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是世界上出版、发行总数最多的一本书,是最早被译成其他文字、译本最多的一本书,也是第一部被带到太空和月球的书。更奇特的是,几千年来,《圣经》从不改版,只字不改,这是任何其他书无法相比的。现在很多书两、三年就要再版,以便删去过时的部分,补充新数据,提出新论点。因为是人著的书,所阐述的真理是相对的,需要不断被修正。《圣经》是神默示的,所揭示的真理是绝对的,永远不变的。三千年来,沧海桑田,改朝换代,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圣经》的内容丝毫不变。近二、三百年来,人类的生产力发展突飞勐进,科学技术日新月异,新事物层出不穷;《圣经》一版再版,仍只字不改。时间的推移,科学的发展,使《圣经》更为光彩夺目。有人以为,两千年前,人们较为愚昧、无知,故还较能接受《圣经》中关于「童女生子」、「死人复活」一类的说法;今天科学昌盛了,这些说法就再难以蒙蔽人了。但是,《圣经》不改初衷,现在仍说「童女生子」、「死人复活」。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事实。说来难以置信,科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发达,人类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多的科学家、文学家、法学家、医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心悦诚服地相信「童女生子」和「死人复活」。「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可13:31);《圣经》是神的话,永不更改。

许多世纪以来,《圣经》饱受诽谤、责备、质疑和反对。然而,历史是无情的嘲笑者和公正的裁判者。罗马大帝戴克理仙(Diocletian)执政期间,大肆摧残基督教,他于公元303年下旨焚烧所有的教堂和《圣经》,并监禁基督徒。为庆贺他的成功,他铸了一枚铁币,上面刻着:「基督教已被消灭,诸神的崇拜再次恢复。」没想到,戴克理仙的继位者君士坦丁(Constantine)却反其道而行之。麦葛福(Alister McGrath)在《我思故我信》中写道:「大约在公元311年,君士坦丁正预备和入侵法兰斯的蛮族决一死战。当时,他看见了一个异象:正午的烈日上浮现出一具十字架,其上镌刻着『凭此征服』的字样。在次年春天前,君士坦丁表明接受基督教信仰。公元312年10月,君士坦丁凯旋回到罗马预备登基时,他在广场上为自己树立了一尊雕像,手中握着一具十字架。」13君士坦丁令希腊史学家优西比乌(Eusebius)用国库的钱製备了五十本《圣经》,基督教一跃成为罗马国教。

著名的法国人文主义者、无神论者伏尔泰(Voltaire)曾夸口说:「自现在起百十年后,这世界将再也听不到《圣经》的话了。」然而,在他口吐狂言不久,英国博物馆就以五十万美元的重金,从俄国政府手中收购了一份希腊字新约手抄本,而伏尔泰的首版作品,只卖八分钱一本。伏尔泰卒于1778年,他死后五十年,瑞士日内瓦《圣经》公会开始在伏氏生前的住处,用他的机器印刷《圣经》。14这是何等辛辣的讽刺。

兰姆(Bernard Ramm)指出:「《圣经》的丧钟响过千万次,送葬的行列聚集了,墓碑上的文字也雕刻好了,葬礼词也宣读过了,可是,尸体从未长眠于此。」「没有任何一本书,像《圣经》这样被宰割、被刀杀、被考察、被查缉、被诽谤。有什么哲学、宗教、心理学、古典或现代的诗词书籍曾经经历这么多的集体攻击?如此刻毒地批判过?如此彻底地摧毁过?人对其中的每一章、每一节、每一行、每一个字都不肯轻易放过?然而,如今《圣经》仍为数以百万计的人所爱、所读、所研究、所传扬,而且乐此不疲。」15 多少人和事已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淘汰、被遗忘,而《圣经》却巍然不动。「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1:24-25)。只有神的话,才能永远站立。

《圣经》的力量更表现在《圣经》话语的巨大能力。有人称《圣经》是「活神的活道」,十分贴切。主耶稣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圣经》看起来和别的书没有什么不一样,但当人领受之后,就会产生属灵的生命。使徒雅各把《圣经》比作有生命的种子:「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救你们灵魂的道」(雅1:21)。为什么《圣经》的话会有生命呢?因为《圣经》的话是神说的话。神的话本身就带有能力和权柄。神就是用祂的话造天、造地、造万物,用祂的话治病、赶鬼、叫死人复活。祂的话一出,事情就成了。《圣经》的作者们深知神的话语的威力,「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

耶稣复活升天后,门徒们被圣灵充满,放胆传扬福音。彼得在耶路撒冷讲道,「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一天中带领三千人归主(参见〈使徒行传〉第2章)。美国著名布道家慕迪(D. L. Moody)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有些知识分子蔑视他,去听他的道原本是为了挑毛病、寻开心。有一位医生也是如此,但当他听了慕迪讲道后,发现无懈可击。他坦白地说:「慕迪把《圣经》中的话一句一句地射向我,直到它们扎进我的心房,像手枪射出的子弹一样。慕迪的能力是由于他舌头上经常流露出《圣经》的话。」

神借着《圣经》向人说话,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信徒。奥古斯丁(Augustine)年轻时聪慧过人,才华横溢,但生活放荡不羁。他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却无法领其归主,只好终日为他流泪祷告。奥古斯丁渴望与过去一刀两断,但意志薄弱,力不从心。公元386年8月,他坐在米兰住宅的无花果树下,问神:他这样空虚的生活还要过多久?如何才能痛下决心,开始新的生活?此时,他突然听见有童声唱道:「拿起来读!拿起来读!」他认为这是神的启示,主动翻开《圣经》,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罗马书〉第13章13、14节的经文:「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瞬间,疑云顿消,他决志信主。此后45年,奥古斯丁义无反顾,奋力为主作工,成为使徒时代之后最具影响力的基督教神学家之一。

我国著名布佈道家宋尚节也有类似的经历。宋尚节是福建莆田人,父亲是传道人,他从小就开始帮助父亲工作,有「小牧师」之称。后来他有机会赴美留学,在俄亥俄州立大学获化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后来他得到了一个到德国深造的机会,与此同时,国内一所著名医科学院也来电促他回国任该学院有机化学教授。面临重大选择,他举棋不定。刘翼凌在《宋尚节传》中写道:「这一来,他就感到踌躇徬徨了。去德国,可以满足他的名誉心和求知欲。到德国多得知识,多得几个博士头衔,再回中国时岂非首屈一指?但爱国心又促他在祖国需要人才之际回国服务。……在为名为利盘算不定的时候,忽然有一阵清晰、悠扬的声浪淹入他心里:『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太16:26)闻声之下,他张目四顾,房中却寂无一人,他才知道这是上帝警告的声音。」16

次日清晨,一个牧师去探望他,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并不像一位科学家,倒像一位传道人!」这两件事情使他想起赴美前的决定:赴美深造后回国作传道人。于是他毅然抛开留德和回国的计划,成为一个全职事奉的传道人。17一句经文,改变了宋尚节一生的道路。他回国后奋不顾身地工作,在中国和南洋教会产生了重要影响,成千成万的人因他而信靠了基督。他英年早逝,年仅四十三岁。他十五年的工作,成就斐然,被誉为「中国的卫斯理」。

神借着《圣经》哺育出一批批信徒,然后借着信徒再把《圣经》的话传扬出去,使更多的人回归。英国著名布道家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颇受神重用,富于传奇色彩。在他牧会的城里,有一位准备自杀的妇女,到会堂来听她一生中的最后一次讲道。而当天司布真的讲题恰好是「你看见这女人吗?」(详情参见〈路加福音〉7:36-50)这个信息抓住了她,改变了她的内心,立刻决志接受基督为救主。另一件趣事是,有一位经常参加聚会的人的妻子,始终不肯与丈夫一道前来。一次她受好奇心驱使,在她丈夫去教会后,她乔装打扮一番,也去了教堂,挤在人群中,以免被人认出来。不想,司布真那天宣读的经文正是,「耶罗波安的妻,进来吧!你为何装作别的妇人呢」(王上14:6)?妇女被点悟,终于放下架子,与丈夫一起参加聚会了。后来那位先生把这件事告诉了司布真,惟一的抱怨是,司布真不该把他比作耶罗波安。18

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深感《圣经》话语的能力。加州牧师海福德(Jack Hayford)一次主日以「生活中的怀孕与生养」为题讲道。其内容完全与生育无关,而是讲如何在患难中克服贫乏。他以「你这不怀孕不生养的要歌唱」(赛54:1)为内容,谈论神要我们敬拜赞美祂 。即使在我们的生活看来完全绝望的时候,仍要赞美祂。他在证道中,突然被圣灵感动,中断了讲道。他对会众说:「我必须打断一会儿。圣灵感动我,今天我们中间有一对夫妇,非常渴望能有一个孩子,但医生说他们不能生育。神对你们说:『使家中充满歌声,歌中赐予生命的力量,会制造出新的气氛,使你们的希望能够实现。』」他说完后,又继续讲道,几乎忘掉了这件事,直到一年后一对夫妇抱着孩子来见他。原来,这对夫妇婚后十一年没有孩子,医生说他们不能生育,他们一直在祷告,求主赐一个孩子。那天证道时,这对夫妇正在会众中。会后他们按海福德牧师传递的信息去做,携手走进家里的每间房间,用歌声敬拜赞美主。果然,神应许了他们,一年后妻子生下一个女儿!19

泰德‧迪摩斯(Ted DeMoss)是一位杰出的商人,曾多年担任全美基督徒商人协会主席。他几年前著文叙述他年轻时的一段经历,如何戏剧性地改变了他的生命。当时他从事推销人寿保险的业务,去拜访一位客户。客户开门后,他觉得不必谈了,因对方是一位「满脸白鬍子,如同缩水圣诞老人般的老先生」!其年龄早已不适合买任何保险了。但当时迪摩斯受到神的灵感动,要与这个完全陌生的人谈耶稣基督,虽然他从未做过此事。进屋坐下后,他提议为老人念《圣经》,可是他连《圣经》也没有带。征得同意后,他在老人房中找到一本满布灰尘的《圣经》(老人的眼已瞎了好几年了)。他没有受过任何训练,只好按朋友曾告诉他的,念〈约翰福音〉第三章。他慢慢地念,但越念越心慌,因为他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他一再放慢速度,一直念到第18节,「信祂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念完这一节后,他默默祈求主给他聪明、智慧,使他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祷告后,他抬起头来,惊异地看到老先生的胡子已被泪水浸透!「先生,你愿不愿意现在就邀请耶稣基督进入你的生命,就在这里!」迪摩斯轻轻地问道,老先生慎重地点点头,「可以,我要现在就接受,但不在这里。」「你要在哪里?」「我要在我母亲面前。」迪摩斯听后不知所措,因为老人说他已八十一岁了,还能有母亲吗?此时老人把手指向厨房。迪摩斯猜想,老人可能把母亲的照片挂在那里,以表怀念。但当他们一起走进厨房后,迪摩斯再次呆住了:他看到老人的母亲坐在一张帆布靠椅中。她已九十八岁了,虚弱不堪。老人对母亲说:「妈妈,神派了一个人来我们家。他念《圣经》给我听,我现在要接受耶稣基督。」母亲听后一阵喊叫,当她恢复平静后,对迪摩斯说:「先生,我不认识你,但我已为我的孩子祷告了八十年,从未间断……」首次传福音,就有人决志,使迪摩斯深受启示:「圣灵为我预备好老人的心,并说服他接受耶稣。祂只是让我坐在边线上,看着祂动工。从此我没有停顿过!」20

也许你会觉得上面所举的例子过于奇特了。其实,《圣经》话语的巨大威力在我们生活中时时处处可见。多少人决志信主,读经后就从里到外彻底改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多少已无药可救、无计可施的吸毒者、酗酒者、小偷、惯犯,在决志后,一夜间将一切恶习全然抛掉,不再染指。很多人想看神迹,看了神迹才信基督。殊不知在我们周遭经常发生的,因着《圣经》的话语、神的道改变人心、拯救人灵魂的事情,就是当代最大的神迹。我和很多朋友都有同样的感受,在读经时,有时经文会突然像活物一般从书中跳出来;在祷告时,脑子中常会浮现出一些自己并不太熟悉的经句;在听道时,平时早已读过很多遍,觉得平淡的经句会变得铿锵有力,深深地拨动自己的心弦。往往在这些时刻,神借着这些经文对我们说话,对我们的生活、信仰和事奉发生着重要的影响,使事情发生急剧转折,使我们更亲近神、爱神、事奉神。

诚然,《圣经》活泼的话语并不是常常能发挥显著的功效。但这是由于人的失败,没有真心地接纳它。《圣经》是神的话语,是人的理性、智慧难以企及的。只有怀着敬畏的心,祈求圣灵光照,才容易读懂。如果仅把它视为一本人写的书,当《圣经》的话与自己的观点相左时,立时开始论断、批评、怀疑《圣经》。这种态度当然不可能从《圣经》中得到启示。生命之种只有在适合的条件下才能生长、繁殖,条件不适合并不能代表种子没有生命。人不接纳《圣经》的话,并不能使《圣经》的话没有权柄和生命。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一个人对《圣经》的渴求、对经文的理解、《圣经》在其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在信主前与信主后大不相同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