神预定那些他在天上将加冕的人必须先经过地上的争战,使他们直到胜过战争中的一切困难之后才夸胜。

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在今生因领受神不同的福分,就预尝神慷慨的甘甜,好激发我们更盼望和渴慕这慷慨在天上完美的显明。我们确信今世的生命是出于神仁慈的恩赐,因此我们应当心存感恩。之后,我们早晚将发觉今世的悲惨,好使我们不至于因我们与生俱来的倾向而贪恋世俗。

4.对永生正确的渴慕

我们越减少对今世的爱,就会越渴慕永生。我同意这样一种看法颇有见地:认为最好的景况就是未曾出生,其次是在出生之后很快就死亡(参阅传4∶2—3)。既然他们没有受神真理的光照,他们在今世触目所及不都是令人忧伤和厌倦的事吗?他们庆祝亲人生日时忧伤哭泣,参加他们葬礼时欢喜欢乐,就不足为奇了。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使他们获益,因他们既然没有信心,就无法明白不幸或人所厌烦的事如何能互相效力,叫敬虔的人得益处,他们因此在绝望中做出以上的结论。

那么,信徒正确看待今世的目的是,在于明白今世本身不过是悲惨,因此更当热切地默想永世。当我们将今世与来世相比时,我们不但可以忽略今世,甚至应当轻看和厌恶它。因若天堂是我们的家乡,难道地上不就是我们被掳之地吗?若离开世界等于进入永生,这世界难道不就是坟墓吗?而且人在今世的生活难道不就是某种死亡吗?若离开身体等于获得释放和得到完全的自由,难道这身体不就是监牢吗?若享受神的同在是快乐无比,难道缺乏这快乐不就是忧伤本身吗?然而,除非我们离开世界,否则“便与主相离”(林后5∶6)。因此,我们若将地上的生命与天上的做比较,无疑地,我们会立刻藐视地上的生命并将之践踏在我们的脚下。当然,我们因这生命使我们常常犯罪而厌恶它,虽然我们对这光景的厌恶不能说是恨恶这生命本身。无论如何,我们对待今世的态度应该是:我们既因对今世的厌倦和厌恶而期待它的结束,同时也照神的旨意珍惜他所给我们的每一个新的日子,好让我们的疲倦至终不至于成为埋怨和不耐烦。因今世就如哨岗,神差派我们在那里放哨直到他呼召我们离开。使徒保罗感觉到长久受身体的捆锁,为这光景悲伤并迫切地渴慕得赎(罗7∶24)。然而,为了顺服神的吩咐,保罗宣告:或离世与基督同在,或继续在肉身活着,他都愿意接受(腓 1∶23—24)。因他承认或以生命或以死亡荣耀神,都是他欠神的债(罗14∶8)。然而,哪一种光景最能将荣耀归给神都是由神自己来做决定。因此,既然我们应当为主而活并为主而死,我们就当将我们何时离世的决定交托给神,且同时既热切地期待死亡,也经常默想永世。而且,在将今世与永世比较时,我们就当轻看今世,并因罪的捆绑,渴慕在神喜悦的时候离世。

5.当弃绝一切对死亡的惧怕!

然而,可怕的是许多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不但没有渴慕死亡,反而惧怕它,甚至每当听到死亡时就战战兢兢,好像它是极大的灾难。显然,我们与生俱来的情感在思想到身体的死亡时感到惧怕是自然的。然而,不能接受的是,在基督徒的心里没有任何敬虔的光能以更大的安慰胜过和制伏这恐惧。因我们若相信这不稳固、有瑕疵、必朽坏的、转瞬即逝的、衰残的、腐烂的身体之帐篷即将被拆毁,并立刻要受更新成为稳固、完全、不朽坏的身体,及披上天上的荣耀,难道这信心不会驱使我们迫切地寻求肉体所惧怕的吗?我们若相信死亡呼召我们从被掳中归回本国,甚至天国,难道这事实不会成为我们极大的慰藉吗?

然而,或许有人会反对说:没有任何有生命的受造物不渴望存活。我完全同意,但我坚持的是我们最在乎的应当是那将来不死的生命,因我们在那里将经历到世界不能提供给我们的永远稳固的生活。e保罗清楚教导信徒期待死亡,“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林后5∶2—3)。难道野兽,甚至没有生命的受造物——树和石头——因意识到它们现在虚空的存在,都切望等候复活之日,好与神的儿女们一同脱离这虚空的光景(罗8∶19及以下),难道我们这拥有理解力,甚至蒙圣灵光照的人,在我们的存在这极为重要的事上,不能看穿今世必朽的光景吗?

但我并无意(至少现在不是恰当的时机)斥责这极大的罪恶。我从一开始就明说我不打算详细讨论较次要的问题。但我要劝胆小者研读西普里安的作品《论人的必死》(On the Mortality),除非他们宁可研究哲学家们对死亡的立场。然而,就连哲学家也无畏于死亡,这应当令他们感到羞耻。

我们要坚定地相信:那不欢喜等候死亡和复活之日的人,对基督教的了解非常有限。保罗也描述信徒都有等候死亡的特征(多2∶13;参阅提后4∶8),而且每当圣经向我们证明完美的福气时,经常提醒我们这盼望。基督说:“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 p.)神喜悦用来激励我们,使我们欢喜、快乐的事,反而只令我们感到忧伤和惧怕,难道这是合理的吗?若是这样,我们为何仍夸耀他是我们的主呢?因此,我们要持守更正确的立场。虽然我们肉体盲目且愚昧的私欲反对,我们仍要毫无疑惑地等候主的再来,不但要渴望他的降临,也应当将之视为最令我们快乐的事来切慕。他将以救赎者的身份降临,并在救我们脱离这充满各种邪恶和悲惨的世界后,引领我们进入那永生的荣耀产业。

6.信徒在渴望永世时,蒙神安慰

显然,众信徒在继续活在世上时,为了效法基督——他们元首——的榜样,必须“如将宰的羊”(罗8∶36)。如此看来,除非他们思念天上的事胜过世界的事,不只在今生有指望(参阅林前15∶19),否则他们是极其可悲的。相反,一旦他们停止思念地上的事而开始仰望神,即使他们看到恶人在财富和尊荣上兴旺,享受平安,以及以他们一切华丽、显赫的财产为傲,享受种种娱乐——就算信徒因这些人的恶行受害,忍受他们的辱骂,因他们的贪心有所亏损,或被他们的私欲所烦扰——他们也能毫无困难地在这样的苦难中忍耐到底。因他们所仰望的,是神将接他忠心的百姓到天国的平安之中,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7∶17;参阅赛25∶8),要给他们穿上那荣耀、欢乐的长袍,要以他说不出来的甘甜和喜乐喂养他们,与他们一同完美地交通,使他们与他的喜乐有分。然而,那些在今世兴旺的不敬虔之人将遭受最悲惨的羞辱:神要使他们的欢乐变为折磨,叫他们的笑声和快乐变为哀哭、切齿;他将折磨他们的良心,使他们没有平安;他将以不灭的火惩罚他们的淫恶(参阅赛66∶24;太25∶41;可9∶43、46;启21∶8);他也将使他们低头服在被他们践踏的敬虔之人之下。就如保罗所见证的,这就是公义!使曾经遭受不幸、不公的人得安息,以患难报应曾经叫敬虔之人受患难的恶人,这都是在主耶稣从天上显现时必将发生的(帖后1∶6—7)。

这的确是我们唯一的安慰,这安慰若被夺去,我们或落在绝望中,或被吸引受这世界虚空的安慰而至终灭亡。连先知都承认,当他见恶人享受兴旺时,他的脚几乎失闪(诗73∶2—3),而直到他进了神的圣所,思想恶人的结局时才明白(诗73∶17)。综上所述,若信徒仰望神复活的大能,那么在他们的心中,基督的十字架至终将胜过魔鬼、肉体、罪以及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