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真理时,过分地强调包容,不利于明辨是非、去伪存真,踏入真理的殿堂。坚持真理时,唯我独尊则是大忌,难以引导他人进入真理。我们认为,只有基督教所敬拜的才是真神,别的宗教所拜的都不是真神,这是有充分证据的客观事实。但这并不是说基督徒不应该尊重别的宗教。当然,尊重并不是要赞同,而是要认真地去了解别的宗教的信仰,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别的宗教的信徒。

由基督徒所写的有关比较宗教学的著作本来就不多,不幸的是,态度持平的更少。有些书的内容不错,但作者在论及别的宗教时,竟会出现轻慢言词,使其可读性骤然大跌。开始我想,如果作者把这些话删掉多好!经仔细读后,发现作者对其他宗教的轻蔑、揶揄和嘲讽流于字里行间,不是删几个字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坚持真理需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但无须谩骂。「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

《圣经》清楚地告诫我们:「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温柔不是软弱、暧昧,温柔是谦和、讲理。这种态度是来自神的爱,也是真理在手的自信表现。我们基督徒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也知道为何要信,当然可以使我们的信仰犹若清澈的溪水,频频流出去滋润他人。我信主前读那些傲视其他宗教的基督教书籍,感到相当别扭,信主后再读则更感不安。我是如此,广大寻道者会如何?众多其他宗教的信徒怎么可能认真读这类的书?书的作者又如何能把真理传扬开呢!

一次经历使我受益匪浅。1995年5月我去加州圣地牙哥参加全美小儿学科年会。归途中,我的邻座是一个伊斯兰教徒。我一反在飞机上闭目养神、遐想的习惯,热情地和他聊起来。我以为这正是了解伊斯兰教信仰的好机会。伊斯兰教徒每年都有一个禁食月,但不少人认为这是假虔诚。因为虽然白天不能进食,但一到太阳落山,他们就可以大吃大喝了。在我们谈论了一些一般性话题后,我便单刀直入地问道:「听说你们每年都要禁食一个月,是真的吗?」他回答说:「是真的。到了那一个月,白天不能吃东西,可仍照常去上班,非常难熬。」我马上问:「你们晚上不就可以吃饭了吗?」他说:「按规定,太阳下山后就可以吃东西了。但饿了一天之后,想吃也吃不进去了,只能稍稍垫补一点。」我完全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因为我就有饿过头的经验。长时间饥饿后,胃的蠕动减慢,吃一点就觉得「饱」了。他打破我的沉思继续说:「每年刚开始禁食的几天,真是苦不堪言,后来会习惯一点。每年禁食后,我的体重都会减少十磅左右,这使我很高兴。」果然,他身材修长、匀称,毫无「中厚」的迹象。我恍然大悟:「难怪在伊斯兰教徒中很少见到胖人呢!」他听后开怀大笑。

人们批评伊斯兰教徒的另一点是说他们淫乱,因为按其教规,一个伊斯兰教男信徒可以同时娶四个太太。我很想问个究竟。但这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不易启齿。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为我们交谈的坦诚、热烈气氛所鼓动,迂迴前进:「你家有几口人?」他说:「四口。我太太、两个孩子和我。」我听后有些意外。我以有点夸大的惊讶顺水推舟:「我听说你们一个人同时可以有几个太太呢!」我担心火山爆发。但他却出奇地平静:「是的,按教义,我可以同时有四个太太。」我放心地追问一句:「那你为何不多娶一个太太呢?」他回答说:「一般人对此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只知道伊斯兰教徒可有几个太太,但不知其前提条件。」「此话怎讲?」我认真地问道。他说:「按我们的信仰,一个男人可以同时有几个太太;但同时规定,男人对这几个太太的爱要绝对地相同。这个『相同』不只是说我若给其中一人买一件衣服,也同时给其余的买同样花色、款式的衣服,这还容易做到。这里说的爱要相同,更是指我对每个人的感情、喜好程度都要完全相同!每个人的性情、特长各不相同,天长日久,我对她们的感情必然有差别。如果不能同时地爱她们,就不能同时娶她们。由于同等的爱是无法做到的,所以我所认识的伊斯兰教徒仍是一夫一妻。」他一席话使我明白了很难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

知道我是基督徒后,他强调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同一性,都信一位独一真神,都相信耶稣是童女所生的伟大先知。但我则明确地告诉他,只相信耶稣是先知是不够的,耶稣是神;只相信独一真神是不够的,若不借着耶稣,没有人可以到神那里去。我缓缓地说着,他听得认真,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四个小时的航程转眼就结束了。我们紧紧握手,互道珍重。他使我对伊斯兰教徒的生活、信仰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的话也许会促使他的信仰反思呢。

很多别的宗教的信徒都是生活廉洁、热心公益、心地善良、追求真理的人。虽然他们的信仰不能企及真神,但他们的作为对社会、对家庭和个人也有不少有益的作用。他们中不少人是真心寻求神的,只可惜没有找到真神。我们不仅要向无神论者、无信仰者传福音,也要向其他宗教的信徒传福音。为此,我们应该更多地去了解别的宗教、真心地尊重他们的教友,以诚恳、温柔的态度,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与他们分享我们的信仰。基督教信仰既然是客观真理,真理只能越思越明。几年来,我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不断有佛教、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的信徒归向耶稣,真打心里高兴。这也一定可以讨神的喜悦。因为神爱世上的每一个人,「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

注释

  1. 吴恩溥等著,《世界五大宗教》,香港:圣文社,1989,页141-142。
  2. 同1,页140-179。
  3. Johannes G. Vos著, A Christian Introduction to Religions of the World。赵中辉译,《基督教与世界宗教》,台北:基督教改革宗翻译社,1981,页32。
  4. 同1,页157-158。
  5. 同1,页163。
  6. 同1,页165。
  7. 同1,页171。
  8. 同1,页169-170。
  9. Robert Famighetti (Editorial Director), The World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 New Jersey, 1999. p.687
  10. 同3,页54。
  11. 同9。
  12. 同1,页229。
  13. 陈润棠著,《回教与基督教的研究》,香港:天道书楼,1992,页46。
  14. 同13,页47。
  15. Presentation of the Pontifical Yearbook 2019 and the Annuarium Statisticum Ecclesiae 2017. 罗马:Holy See Press Office. 2019年3月。
  16. Christianity 2015: Religious Diversity and Personal Contact. 美国: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 2015年1月。
  17. Orthodox Christianity in the 21st Century. 美国:Pew Research Center. 2017年11月。
  18. Bruce A. Demarest著, Who is Jesus? Scripture Press Publications, Inc., California, USA, 1986. 严彩琇译,《耶稣是谁?》,美国:活泉出版社,1990,页2。
  19. Josh McDowell著, Evidence That That Demands a Verdict.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California, USA,1972. 韩伟等译,《铁证待判》,美国:更新传道会,1993,页185。
  20. 同10,页177,引自Joseph Klausner,  Jesus of  Nazareth, New York: The Macmillan Co., 1946,p.56。
  21. 同19,页178,引自John Warwick Montgomery, History and Christianity,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1971,p.163.
  22. 同19,页178,引自C. Sanders, Introduction in Research in English Literary History, New York: Macmillan Co., 1952, p.110.
  23. 同19,页187-188,引自John H Skilton, “The Transmission of the Scrpture.” The Infallible Word (a symposium). Philadelphia: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 1946.
  24. 同18,页4。
  25. 同19,页115。
  26. 同19,页112。
  27. 同19,页116。
  28. 同19,页113。
  29. 同19,页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