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基督教和别的宗教的根本区别在于:别的宗教是人寻找神,人想像神,而基督教则是神寻找人,神启示人。

别的宗教创始人为要解脱世人的苦难,用自己的理智去寻找神、去寻找通向神的路,其动机是好的。但因神太高大,人凭自己有限的智慧所找到的神,绝不可能是真神的本体,只能是人自身的理念的投射。有人考察过,佛教刚传入中国所建的寺庙里,菩萨的长相是印度人模样;随着寺庙内迁中原,菩萨像也逐渐变成中国人的面目。而且,菩萨所穿戴的,多为唐代的衣衫,因唐代是佛教鼎盛时期。很明显,这些菩萨是人的文化、理念的化身。

基督教所信的这位神,不是人主观的想像,而是神亲自向人启示出来的,是真神的本体。神的启示的集中体现是《圣经》,和取了人形的——耶稣。《圣经》的权威和耶稣的复活是基督教与别的宗教的分水岭。基督教信仰是植根于耶稣复活和《圣经》是神的话语这两个历史事实的客观真理,而非来自创教人的主观的心思意念。基督徒所研读的《圣经》,有众多的特点和考古学的证据,说明它的记载完全符合历史的真实,而且是出自神的默示,是神要对人类说的话。

其他宗教的经典,如《佛经》、《可兰经》、道教的「三纲四辅」等,却无法证明其历史性,更无法证明是神的话语。一次,一个佛教徒问我:「你认为释迦牟尼是人还是神?」我答道:「根据释迦牟尼自己的宣称,他不是『佛』,是人。」他说:「不对!是神。因为当他出世时,遍地的莲花都开了,颂扬这位神明的诞生。」我问:「这故事是从哪里来的呢?」他说是××书上记载的。我再问:「你怎么知道这本书上写的事情是真的呢?」他无言以对。佛教没有称《佛经》是神的启示。《佛经》博大精深,但皆是人的智慧,不具有《圣经》的权威。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称《古兰经》是他在山洞修练时真神阿拉赐给他的启示。只是,除他本人外,没有任何人可作旁证;《古兰经》自身也未显示任何特点能使他人相信它是神的启示。相反,借于别的经典(尤其是《圣经》)的他山之石在《古兰经》中俯拾即是。

别的宗教的经典闪烁着人的智慧;《圣经》却充满了属天的启示。《圣经》中启示的神的「三位一体」的特征,人无法完全明白。《圣经》不迎合人们想靠自己的善行而得救的心理,严厉遣责人的罪性,指明人无法自救;只有接受神的救恩才是永生之道。耶稣说话,从不修改、补充,除非门徒要求,也从不解释。而且,祂常常「答非所问」,叫人摸不着头脑。法利赛人也说,祂说话带着权柄。别的宗教领袖说他们能帮助信徒找到一条通向真理、生命的道路,而耶稣则宣称,祂本身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别的宗教教导人行善以修来生,但信徒能否真正行出善来却是另外一回事。基督教不仅教导基督徒行善,而且借着住在基督徒心中之神的灵(圣灵)的引导,赋予基督徒行善的能力。基督徒的一切行动不是自己「做」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是在自己身体中神所赐予的生命的自然流露。这一切都表明《圣经》是神的话语,表明其权威性、超越性和真实性。耶稣的复活将在第四章详细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