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小时候,夏夜乘凉时,我总爱听大人讲鬼的故事。越听越害怕,越怕越想听。流逝的岁月,也冲不淡那些难忘的记忆。只是,随着理性的增长,不再信以为真罢了。但一次活生生的经历,使我的思想受到很大的冲击。

目睹鬼附身的经历

1975年我参加「农业学大寨」工作组到农村驻队。一天早上,一个小队干部气喘吁吁地来到我的住处说:「不好了,我们队里闹鬼了!」我不禁一惊:「大白天的,闹什么鬼呀?」他说:「有人被鬼附着了!」他希望我前去处理。那个队本不在我管辖之内,但当时工作组长回城了,我无法推托。我虽觉得荒唐无稽,但心里也有些打鼓,硬着头皮赶到出事地点。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为我闪开一条路。

我进到内圈,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妇女正手舞足蹈,又哭又闹。我忙向该队队长询问详情。原来这是一个穷队,无副业可搞,一个工才值一毛多钱。不久前人们发现表土下面有沙土,可用于翻砂。于是各家各户自行去挖沙,然后用架子车拉到县城里卖给翻砂厂。虽价格低廉,但总可以挣一点买油、盐的钱。该队一个中年男子挖沙特别起劲,洞越掏越深,又无任何安全设施。不幸沙洞坍方,他被活活埋在洞里。当人们把他刨出来时,已血肉糢煳。家人无力出殡,买了一张草蓆,和衣把他埋了。

这发疯的妇人是死者的邻居,那天早上突然疯癫起来,满口是死者的话语。队长介绍完后,我听见这妇女说:「我死得太惨了!没有棺材,连衣服也没换一件就把我埋了!我太委屈了!」语气、声调都像那死者。我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时正是出工的时候,我让几个人把她搀回家去,以便让大家散开,下地干活。不料这位多病纤弱的妇女的脚像钉在地上一样,几个小伙子都拉不动!我一时无计可施。几个老者见状献策说,只有让死者的家属出来劝驾了。我派人找来死者的妻子。她对那妇女说道:「你丢下我们一甩手就自己走了。你已把我们害得够苦的了!为什么现在还要搅和我们?!你快走吧!过几天我们给你送一身衣服去就是了。」这一招还真灵。那发疯的妇女安静下来,说:「好,我走。但走前让我再喝一口家里的水……」我忙吩咐人用大海碗盛了满满一碗凉水来。她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下后,就瘫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待她醒来后,我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她说她什么也不知道,只觉得累极了,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我曾听说过鬼魂附身的事,但亲眼见到却是第一次。用无神论很难解释。联想到小时候听到的故事,有些也是亲人们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他们没有必要编瞎话呀。可相信鬼神,又与我们一直受的教育相左。两难之间,我只好采取「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模棱两可的态度,竭力想把这些事忘掉。

美国心脏科权威的书

1991年冬天,我正广泛研读各种有关基督教的书籍,处于将决志的重要时刻。那年圣诞节晚上从教堂聚会回家后,继续阅读罗林斯(Maurice Rawlings)的著作《死——怎么回事?》(Beyond Death’s Door),作者罗林斯医生是全美著名的心脏科权威,并于1976年被推荐到美国心脏协会国家教授团。由于心脏复苏技术的进步,从临床死亡复苏的心脏病人日渐增多,他亲耳听到的病人的自述,说明肉体的死亡是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开始,有天堂,有地狱,与《圣经》所述相符。强烈震撼之余,他更自觉地收集此类资料,终成此书。他在序言中写道:「这本书中列出各种死后生命的经历,绝没有被选出来支持某种信仰或哲学理念。不过,如果碰巧跟某种信仰或理念相同时,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那的确是每一位经历者真正的亲身体验。我个人也是从每一位经历者的描述中,心头从疑惑到可能会有而至确实相信。很多事情在没有临到我们时,尤其是这类看不到、摸不着的事情,我们会说那是骗局、荒诞无稽、只有傻子才会相信。然而,不管你信不信,书中所写的每一个例子都是真真实实的。」

触动他的第一件事是当他抢救一个乡村邮递员时发生的。这位患者在他办公室进行「压力测验」时,心脏突然休克。体外心脏按摩、肺扩张器、口对口呼吸、人工心律调节器等全然无效,心脏区完全阻塞了。最后只得使用前导器,把电力装置的两极分别插入动脉和静脉,形成吊摆,使心脏跳动规则并克服阻塞。病人时而复苏,时而坠入死亡。

每当恢复心跳、呼吸时,病人就声嘶力竭地尖叫:「我在地狱啊!求您别再让我回那里去好不好?!」见惯病人紧张情绪的罗林斯开始并不在意,甚至对患者说:「那就继续游你的地狱去吧!」然而,病人极度惊吓,表情怪异,瞳孔扩张,浑身打颤,冷汗淋漓,这位医生才真正相信病人处于从未有过的恐怖之中。他更加激烈快速地工作着,并在病人的坚邀下,跪在地板上向耶稣求告。病人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被转到别的医院。

罗林斯回到家里后,「掸去《圣经》上的灰尘,开始仔细阅读,其中所描述的地狱真为如此。」病人出院后成了基督徒。这件事对罗林斯震动极大:「以往死亡之于我,不过是行医时的例行现象,人死如灯灭,无须为之后悔或忧虑。但现在我开始相信,死后毕竟是有生命的。」8

《圣经》明确地写到:「按着命定,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为解开死后生命之谜,他继续认真研读《圣经》,努力收集病人自述的第一手材料。几乎每个病人临床死亡时都有灵魂出窍,飘游在外,冷眼观看医生、护士抢救躺在床上自己的躯体的经历,也会见到早逝的亲朋。有人到了鲜花烂漫的光明处,有的则身临幽暗、阴森之地。

有一件趣事值得一提。一次他抢救一位七十三岁的老绅士,经历了六次反复死亡。罗林斯不得不要求别的医生来帮忙,并说:「再试一次。如果这次休克仍无法控制,我们只好放弃!」作者用十分感叹的笔触写道:「多么盼望我当时没有说这句话!因为即使他当时不醒人事,却居然完全听得一清二楚!后来他对我说:『你这算什么!我们放弃?当时被抢救的人可是我啊!』」

一口气读完此书,已近深夜,我陷入沉思。作者的身分、地位、写作的认真、朴实,使我对该书内容的真实性深信不疑。这样,我就被逼入绝境,不能不开始面对真实存在的灵性世界。灵性世界有神和神在灵界创造的天使,以及因犯罪由天使堕落而成为的鬼魔、邪灵。既然灵性世界可以不因我们主观的认同或否定而客观地存在着,那么我们能因眼看不见、手摸不到就否定神的存在么?如果灵性世界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只看眼前物质世界的世界观、方法论岂不应该修正、充实么?基督教信仰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呢?它既不唯心,也不唯物,而是唯实的。它同时承认物质世界和灵性世界这两个客观实体。唯心论纯属主观,唯物论则有失全面……

铃声打断了我的遐思。朋友从外州来电话祝贺圣诞节。说到神,她说她信,并讲述了不久前经历的事。数月前他父亲病危,但她因故无法回大陆探望,十分伤心。她不住祷告,求神让她再和父亲见一面。果然,一天夜里她梦见父亲来看她了,还抚摸了她。梦后几天,家乡来长途电话告诉父亲离世的消息。她在电话中描述了她父亲走时的衣着、仪表等各种细节,使家乡的亲人大为惊讶。原来,她在梦中所见与实际情况完全一样!神应允了她的祷告。我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十几年前亲眼见到的鬼魂附身、罗林斯的书、朋友电话中讲的经历,全都联在一起了。我从未感到神是如此真切。神创造宇宙万物,自有永有。与神相比,人类是多么渺小和微不足道啊!然而这位伟大无比、深不可测的神顾念人类,竟垂听每一个人的真诚祷告,与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这样息息相关。神的真切、高深、威严和慈爱,使我的敬畏、感激之心油然而生。在当天的晚祷中,我不能自禁,第一次两膝双双下跪。