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神存在的证据如此充分,为什么许多人仍不相信神的存在呢?或者说,如果神这样真切、与人类的关系这样密不可分,为什么很多人感受不到神的存在呢?这是一个很切合实际的问题,可以从两、三个方面思考。

首先,是理性障碍的存在。我在本章开头已提到,在无神论背景下成长的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常把有神论看着是迷信、愚昧的代名词,不屑一顾。这种根深蒂固的观点,其实是似是而非的。迷信是盲目的相信。基督教的一神论信仰则是建立在客观事实基础之上的真实信仰,与迷信风马牛不相及。有人曾比喻说,小时候我们看木偶戏,以为那些活灵活现的木偶是真的、活的;长大以后,知道那些只不过是木制玩艺而已,这是我们认识能力提高的表现。然而,如果在否定木偶的生命性的同时,把在幕后操纵的艺术家们的存在也一齐否定,那就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了。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十分相似。否定人类原始时期对各种自然现象的盲目崇拜,是人类生产力发展、认识能力提高的结果;但在否定这种迷信的同时,把创造这些自然现象的神,也不加分析地加以否定,就有失依据而走向极端了。

现代科学发展的一个重要结果,是引导人们从对自然界的受造之物的崇拜,转向对自然界的创造者——神的敬拜。许多科学家和诺贝尔奖得主,正是在认识宇宙的过程中逐步认识了神,而完成了从无神论者到有神论者的飞跃。因此,认为有神论是人类认识的低级阶段产物、无神论是人类走向文明后的必然归宿的观点,并非历史的真实。

我过去也常以「无神论者」自诩,对有神论採取不接触、不探讨、不相信的态度。后来才渐渐明白,所谓无神论者,必须是那些对无神论和有神论作过深入、系统的研究、比较,最后相信无神论的人。而我的无神论观点是以结论的形式,从老师那里、书本上承受过来的,对有神论没作过任何研究。按此标准,我过去够不上一个无神论者,只是一个以为没有神的人罢了。我想,不少人的情况与我过去相似。我们应该越过先入为主的认识观点,存一个开放的心理,对有神论作一番了解,研究比较,再决定取舍不迟。如果持我过去那种「三不」态度,神存在的证据无论如何真确、充分,我们也无从了解而信之。

其次,是理性至上、科学万能的观点的束缚。「神在哪里?如果你能证明给我看看,我就信!」这是我以前与传道者辩论常持的「王牌」论点。现在我传福音时,不想也受到同样的挑战。我们很多人认为科学是万能的,只有被科学证实的事物才真实可信;理性是最可靠的,只有理性判为合理的事才可以接受;神的存在既不能用科学方法加以证明,又不合理性,因而难以相信。我过去以为这种逻辑、观点是无庸置疑、天经地义的。现在才知道这种观点并不正确,是受了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的影响。

人文主义竭力抬高人及其理性的地位,把人看作是宇宙的中心,一切要由理性审视以决定去留。科学主义则过于夸大科学的作用,把科学方法当作检验客观真理的惟一标准。这些是不符合实际的。科学不是万能的,其方法和自身都有局限性,对灵性世界更是鞭长莫及。神超越时空、超越万有,是科学无法企及的。所以科学既不能证明神,也无法否定神。神创造了宇宙,科学则是去研究、认识神创造的宇宙。在这个层次上,神的创造与科学是和谐的。科学研究的对象是自然界的受造之物,神则远在自然界之上之外。基督教信仰不排斥科学,是涵盖科学、超越科学的。

至于人的理性,也不是那么靠得住的。有人说过:「如果我们真要用理性来思维的话,一件确定无疑的事就是:人的理性十分有限。」一个人如果有幸活到一百岁,除头去尾,真正精力旺盛、思维敏锐的时间只有五、六十年;如果再去掉睡觉、娱乐的时间,一个人真正能用于学习、工作的时间不过二、三十年。在这样短暂的年日里,一个人能到多少地方、经历多少事物、能涉及多少领域、能钻研多深呢?与浩瀚的宇宙相比,与今日爆炸的知识相比,一个人的认识算得了什么呢?再者,人犯罪后,其理性也受到玷污。有人说,「人是合理性动物。」这是说,人明知作了一件错事,乃要用理性编出一套理由为之辩解。

按科学主义的实证观点,只有人的五官或借仪器能感觉的东西才可信。但是,人的感官是很有限的。人眼可见的,只是可见光这一部分,波长太长、太短都看不见;即使在可见光范围内,太大、太小、太远、太近的东西,肉眼仍看不见。我们的耳朵也如是,频率太高、太低的声波都听不见。何况人的感官自中年后就日渐衰退了呢。我们使用的仪器,与浩瀚的宇宙相比较,也是极有限的。以如此短促的人生,这样有限的感觉、思维和创造能力,如果我们硬要充当宇宙万物乃至神的仲裁人,硬说在我们的感觉以外没有客观实体的存在,就显得不够明智和过于武断了。人们常问:「科学能证明神的存在吗?」我的回答是,「科学不能证明神,因为科学太有限。」但我总可以列举许多神存在的证据。我也可以反问:「科学能证明没有神吗?」人们恐怕很难有肯定的回答,最多不过说:「因为我五官感觉不到神。」可是,这充其量是「存在就是被感知」的唯心主义命题,连唯物主义都算不上啊!关于科学与神的关系,在第五章〈现代科学与基督教信仰〉中还要专门讨论。

最后,我们要有谦卑的态度。《圣经》多次严厉批评人的骄傲。耶稣在登山宝训中列举了几种福分,名列榜首的是「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11)。因为骄傲的人充满世俗的智慧,不能明白属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于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林前1:21)

有人说,骄傲的人的眼是长在额头上的。这种人总爱居高临下地俯视一切,因而永远找不到神。因为神远远高于我们,只有谦卑地仰望才能看见。要做好一件事,工具一定要用对。看东西要用眼,听声音要用耳。要找到神,也必须有正确的途径。「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4:24)正像收看电视、无线电广播必须调准频道一样,我们只有真诚地承认自己的不足,真诚地求神启示我们,真诚地用自己的心灵与神的灵共振,才能与神相交、契合。

恐怕没有人愿意骄傲;可我们常常已陷入骄傲而不察觉。过去,我虽从未读过《圣经》,连《圣经》的目录都未看过一遍,却断言《圣经》不可信。这不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而是自恃有知识、理智,自以为真理在握的骄傲态度。我们认为没有神,但周围有许多同样聪明、有才能、智慧的人却相信神。如果我们不去了解就断言对方错了,那我们就可能失去认识真理的机会。相反,如果我们能认真地反省,去掉骄傲,谦卑下来,我们才有可能找到神,找到永生之道。「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爱的人。」(诗33:18)

注释

  1. 李道生编著,《世界神哲学家思想》,台北:大光书房,1992。
  2. 韩伟等著,《科学理性与信仰》,台北:宇宙光出版社,1989,页 20。
  3. 崔振华主编,《天文博物馆》,中国:河南教育出版社,1995,页 44。
  4. 同上,页 84。
  5. 同上,页 50。
  6. Henry M. Morris 著,Scientific Creationism.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San Diego, USA, 1979. 韩伟等译, 《科学创造论》,美国:更新传道会,1991,页 29。
  7. 同 3,页 29。
  8. Maurice Rawlings著,Beyond Death’s Door. Thomas Nelson Inc. 橄榄翻译小组译《死——怎么回事》〈台北:橄榄文化事业基金会,1989,页4。
  9. 马有藻,《需有弃假归真的勇气》,《中信月刊》,1997年12月,页10-13。
  10. 李美基,鲍博瑞与唐妙娟著,《上帝给中国人的应许》,台北:道生出版社,1996,页8。
  11. 同上,页16。
  12. 张郁岚著,《认识真理》,美国:《使者》大陆文字事工部,1996,页60。
  13. 唐崇荣著,《智慧的人生》,台北:校园书房, 1990,页96-97。
  14. Immanuel Kant, Critique of Practical Reason. New York: The Liberal Arts Press, 1956.
  15. 许医生的见证已被写成了报告文学《寻梦者》,收在宁子著的报告文学集《寻梦者》中,台北:校园出版社,1997,页4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